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聖物 2017 – 重遇聖物

每逢五月及十二月也是酒神的聚會。

這日長老原本預備了這三支好嘢 , 但很可惜三支酒開出來發覺 Condition 唔係咁好 , 長老隨即換了另外三支。  我自己品嘗過發覺三支並非變 Corked 或 變醋 , 而是果香果味呈現一種叫 “Sparkling” 現象 , 即入口果味一瞬即逝無以為繼 , 中尾段像消失了一樣 , 這並非支酒未唞夠的表現 , 可能是酒本身的儲存歴史有關 , 畢竟它們三支已年過七十 , 人生七十古來稀有咁情況亦不足為奇。

這三支酒都是可遇不可求 , 面對三支唔飲得的靚酒心情真的有點唏噓 ,  anyway 這就是飲舊酒的風險 , 飮到一支 Good Condition 的舊酒確實是一份天賜的恩典 , 所以就算今天飮不到也要作個記錄。

 _5010419

Chateau La Conseillante 1945, Pomerol 的名酒 , 仲要係 1945 即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的一年 , 我自己就未飲過這個年份 …………….

另外兩支 C Marey & Cte Liger Belair 同莊的 Musigny 1947 及 Richebourg 1947

Liger Belair 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段文章有詳細解說 :

http://www.liger-belair.fr/vosne-romanee/img/burghound-laromanee.pdf

若無心機睇長文可從以下兩段話中知個大概。

”The terroir of La Romanée is and consistency is one of the hallmarks of the great terroirs anywhere. It can of course be argued that the best terroirs tend to receive the most care and attention and be owned by the greatest domaines with the most resources, both financial and gifted winemaking.”

睇上面張地圖  , 就知道 La Romanee 週圍的鄰居就知道這幅田幾勁。

“The Liger-Belair family once owned a number of the very best vineyards in La Romané including parcels in Richebourg, Les Gaudichots, La Grande Rue, Malconsorts, Reignots, Suchots and Clos St. Jacques and what is considered to the original portion of La Tâche. In August 1933, Edmund Gaudin de Villaine acquired La Tâche and merged it with his parcels of Les Gaudichots to create the present day La Tâche

睇完這兩段真的感到很可惜 ………………… 只能安慰自己說  “能遇上已是一種緣份 ,  命裡有時終須有 , 命裡無時莫強求。"

當天品嘗當然還有其他酒 , 而我只偏心地選擇以下三支來記錄。

 _5010428

Domaine Bouchard Pere & Fils Le Corton Grand Cru 1966

早上1100 開瓶 , 原瓶唞氣 5.5 小時 , 才落 Decanter 隔渣及落杯。

深红而带點磚色酒色乾淨清透 。 香氣散發輕淡的乾玫瑰花、紅梅子的芳香 , 香氣深不見底。 入口是舊酒的 Well Integrated 複雜味道 , 梅子果味、絲幼的酸度、舒服的單寧交織混成一體 , 酒味頻譜深且濶 , 喉底果韻堅實 , 略帶點 Dry 收招清脆利落。 這支酒好 Clean 好 Focus , 可以說是帶點剛勁冷傲 , 它年輕時必定是位不留情面的鐵竫竫漢子。  我腦海中曾浮現 Richebourg 這名字 , 但它沒有 Richbourg 的擴散性及富立體感的宏大氣度。 換句話若 Richebourg 是皇者氣派的話這支酒則是一位孤軍戰將。

回顧品酒筆記原來 Dec 2010 飮過此酒 , 當時我這樣形容 " 這支酒就像西門吹雪的劍 “殺人不見血劍下一點紅”:一劍刺出 , 劍尖只有一滴血 , 而對手卻已倒下, 乾淨利落。 甚至那號稱“天外飛仙”的白雲城主葉孤城 , 也只在他劍下留下一滴血那僅僅是一霎那的事。 西門吹雪一劍揮出時代表尊嚴和榮耀 , 在他來說那一瞬間就是永恆 。"    今天再重遇我亦印證了這種剛勁冷傲 Clean & Focus 特性。

 _5010431

Chateau Latour 1950

第二支是我仲未出世的 Latour。 支酒同樣在早上1100 開瓶 , 原瓶唞氣6.5小時 , 才落 Decanter 隔渣及落杯。

酒色磚黃。 香氣散發 Typical的舊 Bordeaux香氣 , Earthy、Mushroom、杉木、煙燻、皮革 。 入口比我想像中柔和及豐厚 , 那是一種Bordeaux特有的堂煌華麗的圓潤質感。  所有味覺元素已渾為一體 , 只能隱约感到小許甜美的黑果 , 黑朱古力的甘味 , 還有士多啤梨的果酸 , 餘韻在喉底迴嚮良久不散。

不要以為它年界67是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 當遇上味道濃郁的炭燒韓牛扒時 , 它不單沒有被炭香、油脂及肉味掩蓋壓下 , 反而它能借助這些元素將酒內不易察覺的絲般質感、綿密單寧及精彩餘韻一一呈現。

這種表現可説是從歲月風雨中磨煉出來的成熟智慧 , 外表看似平凡老舊不合時宜 , 但當遇上事情時才顯露出智者的火喉內涵及温文爾雅修養。 聰明不等同智慧 , 聰明是天生的但智慧卻需後天的經歷培育 , 這一切又豈是懂瞬眼吸睛的浮誇做作能相比。

 _5010435

Clos des Lambrays Grand Cru 1937

能排在 Chateau 1950 之後出場的 Burgundy 會是什麽?

暗紅帶少許磚邊的酒色 , 香氣透著松露、陳皮、甘草、花香的陣陣芳香。 入口是褞藏深不見底的內容 , 似果非果 , 似木非木 , 酸中有果 , 表面看似輕描淡寫但內裡卻包羅萬像。 它不論在香氣、口味及內容各方面上比 Chateau Latour 1950 有過之而無不及 , 最重要是它有一股生命力 , 而這股力量不斷在口腔中演進變化 , 你根本估不到它是什麽年份的佳釀 , 因為它已起越了時空及大家對葡萄酒的認知。

開估是 Clos des Lambrays Grand Cru 1937 , 這支酒我在 Dec 2012 亦飲過 , 難怪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Clos des Lambrays 的舊年份對我來說是神級靚酒 , 1937 有如此表現绝不出奇 。

Henri Jayer Echezeaux 1966 – 神之帶領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酒神的盛宴 2016  Part IV 最終章。

壓軸出場的一支又是一支很難用文字去形容的酒 , 試想想這支酒能放在咁多支勁嘢之後 , 但依然難以掩蓋它的光芒 , 那是何等堅抽 ??

酒色老舊 , 香氣中輕滲泥土、梅子、Red Cherry , Spice 香氣深不見底令人沉醉及愛不釋手 入口酒體幼滑如絲 , 成熟果味中混着複雜細緻的香料及酸度 , 風格自然及古樸具體來說它體形上雖不及之前幾支濃郁或厚重 , 但卻是比之前咁多支更 Powerful ,  複雜而多層的變化帶有莓類果甜味及絲絲單寧 , 直達你心中使你感到無比幸福及滿足 , 而餘韻之長令我驚訝。  它給我最強烈的感覺不是在口腔的一瞬 , 而是隨後 After Taste 的回味 – 甘甜、自然、Powerful、深不見底、在喉底回酣的果味堅實令你感受到當年葡萄的韻味 , 這種 “穿越" 式的感覺是 Burgundy 之神 Henri Jayer 最特別的地方 , 加上 1966 是靚年而支酒的 Condition 又咁好 , 咁多因素加起來是極之罕有的。

品嘗此酒真的要心境寧靜 , 否則就會錯過了它的訊息  ……………….

它像冬日的陽光般給你一份如被擁抱的溫暖及親切感 ,  在最平凡及細微中 , 彰顯它的無邊能量及不平凡 , 令你內心產生一份充實的滿足感及力量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它像一道光 , “穿透我全身 ………………..

它能看透我所思所想 , 更能直接觸動我心靈深處 ……………

我像被一個身軀溫柔地抱著一般 , 內心有一份難以表達的平靜及安全感。 在你懷中我不須再害怕外邊的一切雷電風雨 , 得失榮辱 ……………

有人求道歴千山 , 我卻被尋在此間 …………….

人總是習慣只向前看 , 其實轉身回望自己的過去及經歴 , 才明白到什麼是神的恩澤。

我沒有能力去找祂 , 而是祂主動來找我 , 我這樣卑微的一個人 , 那裡堪當這樣的恩寵與眷顧呢 ???

這一刻我下跪並謙卑地說「主,請帶領我吧!」

Chateau Margaux 1947 (Vandermeulen Bottling) – 瑪利連夢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老實講飲完之前幾支加埋支 “奪命十三劍" 已是極度滿足 , 但長老話仍有兩支未飲都令我們難以相信 , 更懷疑還有什麼能比 “奪命十三劍" 還要厲害的東西?

這支酒在 120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800 hrs 再過 Decanter 然後落杯。 長老說開瓶那一刻已是 “曄” 一聲 , 由此可知這支酒是何等級數及精彩 !

從酒香中它散發著 Burgundy 般的花香、梅子的甜香 , 但嗅深一層是車尼子、松木、皮革、玉桂及泥土 , 這些香氣表明它不是一支 Burgundy  , 長老話這是一支 Bordeaux , 而 Bordeaux 中風格味道最似 Burgundy 的只有成熟的 Chateau Margaux。

入口是成熟又 Sexy 的甜美果味 , 柔潤的質感像美女軟若無骨的玉手輕撓著你 , 果酸及單寧已全然溶化 , 甜美果味在口腔迥盪不絕 , 像美女在耳邊吹氣般騷透你全身 ……….. 這支酒給我全然不同的溫柔享受 , 它俾我的感受十分具體及易明。 優美典雅中暗藏一份頑皮挑逗 , 性感中不流於庸俗脂粉 , 從內裡散發一種絕世風華 , 這種絕世風華是一種穿越時空的 All Time Classic    …………………

我腦海中立即泛起一個影像 – 瑪利連夢露。  我相信找不到比這更貼切的形容此酒 , 能夠飲到一支如此精彩的佳釀 , 真是牡丹花下死 , 做鬼也風流。

 

img_2625

據長老講這支 Chateau Margaux 1947 是 (Vandermeulen bottling) 在德國的酒評中是一支 100 分的酒 , 今次試過果然是名不虛傳。 至於什麼是 Vandermeulen bottling? 請看以下解說:

“ Until about the 1950s, many Bordeaux châteaus sold their wines in barrels, either to negociants in Bordeaux or directly to international merchants such as the Belgium-based Vandermeulen or Berry Bros. & Rudd in London. These merchants then bottled the wine themselves, hence the designation of a “Vandermeulen bottling." (Today it would be very rare for a top estate not to bottle all of its production itself; on the label, this is indicated as “mise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 These merchant-bottled wines can be just fine, but some collectors prefer bottlings that come from the original château.”

簡單一點就是 Label 上沒有註明 “mise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  真是不同 Label 、不同經歴、不同享受 , 亦因為咁才能成就一代傳奇!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Echezeaux 1971 – 奪命劍十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Echezeaux 1971

這是酒神的盛宴 – 2016 的 Part II …………..

能夠放在"睡蓮"  Leroy Corton 及 “東方不敗"  Bonnes Mares 之後的 , 一定非同凡嚮!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800 hrs 過 Decanter 然後落杯 , 支酒唞了 8 小時 , 單看這個已是極之可怕的處理手法。

香氣是大紅玫瑰、紫蘿蘭 , 成熟甜美的車尼子 , 略帶少許 Spice 及煙燻 , 單是香氣己令人 “嘩” 一聲。

入口是優雅而濃郁帶著玉桂的甜香果味 , 如煙似絮如幽靈般的單寧 , 黑朱古力、薄渮及甘草味如魅影一現 ………..

這酒最特別之處是它似重還輕 , 結構似虛還實  ,  無影無形 , 變化於平靜之後的 After Taste 卻又凌勵無匹  , 直插要害 ………………….

這酒令我想起古龍筆下的燕十三在使出他的奪命十三劍的一段描述 …………….

“一劍輕飄飄刺出本來毫無變化 , 可是變化忽然間就來了 , 來得就像是流水那麼自然。 劍招變得有了生命也有了靈氣 , 皆因劍客將自己的生命注入了劍!    劍客輕描淡寫揮塵如意 , 一瞬間就已刺出了十三劍。 劍法本是輕靈流動的,就像是河水一樣,可是這十三劍刺出後,河水上卻彷彿忽然有了殺氣,天地間裡彷彿有了殺氣 。 第十三劍刺出後,所有的變化都似已窮盡,又像是流水已到盡頭。 他的劍勢也慢了,很慢。 雖然慢,卻還是在變,忽然一劍揮出,不著邊際,不成章法。但是這一劍卻像是道子晝龍點的晴,雖然空,卻是所有轉變的樞紐。 然後他就刺出了他的第十四劍。"

我記得飲過這支酒的 9x 年份 , 當時我覺得是年輕的劍十三 , 招式辛辣 , 勁度凌勵 , 變化無常 。 而這支 71 卻是另一境界 , 初開瓶時它只是一把生了銹的劍而只是得一劍。但當接觸空氣生銹的劍開始重拾它的生命及光輝 。劍招一招一招的施展而劍亦慢慢變得有了生命也有了靈氣 ,  成熟了的劍不再是着重招式辛辣 , 勁度凌勵 ; 反而是輕描淡寫揮塵如意地刺出了名震光湖的奪命十三劍。  因酒已完全熟成元素溶滙 , 此時就像將十三招複雜華麗的劍招再脫變昇華 , 完全解除招式的束縛 , 不著邊際不成章法 ,  而這一劍卻像是所有精髓神韻之所在  , 再而变出奪命十三劍的第十四劍!  (若果支酒唞唔夠或 Condition 唔好 , 是感覺不到這十四劍的變化的) 作為一個劍手最光榮的就是死在這種絕世劍招之下  (我作為飲家心態亦一樣。)

這支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Echezeaux 1971 正是奪命十三劍的第十四劍!

酒神的盛宴 – 2016

每年到了十二月又是長老聚會的日子 , 今年我們聚會的日子碰巧正是 9/12 ”大奇蹟日後的週末 , 可說上天提早的給我們及香港人送上一份聖𧩙大禮物。 在一個咁值得慶祝的日子再加上長老新居入伙 , 可說是喜上加喜 , 錦上添花。 長老特別為大家選擇了很多非常驚喜的佳釀來與眾共樂。

老實講我自創傷後已很久、很久沒有那樣心情輕鬆及開懷 , 雖然黑暗的日子仍未完全過去 , 但總算出現曙光及希望 , 正如信仰所講在黑暗中要堅守自己的信念 , 堅信一切自有安排。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oet Chandon Dom Perignon 1964

對於喜歡飲舊酒的朋友 , 飲到一支有 52 酒齡的紅葡萄酒的機會不算太難 , 但飲到一支有 52 酒齡香檳或白葡萄酒的機率就真係十分罕有 , 這亦是我所飲最年長的一支香檳。

Aged Champagne 的飲法很不同 , 千萬不宜將支酒落冰桶 , 放雪柜Light Chilled就可以 , 因溫度太凍難以表達酒複雜層次變化。

酒色可用烤橙皮色來形容 , 如此酒齡當然不可能仍有氣泡 , 就以一支 Still Wine 的角度去看吧。 香氣散發 Truffle , Almond , 拖肥 , Sherry 及焦糖的成熟香氣 。入口雖然少了泡沫的衝激 , 依然感到一份跳躍的生命力 , 豐滿柔和的口感 , 幼細如旀的酸度 , 酒味複雜有層次 , 難得是保持到平衡 , 餘韻悠長細膩。

難以想像一支咁舊的香檳仍有這份生命力及均稱平衡性。 它不溫不火 , 內涵的層次及成熟韻味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 雖是夕陽無限好 , 卻燦爛絢麗過 , 那怕近黃昏呢?

 img_2600

Domaine Ramonet Batard-Montrachet Grand Cru 1996

成熟金黃酒色 , 香氣散發椰絲、雲尼拿 , 柔潤 Creamy 酒體柔潤之餘口感亦滲著一股透體清涼的舒服 , 而當中帶著強勁果酸 , 酸度 Dry 而不削柔中帶剛  , 酒味凝聚 , 當中層次豐富 , 餘韻帶礦物感

一支非常優雅的葡萄酒作為今晚酒宴的序幕。

 img_2614

Frederic Esmonin Gevrey-Chambertin 1er Cru Estournelles-St.-Jacques 1978

這是很少人留意的一個酒莊 ,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並在 1600 hrs 過 Decanter 然後落杯。 (一支細莊 1er Cru 38年的 Burgundy 唞 6 小時才飲 , 你有這份膽色嗎?)

先嗅到濃烈而甜美的紫蘭花香 , 紅果、松木隨後而來。 酒味輕柔 , 支酒好 Clean , 果酸、粉末般的單寧、果味三種元素呈現有一種”鑼旋性” 的回轉交替的味覺變化 , 這種結構性表現非常特別。 老實講若果支酒未完全開展 , 你是很難飲到這種層次變化的。

這支 Gevrey Chambertin 就有如一件當代藝術品一樣 , 新派而充滿過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roy Corton Grand Cru 1966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630 hrs Decanter 然後落杯。

成熟甜美的梅子果香 , 之後是菰香、Earthy , 少許肉味及 Spice ……………香氣變幻而深沉。  入口即時感到它甜美的果味 , 酒味混圓複雜 , 質感密度比第一支 Gevrey-Chambertin 尤有過之 , 酸度鮮美均稱 , 單寧如隱似現 , 餘韻回甘良久不絕令人回味

這支 Burgundy 有如油畫般的色彩濃郁變化 , 但另一方面又有一份來自大地的自然及感性 , 品嘗它時候我腦海中看到莫奈的名畫  “睡蓮

medish

http://www.yupoo.com/photos/lwllsl/albums/749800/?style=story

濃厚色彩中包含一份難似捉模的感性及深度 , 它印像模糊但卻又令你似曾相識 ……………

能夠給我這種感覺的一定是一支我飲過的精彩佳釀 , 翻查品酒記錄原來我在 2010年聚會中飲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 Mares Grand Cru 1966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700 hrs Decanter 然後落杯。

能夠排在 Leroy之後出場的當然絕非范范之輩。  入口明顯比早前兩支有更豐厚圓潤的密度 , 酒味以梅子為主導夾雜 Sweet Spice 及石墨的複雜味道 ,  Ashy 的單寧質感 , 優美的酒味表達及平衡性 , 結構規模宏大寬濶而內勁卻深不見底的。 Bonnes-Mares 本身是肌肉型 Burgundy , 年輕的 Bonnes-Mares 真的屬剛陽一派 , 但隨着時間熟成 , 它會變得柔和細膩 , 顯露出 Chambolle-Musigny 的 DNA區域特性。

這支 Bonnes-Mares 1966 顯露出絕世高手的氣勢 , 複雜內勁如海般洶湧及深不可測為其” , 優美變化令人迷誘為其” ,  它時剛時柔相互交替可說是集男性剛陽及女性陰柔於一身 , 而又武功非凡 , 能夠有此獨特個性及歴練變化 , 令我想起金庸小說筆下的 – 東方不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晚還有三支非常厲害的酒 , 為表敬意我會獨立形式介紹 ……………….

酒神的盛宴 2016 – 無天劍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每年六月及 X’mas 都是長老會酒聚的日子 , 這晚眾壽星雲集又一次齊齊嘆好嘢。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Krug 2003

第一支出場是 Krug 2003 , 這支檳溫度控制得非常好令香檳散發熟蘋果、麵包、士多啤梨及像 Burgundy White 的香氣 。  酒味流麗輕盈表現極之Delightful , 豐富典雅的內容 , 精緻鮮明的果酸 , 韻味悠長細膩 , 巨細無遺展現出來使人心曠神怡。 這支 Krug 表現像一個武林名宿 , 先打通大家任督二脈 , 準備迎接當晚的美酒挑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uis Latour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1992

Corton Charlemagne 是一支具深度的白葡萄酒 , 但很多人都只會將酒放入冰桶急凍就算 , 無留意到控制溫度所以好多時都令支酒 over chilled , 而飲的時候又俾唔足時間支酒回温 , 靚靚的酒在急速冷凍及回溫都會令口感上打了折扣 。這支 Louis Latour Corton-Charlemagne 兩小時前開瓶 , 不放冰桶而放在低溫酒柜內作原瓶唞氣 , 使其保存在微涼的感覺。 靚酒真的一定要有高手處理才能使其光芒四射。

這種處理手法令它散發像雨後晨㬢的菁草芳香 , 少許奶油、檸檬皮 , 那種迷人香氣真的悉心處理的成果。 Corton Charlemagne 一向俾人感覺圓潤濃郁厚重 ,  適當的温度令這支 Corton Charlemagne 開展得輕盈柔美 ,  Body 柔潤之餘口感亦滲著一股透體清涼的舒服。 豐富的內容及層次變化是 Corton Charlemagne 應有 style , 加上如深海般的潛勁 , 酸度線條約隱約現於明暗間 , 餘韻悠長而繞樑三日。 它就像芭蕾舞者以漫妙優雅的舞姿去演譯一段故事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roy Clos de la Roche 1992

Morey Saint Denis 中的 Grand Cru 田再加上 Leroy 的名字 , 以這支酒打頭陣令人眼前一亮。

酒的處理同樣講究放 15 度的酒柜內以微涼的狀態下原瓶唞氣 4 小時 。 一落杯已忽不及待展露它的鋒芒。 甜美的 Melon、Bubble Gum、黑果、Berries、紫羅蘭、Sweet Spice、泥土、鐵鏽非常 typical 的 Leroy 香氣 。 酒體柔順優美味道複雜 , 內涵結構細緻而充滿歡躍 , 尤如交響樂般優美 , 中尾段的 Mineral 感覺明顯 , 絕妙的平衡性及天衣無縫的收結。 Leroy 一出招就已劍氣縱橫 , 先聲奪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Mares Grand Cru 1991

第二支出場當然也非范范之輩。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在 Musigny 就像被奉為神 , 這支 Bonnes-Mares 同樣充滿高手霸氣。 (酒處理方法與Leroy相同) 鮮紅酒色 , 散發 Melon 及類似小童吹波膠般的香氣 , 入口充份表現 Boones Mares 的豐厚圓潤口感 , 以梅子為主導夾雜少許 Black Cherry , Sweet Spice 及 鹹菜、烟熏、石墨的複雜果味 , 配以有如灰絮般的單寧質感 , 完美的平衡性 , 略帶乾性的酸度及淡淡的果韻 。 感覺帶點野性硬朗的外表而又內裡卻包含綿綿深不見底的內勁。

Leroy Clos de la Roche與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Mares 同屬 Morey Saint Denis 區的出品但風格上卻是一柔一剛 。 兩大高手同場好自然來過較量 , 我只能說兩者過招有如 ” 比招比訣比劍心 , 亦動亦靜亦無形” 的境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ansion Leroy Chapelle-Chambertin Grand Cru 1966

這支 Leroy 是一支好蝦人飲的東西 。 一般人會將之開瓶唞氣半小時就飲用 , 會覺得支酒水汪汪、淡茂茂又淡而無味 , 就會斷定支酒玩完。 支酒咁表現其實因為支酒唔夠時間唞氣未回魂所至。 這晚我們將這支酒原瓶唞氣 5 小時 , 落杯前一刻才過 Decanter 隔渣及混和。

它散發的香氣是玫瑰 、甘草、鹹菜 , 香氣平均有力 。 它的風格偏向 Pure & Clean 確實與其他濃郁剛強 Charmbertin 的風格很不同。入口時你會感受不到它的重量 , 加上元素已然溶化 , 你飲落真的好似無乜 “具體” 嘢咁 , 但幾秒後支酒的感覺會全部返晒嚟而且非常強勁。  這種酒的表現方式可說是 – 無形之劍 !!

其實品酒不應只 focus 在味覺上的種種表現 , 因為這只是可見的招式而已 , 更深一層的品嘗應留意酒味過後一刻口腔內韻味及生理上的變化 , 這些叫做招意。 這話何解?  就像飲酒時雖然不覺酒有明顯酸味 , 但卻感到滿口生津的道理一樣。 前兩支Comte Georges de Vogue 及 Leroy Clos de la Roche 是招式上的表現 , 而這支 Leroy Chapelle-Chambertin 卻是 ” 無招勝有招 , 化招為意 , 意隨心轉” 的”無形之劍” 高層次境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Marey Monge Romanee St Vivant 1965

壓軸出場的一支酒要先作介紹。 Romanee-Saint-Vivant 其歷史可追溯至 11 世紀 , 當時的勃艮第公爵把所有未耕作之地給予了 Saint Vivant 寺的所有僧侶, 他們在 1131 年開始種植葡萄。 至今近 1,000 年歷史中, 田地擁有者當然經過無數更替, 現時當地共有10個擁有者, 最大的 DRC 也只不過是 5.28 公頃 , 而其次是 Leroy – 0.99 ha ; Louis Latour – 0.80 ha ; 其餘7個擁有者佔地也不超過 1 公頃 , 由此可知每瓶 Romanee St. Vivant 是何等珍貴。 而 DRC 那5.28ha 公頃葡萄園就是在 1966 年購自 Domaine Marey Monge 家族。  1965 可說是 Domaine Marey Monge Romanee St Vivant 的最後一個 Label , 亦可說一支絕版酒。究竟上一代的天、地、人是何等級數呢?

這支酒酒色混濁磚色邊一派老酒特色 , 香味初段確實有些 Oxide, 一支飽歴蒼桑的酒出這種味是絕對正常 , 但 Oxide 背後卻是一陣陣的紅果、車尼子及少許鐵鏽味。 這支酒的感覺非筆墨所能形容 , 同 Chapelle Chambertin 近似也是一支”化招為意 , 意隨心轉” 的無形之劍 , 分別是這支 Romanee St Vivant 更變幻無定及包含更強內勁。 我只能說我根本看不見它如何出招 , 只覺它像風一樣透體而過 , 但它的劍勁、劍意卻在我五臟六腑中爆發 , 那一刻我只覺自己戰鬥力全失 , 腦海中一片空白……………。 我聲名我絕不是斷片 , 而是心中出現 “一切已足夠的滿足” , 亦回味著那只能在武俠小說才能出現的 “無天劍界” 。 1965並非好年份也有如此表現 , 若是好年份的話那會是怎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Suduiraut Sauternes 1965

這晚原本還有一支甜酒 , 但當我俾 “無天劍界” 透體而過後 , 我只能用筆記下這支 Sauternes 的名字 ………….

酒神的盛宴 2015 (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Henri Lamarche Vosne Romanee La Grande Rue 1976

這幅田是出名而罕有的東西 , La Tache 及 Romanee Conti 是大家公認全 Burgundy 最靚的地方 , 而 La Grande Rue 這塊田就夾在 La Tache 及 Romanee Conti之間 。

據長老講出產 La Grande Rue 的只有 Henri Lamarche 這一家 , La Grande Rue 年產只有 7000支 , 市場供應相當有限 , 舊年份的更是少之又少。 這支 1976咁 Good Condition算是一支 ”異數” 。  這支酒比支 Hospices de Beaune 1921更高密度及有更大約結構 , 由於這片土地有 limestone soils成份 , 所以它的酒的酸度較高 , 較 Dry 及緊緻 ,。 而它的礦物感及元素都非常複雜細緻 , 酒香及酒味仍帶梅子、甜棗的鮮味 , 果韻帶點單寧的甘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若果說Hospices de Beaune的層次深度是兩層的話 , 這支La Grande Rue就有三至四層了。若論幼細它甚至比 Richebourg 更要幼細。

這是有關 La Grande Rue 的資料

http://www.yourwineiq.com/kindsofwine/winebyregion/europe/france/burgundy/cotedenuits/vosneromanee/lagranderue.htm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Dujac Bonnes Mares 1976

這是上一代 Dujac家族Jacque Seysses的產品。 Bonnes-Mares在Chambolle-Musigny的心臟地帶 , 它比 Chambolle Musigny有更宏大的體型結構及更強的個性 , 而 Bonnes-Mares可說是 Dujac旗下的珍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與La Grande Rue同年 , 這支酒比 La Grande Rue有更多的芳香及果香。 柔和的酒體 , 圓潤的口感 , 單寧質感亦較大 , 潛力更深。 雖然它在各方面都略為多一些 , 但並不代表它粗枝大葉 , 它仍保持一種優雅的內在美 , 這支的感覺就像一個雍容華貴成熟大方的美婦人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rles Noellat Richbourg 1971

珠玉在前 , 第四支當然也是一支極罕有的珍品。

磚紅帶光澤的酒色 , 香氣散發漿果、玫瑰花 , 焦糖 , 柑橘 , 蜂蜜及甘草芳香。Richbourg那獨特的擴散性而又富立體感的香氣及酒味 , 元素完美地交融 ,似虛而實的單寧質感 , 豐富深沉的內容變化 , 一份自然流暢及非筆墨所能形容的雍容、優雅、莊重、和諧美麗精緻的氣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究竟Charles Noellat是何方神聖?

這位 Charles Noellat正是 Burgundy 之神 Henri Jayer 的啓蒙老師!!  而 Leroy 的傳奇 Lalou Bize-Leroy在 88 年亦從Charles Noellat手中買下部份葡萄園 , 單是這兩點已可知這酒的不平凡。 可惜的是現在世人只知 Henri Jayer 同 Leroy 而不知上一代的 Charles Noellat。

這是我飲過的第二支Charles Noellat , 第一支是Romanee St Viviant 我以 “萬劍歸宗” 來形容 , 這支Richbourg同宗同源 , 內容比 Romanee St Viviant更深濶力量更強 , 同樣也是一支 “萬劍歸宗” 之作

https://amlifeblog.com/2010/03/29/charles-noellat-romanee-st-viviant-1979/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eroy La Tache 1976

飲 Burgundy怎能缺少Leroy , 這支1976正是Leroy在DRC主理時期的出品。

酒色磚紅深沉 。 香氣帶百花香、梅子、荔枝甜香、甜棗 , 玉桂、甘草的混合香氣。 香氣具深度層次及包圍性 , 你就像走進百花田一樣 。  入口酒體柔和順美 , 酒味豐滿濃郁 , 單寧及酸度全然溶化 , 味道複雜得難以分辨穩若感到甘草 , 甜棗的味道 ,  酒的結構深沉 , 談吐溫婉如樂章般優美 , 而最特別是當中帶一點特別的甜韻 , 那種韻具體一點像梅子或荔枝的鮮甜味 , 荔枝甜香及這種甜韻就是 La Tache的最大特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a Tache真的不愧為 La Tache, 之前五支 Burgundy如此精彩強悍 , 但La Tache的出現竟能脫穎而出。  它有Bonnes-Mares的濃郁密度但亦更雍容, 比Charles Noellat更多具體細節 , 更 Focus ; 它的酸度比La Grande Rue更幼細 , 而它的甜美感及活力卻比其他五支優勝 , 亦令人更念念不忘。

切記我們品嘗此酒時已是 1630hrs , 即是開瓶7.5hrs , 假若五支 Burugndy同一時間品試 , 你可以想像是什麼的結果。 長老將這五支 Burgundy咁擺法出場 , 真是有其用意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Trotanoy Pomerol 1961

最後出場是一支右岸的 Bordeaux。 香氣當然與 Burgundy完全不同 , 那是黑布冧 , Truffle , Earthy , 杏仁、巧克力、玉桂等成熟漿果香。 濃厚而複雜的酒味 , 量感型的酒體 , 力勁內藏 , 單寧平實於齒間遊走 , 礦物感鮮明 , 收結餘韻俱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61呈現一種 Perfect Balance , 由於它是 90%Merlot base再加 10% Cabernet Franc所以中段內容表現較柔 , 而Cabernet Franc的細緻亦恰如其份 , 飲落卻相當吸引。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曾有人問我舊酒應如何欣賞。 飲了這麼多年的舊酒 , 對舊酒的感覺自覺很難以筆墨所形容。  新酒是一個實體 , 飲家好容易掌握到香味元素的變化 , 但舊酒因元素已融化混和 , 虛無飄渺令人難以捉摸及形容 。 新酒像是一幅水彩畫 , 色彩艷麗輪廓分明 ,  你很容易判定喜歡不喜歡。 舊酒卻像國畫講求 ”意境”, 你不能單靠肉眼去評定 , 而要用自己的 “心” 去感受與畫意互相交流。

今次品試的六支 ”神品” 就是這種感覺。

酒神的盛宴 2015 (上)

每逢聖𧩙節都是我們一班長老會面的日子 , 亦是我最期待的一次聚會。 除了分享過往一段時間大家的生活經歴外 , 每次聚會都品嘗到一些 “極具震憾性” 的美酒 , 這聚會對我來說像一個”朝聖之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Perrier Jouet Belle Epoque Rose 2006

第一支出場是Perrier Jouet Belle Epoque (花花檳) 的 2006 Rose。首先我先申報 , 我自己一向對 Rose 的印像都是 ” 麻麻” 的 , 因為我好怕有些 Rose那一股 “咳藥水” 的味道。 當然做得好的 Rose 另作別論。

Perrier Jouet Belle Epoque Rose呈現一種玫瑰金般的色調 , 淡雅的花香 , 幼細的泡沫 , 明媚的果味及酸度 , 沒有那討厭的藥水味。 花花檳出名偏向華麗繽紛感覺但這支 9年酒齡的 ”中檳” 卻帶一份成熟、沉穩及內歛 , 感覺是溫暖及平和的 ,

12247664_10207766322094039_1256375120769500715_o

這 Rose 就像朝陽下的原野一樣 , (借好友 Carl Lam的一幅靚相來形容) 令人感到舒服怡人又充滿朝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JF Coche Dury Meursault Les Rougeots 2001

第二支出場是世界十大白酒釀酒師之一 Coche Dury 的一支村級酒 Meursault Les Rougeots 2001。 (市面上多見Coche Dury的Meursault , 較少見Les Rougeots 的 , 因為這塊田只有 9 hectares 平均年產只有 3,500箱 , 加上 Coche Dury的名氣及市場需求 , 就可推斷這支酒的身價及有多難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oche Dury的秘密在於老樹葡萄、超 low yield 出產及長時間在木桶內熟成。 所以它的 Chardonnay 以圓熟甜美口感超級濃郁豐富見稱。  這支酒散發着奶油、杏仁、梨子、花香、雲尼那的香氣 ; 入口是柔滑如忌廉的酒體 , 豐滿濃郁高密度是其特色 , 酒一到口腔酒味即向橫擴散 , 豐滿醇厚中帶幼細的線條 , 內容充滿張力 , 當中酸、果、酒體、層次、收結樣樣俱備 , 平均衡兼具流線型的變化 , 整個口腔充滿濃郁的果味 , Fine Acidity 令脷的前端不斷生津 , 它的餘韻真是 Long & Long & Long。 Coche Dury 就像一輛跑車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天共有 6支紅葡萄酒 , 全都在當日0900 hrs開瓶 , 原瓶唞氣至1430 hrs – 1800hrs, 每支酒到飲前才過落Decanter隔渣然後再落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orin Pere & Fils Hospices de Beaune Savigny Vergelesses 1921

第一支出場的紅酒竟是一支 1921年的 Burgundy!! 以一支 94歲 ”呀爺級” 的 Burgundy打頭陣 , 是否太過嚇人?  這支老酒竟由 0900hrs 到 1430hrs , 唞氣 5.5hrs才落杯咁對待 , 大家一定會懷疑咁搞法支酒仲飲得嗎?

答案是不單飲得而且還很有生命力。  這支老酒散發的 不是 茶葉、枯木、紙皮的氣息 , 反而是玫瑰花、車尼子的芳香 。 酒體濃郁及富有密度 , 酸棗及甘草、Spicy的味道 , 自然而柔和的果酸 , ashy般的單寧。 你仍能感到它有一股生命力在你口中流動。  這支酒飲落感覺好像風一樣”輕飄飄” 令人難以捉摸 , 但當它爆發時就像旋風一樣包圍你四週一樣。

這支酒已突形態 , 就好像絕世高手出招一切不再拘泥於劍招 , 而是以意御氣 , 以意御劍 , 意隨心轉 , 劍隨意走的一個超凡入聖的境界。

1980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DOCG – 名劍出鞘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有幾位做 Sommelier 的好朋友 , 當我們遇對這支意大利國寶級的傳奇佳釀時 都同樣 “擰晒頭”  加 “舉手投降” , 因為這是一支出名難搞葡萄酒。 有人稱這酒是一支超越時空的葡萄酒 ,  Ageing Potential 奇佳適飲期為五十年。 我自己試過多個年份都感到此酒有如面對一幅牆! 不論我點搞點處理 , 也不能破門而入一睹芳澤。 由於自己能力有限 , 唯有將此酒列作 “神枱” 級供奉。

這晚我又再次遇上它 , 我的心裡陰影再次浮現。但上天永遠有神妙莫測的安排。

落杯時這支酒竟然散發着玫瑰花 , 楜椒 , 黑棗 , 煙燻 , 香草的香氣 ; 它的香氣是綿綿悠長而非斷斷續續。 初入口時仍有些封閉 , 但慢慢的開展它複雜的內容 , 以往那層深不見底的畫面亦变得清晰及充滿細節。以住凌厲的酸度变得平和及更有線條 , 果味混合甘草、Truffle、不知名熟果 , 單寧亦開放展露平和質感 , 骨架細緻而聚焦 , 內容深沉 , 中尾段亦見有更多細節 ,  餘韻以果酸帶動十分悠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晚同場的 Chateau Haut-Brion 1964 , Chateau Rayas 2004 及 Gaja Darmagi 1997 , 而這支Biondi Santi亦能傲然鼎立於群雄之間 , 甚至可與群雄分庭抗儷 , 可見此酒劍不出鞘 , 出鞘則光茫四射。

它給我的感覺是獨突的 , 很難說它像某些我飲過的酒 , 它當然擺脫不了舊式意大利酒的大框架 , 我只能勉強地說它 “形神” 上有點似帶強果酸的 Cote Rotie 中的 La Landonne。

你不能肯定它是究竟是 Youthful 或 Aged ? 正如所講它超越時空。 雖然一剎那並不代表永恆 , 但燦爛的一剎那卻令人心醉及難以忘懷。

問題是究竟怎樣才能將它出鞘呢?

酒主原來將酒在昨晚午夜 (即 20 小時前) 開瓶 , 由於個 cork 碎了酒主唯有將酒 Double Decant 隔渣。  隔渣後酒主倒一小杯分開 , 令原瓶水位到 Shoulder 增加氧氣接觸酒面績 , 然後將酒原瓶唞氣。直到出門口再將杯中酒倒回原瓶 , 當晚八九時落杯才有此表現。我敢說這支酒能唞足 24 – 30小時會越靚 ,信不信由你。   有見及此我特別為此作一記錄 , 做福所有此酒的有緣人。

試問一般人能否有此信心肯將這支有 35 年酒齡的酒 Double Decant 咁耐?  若只將支酒原瓶唞氣 20 小時 , 我相信亦絕不足夠。 再推論一點若一支 35 年的酒要唞 20 小時以上 , 那新年份真的可能要唞 30-40 小時 , 你究竟有冇此勇氣及膽色玩這遊戲呢?

酒神的盛宴 – 五一連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5151515 – 這一連串由5 同 1 結合的數字代表着 2015 年 5 月 1 日星期五 , 亦是好友 51 歲生日的日子 , 一個咁有意思的日子當然要與好友一同慶祝。知己良朋尤如美酒超越時空不單歴久如新 , 而且越舊越醇美 , 箇中的人情滋味永遠是酣甜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Dom Perignon 1998

第一支出場是這支成熟香檳 – Dom Perignon 1998。

淡黃的酒色 , 香氣帶麵包、焦糖、蘋果乾。 雖然氣泡不及新年份香檳的充沛豐富但入口果味活力依然生動 , 那 Nutty 香梨及橙皮的混合果味非常誘人 , 內容工整華麗而平衡性極佳 , 成熟香檳所展現的層次表露無遺 , 酒味曲線更呈現一份雍容、典雅、沉厚 , 尢其欣賞它的優雅質感及細膩的酸度 , 餘韻帶鮮甜果味而令人回味。 Dom Perignon不愧為香檳中的極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Joseph Drouhin Montrachet Marquis de Laguiche Grand Cru 1990

這支Montrachet香氣帶焦糖、拖肥、忌廉、柚子、hazelnut。 入口成熟的果味 , 柔滑輕盈但密度很高的酒體當中滲出優雅的酸度 , 香味及口感裡外如一是柔滑而細膩 , 明媚清晰兼清新 ,細膩的骨架多變的層次及悠長的餘韻。 它的木桶元素非常有韻味 , 有別於其他用新木桶釀做的Montrachet般肥大豐厚。

Joseph Drouhin是 Burgundy名宿亦是提倡自然農法 Culture Biodynamique的先驅者。除了有機農法保存葡萄與大地的自然性外 , 葡萄在榨汁後直接在以 Trancais及Never森林的舊橡木桶中發酵而不用100%新桶 , 以柔和內斂的手法去襯托葡萄的真味。懂得欣賞Joseph Drouhin的絕不在它的圓潤豐厚而卻是它的自然清潔及細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Cheval Blanc 1964

壽宴一定有壽星公的本命年佳釀。 酒在1500 hrs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2100 hrs 落杯。 酒香散發 Truffle , 煙肉 , Earthy, 皮革的成熟 Bordeaux酒香。 入口是豐富的口感 , 成熟混然的果味在口中擴散 , 隱約感到甘草、車尼子、煙草的細緻味道 , 深沉而結實的內容 , 單寧與酸度已然溶化 , 中尾段酒味及非常悠長的餘韻在口中不停盪漾 , 那種幸福感可說是入心入肺。 這支酒深沉有力和諧而舒服, 潛力綿綿不斷深不見底長飲長有 , Cheval Blanc就像文質彬彬的紳士一樣是一個永遠的經典。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aison Thomas-Bassot Le Chambertin Grand Cru, 1947

酒在1600 hrs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2115 hrs 落杯。 一支六十八年的老 Burgundy 沒有絲毫老態 , 磚紅而明亮的酒色散發着燒肉 , 煙肉 , 乾玫瑰的混合香氣。 第一杯時感覺支酒質地略薄 , 但味道卻濃厚 , 酒依然十分有生命力 , 煙灰般的質感 , 果酸及單寧混而為一 , 支酒的感覺竟然有點像 Cheval Blanc 1964。 由於酒的元素沉澱關係第二杯的質地頓變成濃郁 , 這時中尾段有更多細節及变化 , 酒的潛力雄渾 , 礦物感突出帶點堅削的果酸 , 展露了 Chambertin 的成熟男性的剛強及深沉一面。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孤陋寡聞如此美酒真係未見過未聽過 , 原來是來自 Ruchottes-Chambertin 這塊葡萄田 , 而 Thomas-Bassot 可說是上一代的 Wine Maker , 若玩 Blind Tasting 又怎能估得到? 若非 Burgundy的資深飲家有怎有如此慧眼識泰山呢?

有關此酒少少資料:

http://winehog.org/thomas-bassot-treasure-ruchottes-chambertin-19846/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La Tâche 1964

去到當晚的 Highlight , 壽星公的本命年邋遢豬。 這支酒 1600 hrs 開瓶原瓶唞氣至 2130 hrs 落杯。 大家一定會問支五十年的老酒唞咁耐會否 ”謝晒! ” 我有限的經驗告訢我一支儲存得宜而又高質素的靚酒係絕對唔怕你咁處理 。 另外一支咁舊的酒反而要慢慢讓它吸氣回魂 , 否則只會嗅到 “老舊酒的 Up 臭味” , 而酒的細緻內容亦不能展開。 最好的處理是落杯前用輕柔手法過落 Decanter , 一來隔一隔渣 , 二來因為老酒元素沉澱 , 頭浸一般會較薄 , 近瓶中及底的部份會較濃郁 , 倒第一杯至最尾那杯表現會有分別 , Decanter 就變成 “公道杯” 會將酒渾和及平均 , 人人都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講返支酒 , 酒色磚紅深沉 。 香氣帶不知名的 Herbal 有點像有如玉桂、甘草的混合及乾玫瑰花 , 少許 Earthy及葡萄乾的香氣 。 入口酒體柔和順美 , 單寧及酸度全然溶化 , 味道複雜難以分辨穩若感到甘草 , 酒的結構結實而酒味表現非常優雅 ,而最特別是當中帶一點特別的甜韻 , 那種韻具體一點像士多啤梨或荔枝的甜味 , 根據酒主講這種甜韻卻是 La Tache的特色。 (若你飲 La Tache飲不到這甜味 , 表示你支酒還未完全開展) 。

La Tache不愧為名酒它給我的影像感覺就像秋天漫步在滿佈紅葉的溪流一樣 , 秋天溪流的清新及清涼 , 環境的寧靜 , 流水的活力 , 色彩幻變美不勝收紅黃綠葉 , 那真正是我心中 “秋天的童話”。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d’Yquem 1976

豐盛的晚宴又怎能缺少一支甜酒 , 而當晚正是神水的第十二門徒Cheateau d’Yquem 1976

啡黃近乎瑪瑙 Deep Amber 般的酒色 , 酒香滲着菊花茶、雲尼拿、焦糖、杏甫、橙皮、果仁、蜜桃複雜層次變化。 入口甜中帶點柑皮及咖啡的香澀 , 甜酸平衡 , 濃郁強勁 , 柔潤中包含優雅的線條美 , 感覺像一件藝術家的雕素般 果然是絕非凡品。

歲月流逝味難留 , 初衷如金誓堅守

 

12905_10153741730324418_7586499057852460479_n

 

自己搬屋後深居閒出很少出席酒局感覺很 Dry , 這晚難得好友在老地方搞陳年意大利酒局 , 可說是久旱逢甘露。 這晚共有九支酒不過我不打算每支講只 Focus 在當晚四支陳年意大利酒。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對於老餅意大利酒的處理 , 我們一般会預早幾小時開瓶 , 先讓它們慢慢散去那股 “Sherry-like Flavours 的老餅味" 。 這天酒主原本安排食肆一如以往為我們提早開酒 , 但陰差陽錯下竟然乜了拖 , 酒直到我們晚上到達時才發覺開瓶 。 酒主擔心幾支酒會否唔夠時間開 , 可能是上天的刻意安排 , 錯有錯着這四支老餅非但沒有出現任何木塞、墨水及 Sherry 等濁味 , 而且還開得極之美麗 , 各具風韻及美態令人一試難忘。

OLYMPUS DIGITAL CAMERA

Giacomo Borgogno Barolo Riserva 1947 , 1952

1947 及 1952 原瓶唞氣約 1.5 hrs , 按年份先後落杯 , 47 酒色磚紅而52 酒色較淡。

1947落杯時散發一種老梅菜 , Dark Olive, Earthy 及皮革氣息 , 再而慢慢地演化成乾玫瑰花的香氣。 酒味複雜平衡 , 骨肉結實凝聚 , 酒體柔軟中略帶點乾 , 車尼子及橙汁般的果酸 , 單寧輕輕在脷上浮現 , Smoky 及Earthy 有如煙灰般的質感 , Juicy & Pure 的果酸充滿着生命力 , 後段 Complexity 有少許的澀味 , 餘韻帶少許礦物鹹味十分悠長 。 這支 1947香氣切合是一支老酒但酒味感覺像一些80年代舊酒 , 酒味比香氣年輕了廿多年 , 最難得是兩者保持着一種自然美。 1947 喻為 Vintage of the Century 的確是名不虛傳。

1952 的 DNA 感覺上與 47 十分相似 , 分別只是較為年輕的一點及進化程度慢一點。 52 比 47 明顯地多了些像熟蘋果般的甜味 , 果酸感覺亦較明顯 , 這種酸中帶甜而又咁明顯的感覺很少在老舊意大利酒中出現。

兩支姊妹酒都十分迷人 , 將兩者比較 52 的酒味頻譜及餘韻比 47 為短及複雜變化少一些 , 但那種絲絲的甜美卻秋香的三笑令人一見難忘 。 而 47 那種均衡細緻韻味又着實令人午夜夢迥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Gaja Barbaresco 1964

這支酒開瓶後落 Decanter 唞約 2 hrs, 才落杯。 酒香散發 Truffle , 甜棗 , 玫瑰, 焦油 , Earthy 的複雜香氣。 酒味與香氣的表現亦十分吻合 , 複雜酒味中滲出士多啤梨的酸及甜棗的甜味 , 圓潤的質感及礦泉水般的柔軟感。 我只能說當晚只喝了這支酒的冰山一角 , 它究竟有多少斤兩真的須要更多時間去展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Giacomo Conterno Francia Barolo 1964

這支酒開瓶後落 Decanter 唞約 2.5 hrs 才落杯。香味帶着甘草、黑果、 皮革、Dry Herbs、泥土的混合香氣 , 香氣深沉表現內斂。 入口是複雜的混合味道 – 黑果、煙燻木桶、甘草、少許香料。 這支酒的酸度非常突出亦是精髓所在 , 流暢中有股綿綿內勁 , 細緻鮮味的果酸中帶着似有未有的絲絲果甜韻味。 古樸沉穩的酒味演釋 , 很難去形容它的每一種變化 , 喝着它我就像看着一幅不知名的狂草書法一樣 , 那是一幅是酒與書法的連袂狂歡 — 一筆狂草滿壁縱橫 , 線條的舞動如風如龍如疾馳的野馬 , 究竟寫什麼字已經不重要了,我們欣賞的是那結合着 酒意、線條、肢體、靈魂共融的舞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晚酒聚的地方是尖沙咀私房菜 Chef at Home , 唔覺唔覺自己好像已有兩年無來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冰鎮南非鮮鮑魚伴溫泉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私房小炒,百味豆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蒜片黑豚肉,鹽燒鳳尾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芝麻蝦多士 ,雞蛋蠔仔砵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芝麻醬菜苗 ,皮蛋海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清湯蘿蔔牛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招牌花彫蒸蟹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蔥燒龍躉尾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黃金蝦伴燒雲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巴馬火腿浸津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芝麻鹽焗貴妃雞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鮑汁烏冬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特色甜品

蒼海桑田這幾年市面變化實在太大了 , 由於自由行的影嚮 ,  很多令人懷念的食肆消失了 , 很多平靚正的食肆亦變質走樣了 , 可喜的是這裡的菜式水準依然保持不變 。  在這急速變化 , 事事勢利的年代 , 能莫忘初衷堅持自己的一套而又做到的 , 實在有如今晚所試的四支極好 Condition 的老舊酒一樣極之難求。

酒神的聖物 2014 (下)

_AOM3021
Georges Noellat Grands Echezaux Grand Cru 1962

大家會否奇怪飲完支Petrus 61才飲這支 62 Grands Echezaux次序是否掉亂了呢? 答案當然不會 , 因為舊年份 Burgundy的生命力絕不遜色於舊 Bordeaux , 在我有限的品舊酒經驗中 , 很多情況下甚至更強。

這支Grands Echezaux帶著甜美的紅果、玫瑰花、Spicy香氣。 酒味仍帶著絲的士多啤梨清甜韻味 , 舉止和諧優雅充份散發著陰柔的女性美 , 溫柔輕宜有如山澗清泉般帶著一股流動的活力。 難以相信這是一支有五十二歲的老 Burgundy。 這支葡萄酒絕對是駐顏有術的美魔女。

_AOM3044

Jean Hudelot Musigny 1961

這支酒唞了差不多四小時才落杯 , 深沉的 Dark Fruit, Cherry, 花香、少許 Truffle香氣。 支酒越唞氣 Body Weight 越重 , 同樣入口如絲柔美而帶甜美果實的質感 , 混成一體的內容及複雜性 , 隱藏的甜美果味在餘韻中輕輕表露在口中悠悠回盪。 若上一支Grands Echezaux 是一朿花的話 , 這支 Musigny 就是一個花園 , 因為不論香氣及酒味中都呈現一種具深度層次的立體感。 Musigny 果然名不虛傳。

 

Jean Hudelot酒莊須然資料不多但 Alexis Lichine卻是一位十分出名的葡萄酒專家 , 由他代理的葡萄酒絕對是品質保證。 若知道這些 information對在葡萄酒拍賣會中尋寶確實有幫助。

_AOM3045

 

Joseph Drouhin Clos De Vougeot 1969

在這支Clos De Vougeot開瓶初期無咁覺有問題 , 但唞氣一段時間之後疲態畢現呈現一些氧化狀態 , 但爛船仍有三分釘 , 酒味雖然有點失衡但未算難飲。 飲舊酒就一定預咗有風險, 既來之則安之一於照飲。

 

_AOM3034

Petrus 1947

Petrus 1947是偉大年份 , 比起 61相差 14年但飲落這支的生命力反而過之而無不及 。 不論酒體的 Body質感 , 內容深度及餘韻方面都有更多的細節及力度 , 當然同樣保留 Petrus那種似甜非甜有形無實的果甜韻味。

 

_AOM3052

Valdespino Jerez-Xérès-Sherry Solera 1842 20 Year Old Oloroso VOS

會稽山二十年紹興花雕酒

由於聚會當天有大閘蟹的關係 , 所以我們準備了一支紹興花雕及一支Sherry 作配襯。 很有趣的是一支由白糯米、小麥釀造的二十年陳年紹興花雕酒 , 與一支由葡萄釀製的 Sherry 竟不論在酒色、香氣、酒味、醇厚度有如兄弟般相似。兩隻不同國家 , 不同材料、不同釀造方法及釀臧系統釀出竟如此近似的酒, 真的令人讚嘆酒的世界之奇妙。 會稽山紹興花雕在飲兩三杯後渾身有些很舒服的暖意及微醺的感覺。 Sherry 在味覺多了一些果甜味 , 兩者同樣馥郁優雅各有千秋 , 真係兩杯掉亂了也不出奇。

 

Solera 1842 VOS (Valdespino) 資料

http://www.sherrynotes.com/2014/reviews/oloroso/solera-1842-vos-valdespino/
_AOM3077

Madeira Roal 1900

它給我的感覺是 “歴久常新的玉露琼漿” , 香味複雜 ,葡萄乾、無花果乾、咖啡、香料、果仁等。 口感柔潤濃郁 , 甜美而有高雅的糖份及細緻的酸度 , 無花果的餘韻在喉底良久不散。 Madeira 與 Port 一樣 , 不須要一開瓶就要飲晒 , 很多時會越擺越靚越多不同變化 , 最好是每隔一段時間倒杯出來品嘗細味一它的變化過程 , 這才能充份感受到它的美態。

 

後記:

咁多支老酒好酒硬要比較支那支較好是沒有意思的 , 因為每支酒各有它的”人生經歴” , 可貴的是經歷了這麼多後它仍能保留著獨特本質 , 不被時間的洪流淹沒 , 這份堅守能耐不死精神我覺得比任何事都可貴。

酒神的聖物 2014 (上)

_AOM3071

每年聖𧩙前都是我們長老會共聚的日子 , 這聚會對我來說就像 “朝聖” 一樣 , 因為每次所飲到的靚酒只能用有今生無來世來形容。

_AOM3010

Jacques Selosse Contraste Blanc de Noirs Grand Cru Brut, Champagne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極之少見的香檳 , 酒評人評這支one of the top 5 Champagne Blanc de Noirs的Jacques Selosse Contraste。

酒色磚黃氣泡幼細豐富從酒塞形態及酒色已知這支 Champagne已 Aged了一段時間 。 酒香帶蜜糖、淡淡焦糖、果仁、花香、Berries , 少許 oxidation, 香草 , 香氣輕柔飄逸。 入口氣泡豐盈綿柔 , 蘋果、橙、蜜桃、Spicy、Nutty , 果味豐富質感高貴華麗 , 充滿五光十色的細節 , 果酸鮮爽明亮細緻 , 極之悠長的餘韻混合著綿綿的果酸及礦物感。

這支 Champagne 非常有個性 , 從酒味那種堅實沉厚的風格令我想起 Krug 的氣派 , 但沒有 Krug 那強勁 Yeasty及複雜性。 而它酒味曲線及後勁似是支由 Blanc de Noirs 釀造的香檳。它比另一支Jacques Selosse 由 Blanc de Noirs 釀造的 Contraste有更細緻典雅 , 感覺尤如一場充滿活力典雅華麗的婚宴。

_AOM3055

Keller G-Max Riesling 2007

淡黃的酒色 , 香氣帶菠蘿、青檸、少許蜜糖、Tropical Fruit、奇異果、濕石及花香。入口酒體輕柔而不肥大厚重 , 但卻包涵著豐富內容及深沉的複雜性 , 玉桂、士多啤梨、奇異果、青蘋果 ……….. 德國Riesling的清新果味及 Juicy acidity亦能充份表現 , 德國Riesling最殺食的甜酸和諧平衡亦未因 Body豐厚而被掩蓋 , 果酸線條細緻凝聚有力 , 酒味曲線平順自然絕非以人工手法僭建而來 , 餘韻悠長而聚焦非常好飲。
_AOM3043

德國Riesling由於葡萄成熟度 , 風格及地域因素的限制 , 一般都只能將重點放在果酸及 Body 兩者其中之一 很少會出現一支果酸細𡟹自然之餘 Body亦豐厚如 Burgundy Grand Cru般質感。 我真係未飲過一支德國 Riesling 及Burgundy Montrachet 的完美混合體。 這支 Riesling要 Decant三四小時才能展現它 Full of details的美態 , 所以極具 Ageing Potential。

這支德國 Riesling是近期市場最熱炒的一支 , 而追捧的大部份都是德國本土的愛嗜者 , 原因是它突破了傳統框框。

進入紅葡萄酒環節

_AOM3016

Petrus 1961

第一支出場已是支酒中皇者 Petrus 1961 , 這支酒水位頗低而且除了樽口的酒塞外 , 倒完支酒竟發覺樽內有一酒塞 , 相信是酒莊換塞時舊塞意外掉入樽內而又取不出的原因。  長老開瓶時都擔心這會否影嚮酒質 , 但試飲時大家都覺 Drinkable 所以維持原判 Decant 兩三小時才落杯。

由於有一酒塞長期與酒浸在一起這支老酒帶非常濃郁的 Truffle 類來自酒塞的香氣。 入口好易發覺 Petrus 靚年才有的那種似甜非甜有形無實的果甜韻味 , 和諧的酒味約隱約現的內容細節 , 散發一種令人平靜的安祥感。 而喜歡飲舊酒的人就是欣賞這見山不是山 , 見山還是山的意境美。

酒神的聖物 – 神的膏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長老可說是 AM 的良師知己 , 不論在葡萄酒知識甚至是人生路上都不時給我很大啓發及思維突破。尤其在 AM 最近經歴如在黑暗幽谷日子中 , 長老在信仰上的親身見證及分享更令我感到極大支持。

這天是長老牛一 , 幾位知己好友相約在長老家中共聚。與長老們共聚品嚐靚酒是少不了的。我患病初癒品酒功力可能不如當年 , 但爛船都始終有三斤釘 , 加上咁靚啲酒唔記低佢真係好嘥。  我只憑事後的記憶作個記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白葡萄酒 , 單看那種近乎琥珀色的酒色已覺得這支酒酒齡不輕 , 雖然支酒無乜香氣 , 入口卻濃郁圓潤 , 豐富的 Texture 及不俗的礦物感 , 唯一是酸度可能因支酒太舊而變得隱晦。

一問之下這支酒原來已經原瓶唞氣了 5小時 , 一支舊年份的白酒竟要唞氣咁耐真係難以至信。我曾想過這是否一支Herimate White, 但那種豐厚圓潤及線條卻似 Burgundy White。最奇是支酒最尾的 After Taste卻有點點甜味。以酒的濃郁圓潤柔和扎實我覺得有點似一支舊年份的 Coche-Dury但卻沒有應有曲線美。這支酒飲落有些Corton-Charlemagne 的影子。老實講這支酒真的很難估原因是一支唞氣咁耐能表達到這種表現的酒我真係未飲過。  當開估時竟是這支Domaine Jean Dupont Bourgogne 1964真的是令我意想不到。

曾幾何時我曾試過這支酒的 1965版本。https://amlifeblog.com/2013/08/09/%e9%b4%bb%e9%96%80%e5%ae%b4-%e4%b8%80-%e5%81%87%e7%9a%84%e7%9c%9f%e4%b8%8d%e4%ba%86/

老實講那時我對這支酒的印象的確“麻麻”甚至可說是負面。原因是我覺得白葡萄酒講求平衡 , 若果一支白葡萄酒舊到缺乏某些應有元素又或者不完整就失去了它的欣賞價值。  長老解釋支酒在剛開瓶時幾小時真的是水汪汪輕飄飄的 , 但經過幾小時的唞氣支酒就會慢慢 Gain Weight達到這種效果 , 而一支老舊白葡萄酒就是這種感覺。

長老想借用這支我不喜歡的葡萄酒令我明白人的智慧確實很有限 , 無人會真正明白神的用意 , 而神永遠想我們去除偏執 , 用一個新的角度去看事物, 今次我真的是受教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二支在飲用前 2小時開瓶並落 Decanter唞氣。  酒深如磚紅的酒色。香氣散發濃郁的泥土氣息 , 皮革 , 雪茄盒的成熟果香 ; 入口韻味像一支老舊的 Saint Estephe ; 口感温柔細膩圓潤、質感綿密, 單寧巳完全溶化酸度極其細緻 , 所有元素巳混而為一但又均稱平衡。由其成熟推斷這只少是一支六十年代的陳年Bordeaux老酒。以 60年代來說只有 61 , 64 , 66 有此持久力 , 揭盅是一支 Leoville Las Cases 196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Vieux Chateau Certan Pemerol 1955

到第三支蒙瓶出場 ,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落 Decanter 唞氣至 1500 hrs 落杯。初開瓶時支散發著少許 Oxidize 的氣息但飲落支酒卻完全沒有問題 , 到落杯時更是令人驚喜。從深紅酒色中肯定這不是一支 Pinot Noir。香氣散發著雲呢拿 , 朱古力 , 椰絲等帶甜味感覺的混合香氣。酒體圓潤而有不俗的結構及內容 , 酒味曲線較短。初步印象感覺上有點似Vega Sicilia。但再過多一段時間發展 , 又覺得支酒 Wine Style 似 Bordeaux 右岸的東西。這支酒比上一支Leoville Las Cases 1961更 Powerful , 大家都估它應該較年輕 , 開估原來比 1961更老的右岸Pemerol名莊Vieux Chateau Certan 1955。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uis Latour Romanee St Vivant Les Quatre Journaux 1964

第四支因走漏風聲所以不用蒙瓶品。

Louis Latour近幾年的水準並不太穩定 , 其實它早期的出品是十分優秀標青的。出產這支酒的葡萄田根本就在 DRC Romanée-Conti相距不足 6呎 , 可說是同一地方。所以飲落同 DRC 一模一樣。支酒散發成熟車尼子 , 玫瑰花香 , 那種芳香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支50年的陳釀。入口果味鮮美形態溫文優雅 , 表現一派大酒的華貴大方氣質。

它可說是揉合了Richebourg 的花香 , Romanée-Conti的優雅 , La Tache 的礦物感, 而這種成熟度亦令所有元素混成為一 , 可說是一支香味成熟度達至極之平衡好飲的 Burgundy 亦是我當日之最愛。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飲完支Romanee St Vivant已心滿意足 , 怎料長老話仲有一支壓軸好戲未出場。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原瓶唞氣並在 1600hrs 才落 Decanter再落杯。以酒色而論接近St Vivant 九成九是支陳年 Burgundy。  酒的香氣較淡隱約少許梅子及花香 ; 入口感到支酒密度很高而且比 St Vivant更有力。這支酒的內涵及感覺我只能說已超出自己的知識及能力範籌。

開估竟然是一支已有 114 年的 Burgundy – Domaine Robert Arnoux Clos de Vougeot Grand Gru 1900!!

我早兩年飲過 1918及 1919兩個年份的陳年 Burgundy那份不老的生命力令我拜服得五體投地畢生難忘。今次這一支 114年的 Burgundy 可說是我飲過最舊的 Burgundy , (雖然是 Recork 及新 Label 但絕對是正貨) , 難得的是它同樣有穿越時空的長青表現 , 這不是神的膏恩及奇蹟那會是什麼?

酒神的聖物 – 傳奇紛現 (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四支在2030 hrs落杯同樣是老酒般的磚紅酒色 , 這次酒香散發如熱熟布冧的香氣。 入口先感到一陣 Spicy , 之後是圓潤酒體 , 如煙灰般質感單寧溶化 , 這支酒特別之處就是它有一種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這支酒明顯是一支好年份的 Burgundy , 它不算乾身而且骨架不算硬理應不是 Chambertin , Nuits St Georges那一區東西 , 但它的柔亦不像 Vosne Romanee 或 Musigny。 它的 Spicy及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令我覺得它可能是一支 Moris St Denis 又或者是 Cote de Beaune區中 Corton, Volnay那一區東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但開估卻是Bouchard Aine et Fils Hospices de Beaune Pommard Cuvée Dames de la Charité 1962。 長老說很多人只知61是French Wine的好年份 , 卻不知道 62才是 Burgundy的好年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之後出場的又是一支老酒 , 色澤暗紅。香氣較之前幾支隱晦 , 有點 Black Berries 或 Black Cherries 的果香再加一點花香。入口是柔和複雜的混合果味 , 果味、單寧、木桶元素巳然完全融和 ,酸度線條幼細 , 酒的 Image 模糊 , 少許像酸梅隱約果韻。 單憑感覺它亦很像 Burgundy , 唯一一點是當我試到最後突然有一陣不應在 burgundy出現的單寧輕輕湧上。

大家都覺得這是一支 Burgundy, 可借結果竟然是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老實講這結果太出人意表了 , 因為成熟 Bordeaux的 Earthy , Leathery氣息根本不明顯而 Palate中的單寧亦收藏得完全沒有痕跡 , 長老說這支酒他開四支 Corked 三支這支能有如此表現已是幸運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法國的葡萄酒當成熟到某一階段就會殊路同歸不論是 Bordeaux, Burgundy甚至 Rhone都會極為相似就像這支Gruaud Larose 1961的表現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最後一支落杯這支酒已在 Decanter唞了差多 4hrs。 一支老酒唞氣咁耐真可以嗎?

這時我從杯中嗅到有如置身於一片廣濶花田般的酒香 , 而我印像中能有此立體香氣的有絕對是 Burgundy 中的極品  , (我心中頓時想起DRC 的 Richebouge)。 入口是圓潤深沉凝聚的複雜酒味 , 果酸幼細而表現優雅 , 葡萄皮的單寧如煙如絮般在口中輕滲。 這支酒最特別之處是我感到有一股圓潤的空氣感包着絲絲糾纏的果甜及酸度 , 少許果甜餘韻令人感到一份祥和。 對上幾年我試過 1918 , 1919 兩個年份的 Burgundy 但這支的境界與前兩支有些不同 , 具體來說這支有更聚焦及立體的 Core  , 而 1918 及1919 則像水墨畫一樣講求意境。飲到這裡我知道這支酒已超出自己認知範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

開估卻是一支有九十二年的高齡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除了年資外這支酒更是一支 Collector Series 即是 Wine Maker特別為收藏家而做的一支酒 , 所以Label亦不同。 這些 Collection Series市面上根本不會有得買只能在拍賣會中出現的珍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同Charles Noellat Clos de Rouge 1969一樣是 Collector Series 。至於Docteur Barolet是何方神聖 , 以下連結有介紹:

http://www.pierrelotiwinebar.com/blog/2013/05/22/arthur-barolet-inspired-winemak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Quinta Do Noval Colheita 1937

最後輪到 Port酒出場。這支 Port酒開瓶已有兩星期 , 啡色濃縮酒液如玉露瓊漿 , 香氣散發蜜糖、布冧、加應子、杏甫乾、拖肥等甜美香氣。 入口柔潤豐滿 , 甜美的酒液流入口腔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雖已唞氣兩星期仍然感到的酒精感及衝擊力 , (可想而知初開瓶會是多麽强悍) 加應子, Jam Cherry, Smoky 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Colheita 是Quinta do Noval其中一支精彩之作 , 酒液在木桶內釀藏至少7年所以酒液芳香濃郁極具富層次變化 , 真的越飲越愛 欲罷不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多麽精彩的一個晚上 , 每支酒都是一個傳奇 , 可以獨立成篇為一個故事。今晚長老亦分享了他處理舊酒之法 , 以他對舊酒實戰的經驗這些手法極具價值 , 至於當中手法及內容我日後將會專題寫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