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盛宴 2020 – 久旱逢甘露 , 點滴暖心頭

每年的聚會因為疫情關係延後了幾個月 , 這一年多來大家都面對不同的挑戰 , 可幸各人都能平平安安。 太耐無見真的有千言萬語 , 加上當晚靚酒美食 , 真是久旱逢甘露 , 點滴暖心頭 。

一如以往以蒙瓶方式品試。 老實講以自己的微末道行 , 有些酒連見都未見過點會估得中。 只不過靠感覺及聽長老的分晰 , 偷吓師當學習當做修練。

Dom Perignon 1988

當晚第一支成熟形香檳 , 金黄酒色 , 散發拖肥、煙肉、Almond 的成熟酒香。甜酸平衡的酒味在醇厚柔美 Full Body 的酒體襯托着 , 那份雍容華麗而 Rich 的凝聚感, Baked Apple, Yeast, Spice 韻味如繁星般在口腔內散佈 , 幼細如絮的酸度 , 酒味複雜有層次 , 餘韻带着絲絲甜味 , 悠長細膩令人回味。 一支33年年的成熟香檳雖然没有年輕香檳的泡沫但卻有另一番成熟韻味 。

Chateau d’Yquem ‘Y’ Ygrec 1964

這是Chateau d’ Yquem 白葡萄酒 ‘Y’ , 採用 75% Sauvignon Blanc 25% Semillon 釀製 , 僅在特殊限定年份才有生産 由1959 至今只出産 32 個年份 , 平常年份已經不易更何況是 1964 這樣陳年更是一支難求。 一支57年的 ” 成熟” 白葡萄酒會有什麽表現?

Deep Amber 般的酒色 , 酒香滲着丁點焦糖、杏甫、橙皮。 入口簡單地說就是一支 “唔甜” 的滴金 , 它有齊晒 Chateau d’Yquem 的輪廓形態  , 濃郁厚重但有層次的口感 , 柔潤中包含優雅的酸度線條 , 餘韻帶少少 Mineral。 這種似甜非甜的感覺確是十分奇特 , 尤其對熟識 Chateau d’ Yquem 的人更會産生一種 ” 迷惘的認知錯亂” 冲擊你又 Chateau d’Yquem 品酒經驗 。

Domaine Fleurot-Larose Le Montrachet Grand Cru 1976

第二支白葡萄酒單看這種酒色已是唔會年輕 。 芝士、奶油、菓仁這種木桶熟成香氣 , 入口是圓熟甜美 , 口感濃郁豐富 , 一份向内凝聚的張力 , Well Balance 的酒味曲線 , Fine Acidity 在齒間生津流滲 , 因陳年開始發展出少許甜酒般的感覺 , 韻味深長中帶有似實似虛的果甜。 一支色水咁陳年的成熟白葡萄酒 , 不單 Drinkable 而且有如此强勢表現 , 它必定是一支出自名門级數的大酒 。大家都估是 Montrachet , 只不過難估是那一條村及 Wine Maker。 開估是 Domaine Fleurot-Larose Le Montrachet Grand Cru 1976。

Domaine Geoffroy Pere Et Fils Mazis-Chambertin Grand Cru 1985

當晚第一支紅葡萄酒。 色澤磚黄清澈 , 香味是梅子、Red Fruit、少許 Leather。 入口果酸溶滙平衡 , 果酸鮮爽細緻工整活力十足 , 好明顯係一支時值盛年的 Burgundy 。 單寧因為熟成關係已經與其他元素混成 , 具 Structure 的内容而且俾人感覺一份嚴謹硬朗 Format , 相信支酒年輕時必定粗獷雄壯 , 嚴密艱澀的一支大酒。 我只能估它是接近 Chambertin 的産區 , 至於是那塊细區因為飲得少所以唔夠經驗 , 而年份大约 8x 年代 , 至於 Wine Maker 就真係唔識估了。開估 Domaine Geoffroy Pere Et Fils Mazis-Chambertin Grand Cru 1985

Arthur Barolet & Fils Mazis Chambertin 1985

第二支红葡萄酒感覺上與第一支很近似 , 同樣地支酒很有 Structure 及平衡。 分別是這一支更深色 , 香氣带熟果的甜 , 内容有多一些肌肉及更多细節。 由於酒味中的果味較甜 , 而果酸所包含的活力與第一支近似 , 所以估計是年份屬同期 8x。 若果上支Mazis-Chambertin 是霸氣的武將 , 這支則 是文武兼修的参謀大將軍。 開估是 Arthur Barolet & Fils Mazis Chambertin 1985。 酒主說他未見過 Arthur Barolet 出産過 Mazis Chambertin , 所以這支屬滄海遺珠都唔知再揾唔揾到第二支。

Jean Claude Broc Echezeaux 1966

第三支红葡萄酒感覺與之前兩支不同 , 香氣帶甜梅、Violet、吹波糖甜香。Clean 得來酒味濃郁凝聚 , 柔和而感性 , 以 Burgundy 來說屬偏高女性化柔性一派 。 它潛力深厚 Structure 已經步向無形而有實 的境界 , 照理應該更陳年。 開估是  Jean Claude Broc Echezeaux 1966。

Vine Hill Ranch ‘VHR’ Cabernet Sauvignon Napa Valley 2010

當晚竟然出現一支唔啱 Theme 新年份的美國酒令人摸不着頭腦 , 原因是這酒是用來襯肉味勁濃的牛扒之用。 深紫酒色 , 成熟布冧、藍梅、甘草 , 超濃郁但又極之柔和 Full Body 酒體 , 骨肉均稱 , 充滿爆炸力 , 就像粤劇大佬倌一樣鲜明耀眼功架十足。用來襯靚油脂豐厚肉味濃郁的 SRF美國極黑和牛Zabuton上肩里脊肉 真是無得頂 。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Echezeaux Grand Cru 1966

継續當晚蒙瓶品試 , 這支擺到咁後可想而知質素一定係頂班 , 一如所料這支比前一支更利害。

磚红邊深沉酒色 , 仍隱约嗅到梅子、龍眼及甘草 。 酒體濃密有勁結構深沉 ,  味道複雜得難以分辨 , 它的酸度柔和而通透 , 餘韻是微酸及龍眼甜韻 。 整支酒呈現 Powerful , Rich, Deep, Elegant & Well Balance 的完美結合。 當晚其他酒拍埋去跟本有一段距離。

如此厲害的 Burgundy 大家都估這可能是 DRC  , 它的甜韻不同於 La Tache , 格局規模比 Richebourg 的花田細 , 而最重要的是多一份 Structure 拘謹 , 大家估可能是 Grand Echezeaux , 開估是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Echezeaux Grand Cru 1966 。

同一個晚上兩支同村 Mazis Chambertin , Echezeaux , 兩個年份 85, 66 作比較 , Wine Maker 一比之下更覺功架。

Quinta Do Noval Colheita 1937 Tawny Port

最後出場是一支 1937年的 Tawny Port。 深啡色 , 布冧、加應子、杏甫乾、拖肥等甜美 , 還有一種奇特的像走進舊式古懂木器傢俬舖的混合木香。 入口柔潤豐滿 , 甜美的酒液流入口腔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加應子, Jam Cherry, Smoky 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雖然疫情及黑暗還未看到盡頭 , 但相信一切在上主的手裡 , 現今如在礦野的日子正是對我們的試練 。 人的盡頭神的起頭 , 上主會聽見我們的禱告 ,  黑暗不會永遠 , 總有一天會走出黑暗幽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