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酒新時尚 – Domaine Christian Binner Si Rose 16-17

在我眾多的葡萄酒評中從來没有出現過一款酒 – Orange Wine。 橙酒(Orange wine)並不是用香橙釀成的酒或帶橙味的酒 , 就好像法國很出名的橙味甜酒君度(Cointreau) 那種。  

根據網上資料 : 橙酒其實是將白葡萄搗碎 , 然後連葡萄皮及葡萄籽放入大型容器中浸皮發酵 , 發酵過程由 4天到1年以上不等 , 視乎釀酒師想達致的風味而定。  橙酒之所以被稱為橙酒,原因是因為它的顏色許多時都會呈橙黃色、三文魚色甚或琥珀色,而這種顏色就是在釀酒過程中加長浸皮時間 (skin contact)而成的。 浸皮的時間越長,酒所能粹取的顏色亦會越多。 由於釀做過程複雜 , 如何做到各種味道均衡 , 絶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前排朋友就送了我一支橙酒给我品試 – 支酒長長樽身 , 原來是出自 Alsace。酒由 65% Gewurtztraminer 及 35% Pinot Gris 老樹葡萄 , 再混合 2016 , 2017 兩個年份釀製而成。 酒色橙紅而帶點混濁 , 看表面已知道支酒係 Unfiltered。

酒香帶有橙、柑橘、花瓣活潑香氣 , 入口是鮮爽而柔和舒服的酒體 , 細緻的果酸 , 濃郁悠長的果韻夾着絲絲單寧 , 口感豐富味道平衡優雅。 由於支酒是用 Biodynamic 方法釀製 , 酒味曲線非常平順自然。 不要被它的外表蒙騙 以為它味道奇怪 , 你可以將之當作一支白葡萄酒 , 因它真的具備白葡萄酒的骨架形態 , 但卻比白酒更多複雜性及果韻 , 而且整體表現得相當優雅陰柔及女性化 。這支橙酒我一個人飲了 6 小時 , 整個過程表現都好平均及 Well Balance , 尤其欣賞那豐富果韻 , 正是它的精髓所在。

這支橙酒作日常飲用不像一般白葡萄酒般單寡 , 用作 Food pairing 配菜 , 豐富果韻、有質感的酒體、細緻果酸這幾個元素都能與食物産生不同变化 , 可說是攻守兼顧 , 面面俱圓 。

下次出街用饍若見到鄰桌有人飲用 , 千萬不要投以奇怪眼光 , 因為潮流正靜靜地起動。

酒神的盛宴 2020 – 久旱逢甘露 , 點滴暖心頭

每年的聚會因為疫情關係延後了幾個月 , 這一年多來大家都面對不同的挑戰 , 可幸各人都能平平安安。 太耐無見真的有千言萬語 , 加上當晚靚酒美食 , 真是久旱逢甘露 , 點滴暖心頭 。

一如以往以蒙瓶方式品試。 老實講以自己的微末道行 , 有些酒連見都未見過點會估得中。 只不過靠感覺及聽長老的分晰 , 偷吓師當學習當做修練。

Dom Perignon 1988

當晚第一支成熟形香檳 , 金黄酒色 , 散發拖肥、煙肉、Almond 的成熟酒香。甜酸平衡的酒味在醇厚柔美 Full Body 的酒體襯托着 , 那份雍容華麗而 Rich 的凝聚感, Baked Apple, Yeast, Spice 韻味如繁星般在口腔內散佈 , 幼細如絮的酸度 , 酒味複雜有層次 , 餘韻带着絲絲甜味 , 悠長細膩令人回味。 一支33年年的成熟香檳雖然没有年輕香檳的泡沫但卻有另一番成熟韻味 。

Chateau d’Yquem ‘Y’ Ygrec 1964

這是Chateau d’ Yquem 白葡萄酒 ‘Y’ , 採用 75% Sauvignon Blanc 25% Semillon 釀製 , 僅在特殊限定年份才有生産 由1959 至今只出産 32 個年份 , 平常年份已經不易更何況是 1964 這樣陳年更是一支難求。 一支57年的 ” 成熟” 白葡萄酒會有什麽表現?

Deep Amber 般的酒色 , 酒香滲着丁點焦糖、杏甫、橙皮。 入口簡單地說就是一支 “唔甜” 的滴金 , 它有齊晒 Chateau d’Yquem 的輪廓形態  , 濃郁厚重但有層次的口感 , 柔潤中包含優雅的酸度線條 , 餘韻帶少少 Mineral。 這種似甜非甜的感覺確是十分奇特 , 尤其對熟識 Chateau d’ Yquem 的人更會産生一種 ” 迷惘的認知錯亂” 冲擊你又 Chateau d’Yquem 品酒經驗 。

Domaine Fleurot-Larose Le Montrachet Grand Cru 1976

第二支白葡萄酒單看這種酒色已是唔會年輕 。 芝士、奶油、菓仁這種木桶熟成香氣 , 入口是圓熟甜美 , 口感濃郁豐富 , 一份向内凝聚的張力 , Well Balance 的酒味曲線 , Fine Acidity 在齒間生津流滲 , 因陳年開始發展出少許甜酒般的感覺 , 韻味深長中帶有似實似虛的果甜。 一支色水咁陳年的成熟白葡萄酒 , 不單 Drinkable 而且有如此强勢表現 , 它必定是一支出自名門级數的大酒 。大家都估是 Montrachet , 只不過難估是那一條村及 Wine Maker。 開估是 Domaine Fleurot-Larose Le Montrachet Grand Cru 1976。

Domaine Geoffroy Pere Et Fils Mazis-Chambertin Grand Cru 1985

當晚第一支紅葡萄酒。 色澤磚黄清澈 , 香味是梅子、Red Fruit、少許 Leather。 入口果酸溶滙平衡 , 果酸鮮爽細緻工整活力十足 , 好明顯係一支時值盛年的 Burgundy 。 單寧因為熟成關係已經與其他元素混成 , 具 Structure 的内容而且俾人感覺一份嚴謹硬朗 Format , 相信支酒年輕時必定粗獷雄壯 , 嚴密艱澀的一支大酒。 我只能估它是接近 Chambertin 的産區 , 至於是那塊细區因為飲得少所以唔夠經驗 , 而年份大约 8x 年代 , 至於 Wine Maker 就真係唔識估了。開估 Domaine Geoffroy Pere Et Fils Mazis-Chambertin Grand Cru 1985

Arthur Barolet & Fils Mazis Chambertin 1985

第二支紅 葡萄酒感覺上與第一支很近似 , 同樣地支酒很有 Structure 及平衡。 分別是這一支更深色 , 香氣带熟果的甜 , 内容有多一些肌肉及更多细節。 由於酒味中的果味較甜 , 而果酸所包含的活力與第一支近似 , 所以估計是年份屬同期 8x。 若果上支Mazis-Chambertin 是霸氣的武將 , 這支則 是文武兼修的参謀大將軍。 開估是 Arthur Barolet & Fils Mazis Chambertin 1985。 酒主說他未見過 Arthur Barolet 出産過 Mazis Chambertin , 所以這支屬滄海遺珠都唔知再揾唔揾到第二支。

Jean Claude Broc Echezeaux 1966

第三支紅葡萄酒感覺與之前兩支不同 , 香氣帶甜梅、Violet、吹波糖甜香。Clean 得來酒味濃郁凝聚 , 柔和而感性 , 以 Burgundy 來說屬偏高女性化柔性一派 。 它潛力深厚 Structure 已經步向無形而有實 的境界 , 照理應該更陳年。 開估是  Jean Claude Broc Echezeaux 1966。

Vine Hill Ranch ‘VHR’ Cabernet Sauvignon Napa Valley 2010

當晚竟然出現一支唔啱 Theme 新年份的美國酒令人摸不着頭腦 , 原因是這酒是用來襯肉味勁濃的牛扒之用。 深紫酒色 , 成熟布冧、藍梅、甘草 , 超濃郁但又極之柔和 Full Body 酒體 , 骨肉均稱 , 充滿爆炸力 , 就像粤劇大佬倌一樣鲜明耀眼功架十足。用來襯靚油脂豐厚肉味濃郁的 SRF美國極黑和牛Zabuton上肩里脊肉 真是無得頂 。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Echezeaux Grand Cru 1966

継續當晚蒙瓶品試 , 這支擺到咁後可想而知質素一定係頂班 , 一如所料這支比前一支更利害。

磚紅邊深沉酒色 , 仍隱约嗅到梅子、龍眼及甘草 。 酒體濃密有勁結構深沉 ,  味道複雜得難以分辨 , 它的酸度柔和而通透 , 餘韻是微酸及龍眼甜韻 。 整支酒呈現 Powerful , Rich, Deep, Elegant & Well Balance 的完美結合。 當晚其他酒拍埋去跟本有一段距離。

如此厲害的 Burgundy 大家都估這可能是 DRC  , 它的甜韻不同於 La Tache , 格局規模比 Richebourg 的花田細 , 而最重要的是多一份 Structure 拘謹 , 大家估可能是 Grand Echezeaux , 開估是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Echezeaux Grand Cru 1966 。

同一個晚上兩支同村 Mazis Chambertin , Echezeaux , 兩個年份 85, 66 作比較 , Wine Maker 一比之下更覺功架。

Quinta Do Noval Colheita 1937 Tawny Port

最後出場是一支 1937年的 Tawny Port。 深啡色 , 布冧、加應子、杏甫乾、拖肥等甜美 , 還有一種奇特的像走進舊式古懂木器傢俬舖的混合木香。 入口柔潤豐滿 , 甜美的酒液流入口腔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加應子, Jam Cherry, Smoky 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雖然疫情及黑暗還未看到盡頭 , 但相信一切在上主的手裡 , 現今如在礦野的日子正是對我們的試練 。 人的盡頭神的起頭 , 上主會聽見我們的禱告 ,  黑暗不會永遠 , 總有一天會走出黑暗幽谷 。

CAN YOU HEAR MY HEART– DOMAINE MONTHELIE- MONTHELIE CLOS DI MEIX GARNIER VIEILLES VIGNES 2018

2018 年 6 月分享了這支 劣境見人心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1ER MEIX BATAILLE 2016 自己很喜歡這酒莊的風格物值高質素又超班 , 後來酒商通知返了幾支 VIEILLES VIGNES (老樹葡萄) 當然有興趣一試。 由於支酒好新所以坐咗半年到現在才開來品試。

加上新年就揾一支红色 Label 加上 Label 有2018 又有 28 , 真是應節又好意頭 。

開瓶1 – 2hrs, 酒色 Ruby 通透帶點黏性 , 熟果甜香、Spice、Blue Berries 香的混合香氣相互交織 , 香氣濃郁很有深度 , 甜果加 Spicy 就像一份不輕易妥協的個性。 入口是疑聚的甜果 , 中等 Body , 酒味曲線平順 Well Balance 令人十分舒服 , 隱性的果酸表達 (味蕾感受不到酸味 , 但兩頰卻湧出津液) 含蓄得來暗藏深意 。 開瓶初段已覺得十分好喝 , 若失㸃節制真的會一杯接一杯很快就將它喝光。

開瓶 2 – 3hrs,  酒香保持狀態 , 甜美果味更是迷人 , 單寧柔軟低調 , 果酸在兩頰輕滲表達。 這種混合性的 Fine Acidity 酸度的表達有別於同莊的一些出品。

開瓶 4 – 6hrs , 以為前段好喝怎知道這一段更好喝 , 就算將酒杯放離兩尺都能嗅到它的誘人酒香。 這一段果、甜、酸溶滙呈現 Great Balance , 酒體柔潤口感 Chewy,  單寧Ashy 。  呷一口滿滿讓酒液在口腔中「啷一啷 」 , 會發現不同韻味元素口腔內如星河般美麗、寧靜、壯濶 , 這一段表現發揮了 VIEILLES VIGNES (老樹葡萄) 的特性。

這支酒就算 2018 咁 Young 都非常 Ready to drink , 可以說由頭帶到尾都咁 Well Balance 細緻好味 , 它不是走大酒路線 , 但卻是一支平易近人令人愛不惜手的 All Time Wine。  一向認為一支好的葡萄酒除了好飲之餘更要能盛載情感帶給人訊息及感覺 。  這支 Monthelie Clos Du Meix Garnier Vieilles Vignes Du Monopole 2018 就像愛人細訴表白的情歌一樣 , 柔和有節奏的音樂旋律 , 有自我方式訴說故事及傳遽訊息 。 而這首 Can You Hear My Heart 颇為貼切 。 初聽這首歌可能覺得它很悅耳及「潮」 , 但基於夾雜了 Rap 的唱法及韓文 , 就好似支酒一樣雖然Young , 但各元素沒有鬥搶風頭或格格不入 , 反而互相支撐輝咉 , 做得全段平衡细緻平宜近人 , 這是十分難得的佳品。 以下 Youtube 連结提供了歌詞內容 , 看看能否有所觸動 ………………… Can You Really Hear My Heart and Read My Mind?

活好當下 – Domaine des Comtes Lafon Monthelie Les Duresses 2007

2020 年終於叫做過咗 , 踏入 2021 年雖然現實情況是否會變好真係未知之數? 但總叫做有個希望 , 人若沒有盼望就沒有向前的動力 ,  所以無論來日子如何也要心懷希望及感恩  。 這天從酒柜中揀了這支酒作為 2021 年的第一支酒。

開瓶一刻 , 清徹有如紅寶石般酒色 , 通透亮麗在陽光下真的很美。 香氣散發濃郁 Sweet Spicy 甜香 , 令人感到温喛愉快。 口感柔順混然 , 甜美果味混合適宜的木桶 Spicy及果酸 , 平衡中略顯單寧细節 , 酒味曲線以旋渦式内向凝聚收结 , 喉底感到小小暖意。 初開瓶已感到它那份平易近人的親切感。

開瓶 1 – 2 小時 , 酒開始進化 , 香氣变得收歛 , 陰睛不定,酒體變厚,潛藏內慢慢渗透出來。

開瓶 2 – 3 小時 , 酒踏入第一階段 , 酒的果甜香豁然開朗變成華麗廣濶的花香 。 酒味甜酸相互交替 , 酒體柔軟如棉 , 更多內容细節浮現 , 酒的節奏輕快流暢 , 不徐不疾令人感平靜舒服。

開瓶 3 – 4 小時 , 酒進入第二階段變化 , 香氣变得深度及立體 , 極佳的平衡 ,酒味中果甜滲出士多啤梨般的自然果酸 , 更多Complexity 元素浮現 , 幼细單寧在齒縫及脷面遊走 , 木桶單寧的甘味餘韻在喉底巡迴。所有元素都是如此精巧細緻地展現 , 感覺很Elegant。

開瓶 4 – 6 小時 , 酒呈現一種有如舊酒般元素 Well Integrated 的形態 , 每一口Top Up都有不同層次變化。 這份溶滙又分合感覺非常特別 , 可說是支酒最精彩的表現 , 亦是Domaine des Comtes Lafon 釀酒功力之所在 , 因為這表現極少出現在一支如此新年份的酒中 。

這支酒给我的感覺就像 Natalie Cole 唱的西班牙名曲 Amapola 一樣非常美麗 , 像花兒戀著陽光 , 甜蜜的歌在我心中迴蕩 , 我怎能讓妳這樣孤單憂傷 ………………. 如此的舒服和諧。

世事往往不以我們的主觀意志轉移 , 我們也要做好心理準備。昨日已逝明日是謎?  能夠做的只能做好每一天 , 穩守自己 , 對未來保持盼望。 既然不能改變過去 , 就見步行步 , 兵來將擋 , 水來土掩 , 逢山開路 , 遇水搭橋 , 繼續為自己打氣加力 , 不單要活 “在" 當下更要活 “好" 當下 , 保留實力等待黎明。

萬物皆有時 – Domaine Huguenot Champs-Perdrix Marsannay 2010

時局動盪、疫情未退、經濟下行 , 在內外交迫的連串打擊下 , 不論在香港或全世界大部份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嚮 , 令人精神困擾、心情沮喪甚至抑鬱。 對於一個曾經患過抑鬱症的人來說 , 我深切了解這種無力感心情 , 不敢說什麽去安慰别人 , 因為各人有各人的難處及情況 , 我想到的別人一定想到 , 問題係"可以" 同 “能否" 的方別。 只能說 : 山不轉路轉 , 路不轉人轉 , 人不轉心轉。 若什麽都轉不到 , 則是時機未到心急都無用。 只能盡量令自己平靜下來 , 耐心等候 , 寧願原地留守也不輕率冒進 , 信有明天 。 一年四季 ,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 要明白萬物皆有時 , 天無絕人之路 , 這是造物者的法則。

以下的一支葡萄酒曾在某些心煩日子平靜下來的一支酒 , 是巧合是偶然就不得而知 , 只能算是一個萬物皆有時的生活見證 。 每支葡萄酒都有自己的節奏 , 自己的時間表 , 心急永遠飲不到靚酒 。

在開瓶一刻已是酒香撲鼻 , 非常成熟的紫蘿蘭混合甜义燒、甘草 , Sweet Spice , 酒香濃郁立體又有深度 , 離開幾尺都聞到 。 入口果酸明顯甚至淹蓋了其他細節 , 穩约覺得它具结構單寧細絮 , 酒精感略重出現暖喉感覺。 支酒明顯好 Young 未 Ready 須要點時間 , 但很多人單憑香氣表現就在現階段就急於收貨而覺得支酒太酸及質素普通。

開瓶一小時 , 酒踏入黑暗期 , 酒香及酒味变得沉寂收斂 , 酒酸更加突出 , 使人容易放棄。

開瓶二小時 , 情況有所好轉 , 酒香漸漸回復了之前的成熟香氣 , 但酒味卻進展較慢 , 酒體開始多些肌肉 , 酒酸漸变得平和 , 更多的果甜味渗出 , 内容细節亦慢慢浮現。

開瓶三小時 , 這時香味酒味達至第一階段平衡 , 酒香迷人令人愛不惜手 , 但酒味仍未算滿意。

開瓶四 – 五小時 , 等待终於得到回報 , 這時支酒進入最佳狀態 , 酒香如初開瓶一樣成熟迷人 , 帶刺的玫瑰誘人而挑逗 , 放離兩三尺都能嗅到它的誘人酒香。 酒味甜酸平衡 , 像甘草陳皮紅豆沙的果味 , 口感平和自然 , 車尼子果酸在中段展現 , Chalky 細絮般單寧質感在齒間及脷面低調遊走 , 各種元素互相連结形成一個结構骨骼 , 餘韻略淡在喉底如星空般出現。 支酒真係非常好飲 , 它雖然沒有太大激情起伏 , 相反地由始至终它都表現一份"氣質" – 平靜、低調、自然 , 及一份令人感覺舒服的節奏感。

一支葡萄酒值不值得等三、四小時呢? 答案見人見志。 那不如反問三幾個小時的耐性也沒有 , 能否成就大事? 缺乏耐性是驕傲的果子。一個驕傲的人似乎無法用合宜的態度來等候任何事情。

這支酒令我想起蘇軾的 “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命運變幻是上天的考驗 , 起伏跌盪顯露人性的本相。 若時不與我 Today is not my day , 倒不如退一步 , 先求守住本心 , 靜待黎明吧!

德白領帶揭心盲 – Weingut Heitlinger White Tie 201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庚子 2020 年絕對是非常難捱的一年 , 世界局勢風雲幻變再加上世紀疫症 , 令人察覺世事之無常及缈少很多事都非個人力能掌控 ……….. 由年初至今自己過着隱士般的生活 , 一切回歸最基本 , 當然亦沒有什麼心情飲酒。

最近難得酒友約局小聚 , 互相圍爐取暖對自己身心亦是一個解放。 當晚酒友帶來了一支非常特別的白葡萄酒令我印像深刻難忘 , 後來更發覺此酒由相熟酒商代理 , 有啲咁好貨色自己都走漏眼真是罪過。

這支白葡萄不宜雪得太凍 , 雪柜雪凍後置室温 , 一路回温咁飲最自然舒服。

深金黃的酒色令人覺得它是一支成熟的白葡萄。 非常濃郁的柚子、蜜糖、菠蘿、奶油香氣 , 濃郁、沉實、優雅而具有深度 , 更有一派大酒風格。越嗅越覺得支酒很甜很熟 , 靜置時酒香更是飄香四溢 。 入口是高密度柔滑的酒體 , 濃郁不厚重 , 豐富而具有細節 , 當中果味、木桶、果酸三大元素和諧地合奏 , 在口腔”一浸浸” 地內橫向擴散。 它的平衡性極佳 , 內容並非走複雜路線但卻有一份不徐不疾的節奏層次感。 它的酸度雖然不是呈現一種明顯的線性 , 有可能是混合葡萄釀造又或者初段被木桶元素所掩蓋。 收結是圓滑的礦物感加上少許柑皮果韻 , 平順自然令人十分舒服 , 整體表現非常 Classic。 以 Wine Style 來說我覺得它很像一支自然派的 Chassagne Montrachet , 細品一段時間發覺其酸度較為模糊 , 所以覺得並非出自單一葡萄 , 估 Burgundy 白缺乏關鍵的因素。換個角度 Burgundy 以外地區而能釀出如此高水準 , 這支白葡萄酒絕對不是等閒角色。 開估時結果令自己都十分驚㤉 – 原來是一支德國白葡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根據資料引述 : 酒莊位於德國最南部的葡萄產區 Baden,與法國的阿爾薩斯只一河之隔,是德國最溫暖的葡萄酒產區。如果你認為 Baden 的葡萄酒與阿爾薩斯的風格類似,那麼你只對了一半。Baden 的葡萄酒乾身、酒體重,有時更帶木桶味。這種獨特的風格,正好是阿爾薩斯葡萄品種在德國土地上生成的誘人之處。 Heitlinger 酒莊擁有 42 公頃的頂級葡萄田,大部份被 VDP 認證為特級田 (Erste Lagen / Grand Cru),種有 Riesling、Pinot Noir、Pinot Gris 與 Pinot Blanc。 這支「白領帶 White Tie」由四款葡萄混合而成,40% Pinot Gris, 40% Pinot Blanc, 15% Auxerrois, 5% Chardonnay , 每一款葡萄都來自最頂級的葡萄田,年產量只得1,200 瓶。經過天然酵素發酵與乳酸發酵,葡萄酒儲存在小法國木桶內18 個月方進行入樽。

這支 Weingut Heitlinger White Tie 完全反映上述個性及質素 , 而德國白葡萄在市場上售價一向偏貴 , 頂級葡萄田,VDP 認證 , 年產量1,200 瓶而能做到如此高質素 , 咁多因素加埋一定唔慌平得去邊?

結果又再一次跌眼鏡 , 原價 $3xx 清倉價只賣 $2xx !!!  熟識我的酒友都知我最喜歡發掘一些高質素、有潛質、未被人認識、價錢被低估的珍品 , 而這一支 White Tie 正正附合一切要求 , 試問咁嘅性價比你還要求什麽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大部份飲家總覺得德國白葡萄酒最好是 Riesling , 對於其他白葡萄釀製都覺得是 ”非主流” 會抱有戒心及質疑的態度。 見到個價錢咁平更有一種看不起的心態 , 無可否認這也是很多人的盲點 , 這支Weingut Heitlinger White Tie 正正给我們一些空間去反思 :

  • 究竟葡萄酒的世界應該要像數學物理般以公式化去學習掌握 , 還是以一個好奇探索萬變的心態去享受過程呢??

  • 是否可以將事情以自我認知、喜嗜去簡單化地作規範歸納然後 Jump to Conclusion 呢?

  • 一切事情是否可以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可以掌控 , 卻忽略了自己認知不足及盲點 , 沒有虛心探究事實究竟及其他可能性 , 人云亦云地盲目跟風呢?

飲了這麽多年葡萄酒 , 經常警剔自己不要自以為是 , 要知道世界不斷在變 , 固有觀念被不斷沖撃挑戰才有突破 , 人才有進步的空間。

酒神的盛宴 2019

pc140089

2019 年轉眼就過去 , 每逢十二月也是長老會聚會之時 , 大家多年來建立的深厚情誼 , 就算經歴如此亂世、政見未必相同也會互相尊重、理解 , 和而共融。  大家心裡都明白友誼如同高質美酒 , 能經得起年月變化時代洗禮 , 內涵、修養、氣節絶不是一朝一直的事 , 卻真的要經過時間粹煉 , 點滴積聚而成 , 找到自己的定位及初心才能發展出其獨有韻味。

一如以往 , 全晚以舊酒為主 , 而當中有很多是 PR 100 分的靚酒 , 能夠品嚐真是三生有幸。

 

OLYMPUS DIGITAL CAMERA

Henri Giraud Fut de Chene Ay Grand Cru Brut 1990

上年酒聚試了Champagne Henri Giraud Argonne AY Grand Cru Brut 2008, d’ AY Blanc de Blancs Brut 2005, 今次試這支 Fut de Chene Ay Grand Cru Brut 1990.

一支 29 年的成熟香檳 , 當然不期望像新年份般氣泡豐富 , 反而是一支高質 Still Wine。 黄金般的酒色 , 散發熟蘋果、Honey、餅乾的香氣。 口感依然柔軟豐滿 , 酒味隱约滲出柚子的果甜 ,  絶佳平衡性配以平順不徐不疾的節奏 , 感覺高雅 , 收结悠長细緻可堪细味。年輕的 Champagne Henri Giraud 風姿綽約 , 成熟的優雅高貴 , 不愧為香檳中的明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flaive Bienvenues Bâtard-Montrachet 1983

金黄的酒色 , 白花、雲尼拿、蜜糖、Spice 的香氣 , Creamy 華麗的酒體 , 高密度而深沉 , 柔和中縕藏流水般內勁 , 因陳年開始發展出甜酒般的感覺。 绵花糖混合檸檬的果酸内儉節制 , 擴散性的礦物元素 , 絶佳平衡中展露深不可測的層次内涵 , 韻味深長中帶有似實似虛的果甜。 Leflaive 剛柔互濟內外兼修, 永遠都是一派武林名宿的風範格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 1928

這支酒在 4pm 開瓶一刻有點濁臭, 長老對它並不樂觀 , 姑且落 Decanter 看看是否有轉機 。大約 5:30pm , 酒的濁臭漸漸散去 , 酒的酸度明顯標高 , 而酒體開始变厚 , 憑經驗知道這支酒開始回魂。

直到 6:30pm 左右, 大師兄元神歸位。 深 Inky 酒色 , Dry Earthy、瀝青、煙燻、黑果。  酒味回復 Bordeaux 舊酒那種古樸味道 , 酒味元素溶匯難分憑感覺是黑 Berries 混合煙草及甘草 , 结構已化有形為無形配合穿透性的果酸 , 缐性的果韻作為餘韻。

一支 91 年的老舊 Bordeaux 能成功回魂 , 還有水墨畫般的行雲流水式意境表述 , 還能要求什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Le Gay Pomerol 1947

4pm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7:30pm , 8:30pm 過 Decanter 再落杯。

如 Port 酒杯酒色 , Truffle, Earthy, Dark Cherry 一派老舊 Bordeaux 的酒香。 難以言喻的複雜酒味渗透出  Merlot 的絲絲果韻 , 酒體滑如流奶 , 元素混然難分 , 餘韻淡淡略有點鹹味的在喉中繞轉 ,  那份感覺像智者 , 看穿不說穿 , 不温不火平和而低沉地教誨一樣 。 又是見山不是山 , 見山還是山的绝境美意。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Ausone St Emilion 1934

4pm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8:00pm , 8:50pm 過 Decanter 再落杯。

乾玫瑰、皮革、松子、黑朱古力的酒香深琢迷人 , 入口是陳年而甜美的果韻 , 果酸幼细 , 没有之前兩支的 Earthy, Truffle 氣息 , 感覺上出前兩支更年青。 順滑口感質感细密 , 平滑醇美 , 似甜非甜有形無實的果甜韻味 , 複雜中流露一些乾淨、纯美、鮮爽 , 和諧的酒味約隱約現的內容細節 , 令人非常舒服 ,  餘韻不算長卻果韻悠悠。 它的美不在華美外在 , 而在親切體貼的內在 , 處處散發一種令人平靜的安祥感。

Chateau Ausone 在右岸中從來都是乏人追捧 , 不過懂得欣賞 Ausone 的人一定明白些酒要夠陳舊才能發揮其精粹之處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59

4pm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8:50pm , 9:30pm 過 Decanter 再落杯。

非常熟識的香氣 , 鉛筆、黑果、松香、丁點白楜椒及煙絲 , 這都是非常 Classic 的 Lafite Rothschild 香氣。 一支60年的老酒 , 果味、單寧、果酸元素凝聚合一 , 豐富 , 結構沉實有力潛藏內勁及張力 , 果酸细緻 ,天地交融强中有細 ,  而餘韻更是悠長细緻生津感。 歲月風雨中磨煉出來的成熟智慧 , 充滿皇者氣派風範 。老實講不論酒味、層次、結構及餘韻屬當晚之冠 。

有人話 Lafite Rothschild 唔好飲 , 只是支酒名氣大流轉度高 , Bottle variation 及處理不當原因 , 並非酒本身問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Clos Saint Martin, Saint-Emilion1945

這是一支最近從酒莊 Release 的酒。 開瓶落 Decanter 唞半小時落杯。

梅子 , 熟果果香。 酒體横向擴展柔美绵密( Lafite 卻是縱向深沉内儉 ) , 感覺上年輕力厚 , 配以ashy 般質感 , 餘韻礦物感强 , 收結餘韻俱佳。 這酒印像不錯但欠缺一些老酒應有的時間滄嗓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aison Leroy Clos St. Denis 1971

4pm 開瓶 , 原瓶唞氣至  9:50pm , 10:20pm 過 Decanter 再落杯。

這是當晚唯一的 Burgundy,  磚紅帶光澤的酒色 , 香氣散發玫瑰花田 , 柑橘 , 甘草芳香 , 是一種擴散性的香氣表現 , Silky 幼滑酒體元素完美地交融 , 似虛而實的單寧質感 , 豐富深沉的內容變化 , 餘韻帶一點梅子甜味 。一句到尾 This wine is what it’s all about。 這支 Burgundy 所表現的是一份自然流暢的女性雍容、優雅、美麗氣質風度 , Leroy 的皇者地位實在是實至明歸。

 

pc140083

Chateau Coutet a Barsac 1986

飲食界一向推祟甜酒配鵝肝 , 白松露配炒蛋為最佳配搭 , 但從未聽過甜酒配白松露這组合。  當晚我們剛有一大白松露 , 其中一位長老即時示範這配搭 , 將一粒及幾片 White Truffle 塞進支 Barsa c甜酒内浸 2 – 3 小時。

 

pc140086

Barsac 配白松露完全没有任何衝突 , 白松露的香氣韻味渗進甜酒中加添了 Flavor , 每一唊甜酒除了 Peach , Honey, Stone Fruit 果甜外還渗出絲白松露的韻味 , 效果奇幻妙趣 , 而甜酒的甜度被白松露吸收了 , 甜中帶丁點鹹感觉立體 , 配搭新穎獨特 , 真是長見識 。 可惜當晚没有準備雲尼拿雪糕 , 否則將浸了甜酒的白松露片淋上混合 , 必定更錦上添花。

有朋友問一晚飲咁多支酒會否醉?  當然若新年份的話 , 飲到六成已有醉意 , 但舊酒因陳藏幾十年酒精已退減很多 , 加上我們慢慢品嚐 , 去到尾只有微醺卻没有醉意 , 這也算是飲舊酒的一個好處。

逆境中的感恩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Porcheret Monthelie Cuvee Miss Armande Vieilles Vignes 2017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時局動盪 , 這幾個月真的感到身心俱疲 , 更沒有心情飲酒及出席酒聚 。 直到感恩節期間出現有幾件出乎意料的連環奇蹟 , 令人精神振奮及有了新的希望。有這樣的"奇蹟"出現當然要好好感恩。

從酒中隨意挑了這支最近新入手的白葡萄酒 , 上次試過 2016 一個弱年 Meursault 表現不凡 , 2017 這個較好年份 Monthelie 應該會更精彩。

金黃明亮酒色 , 香氣散發的熟青蘋果、白花、Sweet Spice、奶油 , 糖果芬香 , 香氣優雅雍容而立體。入口是美味得令人讚賞的果味 , 柔和的酒體夾着明亮的果酸 , 呈現絕佳的甜酸平衡性及實在感 。 酒味凝聚 , 内容深琢 , 加上酒味過後在口中擴散性的元素表現 , 一開一合地陰陽互濟 , 餘韻由 Fine Acidity 的生津牽引 , 滑滑的礦物從口腔四週慢慢滲出 , 回韻悠長滋味。

這支 Monthelie 沉實内儉、爽直平靜 , 2017 比 2016 在酒體密度及連貫有更佳表現。它那清泉般的酒味表述令人心曠神怡窩心舒泰 ,  亦令過去幾個月來的種種憂傷鬱悶如清泉般心靈上得到洗滌 , 而從新得力。 前路漫長也不知結局如何 , 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 能行到這階段已屬極之難得。 從來對香港人的特質創意很有信心 ,就將一切交托給上主由衪帶領吧

這酒不宜雪得太凍 , 雪櫃中微涼飲用表現最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所産生的巨大蝴蝶效應真的是難以想像 , 個人認為這是上天主宰下的一連串奇蹟。

過去六個月香港人經歴了難以預計翻天覆地的變化 , 發生太多的事衝擊了我們的認知、信念、價值觀、良知與道德底缐。  我只能說凡事皆有因果 , 這個世界没沒有無原無故的愛和恨 ,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 問題爆發只是遲早的問題。

在亂世中要如何自處是一個難題 , 無可否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信念、價值觀及立場 , 除非經歴人生巨變否則很難會改變。 面對如此局勢 , 個人的做法是 “獨善其身" 做好自己本份。

世上騙子太多 , 騙了自己 ,卻騙不了眾生 , 騙不了天地 , 更騙不了真相、真理 。 個人只會努力地保持批判性思考 , 客觀地檢視事實、數據、理據 。明白自己見識有限 , 多參巧一些具公信力及質素的意見及分析 , 以修正自己的看法與立場。   不會盲目地去相信任何訊息 , 並且時常警剔自己 “不以自我為中心",  ” 自己不是永遠是對的”, 不抱雙重標準 , 不輸打赢要 , 能以同理心易地而處去對人對事就已足夠。

對於與自己不同立場的朋友 , 無謂執着於一時一意 , 若真的去到要割蓆分開亦不必婉惜及戒懷 。 緣來緣去 , 各人有各人的路無謂勉强 。 世事難料 , 可能事過境遷之後又再相逢亦未可知。

Au Pied Du Mont Chauve Bourgogne Chardonnay 2016 – 信有奇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月 Supplier 通知 , 從一個名不經傳的酒莊 Au Pied Du Mont Chauve 入了一批新貨。 這酒莊雖無乜人認識但幾年前飲過質素不俗 , 據酒壇情報說酒莊由 2013 年開始由水準脫胎換骨 , 質素令人刮目相看。 情報可信二話不說就購入了幾款試試。 批酒五月中到港 , 回來止暈幾星期到六月中才慢慢品試。

自己試酒喜歡由入門級試起 , 因為但凡手底功夫扎實了得有 Heart 的 Wine Maker  , 可以從旗下基本酒款一見端倪 , 若果 Bourgogne 做得好 , 其他中、高階產品必然不會差得去邊 , 須要考慮的只是"物值"問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 Bourgogne 一看色水就知絕不簡單,那種明亮帶金黃酒色表示葡萄達到一定的成熟度,除顏色外它有牛奶般的Body 厚度。單是這兩點已絕不是一支 2016 新年分的 Bourgogne 應有的元素。 相對近期飲過一些 2016 , 2017 的出名大莊 , 質素卻令人失望。

落杯一嗅 , 酒香散發金橘、柚子、蜜瓜,奇異果 , 香味含蓄內斂,幽香陣陣斯文大方。 入口酒體柔和,奶滑質感,絕佳的甜酸平衡在柔滑中滲出,優美果酸一浸浸從口腔內如潮水般四方湧盪再收入喉底,礦物味隨後淡淡反出 , 餘韻在口腔內來回不散。 自己最 Impress 的是那份細滑口感 , 甜酸平衡夾在紥實酒體中 , 軟中有勁陰陽互濟,非常優雅,這種 Wine Style 極為接近 Chassagne Montrachet , 有理由相信這支 Bourgogne 的葡萄是來自這區的田。

支酒只在雪柜冷凍 , 不入冰桶靜處於室溫一路品試 , 目的是細味它在溫度改變中的變化 , 飲了 4-5 hrs 支酒全程都表現公整自然 , 質素一路保持 , 而且由頭到尾都飲得很舒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以質素而言這支 Bourgogne 絕對是"超晒班" , 真係好過一些 Premier Cru (甚至 Grand Cru)。 單是開瓶這一段都已經飲得很開心 。 我敢保證以不用 $2xx 的價錢絕對搵唔到第二支 , 飲開 Burgundy White 的朋友一試就知有無老點。

有酒友會問 , 若果支 Bourgogne 咁平靚正 , 邊度仲使買其他中、高階產品?  我只能說 , 基本酒款都可以做到咁超班 , 其他產品應更有信心 。 可以推斷中、高階產品的深度、層次 、紥實、通透性 , Aging potential 亦會更好 , 以最易明白的區分 , 那可能是 88 分與 95 分之間的細微分別 , 只要價錢適合自己 , 邊支都買得過。

自己覺得要搵一支好質素的白葡萄酒比找紅葡萄酒更難。 因為大家所用的葡萄都差不多,釀酒技術亦大同小異 , 所以白葡萄酒水準一般都在一個框架內,商業社會要找一支抵飲的白葡萄酒已不容易 ,  遇上一支如此超班而平價的白葡萄酒可說是一種 “奇蹟"。

                                                 *********************

世人都渴望奇蹟 , 尤其面對惡劣環境及絕望無力的形勢下 , 但奇蹟卻永遠不會以世人所期望又或像電影戲劇性般的方式出現。

奇蹟往往在最不起眼、最卑微、最意想不到的情形下發芽 , 所以很容易被人怱略 , 而事實上亦只有心清、歉卑、順從的人才能察覺到 。

歉卑、順從不是指對不能改變現實中一種卑恭屈膝 , 反而强調在任何情况或絕望環境中 , 不論轉機如何渺汒都要樂觀及堅持 。

歉卑 – 相信明白自身的不足及有限、盲點之存在、擺脫自己堅持的執念 , 不自以為是唯我獨尊 , 打破虛榮的心魔 , 以赤子之心及良知去面對事實 。

順從 – 相信人力之外有更高的主宰 , 亦明白目下時機形勢 , 順其自然 , 知所進退 ,  靜待時機 , 適時而為 。

以水之柔弱但不斷做到滴水穿石。 自己深信若能時常保持歉卑、順從的心態 , 沉着、紮實、努力 , I do my best, God do the rest!  世事就會聚沙成塔 , 滴水成河 , 奇蹟往往就是從這细微點滴中産生意想不到的連鎖反應 , 最终可能變成大奇蹟也不定 ……………….

***********************

夢裡踏雪幾回 – 2015 La Petite Pervenche, Clos Puy Arnaud, Castillon-Cotes de Bordeaux

飲食潮流千變萬化但總離不開一些基本原則 : 常識告訴我們 , 若果食材本身夠新鲜一定選用最簡單的烹調方法 , 取其食材本身的原汁原味 。 若果食材不是十分新鲜 , 則加入其他較濃味配料作烹煮 。 雖然這並非什麽金科玉律 , 但有一定的參巧價值。  套用在葡萄酒身上 , 除了葡萄本身外 , 釀造過程涉及很多複雜步驟、手段 , 每一個環節都令葡萄酒的味道產生變化 , 無可否認某些手段確令葡萄酒更加美妙、有深度及變化豐富 。 飲酒經驗多了就會因應口味去篩選 , 亦有一種反樸歸真的心態 , 傾向及注重一支酒的本質而非一些外在花招。

2017 年寫過 “葉底藏花 – Clos Puy Arnaud Cuvee Pervenche 2015” 對於酒莊以自然派手法用在 Merlot, Cabernet Franc 葡萄上 , 再將之在陶罐內熟成 , 而非傳统木桶 , 釀出一份獨特美態 , 真的令人津津樂道。  今次這一支 La Petite Pervenche 沒經陶罐 , 更沒經木桶 , 單纯展現葡萄最純最自然的一面作賣點。 試想若非葡萄本身有一定質素 , 酒莊又豈會自曝其短?  自己試過“葉底藏花” 的高藝 , 怎會不找支 ”清纯” 版來探個究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但凡新酒開瓶 , 自己習惯將酒静放半小時散一散氣才落杯 , 單在這時候已嗅到陣陣幽香從瓶口飄來 。

落杯時 , 深沉的紫羅蘭、藍莓 , 夾著 Sweet Spicy 果香 。入口是士多啤梨果酸 , 輕巧甜美果味混合细絮質感的單寧在口腔内流動 , 輕柔、精细又略帶點含蓄 , 清纯得來舒服自然。 第一印象它更為親民。

開瓶 1 小時 , 酒中的花香、藍莓 、Spicy 更覺結實 , 香氣亦由平面而變成立體。 酒體 Silky , 酒的酸度以優美的線性作表述 , 感覺上有點 Dry , 單寧细緻又有質感 , 酒開始出現 “自然派” 的 Clean & Pure 特性 , 餘韻悠長细腻 , 雖不算長卻很工整。  這段時間 Wine Style 表現很像 Côte de Beaune 區的 Burgundy 。 自己不禁暗笑 , 若這時換個 Burgundy 樽支酒真係呃到很多人。

開瓶 2 小時 , 酒味進入另一階段 ,  酒體接觸空氣後開始變得 ”肉地”, 酒香變得濃郁 , 甜美的 Melot 的果甜味 , Gentle & Soft 的酒體 , Cabernet Franc 的幼细酸度及骨架 , 兩者自然融滙 , 平衡均稱 , 當中的 Sweet & Spice 味道更是精彩及迷人 。 難得的是它没有强勁的酒精感 , 全程都是輕輕鬆鬆 , 另外支酒因沒經過木桶 , 所以非常 Easy Drink  但它卻不流於膚淺庸俗 , 反而 Delicate 得來又夠 Elegance 。 葡萄本質美態真的表露無遺 , 這真是 Less is more 的最佳表述。

開瓶 3 – 5小時 , 酒味進入穩定狀態。  果味、果酸、皮單寧優雅地溶滙 , Sweet Spicy 一樣一浸浸地流露出來 。 層次細節更加明顯 , 它的柔和 Mouth Feel 感覺確是一種舒服享受。 這一段無花無假 , 簡單直接令人回味。

如此這般一個人一支酒就度過了一個悠閒的下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若將葉底藏花 Clos Puy Arnaud 與 La Petite Pervenche 以獨立兩支酒比較。 葉底藏花明顯更大潛力  , 更 Powerful  , 層次、細節、變化亦雙對較多 , 而處理上亦須更長時間。  La Petite Pervenche 以無添加”自然派” 手段 , 展示 Merlot, Cabernet Franc 的本質 , 率直美麗 易 Handle 又親民。

這支 La Petite Pervenche  正是”見自己”; 而葉底藏花 Clos Puy Arnaud Cuvee Pervenche 則是 ”見天地” 屬兩個不同層面。

千拳歸一路其實 La Petite Pervenche 正正就是葉底藏花中所藏的那朶花 (葡萄的本質真貌)。 葉底藏花飲到尾亦是最正這一段。    La Petite Pervenche 不須你去尋找 , 大大方方的擺在你面前。  閣下喜歡經歴衆裡尋她那份幻得幻失的浪漫 , 又或是喜歡開門見山的直接 , 都可以各取所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個人認為葉與花本應在一起 , 欠缺一樣也是遺憾 。 “葉底藏花一度 , 夢裡踏雪幾回”兩支拍埋既浪漫又富詩意。

自己有種感覺 , 這支  La Petite Pervenche 是試驗性產品 , 未必會長期生產 , 閱歴多了就會明白 , 有些事過了就不會回來。 若 La Petite Pervenche 不再生產 , 自己確有一份 “夢裡踏雪幾回” 的懷念與遺憾。

 “世間所有的相遇 , 都是久別重逢"; 人生之中無可能没有遺憾 , 若然久別重逢中 , 沒有絲毫記憶或遺憾 , 事情太過完美 , 太完美的人生反而是不完整及無趣…………………

 

酒神的盛宴 2018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 , 難以至信又到了十二月 , 慨嘆這一年過得真快。 每逢年尾都是充滿期待的 , 尤其是長老會的 ”酒神的盛宴” 。

過去兩三年酒神的盛宴多數以 Burgundy 為主 , 長老今年轉一轉玩法以 Aged Brodeaux 為主題。未入主題之前先來兩支極為罕有的香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Henri Giraud Argonne AY Grand Cru Brut 2008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香檳的瓶蓋非常特別 , 它不像一般香檳慣用的鐵線抓著錫纸 , 而是用一條粗金钃條箍著水松塞 , Packing 提供了一支像小型開信刀的” 開酒器” , 用它來撬走支金钃條 , 再用手擰開水松塞 , 玩法有點特別。

金黄酒液混合極幼细泡沫從杯中不同位置上升。 香氣清怡優美 , 散發花香、Nutty、西柚、奇異果的香氣。  入口如慕思般的氣泡 , 给你柔軟而又 All Round的口感 。 酒味隱约感到水蜜桃、士多啤梨的甜美。 幼细的酸度 , 有 Substance有 Complex , 中段內涵有如樂章般的節奏層次感 , 優美得來又夠 Focus。收结有少許鹹味加果韻在喉底浮現 , 韻味悠長。 一支非常工整、優雅、高質的香檳。

這支 Argonne AY 是 Henri Giraud 的旗艦级香檳。 用 Grand Cru Aÿ 田 ,以90% Pinot Noir 及 10% Chardonnay葡萄釀造 , 再以95% 當地出產的小木桶內發酵 , 因此以 Argonne 命名。 Henri Giraud 說這支香檳是 " The diamond of our range, the best of the best of what we do". 年產只有 4000支 , 基乎全部由內部認購及買去日本 , 在香港極為少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Henri Giraud Grand Cru d’ AY Blanc de Blancs Brut 2005

第二支是 AY Blanc de Blancs。 這支香檳年產更少只有 2000 支更是矜貴。

金黄色的酒液泡沫同樣豐富幼细。 香氣帶花香 , 梨子, 少許麵包 , 香氣比Argonne AY 來得輕盈 , 但卻有一份牽着你鼻子的魅力 。 酒味流暢 , 帶着柔和果酸 , 舒服的口感清爽線性的果酸內涵 , 絕佳的平衡性 , Mineral 在中尾段出現 , 果韻同樣悠長。

對比兩支香檳 , Argonne Y 感结實凝聚 , 而這支 Blanc de Blancs 則輕柔飘逸 , 這都是因為 90% Pinot Noir 與 100% Chardonnay 比例的關係。 個人較喜歡Blanc de Blancs , 它给我像夕陽下在山上看芒草的影像 , 那是金黄、温暖、舒服及一份寧靜感的一幅圖畫。

********************************

進入當晚主題 – Aged Bordeaux。  我自己對新酒同舊酒的品評抱有不同尺度 , 因為大家都有機會接觸得到新酒 , 我會以較理性的角度去分析 , 注重它的细節及個人感覺 , 試圖了解其錯综複雜的脈絡 , 作為推介、採購、儲存、飲用的參巧。

對於 Aged Wine , 因再遇上的機會較少 , 加上每支酒的成長儲存經歷都不同 , Condition 有很大的差異 , 遇到一支 Good Condition 的舊酒已是 ”萬幸” 。Good Condition 的舊酒還要懂得處理才能表現其美態 , 所以飲到支靚舊酒 , 真是要”感恩” 。  有些舊酒有些年份太舊連見都未見過 , 未見過唔熟識又如何品評呢?

舊酒經長時間熟成  , 酒中各元素如何 Integrate 是重點所在 , 各元素中果味能否保存及溶合是最關鍵的 。試問若支舊酒果味全流失 , 只剩下酸度及單寧 , 支酒變成一支木水 , 那有什麼好品評?  舊酒仍能保持到幾十年前的果韻 , 歴久而常新 , 那才是最矜貴。  而酒味的發展更如幾許風雨的人生經歴 , 所以要像藝術品般用心感受、欣賞、細味、尋找共嗚的心態去品嘗 , 並作個記錄 。 有些可能具體 , 有些可能抽像 。 我當然明白讀者亦會很好奇 , 好想知道支酒點靚法 , 又或者從我描述中來個 “伯拉圖式品嚐” 也覺滿足。

IMG_2333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76 – Magnum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1830原瓶直出。 Earthy Forest 加上 Lead Pencil木香 , 夾着成熟 Red Fruit , 丁點白楜椒及煙絲 , 這都是非常 Classic 的Lafite Rothschild 香氣。 入口是柔軟如奶脂般的口感 , 單寧、果酸、複雜的內涵凝聚合一 , 結構宏大沉實有力 , 很容易感受到它的潛藏堅實內勁 , 而餘韻更是悠長细緻而複雜。

一支儲存得好42年酒齡的 Bordeaux可用風華正茂來形容 ,  Lafite真有小國之君的皇者氣派風範 。

                                        *****************************

接下來幾支以 Blind Tasting 形式進行 , 為的不是考驗大家的盲品功力 , 皆因每一支都是超越自己經驗、認知的東西 , 而是令大家更 Focus 在酒質表現上 , 尋找當中的蛛絲馬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Margaux 1947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030hrs 落杯。

酒磚色而帶光澤 , 酒香散發著 Beautiful 梅子、黑加侖子的甜香 , 嗅深一層是松木、皮革及泥土。 入口是成熟梅子果味 , 質感非常柔潤 , 果酸及單寧已全然溶化 , 甜美果味貫穿整個味覺旅程 , 甜甜餘韻在喉底迥盪不絕。It is truly beautiful 。

這支 Bordeaux、成熟、優美、大方、典雅、甜美 , 風格極像 Burgundy 只是更濃郁 , 而它骨架结構內歛而且甚具氣派 , 韻味成熟有著一份 60年代的古典風華 , 就像瑪利連夢露般是一個 All Time Classic。  在 Bordeaux 中 , 風格味道最似 Burgundy 的只有成熟的 Chateau Margaux 及 Palmer。以它的絕世風華應是Chateau Margaux 無疑。

開估是 Chateau Margaux 1947 ; 一支 71 年酒齡竟有如此甜美果味 , 而且貫穿整個味覺旅程 , Margaux 真的有穿越時空的特異功能。

IMG_2339

Chateau Palmer 1961

1700 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100hrs 落杯。

這支酒竟然同支 Chateau Margaux 1947 十分相似 , 酒香同樣散發著吹波糖、梅子、黑加侖子的甜香 , 少許 Spice、皮革、雪茄盒。 入口質感柔軟如絲 , 所有元素果味、單寧、果酸、木桶元素溶和。 老實講若 Chateau Margaux 是 Beautiful 的話 , 這支可以用 Glorious 來形容。 真的很難分得出分別 , 只能感到它的規模比 Margaux 略细 , 平衡性、層次感卻有丁點分別 , 可說它更平易近人及有點文藝古樸氣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開估正是一支 100 分的 Legendary wines –  Chateau Palmer 1961 , 世纪之酒果然名不虚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Latour 1953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130hrs 落杯。

酒色磚黃老舊。 香氣散發, Earthy、杉木林、煙燻、玉桂、Dark Berries , 香氣以複雜為主深沉剛正不移 , 與前幾支感覺不同。 入口是成熟華麗的圓潤質感 , 體型横向。 味覺元素渾成, 士多啤梨的果酸 , 中段感到小許黑果及黑朱古力的甘味 , 餘韻在喉底迴嚮良久不散。 它的骨架無形而綿密堅挺 , 肌肉感强 , 層次複雜而平衡 , 它的 Backbone 是支酒精髓所在。 開估正是 Chateau Latour 1953。

Chateau Latour 1953表現的是一種學者般的氣質 , 是一種歲月中磨煉出來的成熟智慧 , 外表不是它的著眼點 , 反而是内涵中顯露出那份尤如智者的温文爾雅修養及智慧。 聰明是天生的 , 但智慧卻需後天的經歷、磨煉、培育及對生活的堅持與選擇。

最後出場一支十分嚇人 , 所以另文作分享。

OLYMPUS DIGITAL CAMERA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989 Dr. Bürklin-Wolf Wachenheimer Gerümpel Riesling Trockenbeerenauslese

最後出場的是一支德國世紀年份 1989 TBA 甜酒 , 大家都好奇怪點解支酒像 Port酒般深啡色而非金黄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味複雜 , 蜜糖、布冧、加應子、咖啡、香料、果仁等。 口感柔潤 Oily , 甜美而有高雅的糖份絕不嗆口 , 甜酸平衡中流著細緻的酸度悠長而美麗 , 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這真的是天上來的 ”玉露瓊漿”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述幾支舊酒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形神俱備,很能表現到每個酒莊的核心風格及 Wine Style,可以說是非常 Classic 或是一個 Text Book Reference.

又一個永世難忘的晚上 , 好朋友之間的友誼就像醇舊美酒 ,經得上時間考驗 , 元素 Well Integrated 醇化 , 越久越醇 , 而且酣味長繞心頭 , 令人回味细嚼。

逆境中的幸福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eursault 1er Cru Les Santenots 2016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Cuvee Miss Armande 2016

ca5623c8-94a1-4707-94f2-9285557676b0

弱年對白葡萄酒是一個考驗 , 普遍通病是酸度較高且 Sharp , 口感較薄而且味道變化一瞬即逝。 有時木桶比例因葡萄不夠能量容易失去應有的平衡 , 徒具外形內裡卻没有靈魂 , 餘韻短及淡。  自己飲酒有一套想法 , 弱年如一面照妖鏡 , 如果一個酒莊能在弱年釀出有質素的酒 , 其他年份只要價錢合理 , 基本上可以瞌埋眼入貨。  另外弱年一般較便宜及適合早飲 , 正好是摸清酒莊功力的最好機會。

在 6 月時分享了這篇 ” 劣境見人心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1er Meix Bataille 2016 “  一個弱年卻超班的好例子 , 對此莊印象深刻 , 好想進一步了解弱年白葡萄酒可以做得幾盡。  於是找來了2016  Monthelie Cuvee Miss Armande 及 Meursault 1er Cru Les Santenots 。

Wine Group 酒友經常抱怨我出 Blog 後才给他們品試 , 永遠試完想買已蘇洲過後無艇搭。 今次順應民意掉轉玩法 , 在酒聚中先俾酒友品嘗。

兩款酒都不宜 Over Chilled , 簡單雪凍 , 飲前在室温中回一回温 , 涼涼地飲效果最理想。

7ade708b-ce23-4ba5-8466-bb8f79ec5c41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Cuvee Miss Armande 2016

香氣略為内斂 , 酒味卻是濃郁有勁 , 口感柔滑軟綿而横向擴散 , 内容平衡细緻 , 酸度優雅 , 有前有後有靈魂 , 難得的是它竟有大酒的氣場及格局。 弱年能有此格局 , 加上只是 $2xx 的價格 , 唔使講即 “秒殺” 。

IMG_1466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eursault 1er Cru Les Santenots 2016

Meursault 亦非常高質素,柔潤而不肥大厚重,絕佳的平衡性,果酸與礦物感優美地溶合 , 收结線條雅致,餘韻悠長。 此酒低調得來内涵豐富有個性 , 舒服得來實在窩心。  格調比 Monthelie 多一份高雅 , 價錢绝對拍得住坊間貴一至兩倍的同類。

IMG_1476

Meursault 在配襯生蠔時不會因過量的木桶及礦物而産生鯹味,反而與生蠔的海水味及蠔韻無縫接軌,形神共舞。

兩款酒表現極之優秀 , 不但没有弱年的通病而且做得非常高雅 , 加上價錢 , 弱年遇上此兩支好酒可說是 “逆年中的一份幸福"

*****************************************************************

早前一篇 Less is More 中涉及到自己對 “平淡"的看法 , 其實也是這幾年自己的心態 , 今次想借題補充小許。

追求及慾望一向是動力的來源。 一個人沒有追求及慾望,就沒有動力;  如果把 “平靜" 作為追求的目標,結果一定是自我麻木,沒有動力,像一灘平靜的死水。 但過多的追求又常常使人失去平靜。 我們會問,人生要追求甚麼才能既有動力,又有心靈的平靜? 而人在逆境中最容易失去的就是一份 “平靜" , 所以很多人求神問仆 , 除了一份虚幻的保障外 , 也是想尋回那份平静。

人心之所以難"平静" , 其實一切的關鍵都是源自一個「貪」字 。「貪」是指不當的求取自己沒有的事物,或不滿足的追求超過自己所需要的 ,  简單來說就是”需要” 與 ”想要” 兩大範圍的分别。  逆境中的人之所以痛苦很多是因為不當的求取自己沒有的事物,或不滿足的追求超過自己所需要的 –  貪而不得 , 放不下 , 捨不得 。 若能回到 “實際需要" 而非"慾望想要" , 痛苦自然會相對減少 , 人亦會慢慢平靜理性下來。 “貪念" 其實也是一時衝動 , 只要懂得拖延時間 , 貪念亦會淡下來。 世界很大 , 人的慾望無盡 , 很多東西帶不入棺材 ,  根本貪不來也貪不了。

知道了"貪念" 與 “平静" 的因果關係 , 人就要學懂如何克制自己的貪念 , “克己" 绝對是講易行難的 , 不過難並不等如不可能。

換個角度去看 , 真正有意義的 “平靜" 是活得精彩、有動力、有盼望,能經歷在患難中得到喜樂、紛擾中保持一份冷静定力、在動亂中令自己平安、 在缺乏中尋找知足及感恩、在富裕中克己而不令自己變得庸俗迷失、在盛名中能抽離保持一份淡泊 , 這種心態境界豈不是更值得追求嗎 ?

回歸現實 , 只要能夠戒贪克己 , 開放心靈 , 放下無謂 , 在不同順逆時空 , 高低领域 , 也能找到令你覺得精彩、盼望,喜樂 的人與事 , 這些就心靈上的幸福。

Less is More – 2017 Albino Rocca Langhe Chardonnay Da Bertu

人總愛追求一些自己不懂的東西 , 例如一幅舉世知明的名畫 , 究竟有多少人真的看懂? 有多少人真的能對名畫產生共鳴?  葡萄酒愛嗜者亦常有一種錯覺 , 覺得酒越複雜、越難明、越貴就等於越高级越好 , 但飲完之後自己飮咗乜、喜歡支酒什麽連自己也搞不懂。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最近飲了這支 2017 Albino Rocca Langhe Chardonnay Da Bertu , 一支看似普通的 Daily Wine , 但卻印像深刻及很有共鳴。

淡黄的酒色 , 少許 Watery Rim。 香氣帶奇異果、青蘋果、菠蘿、檸檬、白花 ,香氣濃郁而凝聚。  開瓶初段覺得支酒 Youthful, Clean & Precise , 風格有少少似 Riesling 亦有少許新派 。 酒體颇 Rich , 初段略帶少許的酒精感 , 果酸明媚柔中帶勁 , 中尾段礦物感開始渗出 , 口腔內多重味覺充盈而悠久。  2017 咁新年份這表現已是恰如其份 , 之後越飲卻越喜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過了幾小時 , 支酒舒展了更覺優美。 酒味清新自然 , 帶著一份不施脂粉的真實美 , 酒體柔軟令人十分舒服 , 结構绵密 , 酸度平服细緻 , 礦物感輕滲 , 餘韻悠長细腻 。 個人最喜歡它的清新、平衡優雅 , 更呈現一份不徐不急的節奏。 它绝非倾國倾城的世間尤物 , 卻是大草原上的一株蘭花。

自己覺得越簡單的東西越難做得好 ,  Chardonnay 是白葡萄酒中的魔術師 , 風格百變 , 但究竟多少人能看到它的真面目?   市面上有很多 Unoaked 的 Chardonnay , 但總被人覺得過份简單或太庸姿俗粉 , 很難找一支清新得來又有自己個性的。

這支 2017 Albino Rocca Langhe Chardonnay 是不銹鋼桶釀做 , 因此它能表現出 Clean & Precise 濃郁凝聚的風格 , 另一面卻有 Leesy 的柔潤酒體及質感 , 正因這份質感令它可以與很容易與食物互通共溶。 另外它工整得來討好易明 , 平實得來自我 , 安於本份而不浮誇做作, 淨飲及佐饍兩者皆宜 。我試過將之配搭醉蝦、鹽焗馬友、焗雞、時蔬等不同菜式效果直接及 Effective , 真的十分理想 。 一支白酒基本上可以玩足全場 , 而且会不斷追酒   。

這支酒新年份較 Youthful,現時飲用可唞 2 – 3 hrs  , 若 Bottle Age 兩三年將會更成熟優雅。

現今百物滕貴 , 平心而論以百幾蚊的價錢能有此表現 , 真是唔使點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對於這支葡萄酒個人有以下感受 …………………

平淡 – 给人一種不積極、不進取、與世俗妥協投降的負面感覺 ……………

究竟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反過來想一想 , 自己每天努力追求的是什麽?  是無止境的慾望? 大起大落的刺激? 為避免落後於他人的”非要不可、非做不可”? 掩飾自我的虛榮與浮誇?  這一切令自己身心虚耗 , 將自己迫進無窮無盡的 “黑洞” 中去?

相對地"平淡"是一種境界 – 曾經歷過風浪的人 , 厭倦了名利場上人的虚偽 , 看透世事的無奈 , 明白自己的不足及有限 , 淡泊世情 , 不做救世者 。 不再艷羡別人所擁有 , 安於自己的本份 , 抗拒非要不可的思维 。

平淡不是近期流行的 “佛系” , 而是一份豁達 , 追求内心的真正平静 , 感恩眼前所有 , 是真正的活在當下 。 換一個新角度去看世界 , 以不徐不急的節奏過生活 , 安貪樂道 , 享受平靜與無爭。 身處這荒誕的世代 , 可能這是擺脱 “黑洞” 的最佳方案。

Less is More!  看似一無所有 , 卻是一無所缺。 問题是你能否有智慧去明白 , 有勇氣願意放下身段去體會 , 擺脱自己的心魔?

Wine Supplier – Deco Wines Ltd

劣境見人心 –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1er Meix Bataille 2016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onthelie 是 Burgundy Cote de Beaune 內位處於 Pommard 及 Volnay 中的一個小區。 由於鄰近 Pommard 及 Volnay , 所以兼具 Pommard 的嚴謹結構 及 Volnay 優雅細緻 , 緊密及具女性氣質的風格。 Monthelie 是很多 Wine Makers 的夢之都及試驗場 , 水準不斷提升及有驚喜 , 加上價格親民 , 所以成為我所喜愛的產區。

這次品試的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1er Meix Bataille 2016 , 始於 Armande Douhairet 女士 (1906-2003) 以 Côte de Beaune 內 Monthelie 為祖本,同時擁有Côte de Nuits  內 Grand Cru Musigny。 其 Consultant  Andre Porcheret  曾經任職 Domaine Leroy 及 Hospices de Beaune 。 傳至孫女Cataldina Lippo 開始接手經營管理 , 買掉產量不足的Grand Cru Musigny 地權而回歸 Monthelie 為基本 。放棄賺錢的Grand Cru Musigny 而專攻 Monthelie 這小區 , 可說明了Cataldina Lippo 的意向。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開瓶一刻 , 酒色深红帶點黏性 , 這時香氣雖然較收斂 , 但若深深嗅之仍能嗅到熟果 , Sweet Spice 幽香。 由於支酒較 Young 的關係 , 果酸在這一段較為明顯 , 這是新酒的正常表現。

開瓶 1 – 2 hrs 。 酒香慢慢開展 , 那是熟果、Sweet Spice、Fresh Strawberry , Raspberry 的混合香氣。 入口是複雜的果味、酒體重量有點像全脂奶般的柔潤 。 士多啤梨般的果酸鮮明而貫徹全程 , 單寧細緻 , 酒味複雜而內斂絕不宏大剛烈 , 喉底果韻隱現。 初步感覺支酒易飲得來工整且內容豐富 , 亦有大酒的架勢 。

開瓶 2 – 3 hrs , 香氣變得濃密及迷人 – 果香、甜香、Spice香相互交織。 果酸慢慢變得平和 , 果甜味、礦物元素開始 ”浦頭” , 單寧依然細緻 , 酒味在口腔中滾動 , 元素交替變化 , 越飲越覺得支酒潛質極佳 。

開瓶 4 – 6 hrs , 這時支酒開始進入狀態 , 香氣可以用”迷死人”來形容 , 就算將酒杯放離兩三尺都能嗅到它的誘人酒香。  這時果甜味及果酸已進入一個平衡 , 單寧細絮低調 , 礦物感亦如潮水般湧現。 Fine Acidity 出現在口腔不同位置 ,  Ashy 的果韻在喉底盪漾。 此階段令勾起我對以前飲過 Musigny 的一些回憶。

對於一支 $3xx 的 Monthelie 1er Cru 來說已算是交足功課。 但它的潛質絕非如此 , 為了看清它的本質 , 將 1/3 酒留放雪柜第二天再試。

開瓶 30 hrs , 酒香 “完全” 沒有走樣 , 仍是我極喜愛的 Sweet Spice , 帶刺玫瑰 , 甜美得來有立體、有深度、有個性 , 單是這一點就已是 Amazing。  此時 Young Wine的酒酸已全然退去 , 此時呈現的是一種本質上的優美果酸平衡 , 酒體依然濃密但不厚重 , Ashy質感 , 口感 Chewy ,  Fine Acidy反應在口腔中此起彼落 , 單寧細絮輕巧地在齒間遊走 , 果韻在喉底忽前忽後迴盪。  老實說它比昨天更好飲。  這時支酒平和、舒服卻又不失結構工整 , 嚴謹、優雅、細緻、緊密、不剛不柔、亦剛亦柔。 它沒有 Grand Cru的宏大結構外表 , 卻有 Grand Cru 的 Classic 內涵與靈魂 。 今天飲用無疑有點 “生” , 但絕對值得擺幾年將之養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酒不能單看表面 , 要明白它的經歴。  2016 是 Burgundy 的失收年份 , Pommard 和 Volnay 的情況更為複雜 , 冰雹和霉變破壞了大部分地區 , 並使許多種植者沒有葡萄收穫。 Monthelie 這小區亦受到波及 , 很多 Wine Maker 唯有減產來保持質素。

減產從來是 “七傷拳” 未傷敵人先傷自身 , 在豐富產量下去蕪存菁的減產十分容易 , 在失收日子有冇得你減也成問題 , 更遑論保持質素。 減產是商業卓頭借口 , 還是良心 , 非局中人難以分曉。產量少、成本高、好自然反映在酒價方面。

市場從來是扭曲的 , 好年份的酒價格受追捧而暴升 , 差年份因產量少物以罕為貴 , 價格亦被炒上 。 就正如新年期間的桃花一樣 , 不論豐收或失收 , 價格都以不同理由不斷向上 , 價格永遠不會因豐收而回落。 市場從來都被操控著 ,  身為消費者最可悲的是沒有選擇 , 被迫以高昂價格卻買來劣質貨品。 唯有真正用家可在云云大千世界中眾裡尋它。

這支 Domaine Monthelie-Douhairet Monthelie 1er Meix Bataille 2016 在如此惡劣環境下仍能有此表現 , “真”減產的用來保持品質 , 而價格亦在合理水平 , 其餘的亦不用我多說了。

這篇文章出街時 Supplier 所有存貨亦已沽清 , 但不用太擔心 , 若弱年有如此表現 , 其他年份只有更好 , 只要價格合"射程" 真係唔使諗 , 瞌埋眼就放心去買。

酒莊資料

https://www.domainemontheliedouhairet.com/our-wines/

 

五月艷陽天 , 情深二七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晚出席了在一個 Causal 的聚會 , 原本懒開就懒無打算作任何筆記 , 但席間有幾支酒實在十分出色 , 唔寫真係過唔到自己 , 由於只憑事後記憶作個記錄 , 所以只能記下重點。

這三支酒都是以 Blind Tasting 方法品試 , 這些酒其實極之罕有 , 自己那點微末道行 , 只能细品欣賞豈能會估得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flaive Bienvenues Bâtard-Montrachet 1991

明亮金黄而通透的酒色 , 杯中散發 Citrus , 蜜糖 , 百合花般的優雅香氣 , 自然如風輕送。入口柔滑如絲 , 輕盈的酒體盛載着濃郁並成熟的果甜 , 活力又细緻的酸度兩者無間的接合 , Mineral 感覺如浪潮般而至 , 檸皮及濕石般的餘韻在喉底歴久不散。

這支酒質素極高 , 它有著交響樂般的優雅風格及節奏感 , 層次如潮水般一浸浸而出 , 上佳的平衡性 , 亦表現出 Biodynamic 的自然派風格 , 腦海中即時浮現 Domaine Leflaive 這名字!  果然是它。

 這年份對長老有特别意義 , 而 Bienvenues 亦有 Welcome 之意 , 用在這次聚會可說是別具心思。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Ponsot Clos De La Roche Vieilles Vignes 1991

這支酒原瓶唞氣 4 小時落杯 。 红寶石般通透酒色 , Black Cherries , 蜜棗 , Sweet Spice 的混合香氣 , 未飲都覺得支酒很成熟及甜美。 入口果然 , 成熟的果味在口中擴散 , 酒體平顺而不厚重 , 內裡元素完全是和階地共溶 , Texture 细腻 , 餘韻略淡。 一切好像風般自然平衡 , Clean, Pure & Focus , 亦虚亦實。這支酒表現正在適飲時段 。

這支酒越飲越似支 Leroy …………….. 我对此推断唯一疑惑是 Leroy 的酒色不會這樣清澈通透 , 而初落杯頭一浸的甜美果香及酒味 , 那份嬌美可人實不太像 Leroy 應有的深沉内儉 , 而 Texture上亦没有 Leroy 那”红豆砂” 般的感覺 , 而 Leroy 的餘韻會較细長。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酒應是奉行 Biodynamic 那一派。

 開估原來也是自然派的 Domaine Ponsot Clos De La Roche Vieilles Vignes 1991。 Pinsot 能有此質素也真的是令人側目。

 

OLYMPUS DIGITAL CAMERAChambolle Musigny Henri de Villamont 1964

這支酒 Double decant 5 小時隔渣後原瓶帶過來。

暗磚红般的酒色 , 香氣是棗、Raspberries及少許甘草的混合 , 香氣迷人而深遠。 酒體輕盈無重卻绵绵有物 , 元素柔和而混成合一, 内裡國色天香外表卻意境濛瓏 , 五臟六腑像被温柔地按摩一樣舒服甜美 。

Chambolle Musigny 最迷人的地方就是這種難以言諭 , 约隱约現的美態 ,它的酒味頻譜及餘韻不算深長 , 但足以令人心醉……………

只能引用海倫 · 凱勒的一句話  “世界上最好和最美的東西時看不倒也摸不到的…… 它們只能被心靈感受到 “ 來形容。

若硬要具體說明级素 , 我很認同長老的一段評語 “它比 La Tache 更為好飲。" 由此可知它質素有多高。

這支 Chambolle Musigny Henri de Villamont 1964 是一支只會在拍賣會出現的酒 , 是神级葡萄酒收藏家 Docteur Barolet 的珍品。  Chambolle Musigny 一向是我的最愛 , 再加埋 64 這個年份 ……………. 這一切都令我神魂颠倒。

小弟有幸早幾年飲過另一支 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 , 同樣是超凡入聖。

至於 Docteur Barolet , 個人覺得他有點似 “神之水滴” 中葡萄酒評論家神咲豐多香 , 分別是 Docteur Barolet 購買優質葡萄回來以自己的理念去釀酒 , 而他的酒只會賣給特定的 Client。 他比 Henri Jayer , Lalou BIZE 更早期的神級人馬。

以下有些小許 Docteur Barolet 资料:

In 1830 Arthur Barolet founded a small family business in the Burgundy wine capital of Beaune, but it was known by a limited circle of connoisseurs for the quality of its wines. His grandson, also named Arthur Barolet, gave up medicine in the 1920’s and left Paris in order to take over the firm of his family.

His technique of selecting the wines was based on the two following criteria: the choice of powerful, structured and rather tannic young red wines which could age a long time in bottle; their breeding for an extensive period in oak barrels. The majority of the wines known under Dr. Barolet’s collection was dispersed in auctions all over the world, namely Christie’s in London, Geneva and Paris, Sotheby’s in London and Heublein’s in New Y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