酒神的聖物 2014 (下)

_AOM3021
Georges Noellat Grands Echezaux Grand Cru 1962

大家會否奇怪飲完支Petrus 61才飲這支 62 Grands Echezaux次序是否掉亂了呢? 答案當然不會 , 因為舊年份 Burgundy的生命力絕不遜色於舊 Bordeaux , 在我有限的品舊酒經驗中 , 很多情況下甚至更強。

這支Grands Echezaux帶著甜美的紅果、玫瑰花、Spicy香氣。 酒味仍帶著絲的士多啤梨清甜韻味 , 舉止和諧優雅充份散發著陰柔的女性美 , 溫柔輕宜有如山澗清泉般帶著一股流動的活力。 難以相信這是一支有五十二歲的老 Burgundy。 這支葡萄酒絕對是駐顏有術的美魔女。

_AOM3044

Jean Hudelot Musigny 1961

這支酒唞了差不多四小時才落杯 , 深沉的 Dark Fruit, Cherry, 花香、少許 Truffle香氣。 支酒越唞氣 Body Weight 越重 , 同樣入口如絲柔美而帶甜美果實的質感 , 混成一體的內容及複雜性 , 隱藏的甜美果味在餘韻中輕輕表露在口中悠悠回盪。 若上一支Grands Echezaux 是一朿花的話 , 這支 Musigny 就是一個花園 , 因為不論香氣及酒味中都呈現一種具深度層次的立體感。 Musigny 果然名不虛傳。

 

Jean Hudelot酒莊須然資料不多但 Alexis Lichine卻是一位十分出名的葡萄酒專家 , 由他代理的葡萄酒絕對是品質保證。 若知道這些 information對在葡萄酒拍賣會中尋寶確實有幫助。

_AOM3045

 

Joseph Drouhin Clos De Vougeot 1969

在這支Clos De Vougeot開瓶初期無咁覺有問題 , 但唞氣一段時間之後疲態畢現呈現一些氧化狀態 , 但爛船仍有三分釘 , 酒味雖然有點失衡但未算難飲。 飲舊酒就一定預咗有風險, 既來之則安之一於照飲。

 

_AOM3034

Petrus 1947

Petrus 1947是偉大年份 , 比起 61相差 14年但飲落這支的生命力反而過之而無不及 。 不論酒體的 Body質感 , 內容深度及餘韻方面都有更多的細節及力度 , 當然同樣保留 Petrus那種似甜非甜有形無實的果甜韻味。

 

_AOM3052

Valdespino Jerez-Xérès-Sherry Solera 1842 20 Year Old Oloroso VOS

會稽山二十年紹興花雕酒

由於聚會當天有大閘蟹的關係 , 所以我們準備了一支紹興花雕及一支Sherry 作配襯。 很有趣的是一支由白糯米、小麥釀造的二十年陳年紹興花雕酒 , 與一支由葡萄釀製的 Sherry 竟不論在酒色、香氣、酒味、醇厚度有如兄弟般相似。兩隻不同國家 , 不同材料、不同釀造方法及釀臧系統釀出竟如此近似的酒, 真的令人讚嘆酒的世界之奇妙。 會稽山紹興花雕在飲兩三杯後渾身有些很舒服的暖意及微醺的感覺。 Sherry 在味覺多了一些果甜味 , 兩者同樣馥郁優雅各有千秋 , 真係兩杯掉亂了也不出奇。

 

Solera 1842 VOS (Valdespino) 資料

http://www.sherrynotes.com/2014/reviews/oloroso/solera-1842-vos-valdespino/
_AOM3077

Madeira Roal 1900

它給我的感覺是 “歴久常新的玉露琼漿” , 香味複雜 ,葡萄乾、無花果乾、咖啡、香料、果仁等。 口感柔潤濃郁 , 甜美而有高雅的糖份及細緻的酸度 , 無花果的餘韻在喉底良久不散。 Madeira 與 Port 一樣 , 不須要一開瓶就要飲晒 , 很多時會越擺越靚越多不同變化 , 最好是每隔一段時間倒杯出來品嘗細味一它的變化過程 , 這才能充份感受到它的美態。

 

後記:

咁多支老酒好酒硬要比較支那支較好是沒有意思的 , 因為每支酒各有它的”人生經歴” , 可貴的是經歷了這麼多後它仍能保留著獨特本質 , 不被時間的洪流淹沒 , 這份堅守能耐不死精神我覺得比任何事都可貴。

酒神的聖物 2014 (上)

_AOM3071

每年聖𧩙前都是我們長老會共聚的日子 , 這聚會對我來說就像 “朝聖” 一樣 , 因為每次所飲到的靚酒只能用有今生無來世來形容。

_AOM3010

Jacques Selosse Contraste Blanc de Noirs Grand Cru Brut, Champagne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極之少見的香檳 , 酒評人評這支one of the top 5 Champagne Blanc de Noirs的Jacques Selosse Contraste。

酒色磚黃氣泡幼細豐富從酒塞形態及酒色已知這支 Champagne已 Aged了一段時間 。 酒香帶蜜糖、淡淡焦糖、果仁、花香、Berries , 少許 oxidation, 香草 , 香氣輕柔飄逸。 入口氣泡豐盈綿柔 , 蘋果、橙、蜜桃、Spicy、Nutty , 果味豐富質感高貴華麗 , 充滿五光十色的細節 , 果酸鮮爽明亮細緻 , 極之悠長的餘韻混合著綿綿的果酸及礦物感。

這支 Champagne 非常有個性 , 從酒味那種堅實沉厚的風格令我想起 Krug 的氣派 , 但沒有 Krug 那強勁 Yeasty及複雜性。 而它酒味曲線及後勁似是支由 Blanc de Noirs 釀造的香檳。它比另一支Jacques Selosse 由 Blanc de Noirs 釀造的 Contraste有更細緻典雅 , 感覺尤如一場充滿活力典雅華麗的婚宴。

_AOM3055

Keller G-Max Riesling 2007

淡黃的酒色 , 香氣帶菠蘿、青檸、少許蜜糖、Tropical Fruit、奇異果、濕石及花香。入口酒體輕柔而不肥大厚重 , 但卻包涵著豐富內容及深沉的複雜性 , 玉桂、士多啤梨、奇異果、青蘋果 ……….. 德國Riesling的清新果味及 Juicy acidity亦能充份表現 , 德國Riesling最殺食的甜酸和諧平衡亦未因 Body豐厚而被掩蓋 , 果酸線條細緻凝聚有力 , 酒味曲線平順自然絕非以人工手法僭建而來 , 餘韻悠長而聚焦非常好飲。
_AOM3043

德國Riesling由於葡萄成熟度 , 風格及地域因素的限制 , 一般都只能將重點放在果酸及 Body 兩者其中之一 很少會出現一支果酸細𡟹自然之餘 Body亦豐厚如 Burgundy Grand Cru般質感。 我真係未飲過一支德國 Riesling 及Burgundy Montrachet 的完美混合體。 這支 Riesling要 Decant三四小時才能展現它 Full of details的美態 , 所以極具 Ageing Potential。

這支德國 Riesling是近期市場最熱炒的一支 , 而追捧的大部份都是德國本土的愛嗜者 , 原因是它突破了傳統框框。

進入紅葡萄酒環節

_AOM3016

Petrus 1961

第一支出場已是支酒中皇者 Petrus 1961 , 這支酒水位頗低而且除了樽口的酒塞外 , 倒完支酒竟發覺樽內有一酒塞 , 相信是酒莊換塞時舊塞意外掉入樽內而又取不出的原因。  長老開瓶時都擔心這會否影嚮酒質 , 但試飲時大家都覺 Drinkable 所以維持原判 Decant 兩三小時才落杯。

由於有一酒塞長期與酒浸在一起這支老酒帶非常濃郁的 Truffle 類來自酒塞的香氣。 入口好易發覺 Petrus 靚年才有的那種似甜非甜有形無實的果甜韻味 , 和諧的酒味約隱約現的內容細節 , 散發一種令人平靜的安祥感。 而喜歡飲舊酒的人就是欣賞這見山不是山 , 見山還是山的意境美。

酒神的聖物 2014 – 神的膏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長老可說是 AM 的良師知己 , 不論在葡萄酒知識甚至是人生路上都不時給我很大啓發及思維突破。尤其在 AM 最近經歴如在黑暗幽谷日子中 , 長老在信仰上的親身見證及分享更令我感到極大支持。

這天是長老牛一 , 幾位知己好友相約在長老家中共聚。與長老們共聚品嚐靚酒是少不了的。我患病初癒品酒功力可能不如當年 , 但爛船都始終有三斤釘 , 加上咁靚啲酒唔記低佢真係好嘥。  我只憑事後的記憶作個記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白葡萄酒 , 單看那種近乎琥珀色的酒色已覺得這支酒酒齡不輕 , 雖然支酒無乜香氣 , 入口卻濃郁圓潤 , 豐富的 Texture 及不俗的礦物感 , 唯一是酸度可能因支酒太舊而變得隱晦。

一問之下這支酒原來已經原瓶唞氣了 5小時 , 一支舊年份的白酒竟要唞氣咁耐真係難以至信。我曾想過這是否一支Herimate White, 但那種豐厚圓潤及線條卻似 Burgundy White。最奇是支酒最尾的 After Taste卻有點點甜味。以酒的濃郁圓潤柔和扎實我覺得有點似一支舊年份的 Coche-Dury但卻沒有應有曲線美。這支酒飲落有些Corton-Charlemagne 的影子。老實講這支酒真的很難估原因是一支唞氣咁耐能表達到這種表現的酒我真係未飲過。  當開估時竟是這支Domaine Jean Dupont Bourgogne 1964真的是令我意想不到。

曾幾何時我曾試過這支酒的 1965版本。https://amlifeblog.com/2013/08/09/%e9%b4%bb%e9%96%80%e5%ae%b4-%e4%b8%80-%e5%81%87%e7%9a%84%e7%9c%9f%e4%b8%8d%e4%ba%86/

老實講那時我對這支酒的印象的確“麻麻”甚至可說是負面。原因是我覺得白葡萄酒講求平衡 , 若果一支白葡萄酒舊到缺乏某些應有元素又或者不完整就失去了它的欣賞價值。  長老解釋支酒在剛開瓶時幾小時真的是水汪汪輕飄飄的 , 但經過幾小時的唞氣支酒就會慢慢 Gain Weight達到這種效果 , 而一支老舊白葡萄酒就是這種感覺。

長老想借用這支我不喜歡的葡萄酒令我明白人的智慧確實很有限 , 無人會真正明白神的用意 , 而神永遠想我們去除偏執 , 用一個新的角度去看事物, 今次我真的是受教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二支在飲用前 2小時開瓶並落 Decanter唞氣。  酒深如磚紅的酒色。香氣散發濃郁的泥土氣息 , 皮革 , 雪茄盒的成熟果香 ; 入口韻味像一支老舊的 Saint Estephe ; 口感温柔細膩圓潤、質感綿密, 單寧巳完全溶化酸度極其細緻 , 所有元素巳混而為一但又均稱平衡。由其成熟推斷這只少是一支六十年代的陳年Bordeaux老酒。以 60年代來說只有 61 , 64 , 66 有此持久力 , 揭盅是一支 Leoville Las Cases 196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Vieux Chateau Certan Pemerol 1955

到第三支蒙瓶出場 ,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落 Decanter 唞氣至 1500 hrs 落杯。初開瓶時支散發著少許 Oxidize 的氣息但飲落支酒卻完全沒有問題 , 到落杯時更是令人驚喜。從深紅酒色中肯定這不是一支 Pinot Noir。香氣散發著雲呢拿 , 朱古力 , 椰絲等帶甜味感覺的混合香氣。酒體圓潤而有不俗的結構及內容 , 酒味曲線較短。初步印象感覺上有點似Vega Sicilia。但再過多一段時間發展 , 又覺得支酒 Wine Style 似 Bordeaux 右岸的東西。這支酒比上一支Leoville Las Cases 1961更 Powerful , 大家都估它應該較年輕 , 開估原來比 1961更老的右岸Pemerol名莊Vieux Chateau Certan 1955。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uis Latour Romanee St Vivant Les Quatre Journaux 1964

第四支因走漏風聲所以不用蒙瓶品。

Louis Latour近幾年的水準並不太穩定 , 其實它早期的出品是十分優秀標青的。出產這支酒的葡萄田根本就在 DRC Romanée-Conti相距不足 6呎 , 可說是同一地方。所以飲落同 DRC 一模一樣。支酒散發成熟車尼子 , 玫瑰花香 , 那種芳香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支50年的陳釀。入口果味鮮美形態溫文優雅 , 表現一派大酒的華貴大方氣質。

它可說是揉合了Richebourg 的花香 , Romanée-Conti的優雅 , La Tache 的礦物感, 而這種成熟度亦令所有元素混成為一 , 可說是一支香味成熟度達至極之平衡好飲的 Burgundy 亦是我當日之最愛。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飲完支Romanee St Vivant已心滿意足 , 怎料長老話仲有一支壓軸好戲未出場。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原瓶唞氣並在 1600hrs 才落 Decanter再落杯。以酒色而論接近St Vivant 九成九是支陳年 Burgundy。  酒的香氣較淡隱約少許梅子及花香 ; 入口感到支酒密度很高而且比 St Vivant更有力。這支酒的內涵及感覺我只能說已超出自己的知識及能力範籌。

開估竟然是一支已有 114 年的 Burgundy – Domaine Robert Arnoux Clos de Vougeot Grand Gru 1900!!

我早兩年飲過 1918及 1919兩個年份的陳年 Burgundy那份不老的生命力令我拜服得五體投地畢生難忘。今次這一支 114年的 Burgundy 可說是我飲過最舊的 Burgundy , (雖然是 Recork 及新 Label 但絕對是正貨) , 難得的是它同樣有穿越時空的長青表現 , 這不是神的膏恩及奇蹟那會是什麼?

酒神的聖物 2013 – 傳奇紛現 (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四支在2030 hrs落杯同樣是老酒般的磚紅酒色 , 這次酒香散發如熱熟布冧的香氣。 入口先感到一陣 Spicy , 之後是圓潤酒體 , 如煙灰般質感單寧溶化 , 這支酒特別之處就是它有一種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這支酒明顯是一支好年份的 Burgundy , 它不算乾身而且骨架不算硬理應不是 Chambertin , Nuits St Georges那一區東西 , 但它的柔亦不像 Vosne Romanee 或 Musigny。 它的 Spicy及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令我覺得它可能是一支 Moris St Denis 又或者是 Cote de Beaune區中 Corton, Volnay那一區東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但開估卻是Bouchard Aine et Fils Hospices de Beaune Pommard Cuvée Dames de la Charité 1962。 長老說很多人只知61是French Wine的好年份 , 卻不知道 62才是 Burgundy的好年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之後出場的又是一支老酒 , 色澤暗紅。香氣較之前幾支隱晦 , 有點 Black Berries 或 Black Cherries 的果香再加一點花香。入口是柔和複雜的混合果味 , 果味、單寧、木桶元素巳然完全融和 ,酸度線條幼細 , 酒的 Image 模糊 , 少許像酸梅隱約果韻。 單憑感覺它亦很像 Burgundy , 唯一一點是當我試到最後突然有一陣不應在 burgundy出現的單寧輕輕湧上。

大家都覺得這是一支 Burgundy, 可借結果竟然是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老實講這結果太出人意表了 , 因為成熟 Bordeaux的 Earthy , Leathery氣息根本不明顯而 Palate中的單寧亦收藏得完全沒有痕跡 , 長老說這支酒他開四支 Corked 三支這支能有如此表現已是幸運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法國的葡萄酒當成熟到某一階段就會殊路同歸不論是 Bordeaux, Burgundy甚至 Rhone都會極為相似就像這支Gruaud Larose 1961的表現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最後一支落杯這支酒已在 Decanter唞了差多 4hrs。 一支老酒唞氣咁耐真可以嗎?

這時我從杯中嗅到有如置身於一片廣濶花田般的酒香 , 而我印像中能有此立體香氣的有絕對是 Burgundy 中的極品  , (我心中頓時想起DRC 的 Richebouge)。 入口是圓潤深沉凝聚的複雜酒味 , 果酸幼細而表現優雅 , 葡萄皮的單寧如煙如絮般在口中輕滲。 這支酒最特別之處是我感到有一股圓潤的空氣感包着絲絲糾纏的果甜及酸度 , 少許果甜餘韻令人感到一份祥和。 對上幾年我試過 1918 , 1919 兩個年份的 Burgundy 但這支的境界與前兩支有些不同 , 具體來說這支有更聚焦及立體的 Core  , 而 1918 及1919 則像水墨畫一樣講求意境。飲到這裡我知道這支酒已超出自己認知範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

開估卻是一支有九十二年的高齡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除了年資外這支酒更是一支 Collector Series 即是 Wine Maker特別為收藏家而做的一支酒 , 所以Label亦不同。 這些 Collection Series市面上根本不會有得買只能在拍賣會中出現的珍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同Charles Noellat Clos de Rouge 1969一樣是 Collector Series 。至於Docteur Barolet是何方神聖 , 以下連結有介紹:

http://www.pierrelotiwinebar.com/blog/2013/05/22/arthur-barolet-inspired-winemak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Quinta Do Noval Colheita 1937

最後輪到 Port酒出場。這支 Port酒開瓶已有兩星期 , 啡色濃縮酒液如玉露瓊漿 , 香氣散發蜜糖、布冧、加應子、杏甫乾、拖肥等甜美香氣。 入口柔潤豐滿 , 甜美的酒液流入口腔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雖已唞氣兩星期仍然感到的酒精感及衝擊力 , (可想而知初開瓶會是多麽强悍) 加應子, Jam Cherry, Smoky 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Colheita 是Quinta do Noval其中一支精彩之作 , 酒液在木桶內釀藏至少7年所以酒液芳香濃郁極具富層次變化 , 真的越飲越愛 欲罷不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多麽精彩的一個晚上 , 每支酒都是一個傳奇 , 可以獨立成篇為一個故事。今晚長老亦分享了他處理舊酒之法 , 以他對舊酒實戰的經驗這些手法極具價值 , 至於當中手法及內容我日後將會專題寫個分享。

酒神的聖物 – 傳奇紛現 (上)

聖誕節即將來臨又是我們長老會一年一聚的日子。 每年我都極之期待這聚會 , 不單是可以試到一些難得一試的美酒 , 更最重要的是每次品試過程都啓發我對葡萄酒的認知及沖擊我處理手法的一套理念 , 每次都令我大開眼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Billecart-Salmon Le Clos Saint-Hilaire 1995 第一支出場的是香檳中的傳奇 , 酒壇傳聞但凡香檳飲家若要選擇 Blanc de Noirs 的話 , 有三支是必然之選 :

Bollinger Vieilles Vignes Francaises 1996

Billecart-Salmon Le Clos Saint-Hilaire 1995

Krug Clos d’Ambonnay 1995

今次我們所試正是其中一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香檳我們開瓶後唞氣 30-45 minutes 才落杯 , 原因是一支 18 年的香檳真的須要點時間舒展筋骨。  金黄酒色幼細的泡沬徐徐如絲般飄上 , 香檳散發着隱隱的青蘋果、橙皮、柚子、Nutty及多士。 入口時氣泡有如 Mousse 般輕柔活潑 , 温柔地滲透我口腔內每個角落 。 由於是Blanc de Noirs的關係 , 酒味曲線有如飛機起飛般由初段的平順輕柔一路一路趨向濃郁立體 , 具質感的果酸在絕佳的平衡性襯托下展示一份雍容典雅的氣派 。 整個味覺有如交響樂般和諧華麗 , 絲絲餘韻悠久不絕 。  這支Blanc de Noirs果然是名不虛傳。

此酒的資料:

http://www.champagne-billecart.fr/SWF/PDF/CLOS_ST_HILAIRE/CLOS_ST_HILAIRE_GB.pdf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handon de Briailles Corton Grand Cru 2009 第二支是我之前介紹過的平民 DRC , 這次我特別帶給酒友品試。  這支 Corton當然不及 DRC Le Montrachet 那種深不可測的潛力 , 但質素亦不容怱視。 補充一點是雖然我預早將酒雪凍 , 但經過長途拔涉帶到長老家中酒的表現有點暈浪 , 我要將酒再放入雪柜讓它 “冷靜” 下來 , 這樣才能表現它的實力。

https://amlifeblog.com/2013/10/21/%e5%b9%b3%e6%b0%91-drc-domaine-chandon-de-briailles-corton-blanc-grand-gru-2009/

經過兩支酒熱身後開始進入戲肉。長老安排了三支紅葡萄酒作 Blind Tasting , 原因不是想考驗我們 , 只想說這三支酒連他自己也猜不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順帶一提這三支酒都在 1830 hrs 開瓶 , 並直落 Decanter 唞氣再分段落杯。  三支酒中有一支不幸 Corked 了 , 長老唯有用另一支代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三支酒在 2000hrs 落杯。 酒色磚紅酒色亦較濁 , 酒香散發梅子、車尼子、花香 ………. 香氣有如香水般散發。 酒味感覺柔和 , 果酸幼細 , 礦物感慢慢滲出 , 重量頗輕少許如水般感覺。 第二呷感到如煙灰般質感 , 頗乾的果酸 , 酒味表現屬擴散形 , 結構內容似柔實剛 , 單寧如粉般幼細。 從香氣及酒味來說 , 它一定是一支 Burgundy。整體感覺上這支酒極似一支 70s or 80s 年代的老 Burgundy , 但令我矛遁迷惑的是它的果酸又有點 Youthful 但比例卻不算大亦不是 Young  Wine 般骨杉杉。

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類似的推斷。

當長老開估時它竟然是一支 95 年的 Clos de Vougeot 大家都嚇一跳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Prieure Roch Clos de Vougeot 1995

一支這樣年青的酒為何能有如像老酒的表現??  竟然連在坐一眾飲家大跌眼鏡。 有酒友懷疑是否儲存問題令支酒急速老化。 我自己的看法是酒色濁是因為支酒是 Unfiltered , 從酒的元素表達方式我覺得它是以 Biodynamic方法釀造的 , 而釀酒過程中一定沒有用SO2 , 所以支酒成熟得較快是合理的。

我事後從網上找到 Wine Maker的釀酒資料亦證實我的想法 : “ 採用自然方式製作葡萄酒,採用有機法摘種,獸力耕作,手工採收時葡萄不去梗整串破皮,使用葡萄上的原生酵母來發酵,不加溫度控制,減少人為與科技的影響,並且完全避免使用二氧化硫,這種自然流派法在勃艮第有越來越多酒莊跟隨,期望讓葡萄酒展現其該有的原始特質,這種酒莊通常產量很少。 酒莊另一特點是晚裝瓶,讓葡萄酒有更多時間沈潛蛻變,通常最少都會陳釀22個月以上。

能有上述手藝的Wine Maker當然絕非泛泛之輩 , 大家請密切留意這個 Label及Domaine Prieure Roch這個名子。因為他可能是 Burgundy 未來的傳奇。

http://www.cellarv.com.tw/new/show_product.php?sub_cat_id=68&area=france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跟着出場的一支發現 Cork了十分可借 , 但當長老解開錫紙大家都嚇一跳因為這支是 Burgundy 之神 Henri Jayer 的啓蒙老師 Charles Noellat 的一支 Collection Series。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rles Noellat Clos de Rouge 1969

我早前亦飲過他一支Charles Noellat Romanee St Viviant 1979 (詳文見萬劍歸宗)

https://amlifeblog.com/2010/03/29/charles-noellat-romanee-st-viviant-1979/

今日無緣一試實感可惜 。

未到中段就出現一支咁厲害的東西 , 之後未出場的會是何等神物??

成熟美意在玉蕾 – 佳餚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講完美酒就要講吓當晚佳餚 , 玉蕾是酒主的主場 , 推介這個以燒臘為主的菜式。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蜜汁鴨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鹵水掌翼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味蜜汁义燒肥瘦均稱軟綿鬆化真是人間極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蜜汁燒鳳肝

OLYMPUS DIGITAL CAMERA

Frédéric Lornet Arbois Vin Jaune 2002

酒呈青金色明亮通透 ,香味十足十一支陳年花彫或 Fino Sherry, 香味中有spices, walnut, almond , 入口體型中等 , 酸度明顯而悠長 , 這支酒主要來襯炸大閘蟹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炸大閘蟹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炸大閘蟹蓋有炸漿包裸多了層隔膜成效不障 , 我覺得黄酒直接配襯清蒸大閘蟹效果會更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紅燒元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脆皮燒鵝 – 皮脆肉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櫻花蝦炒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杏汁豆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Schloss Vollrads Rheingau Riesling Spatlese 2010

最尾出埸的是一支德國 Spatlese , 這支 Spatlese散發水蜜桃、檸檬皮、青蘋果的清新芳香。入口是優雅而甜酘平衡的果味 , 輕盈柔潤的口感 , 充滿活力的元素表現 , 令人心境愉快及心曠神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開心的時間特別過得快轉眼又要講拜拜 , 不過美酒佳餚及良朋共聚確是苦悶生活中最佳的正能量補充劑。

 

成熟美意在玉蕾 – 美酒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M 近排的工作只能用 “渡日如年飽受煎敖”  這八個字形容 , 難得酒友來電約局酒聚 , 我當然盡量安排時間出席 , 以美酒安撫一下工作壓力及無奈的心情。 言歸正傳這晚的酒局在紅磡海明軒中的米芝蓮一星食府 – 玉蕾內進行 , 今次的主角是幾支陳年意大利酒。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astello Colle Massari Melacce Vermentino 2011

未入正題前先來一紅一白餐前酒 , 這是一支由100% vermentino釀製之白葡萄酒。 這支白酒在微涼的酒温下散發輕柔花香 , 少許乾草、Herbal 、薏米及蜜桃的清香。  Medium Body中有着結實豐滿的內容 , 果酸明亮充足 , 中尾段出現一份礦物感 , 淡淡的果酸作餘韻而且收結頗長。 這支白葡萄酒內容雖然簡簡單單 , 但表現十分均稱不失為一支不俗的餐前酒。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észáros Bikavér Reserve 2009

第二支餐前酒是一支來自匈牙利的 Bikaver即是”Bull’s Blood” 。 匈牙利除了甜酒 Tokaji外其實 Bull’s Blood 亦十分出名 , Bull’s Blood 多數以三種以上葡萄混合釀製 – Kadarka, Kekoporto, Kekfrankos, Cabernet Sauvignon 及Zweigelt。

”Bull’s Blood” 的故事源於1552年, 當時 15 萬土耳其軍隊大舉進攻Eger城,匈牙利上尉Istvan Dobo率領當地2000多名軍民在敵我力量如此懸殊的情況下作出對抗。Eger的軍民在作戰前會喝當地一種色澤濃豔如血的美酒 , 並將美酒塗灑在臉上和盔甲上 , 匈牙利勇士借助酒力個個面紅耳赤像不死狂牛一樣勇猛殺敵 , 最終成功擊退了來犯的土耳其人, 這就是世界戰爭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Eger保衛戰,也就是Bikaver“公牛血””Bull’s Blood” 葡萄酒的由來。 Bull’s Blood 給人印象始終帶點血腥 , 亦令一些喜愛優雅風格的愛酒人士及女士卻步吧了。

我印像中的”Bull’s Blood” 表現都非常強勁澎湃 , 酒主將這支酒原瓶唞氣了三日 (Not 3 hrs) 才給我們當晚享用 , 咁做法是除了為 Bull’s Blood 降一降火氣外亦想表達支酒內裡的細節及驚人潛力。

當落杯時我嗅到有如爽身粉般的花香 , 若具體地說那應是玫瑰及茉梨花的混合香氣 , 當中夾雜着 Spicy 及乾果。 入口酒味綿密有勁 , Herbal 感強烈 , 單寧如粉般幼細 , 果酸細緻而悠長 , 內容有些起伏變化令人難以捉摸 , 餘韻是混合單寧及果酸的複雜味道。很難相信”Bull’s Blood” 竟有如此幼細內涵的一面。當然酒主揀得呢支當然有它特別之處。

我問酒主對比支酒在最初開瓶時有何分別? 答案是Dark Fruit及 Spicy較濃郁澎湃。支酒的結構比現在更緊密 , 果香較多其餘都差不多。 這支匈牙利酒經三天唞氣仍能有如此平衡表現實屬難得 , 它給我的感覺非常特別而且充滿玩味 , 這支酒未必適合普羅大眾但對飲家卻有一種吸引魅力 , 有機會真的要揾一支回來慢慢品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踏入當晚的主題品試64、82、85、87、90五支舊年份的意大利酒 , 我們將酒分開兩組嘗試去比較 Single Vineyard 及由不同田混合葡萄而釀製的分別。 全部五支意大利酒在 1200pm 開瓶作原瓶唞氣並在 1800 hrs轉落 Decanter 加速唞氣 , 五支酒約在 2030-2130 hrs 之間落杯品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一回合出場是這兩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Barbaresco, Gaja, 1987

酒沒有因為酒齡老舊而變得磚黄 , 酒色依然深黑明亮。 酒一落杯即時散發皮蛋、梅菜、鹹酸菜這些陳年 “霉”氣 , 要到後期才開始散發乾花一類香氣。酒體依然圓潤結實 , Herbal及 mineral在平順的酒味中滲透 , 喉底有果韻回吐 , 酸柔和平衡優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amp Gros Martinenga, Barbaresco, Marchesi di Gresy, 1985

這支酒在落杯一刻仍未完全開放可想而知支酒幾咁硬淨 , 一輪等待後才滲出淡淡花香、石墨、Truffle、梅子、Roast Oak等較暗香氣。 入口酒味結實內容複雜尤如黑暗幽谷 , 深不見底 , 果酸鮮美乾身內斂 , 單寧如粉般幼細 , 中段出現一些精細的味覺元素起伏變化 , 這亦是第一支Gaja Barbaresco所欠缺的一份細節層次 , 有時高手過招勝負只是在於些亳的少許分別。

我返查過往的品酒筆記 , 我在2009年 Dec試過這支酒的 2000及2004兩個年份 , 好明顯 1985這支較為傳统古樸。

http://amlifeblog.blogspot.hk/2009/12/blog-post_22.htm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二回合是三支的比試 , 有言到拳怕少壯棍怕老郎 , 今次這支老郎真的是壓倒性拋離兩支少壯派。

OLYMPUS DIGITAL CAMERA

Bricco Boschis, Barolo Riserva, Cavallotto 1982

第二回合中以這支 Barolo 香氣最佳 , 那是花香、紫蘿蘭、甜棗、甘草……對比其他散發着 Truffle , Earthy及鹹酸菜這類香氣明顯更誘人。 入口整個味覺旅程只有果酸沒有其他元素依附 , 而且消退得很快。嚴格來就是有少許失衡 , 雖然未算解體但明顯支酒已過了適飲期而果味亦薄弱。

這種香氣迷人酒味失魂的現像酒主解釋是在釀酒時搞桶程序做得過份 , 雖然賺了香氣卻會破壞了酒體結構 , 若果支酒在年青時飲用這種影嚮並不太嚴重 , 但若是 Aged Wine 這問題就現形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Vigneto Rocche, Barolo, Andrea Oberto, 1990

這是整個品試中最年青的一支 , 但亦是整個品試內最容易令人忘記的一支。 香氣方面並不明顯酒味亦未見突出 , 它有的東西別人亦有亦比它更幼細及温柔 , 只是酸度方面較為清瘦 , 所以我的品酒筆記內容都是一片空白。 這並不代表支酒差只是支酒進入休眠狀態而已 。

一些高質意大利 Barolo另一個令人頭痕的問題是你唔知支酒幾時會進入休眠狀態 , 你亦唔會知佢會幾時醒返 , 可能只是小睡片刻亦有可能瞓足幾年 , 而你能夠做的只是等與不等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Borgogno Barolo Riserva 1964

香氣帶着成熟意大利酒的 Truffle、Earthy、焦油、皮革、梅子、甘草。入口只能以 “化境” 一詞來形容 , 一切元素巳融滙到難以細分但在感覺上卻又十分實在。 你不會感到酸度、單寧、Texture、結構的具體 , 但又感到它們存在而天衣無縫般互相綿綿緊扣。 這種是 “看似無形卻有形 , 看似有限卻無限” 已進入了一個哲學性的境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大家一定會奇怪問五支由廿幾至四十幾酒齡的酒唞咁耐會否扯死支酒?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 , 酒主是專業侍酒師佢咁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 而且老實講當中有一兩支到落杯一刻仍未完全開放 , 就算支 64都只係開得啱啱好。 酒主對時間的掌握當然有他獨到之處。 

在意大利人眼中我們將支酒唞咁耐先飲的做法真的感到十分奇怪 , 意大利人不論什麽級數的酒都是即開即飲 , 支酒飲唔晒就塞返個 Cork就咁擺嚮度幾日 , 有人來就斟一杯咁飲幾日到飲晒為止。 我覺得無話邊個啱或唔啱 , 只是大家文化不同欣賞角度不一樣吧了 , 只要大家都抱着開放態度以欣賞一件藝術品的心態 , 尊重支酒我覺得就已好 OK 了 。

酒神的盛宴 2012

2012a

 每逢 X’mas 前夕長老都會在家中搞個小型酒聚 , 每次長老們都會攞啲正嘢出來品嚐 , 而過去幾年的 Wine List 可說都是令我畢生難忘的美酒。  當然飲靚酒之餘更重要的是幾位知心好友分享過去一年值得感恩的一切事情。

 

AM 這年可說是辛苦变动的一年 , 不論工作家庭都有不少变動 , 有些日子更感孤單在作戰, 身心困倦 , 感恩上天給我的勇氣及智慧去一步一步渡過重重難關。 雖然未來日子仍會是荊蕀滿途 , 但人生就是充滿難題與挑戰 , 我相信解決方法總會比問題多 , 人總要有希望。

 

長話少說回歸這晚所嚐的美酒。

 

2012b

Champagne Philipponnat
Grand Blanc Brut 1980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80 年代的老檳。一支32 年的老檳氣泡已盪然無存 , 所以我們選用了白酒杯並以白酒的角度去欣賞。金黃酒色中散發多士 , 梨子 , 花香的幽香 ; 口感柔軟如棉 , 果味柔順細緻 , Mineral 的感覺在中段層層展現 , 32 年的老檳覺能保持酸度如此清爽自然 , 餘韻悠長Philipponnat 就是出名在於它的 balance between intensity and freshness。這支 Philipponnat表現平衡集 Aged 香檳的優雅層次及年青 Champage 的活力。

Philipponnat House
有三支非常出名的 old vintages 香檳 , 分別是 Clos des Goisses , Grand Blanc Réserve Millésimée。 除了選用自家頂級葡萄田出產的葡萄及 first pressing (the Cuvée) 方法釀製之外 , 香檳會長時間在樽內進行 2nd Fermentation 釀藏而增加其複雜層次 , 並要到收到 Request 時才Charles Philipponnat 本人親自Disgorged  並加入新酒 , 所以能有 Aged Champagne 那種 Complex , 細緻及層次 , 而又有 Fresh Champagne 那種 Freshness

2012c

Jacques Selosse Substance Brut

第二支香檳是近期人名急升的香檳生產商Jacques Selosse

金黃色的酒液氣泡在杯中興奮地躍動。香檳的 First Nose 散發着拖肥 , 果仁及焦糖香氣隨後而來的是蘋果、啤梨、百合花的芳香 , 少許的 Yeasty 味浮遊在果香之間 , 果香清新鮮甜美。香氣極具層次及變化 , 令人心曠神怡。入口時酒體輕盈有如 Moussee 般的温柔質感 , 氣泡極其幼細在口中跳躍。果味濃郁實在 , 沉穩中潛藏內勁那是一種 Intensive and Focus 的表現。酸度幼細悠長 , 而拖肥朱古力的綺在中段泛起 , 齒夾間滲着少許菊花的甘味 ,餘韻悠長有着輕輕的果實甜味 Nutty 及礦物感。

這香檳不慚為極品 , 它表面含蓄謐靜, 內裡結構嚴謹方正且活力萬变 , 酒味元素呈現一種 Great Balance
這支香檳不像神水第八門徒 Cuvee Exquise NV 那種聖女般的高潔 , 卻有名媛般的華麗氣派 , 令人仰望讚歎。。

 

這支 Substance 的葡萄來自 Avize Grand Cru Chardonnay Pinot Noir, 而且更是人手採擇 Low Yield 處理當中所使用的葡萄更遠至 1987  , 三十多年雖非算老樹但酒質中也感到有不俗的細緻度。在釀製方面  Substance 是各 Selosse 香檳中最特別的一支 , 它用了一般只用於 Sherry Solera 釀造技術把不同年份的酒放在不同層數的木桶 , 最頂層為最新最低層為最舊。當有新酒釀成就會把一部份的酒由上層混入下層 , 新酒加入最頂層 , 入樽的酒則取自最底層、最舊的酒。基本上 Solera方式是利用一個大型的混酒器 , 將不同型態或年份加以調和 , 每一瓶香檳都混合了不同年份的酒基亦增加酒的複雜度 , 由此可見 Selosse 的獨特之處

2012d

Chateau Pape Clement Blanc 2009 

第三支出場是 Bordeaux Graves 名莊 Pape Clement 出產的一支白酒 , 40% Sauvignon Blanc, 35% Semillon,
16% Sauvignon Gris
9% Muscadelle 釀做。  酒香散發有如香水般的香氣 , 當中有白花 , 蜜糖 , 蘋果 , Grape Fruit, Tropical Fruit 的甜香 ; 入口是成熟甜美果味, 濃郁而 Powerful , 酒體豐滿柔和亦有不俗的複雜感性及酸度 ,Youthful 又美味 , 餘韻亦了有不錯的 Mineral

自己亦飲過不少 Bordeaux White , 老實講這一支可說是極之迷人而又質素極高但略歉少許過份做作 , 有點妖媚 , 這當然是個人口味取向與酒的質素無關。

2012e

 Henri Boillot Corton Charlemagne Grand Cru 2002

這支 Burgundy White 在強敵環視下出場 , Corton Charlemagne Grand Cru 絕不能心急因它須要點時間唞氣才能發揮。

這支白酒散發白花 , Hazelnut , Apricot , Peach ,青蘋果 , 檸檬及蜜糖。入口是豐沛厚實的成熟果味 , 它的果味濃郁度拍得住Chassagne Montrachet , 難得的是豐厚中包含了Clean & Dry 的果酸 , 堅厚的層次及礦物感, 絕佳的平衡性及細節, 非常悠長而細膩的 After Taste它線條優美 , 表現雖有點含蓄內儉但我卻看得出它有深不可測的潛力而且後勁非凡。雖然當晚靚酒如雲 , 但這支卻令我感到十分 Elegant Classic , 可說是傲視同儕獨領風騷

翻查網上資料 : “Henri Boillot 1999 年才開始他的 negociant 釀酒,以他的名字為酒商名稱,全部以白酒為主(這點有些像是Verget的作法),但是很快地,他的酒幾乎是立刻成為柏根地白酒的頂尖好酒。例如在 2002 IWC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評鑑柏根地白酒中,有六款獲得 95 分以上的分數,其中有三款是 Henri Boillot 的酒,其他還有 Lafon MontrachetDauissat-Camus Chablis Les Clos、和 Bouchard Chevalier Montrachet。由此可見其質素超凡

Henri Boillot 其實也是 Domaine Jean Boillot (Volnay) 酒莊的主人,1993 年起繼承他父親 Jean
Boillot
經營莊園。另外 Jean-Marc Boillot 則是他的兄弟,Jean-Marc Pommard 有他自己的莊園。Domaine Jean Boillot 有數款 Volna y紅酒與Puligny白酒,評價也都十分不錯。但是從1999 年起才開始的 Maison Henri Boillot 白酒,才是驚豔之作。

Henri Boillot 如何做到的呢?確認他所買的葡萄有最好的品質是第一步,Henri 和他所簽約的農家密切合作,經常拜訪確認栽種方式是他所指示的。其次,他的頂級和一級白酒一定從單一葡萄園與農家而來,如此才能確保酒品質的一致性。最後,當然所有步驟都必須鉅細靡遺的照顧與要求,才可能做出頂尖的白酒。當然他絕不會將 Henri Boillot 的酒和 Domaine Jean Boillot 的酒相混合,以確保各自的特色。

這支酒的另一篇資料: http://www.cynthiahurley.com/2007/09/henri-boillots/

下半場論到紅酒上陣 , 以酒齡排序。

2012f

Leroy Charmes Chambertin 1971

講到靚 Burgundy 怎能少得 Leroy 。 花蜜般甜香、紅果、車尼子、Dark Cherry、肉味、泥土。入口是柔和而有勁的酒體 , 飛絮般的質感 , 如絲的酒味中包含細細的酸度及略帶甜味的 甘草味道 ; 約隱約現的單寧 , 一切好像風景畫般自然 , 內裡元素完全是和階地共溶 , 而且支酒表現到一種 Clean, Pure & Focus , 而餘韻更是幽幽的細線般伸延 Dark Cherry 的果韻。

這支白頭 Leroy 雖不是 Leroy 自己的葡萄田出產 , 所以中段細節感比較模糊 , 但不失其精彩之處。

2012g

Domaine Cathiard Molinier Vosne Romanee Les Malconsorts 1969

第二支出場的 Burgundy 帶有濃郁强勁的花香 , 黑果夾着少許 Truffle , 甜甜的桂圓肉香氣 ; 入口是高密度但幼滑如絲般的酒體 , 成熟中流露細線般的 Fine Acidity , 柔美如粉般的單。 一切酒味元素柔柔滲出 , 高雅、細緻、成熟、和諧 ,就像一個美人靜卧在草原熟睡一樣平靜優雅。

不要以為這是一支普通的 Vosne Roamee , 這塊田 Les Malconsorts 旁邊就是頂頂大名 DRC 中的La Tâche 。在5.86公畝的土地上有六個小莊瓜分而其中之一就是 Sylvain Cathiard , 這支酒是 Sylvain Cathiard 與父親共同打理 , 絕對是極之罕有的東西

 

2012h

Mommessin Gevrey Chambertin Clos Saint Jacques 1969

接下來是另一支也是 69 年的 Burgundy幽幽的花香帶少許荊蕀般的 Spicy , 黑車尼子 , 陳皮 , 柑草 , 熟梅子 , 香氣元素比另一支略為明顯。那股難以形容的酒味 , 幼滑如絲的質感温柔得令人感到祥和 , 古樸純和中流露出 Gevrey Chambertin 的核心結構 , 礦物感在口腔中橫向擴散 , 平衡有如水天一色, 餘韻帶煙灰般的單寧及果酸 , 又是一支精彩絕倫的陳年佳品。

 

2012i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Musigny 1947

之後出場的是一支酒齡比我還要大的 Musigny , 可惜支酒 Condition 不是太好 , Level 只係去到 Upper Shoulder 而且有少許滲漏痕跡。長老心知不妙但想搏一搏 , 開瓶時氣味的確有點氧化少許 Sherry , 亦有少許豉油及皮革的陳年酒香 , Decanter 中唞氣一小時再試。Sherry 感略為消退但果味略淡無可否認這支酒真的有點氧化。不敢期望太多入口卻是複雜混然 Well Integrated 帶有少許甘草般的果味 , 淡山渣般的 Fine Acidity , 煙灰般的單寧 , 萬物混成一體而且相互協調平衡 , 餘韻是柔和的果酸。雖然支酒有少許氧化 , 但依然保持不俗的結構及平衡性 , 可想而知假若支酒 Condition 好的話我相信會是全晚的明星。

Comte Georges de Vogue Musigny 就像 DRC Vosne Romanee 一樣被奉為神 , 而且一家獨大擁有 70%的葡萄田 ,  Comte Georges de Vogue 家族在 Burgundy 歴史相當悠久可追溯到1450 , 家族成員Comte Georges 1925 年接管莊園 , 1947 年可說是一個年代的經典。

六十五年就如人生一樣 , 所以有些風霜經歴有些疤痕創傷絕對是正常的事 , 酒雖然有點氧化但無損其核心韻味 , (有些酒可能未到二十年已灰飛煙滅) , 所以有緣相會已覺難能可貴 , 飲酒講緣份能一嚐到這一代經典更是上天的恩

2012j

Clos des Lambrays 1937

47 之後靚酒陸續再來。暗紅帶少許磚邊的酒色 , 白松露 , 皮革的釀藏香味 , 陳皮 , 煙草 , 甘草 , 花香……….香氣混和得難以辨認。入口是充滿禪意的酒味 , 似果非果 , 似木非木 , 酸中帶果 , 果中有花 , 表面看似輕描淡寫但內裡卻是大海無量深不見底 , 越辨越難根本分不清那是什麼 , 但偏偏又是一支美酒。

這支1937 就像禪悟中的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一切如霧裡看花 , 似真似幻 , 似真還假 , 感覺就好像在現實裡迷失的一種感覺。

大家可能看得一頭霧水 , 再容我憑有限的經驗作少少解說。品嘗年青的美酒就像參禪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元素清晰分明令人覺得清楚易明當酒齡到某一階段 , 元素 Well Integrated 就像當晚所試的多支老酒一樣感覺有如禪悟中的化境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當然並不是每一支酒都能去到這階段, 而有緣的已是難能可貴。

那還有沒更深一層呢我有幸飲過一支 Clos des Lambrays
1918
,
給予我一種震憾而且令我了解到更深一層的禪中徹悟境界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因為它明明是老到比化境還化境 , 但竟然給我像飲年青酒的一樣感覺 , 它令我頓然一醒略有所悟。 

那就好像形同歴經世事後的一種反璞歸真 , 明白“世事一場大夢 ”  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要放棄的是什麼 , 大徹大悟回歸基本 , 從回看山還是山,水還是水” 根本同一物 , 不同的只是人心看法與執念 “人本是人 , 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 , 無須精心去處世”的境界。

2012k

Quinta Do Noval Colehita 1937 Old Tawny Port

為完美的酒聚就以一支陳年 Port 作結尾 , 這支 Port 有如花雕般的香氣。入口柔潤豐滿如琼漿玉露 , 葡萄乾、加應子、無花果乾、咖啡、果仁朱古力百般滋味湧現 , 感覺就像交響曲般和諧美妙 ,
我雖不是 Port 酒的 Big Fans 但卻越來越喜歡 Port 酒。

 

2012l

Cognac de Collection Jean Grosperrin Cognac Grande Champagne 1944

另一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出產的 Cognac。自己雖然有讀過 Wine但過咗咁多年真係乜都俾返晒老師 , 自己平時極少飲用高酒精度的 Spirit所以對 Cognac可說是個門外漢。加上當晚已飲了這麽多酒亦有少少力有不繼 , 只淺嘗了少許。

這支 Cognac真的是勁香 , 那種菊花 , 穀香 , 煙草 , 甘草的香氣搏鼻而來 , 非常複雜緊緻 , 而且醇和易飲 , 餘韻無窮無盡地伸延非常厲害。就算我這個門外漢都知道這是支好嘢。

對酒當歌 , 人生幾何 , 又是一個窩心難忘加十二分滿足的晚上 , 酒意情濃 , 一切鬱悶煩惱亦隨良朋美酒一掃而空 , 再次感謝長老安排如此豐盛的聚會。

酒神的盛宴 2012 -下

 g1

傳奇的酒宴怎能缺少五大 , 接下來的兩支同樣是PR100 分的 Bordeaux , 它們就是Latour 1920  Petrus 1947, 兩支都是 Ex Chateau 亦無 Recork , 單看 Label 就知到它們年代久遠。

這兩支酒由我親自開封 , 支1920 Latour 由於年近百歲個 Cork 已很晦 , 就算我用呀蘇小心翼翼的開封亦難免粉碎的命運 , 好在現場有 Filter 可以隔走碎 Cork。開瓶後一試慶幸兩支都表現正常就作原瓶唞氣約一小時左右就落杯。

g2

Chateau Latour 1920

酒色磚黃 , 杯中幽幽滲出 Earthy、豉油、少許 Port Feel , 繼而是煙燻、花香、梅子等沉實而富密度的香氣。 口感輕柔所有元素已渾一體 , 完全感受不到它的重量, 柔和中感覺是黑果 , 當中帶有少許的士多啤梨果酸味 , 之後是可可豆混合酸梅子的果韻。

 我們飲酒最喜歡買一些 PR 8x 分的酒 , 一來這個 Range 價錢較合理 , 而且這個 Range 最啱自己口味。這支酒最近被 Parker PR100 降至PR88 , 評分如此下降價錢亦相應插水 , 所以長老才可以撈到一支回來。 當然一支年近一百的酒不能期望它會長生不老又或者會像三四十歲的盛年一樣澎湃有力 , 但從 Well Integrate 的角度上看 ,它表現着一份歲月積累的成熟智慧 , 温文爾雅就像一位智者一樣充分韻味。

g3

Petrus 1947

壓軸出場的是 Petrus 1947 這支 PR100 的酒充滿着一份皇者霸氣 , 依希感覺是由藍梅、焦糖、雲尼那、Expresso、甘草、松香混合的味道 , Petrus 那極品 Merlot 中那種獨特 “甘甜” 味及那順滑豐滿口感 , 強橫豐富而深沉的果味及複雜性在口腔及喉底激盪 , 酒的規模及氣派真的有種傲視群雄的氣概。

我飲了少許我就衝口而出這支酒像曹操一樣一代梟雄  。

g4

Taylor Scion 1855

一個完美的酒局怎能欠缺一支甜酒 , 我們酒友最初心想可能是陳年滴金或德國 BA 一類 , 豈料竟然是一支 Port  這支 Port 來頭極之嚇人 , 可說是世上僅存仍然 Drinkable Port 酒夠晒珍貴 , 預計世上大約只有一千支而且飲一支少一支。第二,這支酒已在木桶陳年 155 年,要找比它更舊的酒,在世界上都應該不多了吧。第三,這支酒是使用了 phylloexra 橫掃歐洲之前的葡萄樹出產的葡萄,這是一個大賣點。 長老早在一個月前開瓶, 他說當時的感覺十分强勁澎湃 , 一個月後的今天有更多的細節及層次。

這支年過百五的 Port給我的感覺是玉露琼漿它非常濃縮 , 顏色已變成咖啡色。香味複雜 ,葡萄乾、加應子、花瓣、無花果乾、咖啡、香料、果仁等。 柔潤的口感感受到極高的糖份及很高的酸度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雖然已陳年一百五十年但仍非常新鮮強勁, 沒有絲毫老態。 加應子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 我嘆了一句這樣的美酒真的只應天上有。

有關此 Port的資料可參巧以下連結。

http://www.finestandrarest.com/taylors-scion.html

g5
這晚的菜色更是有趣 , Menu中只寫上這碟菜的主要材料 , 究意怎樣料理就由大廚自由創作 …….

g6

Lobster, Asparagus, Hazelnuts, Watercress

g7

 Foie Gras, Morels, Leek Truffle

g8

Trout. Asparagus, Caviar, Chives

g9

 Scallop, Bacon Cherries, Sourdough

Turbot,Oxtail, Romaine, Shallots

g11

Pigeon,Asparagus, Rhubarb, Hamaican Pepper

 g12

Chocolate, Banana, Passion Fruit, Milk

  g13


最近公仔箱中的一個禮餅廣告自覺拍得十分, 一個女人細說由拍拖至孩子成長的人生片斷 , 女人平淡而寧靜地說這麼多年來丈夫
說了不同的話 , 但始終 有說過一句 我愛你”  但那份愛始終沒有離開過 ……….

一個大男人很難開口說一聲“ I Love You及感謝的話 ,  男人只會將這三個字及一些感受用行動或心思表現出來。 長老今晚借酒傳情 , 長老這晚所送的每一支酒對他們夫婦來說都意義深長 , 身為酒男及感性的我 , 當然能明白當中的點滴含意。酒雖然珍貴及世間難求 , 但相比一段婚姻 , 與自己喜樂與共 , 守護及共渡一生的伴侶來說 , “愛的承諾更是無價。

酒神的盛宴 2012 – 上

h1

百世修來同船渡 , 千世修來共枕眠現今充滿变化誘惑的世界中要維持一段美滿婚姻關係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上星期長老為慶祝結婚廿週年, 特別邀請了幾位知心酒友共聚一堂 , 我與 AM嫂有幸成為坐上客分享他們的喜悅。

有跟開我 Blog的酒友都知道長老是酒壇高手 , 這晚他所挑選的酒可說是他的鎮山之寶 , 當我知道酒單之後真的感到一陣血氣上湧手心冒汗 , 因為一些酒對我只是一個傳說 , 亦是一個夢 , 真的估不到這晚能夢境成真。

h2

 Champagne Krug 1990 Grande Cuvee ” Reims ”

第一支出場是香檳之皇 Krug 1990 花香、麵包、焦糖、柚子、蘋果、石果 , 清爽而充滿活力的感覺, 泡沬幼細口感Creamy酒味清甜且具層次 , 我個人最欣賞是 Krug Fineness , 那種 Sharp 得來細膩的酸度襯以複雜層次果味 Nutty  , 這種Complexity 中最難得的是保留着一分 Pure 感覺。 Pure & Complexity 是兩種矛盾的東西 , 有些香檳只能偏向Pure or Complexity , 只有最頂級的香檳才能將魚與熊掌兩者兼得之餘仍表現一份平衡優雅 , 這就是 Krug 的精彩之處。

h3

 Krug 1992 Clos du Mesnil

Krug Clos du Mesnil 就是品牌中的頂級系列。 引用 酒友輝輝論壇 一段資料 “Clos 是法文「圍牆」之意,Krug Clos du Mesnil 的葡萄來自一片極為細小、以矮牆圍起來的莊園,面積只有1.85公頃,比兩個標準足球場還要小,可想而知產量極少。Mesnil 是所處地點名字,Krug 家族於1971 年買下這小片葡萄園,經過悉心修護才能繼續出產釀酒葡萄。翻查歷史,這片葡萄園可追溯至1698年,今天開瓶的佳釀,是來自1998 年的葡萄,與莊園的歷史,剛好相差 300年,頗有紀念意義。

通常 Krug不對外透露產量,但看 Clos du Mesnil 的面積,飲家心裏有數,於是廠家索性公開,1992 年產的Krug Clos du Mesnil 750毫升普通裝,全球只有1200瓶;絕對世間罕有。Clos du Mesnil 更不是每年都出產,只選擇葡萄質量有保證的年份,
培植8 釀出香檳王

話說這源於1843年的香檳王家族,結集釀酒工藝與莊園歷史於一身,家族生意傳至 Henri Rémi Krug 時,他們一如先輩做法,購入優質葡萄園。1971年,他們發現了Clos du Mesnil 這土地極有潛質,於是秘密展開重新培植計劃,歷時年,至1979 年的收成才符合 Krug 的釀酒要求。

這支 Clos du Mesnil 酒色金黃晶瑩 , 氣泡豐富幼細 , 落杯時帶濃厚清爽青蘋果香、杏仁、果仁、橙皮、花香、Smoky Oak; 口感 Rich, 幼細泡沫在口中翻滾 , 像無數精靈在口腔內舞動, 香氣直上鼻腔 , 質感密度豐富 , 平衡性層次感絕佳 ,酸度幼細保持着 Krug 那種Fineness  Complexity  餘韻悠長 , 非常華麗雍容 , 充滿貴族風範 , 真不愧為香檳中的 勞斯箂斯

 h4

Domaine Leflaive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 1992

長老熱愛 Burgundy , 講到白葡萄酒怎會缺少Domaine Leflaive , 這支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 散放着Limestone , 蜜糖 , Herbal 的香氣 ;  入口柔潤如絲 , 濃郁得來卻像羽毛般輕盈, 果味濃郁並滲着一份熟果的甜美 , 酸度活躍,  Mineral 若隱若現 , 檸皮Toast Nut 的餘韻在喉底歴久不散非常厲害。 Leflaive 的結構、層次及平衡性都是一等一的級數這不容置疑。

這支酒飲落似一支德國的 Riesling BA , 濃郁甜美 , 年輕有力而且有很多变化 , 充分表現一種成熟的柔情及深情。

h5

 Domaine Leroy Richebourg 1992

長老的酒單中絕對不能沒有 Leroy , Leroy 通常都是壓軸出場的珍品但誓估唔到今晚竟是第一支 Red

這支酒在 1600 hrs 開瓶並作原瓶唞氣 ,2000 hrs Decanter 醒酒並在 2100 hrs 左右落杯。 酒色淺玫瑰紅桃紅邊 , 酒散發淡玫瑰花香、紫羅蘭、少許 Earthy、橙皮 , Leroy 那招牌式帶有少許Earthy的花香及自然感覺真的很容易辨認。一飲之下心中不禁讚嘆一句 Richebourg 的花田感覺即時浮現眼前; 那是一份果濃郁紅果 , 之後是花粉般的 Texture , 果味回酣在微苦之後從回口中 , 單寧在脷上及牙縫出現。

這支 Richebourg 真的如絲幼滑 , 表現如微風吹送令人舒服 , 而酒味內容像有千言萬語的層次變化 , 真的十分有修養典雅。 92 Burgundy 並非什麼靚年 , 但能有如此均稱表現我相信只有 Leroy 有此能耐。

h6

Domaine de La Romanee Conti La Tache 1966

接着下來的一支名酒我相信不用介紹 , DRC 擁有七個 Grand Cru 葡萄田 , 其中 Romanee Conti 及 La Tache是獨自擁有。很多人以為六十年代中 69 是靚年 , 長老話他喝過不少 66 , 69 覺得 66 更勝 69。這支酒的處理方法同 Richebourg 一樣 , 之前的 Richebourg 已經很利害但拍埋支 La Tache 處真的是兩種不同境界。

淡紅酒色單從肉眼觀看以為較簿 , 一嗅之下即時改觀 , 那是甜甜的桂圓肉、乾玫瑰、果醬、礦物、煙肉、胡椒、荔枝……. 甚至有點燒鰻魚的感覺。入口更是一驚 , 如此色淡的 Pinot Noir 竟然褞藏如此強橫內勁 , 口中感覺就像被巨浪冲擊一樣充滿一股力量 , 那份複雜的果味 , 深沉意境 , 混成一體的 Integration , 感覺直上中輸神經 , 靈魂似乎沈溺在感官的旋渦中 , 什麽輕柔、高雅、細緻、成熟、和諧一切都難以形容這刻的經驗!

La Tache 果然是神級精品名不虛傳 , 這支酒正是天地人的一個精彩結合。

酒局只去到一半但出場的酒已這般嚇人 , 老實講當我飲到這裡時我已有點魂不附體般的飄飄然 , 接下來的兩紅一甜是何等超凡入聖 , 下回再作分解。

 

熟意之夜 – 60’s to 80’s Italian Old Wine Dinner

b1

我自己喜歡飲舊酒 , 但在香港市面上很難找到舊年份酒 , 舊年份意大利酒則更是難上加難 幸好現今沒有葡萄酒稅 , 而國外訂購亦並不太複雜, 才能讓一眾愛酒之人得嘗心願。 這晚所試的酒亦是酒友從海外搜購回來 , 真是多謝她的勞心勞力為我們安排這主題酒局 有此良機我當然不會錯過, 希望藉此能增加一點經驗值累積些經驗

 b2

Gancia CurriculumVitis Prosecco Veneto Brut NV D.O.C

未開始前先來一支 Prosecco充滿蜜糖及花香的香氣 , 泡沫般的柔軟口感 , 果味清甜鮮美 , 酸度幼細均衡 , 絲絲甜味穿梭口腔之內 , 感覺清雅和階令人十分舒服 現時香港正踏入炎炎夏日, 這支 Sparkling 正是一支平靚正的夏日伴。

b3

2004 Gravner Breg, Friuli Venezia Giulia IGT

 第二支意大利白葡萄酒是混合了Sauvignon, Chardonnay, Pinot Grigio and Riesling Italico 幾種葡萄釀製 , 酒在 1800 hrs 開瓶並 Double Decant 回瓶中再雪凍 , 然後在 2000 hrs 落杯。 

酒色出奇地深在昏暗的燈光下呈琥柏般黄銅色。它香味多變由初段少許薏米 , 稻草 , 蜜糖 , 蜂腊 , 橙皮 , 菊花 , 杏甫 ……….. 香氣隨時間不斷演化。 口感濃郁 , 酒的密度頗高 , 它雖然高密度但並不等於它肥大只是柔柔潤潤 , 酸度亦有不錯的比例 , 尾段亦感到礦物及 Spice 由於是混合多種葡萄關係內容十分複雜。

b4

2004 Gravner Ribolla Gialla, Friuli Venezia Giulia IGT

另一支由100% Ribolla Gialla 葡萄釀製 , 這葡萄品種源自斯洛文尼亞屬舊大陸的典型葡萄。它的色澤較淡 , 香氣帶點稻草 , 花香 , 蜜腊及果仁 ; 口感與Gravner Breg有七成近似 , 內容同樣複雜只是較Gravner Breg 略為輕巧一些 , 而中尾段果韻及酸度亦較多。

兩支白葡萄酒頗為特別 , 屬非一般味道 , 風格上有點像 Rhone 出產的白葡萄酒 , 須要點時間及不能雪得太凍才能發展並看清它的真貌 我個人覺得這兩支特淨飲可能較為單調 , 若襯一些食物更能展示更多層次变化。

b5

 踏入正題當晚的五支主角 , 這批酒同時在 1500 hrs 開瓶並原瓶唞氣 5 – 6 小時 , 到差不多 2000 hrs 落杯。

 b6

1970 Gaja Barbaresco

第一支是 42年酒齡的酒我完全不覺得老態。 帶甜味的香料 , 少許醬油 , 皮革 , 焦油 , 乾玫瑰花 , Olive , 煙絲 , 百分百陳年舊酒香氣。 酒味元素 Well Integrated , 單寧已完全融化 , 酸度乾爽 , 骨架細緻而聚焦 , 內容深沉 , 餘韻有丁點焦糖的車尼子果味

這支酒有齊我所喜歡的Well Integrated酒味元素 , 而餘韻在喉底又帶鮮甜味 , 是當晚自己最喜歡的一支酒。

b9

1974 Francesco Rinaldi e Figli Barolo

這支酒帶皮革 , 草茹 , 豉油 , 香料 , 帶點鹹菜 , 黑果 , 少許花瓣香氣。 酒的果酸頗為搶眼 , 果韻略為隱晦 , 酒味中少許類似草菇肉湯的帶 Meaty礦物鹹味 , 非常奇特。 雖然骨架尚在但感覺上不及 Gaja那支細膩及平均。一支38年的酒難以判斷它是 Ready to Drink 還是 Down Hill

b8

1983 Cantine Marchesi de Barolo, Barolo

這支帶少許松木, 乾花 , 乾梅子的香氣 , 感覺十分古樸 。輕盈的酒體下感到支酒的酸度頗高 , 果甜味要在果酸後才點點地浮現, 這感覺連自己亦搞不清是真正果甜還是生理反應。 單寧已然溶化 , 結構上好像有點鬆軟 , 不知是過度時期還是另有別情。

b9

1974 Giacomo Borgogno & Figli Barolo Classico Riserva

b10

1967 Giacomo Borgogno & Figli Barolo Classico Riserva

最後是同莊兩支不同年份的Barolo Classico Riserva  , 兩者共通之處香味多帶皮革 , 泥土 , 焦油 , 淡淡像封了塵的紅花及紅果。 兩者都有頗高的酸度 ,具複雜性及單寧細緻 , 韻味悠長是略帶車尼子般的果酸。  由於是舊酒關係 , 所以內容起伏不大是一份成熟的淡雅 , 可說是滲透着一種像霧又像花 , 一切都是矇矇矓矓的感覺

我很難去推測它們還有多少生命力 , 因為當晚品嘗時我好像在霧中摸索一樣有點迷失。

b11
Moscato d’ Asti DOCG

酒局去到尾聲總要有支甜酒才稱得上圓滿。 這支D’ Asti帶水蜜桃 , 蜜糖 , 蘋果 , 清爽清甜 , 輕盈得來酸度亮麗 。在五支陳年熟酒之後有如清泉一樣令人感覺心曠神怡 , 我相信這是一支很受女性歡迎的一支半甜氣酒。

b12

當晚的美味菜式

 

b13

Layers of Parsnip Cream, Langoustine Salad, Shellfish Mousse and Drop of Shellfish Sauce, served in glass bowl.

b14

Cream of Forest Mushroom Soup with Croutons

 

b15

Pan-fried Goie Gras with Pineapple Puree and Port Wine Reduction

b16

Fresh Lime Sorbet

 

 b17

Roasted Rib Eye Steak with Roasted French Potato and Sauteed Haricot, served with Braised Red Wine Shallot

b18

Mascarpone Cheese Cake with Walnut Ice Cream

b198

這一兩年間飲了多次舊意大利酒 , 嘗試從多方面去尋找它們的共通點及欣賞之處 , 現今有一些個人感覺。 無可否認意大利舊酒與舊 Bordeaux , Rhone Burgundy的風格很不同 , 法國酒以果味見稱 , 單寧及酸度作為支撐支酒的骨架 , 所以當熟成後元素及变化亦較多
,
而一切複雜性過後欣賞點會回歸到 After Taste的果韻上。 一些佳品經過幾十年歲月過後能回味到當年葡萄的鮮甜味 , 歴久如新的奇妙感覺與人的回憶產生那些年的美妙共嗚 , 這倒是十分過癮的賣點。

意大利舊酒雖然都同樣是葡萄酒 , 但風格上講求Core of Sweetness那些果味由表面轉而到深層 開瓶初期那些 Sherry或草藥香氣有時要等幾小時才能曙光初露展露花香果香 , 未必能迎合到即食文化的香港人。香港人普遍不喜歡酸的東西 , 而舊意大利酒以酸為骨架, 有些情況下若支酒儲存條件不佳而果味流失的話 , 果味就買少見少酸度更加搶眼很容易令人卻步。 當然早期的意大利酒像夫唱婦隨般與意大利菜携手而行 , 這種酸度顯得合理及恰當 , 而歴史悠久的意大利名酒莊都像藝術家一樣 , 有強烈的傳统風格亦不會隨潮流而輕易改變。

這好像外表可能很平凡但具有內在美的女士 , 當然有些慧眼” “慧根才能察覺 , 再加上耐性及時間才能了解發掘懂得欣賞。  面對百花齊放消費者佔大多數真正鑑賞家少之又少的市場 , 其實是頗難大眾化的。

曾有 Burgundy的高手前輩同我講過 , 一支靚的舊意大利酒感覺上與一支陳年的舊 Burgundy 很近似。 我自己都飲過一些舊年份卻相當迷人的 Burgundy , 但到目前為止仍未遇上一支令自己產生共鳴的陳年意大利酒 , 反而一些較新年份的佳釀卻令我印像深刻難忘 , 以我現時的個人而言我偏向會揀一些十零二十年的 Middle Aged意大利酒較為易 Handle 一些

當然我未嘗試過但並不等於這些靚酒不存在 , 只是自己緣份未到吧了。今日的觀點只是一個個人記錄 , 可能因日後的經歴而推翻也不定 , 畢竟人的口味隨年資而改變亦是常見 , 所以大家千萬推論為舊意大利酒不好 , 只是口味喜不喜歡吧了。 

另一件不可爭論的事實就是這些舊意大利酒價錢都不算貴 , 若換上同樣年份的 Burgundy , Rhone 甚至是 Bordeaux 一般都差數倍。對於飲酒的人士來說是一個喜訊 , 可能亦是大眾口味未能領略當中之美 , 價錢才不至被炒高亦有其可能 , 是市場價格反映了受追捧程度及大眾接受能力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酒神的聖物 – 二度恩寵 (下)

c1


第三支酒同樣在 1745 hrs 開瓶並原瓶唞氣至 2100 hrs , 飲前一小時才過 Decanter 再落杯。 換句說話支酒已唞氣 4小時有多。

酒色感覺上較鮮 , 理論上應較支 1947年青。 酒在杯中要在第二個 Round 才展露更多層次香味在 Rediel Sommelier Series Burgundy 大肚型的杯室中由杯頂、杯心、杯底都展現不同香味 , 頂層是花蜜般甜香; 中層是封陳而混和的紅果、車尼子; 底層是 Dark Cherry、肉味、泥土 入口是濃郁有勁的酒體 , 如絲的酒味中包含細緻的酸度 , 內容精細複雜 , 約隱約現的單寧 , 一切好像風般自然 , 內裡元素完全是和階地共溶 , 而且支酒表現到一種 Clean, Pure & Focus , 而餘韻更是幽幽的細線般伸延 Dark Cherry 的果韻。

有酒友說這是一支 Leroy , 因為第二浸嗅出那股 Leroy 的呀婆味 , 究竟什麼是 Leroy 的呀婆味? 我印像中的 Leroy是有股 Gamey Meaty , 而且呀婆啲酒多數 Unfiltered ,  這支也有點但並不太明顯 , 加上自己飲得不多不能具體地形容。

 c2

Leroy Rouchottes Chambertin 1985

長老開估是 Leroy Rouchottes Chambertin 1985  一塊較少人飲的田 , 當然那個年份 Leroy 沒有自己田都是買別人的葡萄回來釀酒 , 所以不是紅頭 Leroy “Rouchottes Chambertin 位於 Chambetin 山坡頂上 , 由於土少石多 , 沒那麼豐碩飽滿 , 風格更加緊澀 , 屬耐久形又與 Wine Style 十分吻合。


c3


前三支紅葡萄酒是如此精彩 , 那最後一支會是什麼呢?

2300 hrs 正式落杯 , 酒色暗紅帶少許磚邊明亮而帶光澤。 酒散發陳年花香、車尼子、乾玫瑰、煙草  , 酒香深不見底及帶點 Core of Sweetness , 香氣溶合得難以辨認。 一份清泉從口腔流入 , 温柔得令人感到一份平和寧靜 , 純潔無瑕的酸度 , 明顯的葡萄定位 , 雖然老舊仍感到那份細膩的層次 , 結構混成自然 , 綿綿不絕平衡地向四週伸延的擴散感 , 餘韻帶着絲絲葡萄回酣甜味。

, 又是一份非筆墨所能形容的化境及令人震憾的感覺 。它有近似 1947 陳舊感甚至更舊 , 同時亦有 Leroy Rouchottes Chambertin 1985 那份 Clean, Pure & Focus 再問長老這支酒同樣在 1745 hrs 開瓶原瓶唞氣至 2245 hrs Decanter 2300 hrs 落杯 , OMG 換句說話這支酒己唞氣 5小時。 Bordeaux , Rhone , Burgundy 去到某一個年份時 , 它們的表現都會殊路同歸 ,  所以我分不出究竟是 Bordeaux , Rhone Burgundy  我相信這又是一支時空停頓了的酒甚至可能去到七八十年 , 但我所認知的酒唞氣咁耐未必能有如此能耐 , 如此美妙香氣及酒體感覺 , 眼前的現實完全超越了我對葡萄酒的認識範籌  , 我又再一次感到迷失………

這支酒像天使的歌聲 , 温柔詳和般引領着我給我一股生命力及希望 , 把我再一次帶到祂的面前 ………….

c4


如此一支酒當然無人會估到是什麼 , 長老開估支酒是 Jules Belin Nuits Saint Georges Clos de l’Arlot’ 1919 

 " 什麼?   1919 !!  我又再一次感受到電擊般的震憾  !! 竟然又是另一支有九十二年酒齡的 Burgundy !! 我真的暈倒了 ………

我翻查資料”  這幅田位於 Nuits Saint Georges Vosne Romanée 之間亦是接近 Romanee St Viviant 中的一角 , 難怪風格如斯柔美及美女性化。 至於 Jules Belin 及釀造資料並不太多。From the late 1800′s the vines and house were owned and exploited by, the firm of Maison Jules Belin who had premises in Prissey as well as Premeaux. The firm already owned the Clos des Fôrets and Clos du Chapeau vineyards of today’s Domaine de l’Arlot and was certainly a firm of note, also owning vines in Musigny and Amoureuses.

Very few of the successful family owned négociants of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made a similarly successful transition in the 20th century. Exacerbated by the loss of a number of family members in a car-crash in 1933 the firm of Maison Jules Belin went into a slow decline – it was eventually sold in 1987

http://www.burgundy-report.com/autumn-2005/profile-domaine-de-larlot-premeaux/

由資料所得又是一支上一代釀造者集合了天地人精華所在。上年是 1918 , 今次是 1919 , 兩支都是有九十二三年的 Burgundy , 竟然還有此表現 , 當然不會是巧合 , 若非巧合那不是奇蹟" 那會是什麼?

 

 c5

Whitwhams Millennium Port 1880

最後出場是一支131 年被人遺忙了最近才被人發現 , 2002 年入樽的 Port , 這支 Port 酒長老已唞氣了個多星期。  落杯時散發着 Dark Chocolate , Rasin , 梅子、花雕般的香氣。 入口甜潤酣美 , 柔軟舒服 , 果味複雜回酣悠長 , 甜美得令人忙卻時間的存在。長老說這支酒擺多個 零兩 個月會仲正斗。

經常有人問我曾經有無任何一支葡萄酒能給我有觸電般的震憾性我會很肯定地答”  那是我上年 X’mas  前飲的一支Clos Des Lambrays 1918 那可說癲覆了我所有對葡萄酒年份、生命力、處理手法的認知 , 及確認自己無知的一支酒 , 是我 AM 心目中的神之水滴

我覺得神之水滴的真正意義未必是指某一支價格高昂 , 大名氣大牌子的絕世靚酒 , 我覺得反而是一支將你與神的距離拉近 , 令你好像受到神的感召的一支酒。  這說來好像很神化及誇張 , 認識我久的朋友都知我是一個無神論者 , AM 嫂及格格是教徒都不能將我帶到聖堂及入教 , 但當我飲了神之水滴那一刻我真有受到感召的感覺 , 癲覆了我所認知的一切 , 癲覆甚麼是可能不可能”  , 頓然覺醒並感到自身的卑微無知及祂的偉大 我不敢肯近是否借酒來感召我 ,  把我引領到面前 但在那一刻我可以肯定的是我願意真心並誠意地在面前下跪  …………. 

酒神的聖物 – 二度恩寵 (上)

 b21

X’mas  又到又是長老會聚會的日子 , 過去的一年大家都有些經歴 , 對於今天的相聚可說是充滿歡愉及感恩。 上年那一聚對我的震憾記憶尤在 , 我相信今年可能同樣充滿啓發性及震憾 ………………

b22

JF Coche Dury Puligny Montrachet Les Enseigneres 1999, 2002, 2004

第一輪三支 Coche Dury Puligny Montrachet Les Enseigneres 三個年份 Vertical 品試。 Coche Dury 是世界最佳的十大白葡萄酒之一可說是近期最多人搶購的一個品牌 , 我叫它做白酒中的法拉利。

三支白酒同樣散發柚子、雪梨、白花、柑皮
, 濃郁而芳香 , 1999 那支香氣更有一種迷霧感 ; 入口酒的密度很高但並不表示碩大無朋的龐然大物 , 反而是扎實但又充滿曲線美的柔和感覺。 當中包含着優雅的酸度及深濶的礦物感 , 悠長的酸度與果韻 , 難得的是在如此濃郁密度中仍能保持絕佳的平衡性及細緻度。

我們當晚以另一支質素不俗的 Puligny Montrachet Coche Dury 比較 , 即時發覺 Coche Dury 那種超濃縮感 , 深厚中潛藏的細緻變化 , 真係贏足一條街 , 這就是 Coche Dury 個人之處。
 

我在 2007年6月寫過一支Coche-Dury Mersault 2003  , 我以七劍下天山之由龍劍去形容 , 那時我的評語是主攻型 , 先聲奪人 , 快若奔雷 , 一劍既出 , 劍稱臣 , 四支 Burgundy 中自我表現最強的一支 , 冷傲不群 , 花香、熟果、甜蔗 , 甘桔 , 雲尼那 ; 入口酸、果、酒體、層次、收結樣樣俱備, 不論在香味及酒體味覺中亦是最平平均的一 , 亦是最多變化的一支 今日再試這三支我都維持原判。

三支之中 2004 屬防守形 , 渾圓有致 , 滴水不漏。 2002 則最有功架 , 功守兼備 , 可說是光芒四射。 1999 屬進攻型 , 2002 2004 有種迷霧感 , 酒體好像感覺略薄 , 酸度較高 , 但到放慢少少中尾段那種綿勁如浪湧至 , 是劍在先勁在後的招式變法。 三支各有所長 , 真的難分高下。

飲完白葡萄酒 , 開始進入當晚的戲肉 , 長老為我們準備了四紅一甜 , 並比蒙瓶方法品試。所有紅葡萄酒在 1745 hrs 開瓶 , 原瓶唞氣小時 , 再過 Decanter 唞氣小時左右落杯品試。

當中一支 1972 Musigny 在開瓶時發現 Oxidized , 果味消失 , 十分可惜。 飲舊酒風險在所難免 , 長老立即換上另一支頂替 , 但大家可想到當晚所試的東西會是什麼的一回事。 我們玩 Blind Tasting 並不是要猜中是什麼酒 , 反而令自己將注意力集中在酒質变化上 , 感性享受理性分晰酒質高低 , 推搞它的風格特色及出處 , 從而增加對酒的記憶及了解。

 b25

第一支酒色暗紅 , 散發着 Dark Cherry , 酸梅的深沉果香混合法國桶的杉木松香味 , 果味、單寧、木桶元素巳然完全融和 , 酒味中仍能感受到一種 Structure 。 乾身的果酸 , 少許泥味 , 酒的 Image Fine Focus , 餘韻是帶點糖果的甜味。

這個餘韻的甜味非常特別 , 應該是好年份的特徵。這支酒有點似 Burgundy , 但酒中的骨架結構不是 Burgundy 那種以酸度為骨架的東西 , 而且此酒的酸度線條亦較粗 , 並 Burgundy 的風格。 它那種木香味有點似 Rhone , 我最初覺得它好像一些 80s Chateau de Beaucastel , Southern Rhone 因混合多種葡萄原因 , 葡萄 Image 無這支咁明顯 , Aged Wine 亦較為  “”  不像這支的 Structure 表現咁明顯 , 因而我推算是 Northern Rhone , 可放得咁耐的 Northern Rhone 我最初估是70s – La Mouline, La Landonne, La Turque 三支其中一支

b26

Chateau Cantemerle 1961

結果都不對開估是 Bordeaux Fifth Growths – Chateau Cantemerle 1961

1961  Bordeaux 的靚年 , 我所飲過的幾支 61 之中餘韻都有種帶甜的果味 , 與現時流行的幾個 First Growth 比較 , Cantemerle 酒體及複雜度難免略遜。 1961 , 1983 , 1989 可說Chateau Cantemerle 神奇年份 , 除了這三個年份外基本上都表現都不算太突出。 酒莊自70 年後由於管理不善 , 水準一直沉寂不起 , 80s 賣本俾 SMABTP 後重建及添置新型釀酒設備 , 83 89 可說是新經營者兩個最佳年份 , 但始終與 61 比較 , 那種酒莊舊年代的經典風格上有很大分別。  

 

b27

第二支落杯暗黃的磚色帶點濁, 一看便知是支有相當日子的陳年佳釀。 杯中散放着溶滙得難以區分的芳香 , 那是帶塵的玫瑰、紫羅蘭、鮮梅子、蜜桃茶的芳香 ; 很有層次的香味帶着一點甜意。 入口又是一種 Well Integrated 的果味 : 梅子、 酸度近似山渣的 Fine Acidity , 果味、酸度、單寧混成一體 , 平衡性極佳 , 餘韻又是鮮美柔和的果酸

這支酒好明顯是 Burgundy , 它有點似曾相識 , 但又印像有點模糊。 這支酒越飲越覺得它清甜 , 那種清甜自然感我敢肯定那是 70s 土地未受農藥汚染前的產物。酒中的 Texture 及骨架較柔 , 應該是出自 Morey St Denis 向南方向的酒款 , 另一樣能夠托得起支酒 , 當中的單寧及酸度在年青時一定非同少可 , 我估 是 60s Morey St Denis 之 類的東西。

另一長老說以酒的單寧硬度應該是 Cote de Nuits Nuits St Georges Cote De Beaune Corton , Pommard 那地方的東西 , 而且是一支極佳年份甚至比 60s 更早期的東西。

 b28

開估是 Louis Latour Corton Grancey 1947 

OMG ,  我內心深處發出一聲驚歎。 難怪似曾相識 , 因為我上年就飲過它的 1959 這支酒在 1745 hrs 開瓶並原瓶唞氣至 2100 hrs , 飲前 30 minutes 才過 Decanter 再落杯。 一支 64 歲酒齡的酒經過 4小時唞氣處理 , Sommelier 大杯中依然可以玩到三” , 而且段段精彩 , 那種綿長活力沒有一絲下坡跡像。

老實講我相信支酒可以飲成晚
, 時間在酒身上恍惚像停頓了一樣 , 那年代的葡萄真有如此抗氧化能力?

 

我翻查林裕森酒瓶內的風景一書 , Chateau Corton Grancey 有這樣的介紹。“Louis Latour 對模仿 Bordeaux 風味的 Burgundy 視如旁門左道 , 但在 Corton Grancey 卻是依 Bordeaux Chateau 的概念的招牌酒。酒莊自家6個葡萄園中挑選最好的葡萄 , 先分別釀造然後再混合 , 若是遇到較差的年份則會停產這是 Burgundy少有的城堡酒。 Chateau Corton Grancey 經常保有 Louis Latour 紅酒體態圓滿的一貫同格 , 近代釀酒以高温殺菌方法 , 所以果味可能過熟 , 即使年青的酒香也總讓人聯想起舊而發黄的相片 , 少了一點景深細節。耐人尋味是看似早熟的 Corton Grancey 卻又在瓶中以極緩慢的速度成熟 , 讓人分不出時間的距離。”   對比我所試兩支舊年份的 Corton Grancey 基本上與書中所述吻合。

個人隨想 :
我在想我們常害怕一些老酒好易散 , 一開就要即飲 , 又不可落 Decanter , 又覺得 Burgundy 不可能像 Bordeaux 咁擺得 ………….. 但幾次的品試事實上都推翻了這一切的論點。

我們處理酒的方法喜歡將酒唞氣很久 , 可能未必人人認同 , 
但我試飲了這麼多年 , 事實上支酒又真係較開放 , 更多細節及好飲好多 。 大家可能會話我們所飲到的全都是極佳年份的經典靚酒 , 又或者儲存得很好的東西 , 所以可以咁玩法!!  (我當然明白有些 Table Wine 或 Daily Wine 的 Quality 真的會未必襟唞 , 又或者唔值得唞氣咁耐 , 但對於 Fine Wine 我覺得咁玩法絕對無問題 , 若果連區區幾個小時都頂不住 , 那怎有能力擺十年八年? 經不起如此考驗那根本不能算是一支 Fine Wine 。

我覺得品酒最精彩的部份是香氣變化、酒味層次、元素平衡、細節展現、起落變奏及餘韻內涵。這像一部電影般有序幕、舖排、分段、高潮、結局而預告片則是一些畫面的簡短節錄 , 沒有完整故事 。支酒未開就好像電影 Poster 甚至預告片一樣 , 只看到片面見唔到底褞 , 有點浪費。  

前陣子有朋友請我飲支 Chateau Margaux 1995 , 朋友將酒 decanter  3 hrs , 到落杯時仍是死實實 , 跟本表現唔到 Margaux 的優美 , 真係覺得嘥咗支咁靚的酒。)  好多時我反覺得遇到越靚的酒大家反而越唔敢玩 , 問題跟本不在支酒身上!!

大家不妨想一想 , 究竟是我們對自己信心不夠? 定還是我們對酒的信心不夠呢? 又或是時間不夠? 耐性不夠? 我 AM 不是說自己的一套一定適合或者一定啱晒 , 但我想俾大家一個空間去思巧去驗正 , 葡萄酒是要飲過才能明白 , 當中出人意表的事太多 , 就如下一章出現的酒一樣 …………..

 

待續 …………………….

八二東西巴羅鏤 , 天地之謎試解構

q1

繼美國老祖宗大對決後 , 這個月第二個重頭戲就是這晚 6 Marchesi di Barolo 82的品試。

 引用意大利酒活字典心無罣礙心無兄的1955一文中解釋了 Marchesi di Barolo 意思是「Barolo 的侯爵」。第一瓶稱為 Barolo 的酒也是十九世紀初在這個酒莊誕生的。 Barolo 原來只是個市鎮的名字, 當地的 Tancredi Falletti 侯爵娶了個法國女人 Giulia Vittorina Colbert de Maulevrier Giulia 1840 年左右年通過一位法國朋友請來了釀酒專家 Louis Oudart 伯爵,是這位法國貴族用布根地的方法把 Marchesi Falletti nebbiolo 甜酒改造為乾紅酒的,之後他們就取 Barolo 為這種新酒的名字, 意大利的 “the wine of kings, the king of wines” 于是誕生了!

Marchesi di Barolo可說是歴史悠久 , 雖然Marchesi di Barolo這酒莊的光輝可能已漸漸退色 , 但爛船都有三斤釘 , 加上六支 1982 是意大利的好年份 , (亦是酒莊100 年以來十一個 Exceptional Year 之一) 以三位數字的價錢絕對是抵到爛 , 爛咗都抵的選擇。

意大利 Piemonte Langhe 區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白松露產區外 , 也是 Northern Italy Nebbiolo 表現最好的地區。 對環境相當挑剔的 Nebbiolo 占據了區內最好的向陽坡地。Barolo 原來是一個 commune 的名字,但後來也變成包括好幾個 commune 在內的大產區的名字。Marchesi di Barolo 的田主要在 Barolo commune ,除了 Brunate 橫跨 Barolo La Morra,但主要在 La Morra Barolo 葡萄園僅有 1200 公頃 , 其餘較差的地方則種植 Barbera Dolcetto Barolo 比其他用 Nebbiolo 釀製的紅葡萄酒顏色最深 , 酒精同單寧都最多 , 口感更濃郁沉實 , 亦更適宜耐久就是因為天氣與土壤這兩種先天因素。 

Barolo 的土質變化相當大 , 不同村不同葡萄園都會釀出不同風格及風味 , 就像 Burgundy 產區 Single Vineyard 一樣。 今次所品試的六支 Barolo 中來自東、西及北區的產地 , 它們如何去表現特性呢?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Coste di Ros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Top of the lin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Brunat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Cannubi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Vigna Sarmassa (Top of the lin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Vigna Valletta (Top of the line)

同莊同年不同區域出產的 Barolo 要去分別酒質中的細微變化其實頗有難度 , 若支酒表現緊閉開得唔夠是不能察覺的 , 為達到預期目的酒主將所有酒在 1300 hrs 開瓶並作原瓶唞氣 , 到飲之前再過一過 Decanter 幫酒鬆一鬆 , 然後再落杯讓酒在杯中開放。 這種處理下每支酒都開展得不俗 , 起碼有更多的果香、酸度、細節內容及餘韻變化。

q2

未開始主題之前先來兩支意大利白葡萄酒啷啷口。不幸的是支 Umani Ronchi Casal di Serra Corked 了十分可惜 這支由 100% Verdicchio 釀製而在神水第 14 集中亦出現過的白葡萄酒質素十分不俗 , 是一支十分超值好飲而又特別的好東西 , 下次有機會我再另文介紹。

2007 Pico Maccario Monferrato Bianco DOC Estrosa, Piemonte

這支由70% Chardonnay, 25% Sauvignon blanc, 5% Favorita 釀製。 酒色較淡水色邊 , 香氣帶少許石榴、蘋果、花香、蜜糖、菠籮 ; 入口有濃郁的柑、柚皮般的果味 , 圓潤柔美的酒體 , 酸度明麗舒服 , 餘韻帶少許礦物感。 簡單得來舒服 , 放暖少少飲香氣更佳 , 酒味變化亦有板有眼 , 風情另類而清爽怡人。

感覺有如藍天白雲下在蘇梅海灘享受微風吹送下 Hea 一樣 這支酒唔使兩舊 , 作為餐前及平時 Hea 飲絕對是正斗又唔傷荷包之選。

 q3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Coste di Ros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第一對出場是來自Barolo 的東面: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Coste di Rose

酒色深紅香氣散發車尼子、乾花、青椒、甘草、豉油、黑果、玫瑰 , 香氣深長。入口是 Ashy 質感 , 沉實成熟而又帶點酸削的果味 , 單寧細緻 , 酒味流暢複雜而有深度 , 餘韻的果味非常 Focus 在喉底深處。 成熟中有深度 , 温文中帶點克制野性 , 加上意大利時裝那種裁剪貼身的線條感 , 有個性而亦不流於俗套 , 就像金城武着住套 Giorgio Armani一樣。

Coste di Rose Barolo 的東面近 Monforte d’Alba 向東的山坡上。 這地區比較崎嶇土質貧瘠也含有較多的砂岩及高鐵質的 Quartzite Sand 82 好年份表現在成熟的果味上 , 土質貧瘠也含有較多的砂岩及高鐵質的特性反影在堅削而有線條的酸度上 , 柔中帶剛又夠結實的酒體及 Structur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酒色比 Coste di Rose 深沉及帶點磚色邊 , 香氣散發着青椒、Spice、松木、熟無花果的香氣 ; 入口先感覺到那種來自木桶的結構及規模感 , 果味元素收得較為緊 , 酸度高而乾身 , 單寧 Chewy , 中尾段有很多細節 , 餘韻以酸果為主。 比起Coste di Rose它表現更複雜及深沉 , 亦剛亦柔 , 同樣亦更難以捉摸

Barolo Riserva 來自不同產區最優透的葡萄 , 在大木桶熟成 24 – 36 個月再在瓶中 2 – 3 年釀藏才推出市場。所以這 Riserva 有更大的結構、能量及耐久性。 這支 Riserva 就像羅拔狄尼路 , 亦正亦邪形像百變戲路縱橫。

 q4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Brunate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Cannubi

第二對兩支都來自 Barolo 的西部地區 , 西部土質以石灰質泥灰岩為主 , 土質屬於 Serravallian Tortonian 的石灰質泥灰土 , 風格比來自東面產地的 Coste di Rose 來得柔和 , 香氣及內容亦較細緻。

這兩支比第一對 Barolo 果味更為成熟 , 只是嗅都覺得支酒比較甜。入口證實它倆果味突出 , 酒的酸度略為平和 , 結構及單寧上亦無咁緊扣 , 酒精度比較強 , 內容均衡而 Barolo 那餘韻及喉底出現的甜美感覺 Core of Sweetness 則比第一對更明顯 , Aftertaste 比較短。

Brunate Cannubi 兩者水準都十分接近的双生姊妹花 , 性格基本上同 Coste di Rose 源出一轍 , 但更快人快語豪爽直接。 若要強作分別我只能說 Cannubi 這個大姊香氣有點似 Port , 內容更細心及餘韻略較明顯。

 q5

第三對是來自酒莊接近北村 Sarmassa Valletta 是一北一中的兩塊田。Vigna 是葡萄園的意思,不是地名, 這裡的土壤以 Clay 及石灰質為主 , 比較温和均衡且較快成熟。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Vigna Sarmassa

黑車尼子、薄荷、有少許 Earthy ; 仍然感覺到那股酒精感 (切記支酒到我飲之時巳開瓶了 9小時) 可想而知支酒幾咁 Powerful 這支酒對比第二對更強勁 , 結構骨格相若 , 酒味中那股 Earthy 及薄渮感較強 , 而酒味曲線有點 Chok , (大家不要以為是林峰那種 Chok , 而是酒味有點窒而非第一二對那份流暢感 , 這可能是支酒仍未全開的關係) ,  餘韻那 Core of Sweetness 一瞬即逝隨後而來是帶點苦澀。

1982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Vigna Valletta

這支酒有輕微的 Corked , 雖然未至失衡但那股濕報紙味依然存在。(切記支酒到我飲之時巳開瓶了 9小時 , 而仍有這氣味就唔會有錯)  , 感覺上這支酒的酒精度同樣高 , 質感柔和而酸度亦較乾 , 單寧明顯 , 唯有特別是元素溶滙得頗細緻。

q6

Ruster Beerenauslese 1981

這是自己帶來的一支甜酒 , 明亮的玫瑰金酒色 , 香味少許蜜糖 , 無花果 , 杏甫 , 香味 入口清爽清甜而不厚重 , 酸度明顯而幼細口感柔順 , 平衡性佳結構工整複雜性層次不算很高 , 但勝在清爽自然 , 恰如其份 , 令人舒服。

試完六支酒我有以下的感覺:

  1. 六支 82 都很年青 , 我相信再擺十年八年絕對不是問題 。 整體給我的感覺是純樸踏實的風格而且果味的甜、酸、韻表現上真的做得十分自然平衡 , 複雜性又夠。 要我去分誰優誰劣我覺得好難亦沒有什麼意思 , 反而每支酒能否反映出它的地域特性 , 給我一些資料去了解 Barolo 及增加對意大利酒的經驗 , 這對我的意義反而更大。
  2. 今次同時比較 Marchesi di Barolo 的東、西、北三條村的風格 , 感覺上東面較為剛陽有格 , 西面較為柔和細緻 , 北面是剛硬均衡。當然這種歸類較為片面 , 還要更多的品試經驗去鞏固及引證。
  3. 對比之前曾飲過的 Barolo , 我覺得 Marchesi di Barolo 的空間感比較細 , 換句話就是少了 Barolo 那種壯濶的宇宙感。Marchesi di Barolo 有很好的田,但很不幸長期以來他們的量做得很大,但質量只是一般,有點像快餐集團的出品,絕對不能代表 Barolo 的精彩。
  4. 文中我多次提及 Core of Sweetness 其實那並非的從味蕾中吃到的那種甜 , 而是一種生理投射在喉底的果韻及脷尖的感覺 , 就像吃完清甜水果口腔那份酣甜滿足感一樣。 這種 Core of Sweetness 好多時會在一切酒味過去之後等一會才會出現 , 所以若果車輪般一杯一杯接住飲是未必能察覺到的。

酒莊資料

http://www.marchesibarolo.com/welcome_eng.lasso

酒中聖物難猜估 , 蒙瓶啓示露玄機

c1

自從上年聖物與長老會酒聚後時間飛快 , 轉眼間原來有八個月無聚頭。為慶祝其中一位長老牛一我們又一次聚首一堂暢飲一返。

長老會酒局一向玩法都是玩 Blind Tasting 這次當然亦不會例外。 Blind Tasting 時酒瓶酒塞全用紙包好 , 甚至連酒瓶的形狀也看不到 , 只能從杯中酒的表現去推測 , 到最後開估時酒瓶 Label 才見真身 , 所以大家不要以為看 Blog 中處理過的相片一樣有提示 , 若果能看酒瓶就易估得多了。 正所謂拳不離手 , 曲不離口 , 自己近排較少飲酒 , 都有點擔心對葡萄酒的分晰及鑑賞力會下降 , 難以 Link Up 自己的 Data Base , 今次正好試一試自己把刀會否生鏽。

曾有酒友問我怎樣能提昇品酒功力 , 我的答案是努力學好基本功 , 細心、耐心及專心去品嘗每一支酒 , 勤力做筆記印證書本中的理論 , 當然多玩 Blind Tasting 絕對有幫助 。 很多人都怕玩 Blind Tasting 因為怕估錯會無面。  事實上葡萄酒的世界咁大根本無人能知得晒學得晒 , 更極少可能像神水漫畫般單靠描述及試飲就能估得中是那一支酒。 以 Blind Tasting 作決鬥比拼更是天方夜談般的虛構情節 , 現實中就算估中亦不會分到某人的千萬存酒遺產 , 估錯亦唔使拉去勞改。  其實玩 Blind Tasting 目的並不是要你 100%估中边支酒反而是訓練自己的邏輯思維怎樣憑香氣 , 酒色 , 酒味 , 結構 , 層次 , 變化 Step by Step去分晰 , 什麼是重要的線索 , 在什麼情形下會被誤導 ………… 理性探索 , 與酒友互相分享感覺及想法 , 一同解謎 , 從而加深對酒的認知及印像 , 我覺得這是提昇品酒功力的必修功課。  


有鑑於此 , 我略略將我 Blind Tasting 的思巧方法簡單地寫出俾大家作個參考。

c2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白葡萄酒 , 金黃色的酒色 , 清澈明亮 , 而酒杯中發覺到有少許 Wine Crystal 。 香氣中散發看甜美百合花香 , 蜜糖 , 石榴 , 少許 Rubber & Petroleum , 初步以香氣表現來說是一支很成熟年份的 Riesling。以酒的顏色推斷這絕非一支新年份的 Riesling (起碼 15 – 20)。入口時感覺酒體屬中厚 , 口感柔滑 , 甜美中帶點柑皮的甘澀 , 平衡性極佳令人極之舒服 , 唯獨酸度較弱 , 餘韻感到一股火熱在喉底湧現。

Riesling 甜中帶酸的 Wine Style 來說 , 它偏向甜的一方而酸度略遜反而有點似一支 Semillon 做的甜酒 , Semillon來說酒體會更重而且香氣中那陣白花及 Petroleum 卻是 Riesling 的個性。 Semillon 的甜白酒要加入 Sauvignon Blanc 作平衡 , Sauvignon Blanc 的酸度會較 Crispy 。在這支白葡萄酒中沒有這種元素 , 但兩種想法在腦中不斷盤旋我推算是德國 Riesling 而以酒的甜酸度來說應是支 Auslese , 因為 Spatlese 會雙對較酸及薄 , 長老無理由揾支 Beerenauslese Welcome Drink 咁浪費。

至於是什麼莊出品就真係估唔到。

c3

開估是一支 J. J. Prum 1982 Ausless

c4

第二支出場是支香檳 , 大家會奇怪為什麼擺支香檳在如此美味的甜白酒之後出場? 原因是這支香檳非常强勁。

淺黃色的酒液 , 極之幼細的氣泡 ,麵包香 , Nutty , 之後是柚子 , 青檸 , 蜜糖 , 焦糖的香味 , 香氣散發得不徐不疾內斂優雅 入口泡沬幼細果味濃郁 , 酒味有一種沉穩的凝聚力 , 可說是很有名家氣派 , 層次豐富 , 甜酸平衡 , 酒味曲線如飛機起飛般扒昇 , 餘韻是 Crispy Lemon 般的果酸及少許 Mineral 感覺而且極之悠長。

這支 Champagne 非常有個性 , 從酒味那種堅實沉厚的風格令我想起 Krug 的氣派 , 但沒有 Krug 那強勁 Yeasty及複雜性。 而它酒味曲線及後勁似是支由 Blanc de Noirs 釀造的香檳。 這支 Champagne 我用了 Sommelier Series Burgundy 杯同一隻香檳杯作比較 , 無可否認 Burgundy 杯中開得更立體。由於酒味曲線及後勁我想過可能是 Billecart Salmon Nicholas Francois , 但酒主說不對。 我從新思巧我 Data Base 中那些有如此氣派及沉穩的凝聚力的香檳 , 我肯定飲過它而且不止一次。 思巧過後我感性地說出是 Jacques Selosse Blanc de Noirs 釀造Contraste

c5

正確答案是 Jacques Selosse Initial NV  難怪我覺得如此熟識又如此好飲 , 一支 Blanc de Blancs 做到如此出色真的非他莫屬。

http://www.rarewineco.com/html/impo/fran/j-selo.htm

c6

第三支是我帶去的一支舊酒 , 原瓶唞氣2.5 小時落杯 , 酒色呈淡啡色非常 Watery , 一股大補酒的香氣撲鼻而出 , 長老一看酒色一嗅就知道是支大約五幾六幾的 Barolo 跟本對他們無難度

大補酒的氣息在大杯中靜放一會就開始變化 , 乾花 , 車尼子 , 酸果 , 豉油 , 香料 , 煙燻 , 煙肉 , Dry Pepper , 鹹菜。 口感柔和果味較弱 , 果酸平和舒服 , 有少許 Spicy Ashy  質感 , 中尾段有股強勁內勁由喉底湧上 , 餘韻隱約感到有少果甜及礦物感。

 這支酒酒色雖老但仍然老馬有火 , 表現一種老爾尤堅的後勁 , 飲貫 Bordeaux Burgundy 的人會覺得它果味較弱 , 其實意大利舊酒普偏都是這個模樣 , 要比較的是酒味中的細節、果酸有多鮮及那一種酸後回酣一點甜的特有韻味優雅兼平衡 , 而且最難得的是有很細緻的層次 , 什麼都恰到好處連 sweet spot 是也。這支酒我一年前飲過 但今次這次支酒開得比上次更好。 由於大家對意大利的釀酒師不太熟識 , 所以能估到大約年期及酒款已算過關。

 c7

開估是支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酒莊成立于 1925 年,他們的葡萄是從酒農那裏採購回來的,他們會選不同葡萄園的葡萄混合而成,靠葡萄之間的互補個性造出比較平衡的酒。可惜酒莊在 1990 年被人收購以後水準好像大不如前。

 c8

飲完老爾尢堅的 Barolo大家用清水啷一啷酒杯繼續 Blind Tasting 。第四支磚紅般的酒色。一嗅就嗅到鮮花、朱古力、紅棗、乾玫瑰、Truffle 的香氣。 在這刻大家心中已覺得是一支老年份的 Burgundy。入口酒味濃郁 , 酒的密度頗高 , 同樣感到一股酒精勁度。 酸度柔和而鮮活 , 少許乾草及紅棗乾的果味 , 單寧已完全溶化 。 從酒味元素及單寧、酒色推測這絕對是支二三十年以上的老 Burgundy , 再問酒主支酒原來在 1930 hrs 開瓶落 Decanter 唞了差不多 3小時 , 而酒味中那股後發後至的強勁酒精感又覺得支酒唔應該咁老。酒主稱支酒開 6 – 7小時絕對無問題。如此情況支酒理應 Either 是極好年份否則就是一支七幾八幾時期的東西。

這段時間酒在杯中不停變化 , 這時我嗅到的是剛才我飲完支 Barolo那股酸果 , 豉油 , 煙燻 , Dry Pepper , 鹹菜香氣 , 我以為自己隻杯啷得唔乾淨 , 但用第二隻杯又真係香氣變成這樣。這時我們真的感到一種疑惑 , 是一支似 Burgundy 的意大利酒? 定還是一支有意大利酒變化的 Burgundy? 定還是酒去到某一個年紀會殊道同歸? 呢次真係考起!

由於知道酒主鐘愛 Burgundy 大家順理成章都押注在 Burgundy 區上。答案是 Burgundy。 範圍收窄但在 Burgundy 邊區邊條村什麼年份呢又再一次令人抓晒頭。

從酒的結構及剛陽風格它有點似 Chambertin 但缺乏 Chambertin 那種單寧及 Complexity 型格及霸氣 , 簡單一點我感覺到這支酒非產自Lime Stone 多的 Cote de Nuits 而是 Clay 較多的 Cote de Beaune。 而 Cote de Beaune 中最富男性剛陽氣的就是 Corton 那一帶 , 功力所限只能解謎到這地步。

c9

開估是 Louis Latour lle des Vergelesses 1923

我感到有點暈差點成個撻低
,一支 88 歲呀爺級的 Burgundy 竟然可以 Decant 3 小時而可以飲 6 – 7 小時仍未 Dowbhill 這表現尤如一位年青如三十歲的盛年人 , 而且中尾段的酒味表現竟然如此像一支 Barolo , 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老實講 1923 年我老爸都未出世我更加唔知自己在那個時空。 我想信 Burgundy 之神 Henri Jayer 及名宿 Lalou Bize 都可能未來到這世界 , 那時的 Louis Latour 在沒有現代化器材只靠傳统技術及材料 , 竟能釀出一支如斯利害能超越時空的葡萄酒 , 那時的天、地、人究竟是什麼的回事我們是進步還是退步回想起上次酒神的聖物支
Clos Des Lambrays 1918 今次又再一次對我品酒思維的大衝擊。 葡萄酒真的是難以捉摸及深不可測。

據酒主講這箱酒是拍賣回來的 , lle des Vergelesses 跟本不太出名所以亦無人會留意 , 在酒單中毫不起眼 , 長老是資深飲家獨具慧眼知道 1923  Burgundy 的極佳年份 , Louis Latour 是傳统派老手 , 加上價錢不貴當然可以執到筍嘢。

事後返查這條村原來位於
Cote de Beaune , Corton 山區之中的一條村 Pernad Vergelesses, 自己推斷來自 Corton 總算是中個安慰獎。

c10

輪到第五支出場 , 這支酒在 1800 hrs Decant 唞氣 5 hrs 2300 hrs 落杯。 深而明亮酒色 , 酒帶點濁這支酒應該是 Unfiltered 。 香氣散發着一股甜香 , 香味展現葡萄乾、西梅乾、焦糖、香料。 以這段表現我七八成推斷這是一支 Rhone

入口是一種柔和而帶少許甜美及辛辣的果味 , 酒味平和展現一種親近感 。內容和諧平衡 , 果味表現十分自然 ,單寧巳然溶化 , 餘韻是果乾果的酸度。 酒的酸度及酒味曲線連貫 , 感覺上它應該來自單一葡萄。 這酒極有深度內涵 ,令我感到一股親人般的撫摸。

以酒味表現來說它很像 Southern Rhone 的出品 , 而且質素做得雙當高。 Southern Rhone 中有此質素的我印象中浮現了三個名字Chateau Rayas, Henri Bonneau, Domaine Pegau Da Capo 但矛盾的是 Southern Rhone 都是由 13種混合而成 , 因而葡萄的 Image 較模糊 , 但這一支的酒味表現由始至終地貫徹而且葡萄的 Image 明顯強烈地令我感到來自單一葡萄。 若果是單一葡萄的話那就一定是 Northern Rhone Syrah , Northern Rhone 的山區及土質釀出來的酒會較緊及堅削 , 與這支親近和諧而平衡的感覺很不同。線索推理至此面對了一條三义路。  酒主長老提示是 Rhone 是對的但不是 Southern Rhone

範圍收窄即是話這可能是一支 Wine Style 很像 Southern Rhone Northern Rhone , 又有可能這是一支不太好年份的 Northern Rhone 酒。 Northern Rhone 之中有此質素的首推 E. Guigal Cote Rotie  的三個 La –  La Landonne , La Mouline , La Turque

三個 La Wine Style 中有何分別呢?  La Turque 最為堅削及緊扣 , La Landonne 則單寧較强較有結構 , La Mouline 則介乎兩者之間亦最平衡優雅。如此推斷 La Mouline 應該最接近 , 而一般 La La La 十年內的新酒都比較難喝 , 這酒單寧及酸度柔和表現應在十五至二十年之間即是約 8x La Mouline

c11

開估正確答案是
E. Guigal Cote Rotie La Landonne 1979

1979  Northern Rhone 的普通年份評分不算高 , 亦因為這個原因令支酒表現出像如此像 Southern Rhone 的風格。  對我來說這支酒的質素絕對是一支 Great Wine 級數 , 評分未必能真正反映一支酒的質素。

c12

一個完美的晚上怎能缺少一支甜酒 , 作為壓軸它同樣精彩。

酒色如琥珀般晶瑩 , 香氣有如 Apricot Jam , 橙皮 , 水仙花香 , 淡蜜糖的香氣 ; 柔和微涼的酒體下滲着清甜的芳香 , 甜度並不厚重封喉但很有質感 , 曲線玲瓏 , 甜蜜中帶層次 , 輕柔的酸度夾雜甜美的酒味旅程中 , 平衡舒服餘韻良久不絕 這支酒有 Chateau D’Yquem 的甜美及層次 , 但比 Chateau D’Yquem 有更多的酸度細節 , 而且比 Chateau D’Yquem 可以早飲。

c13
Chateau Tirecul La Grabiere Cuvee Madame  1994

唔使估這支甜酒對我很熟識 , 因它在我心佔一席位的甜酒不多於五支 , 而這正是其中一支 Chateau Tirecul La Grabiere Cuvee Madame

c14

這又是一個豐富而滿足晚上 , 真正的友誼就如陳年美酒一樣 , 令人回味無窮而且歴久常新 , 亦在人生路上留下精彩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