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有時 – Domaine Huguenot Champs-Perdrix Marsannay 2010

時局動盪、疫情未退、經濟下行 , 在內外交迫的連串打擊下 , 不論在香港或全世界大部份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嚮 , 令人精神困擾、心情沮喪甚至抑鬱。 對於一個曾經患過抑鬱症的人來說 , 我深切了解這種無力感心情 , 不敢說什麽去安慰别人 , 因為各人有各人的難處及情況 , 我想到的別人一定想到 , 問題係"可以" 同 “能否" 的方別。 只能說 : 山不轉路轉 , 路不轉人轉 , 人不轉心轉。 若什麽都轉不到 , 則是時機未到心急都無用。 只能盡量令自己平靜下來 , 耐心等候 , 寧願原地留守也不輕率冒進 , 信有明天 。 一年四季 ,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 要明白萬物皆有時 , 天無絕人之路 , 這是造物者的法則。

以下的一支葡萄酒曾在某些心煩日子平靜下來的一支酒 , 是巧合是偶然就不得而知 , 只能算是一個萬物皆有時的生活見證 。 每支葡萄酒都有自己的節奏 , 自己的時間表 , 心急永遠飲不到靚酒 。

在開瓶一刻已是酒香撲鼻 , 非常成熟的紫蘿蘭混合甜义燒、甘草 , Sweet Spice , 酒香濃郁立體又有深度 , 離開幾尺都聞到 。 入口果酸明顯甚至淹蓋了其他細節 , 穩约覺得它具结構單寧細絮 , 酒精感略重出現暖喉感覺。 支酒明顯好 Young 未 Ready 須要點時間 , 但很多人單憑香氣表現就在現階段就急於收貨而覺得支酒太酸及質素普通。

開瓶一小時 , 酒踏入黑暗期 , 酒香及酒味变得沉寂收斂 , 酒酸更加突出 , 使人容易放棄。

開瓶二小時 , 情況有所好轉 , 酒香漸漸回復了之前的成熟香氣 , 但酒味卻進展較慢 , 酒體開始多些肌肉 , 酒酸漸变得平和 , 更多的果甜味渗出 , 内容细節亦慢慢浮現。

開瓶三小時 , 這時香味酒味達至第一階段平衡 , 酒香迷人令人愛不惜手 , 但酒味仍未算滿意。

開瓶四 – 五小時 , 等待终於得到回報 , 這時支酒進入最佳狀態 , 酒香如初開瓶一樣成熟迷人 , 帶刺的玫瑰誘人而挑逗 , 放離兩三尺都能嗅到它的誘人酒香。 酒味甜酸平衡 , 像甘草陳皮紅豆沙的果味 , 口感平和自然 , 車尼子果酸在中段展現 , Chalky 細絮般單寧質感在齒間及脷面低調遊走 , 各種元素互相連结形成一個结構骨骼 , 餘韻略淡在喉底如星空般出現。 支酒真係非常好飲 , 它雖然沒有太大激情起伏 , 相反地由始至终它都表現一份"氣質" – 平靜、低調、自然 , 及一份令人感覺舒服的節奏感。

一支葡萄酒值不值得等三、四小時呢? 答案見人見志。 那不如反問三幾個小時的耐性也沒有 , 能否成就大事? 缺乏耐性是驕傲的果子。一個驕傲的人似乎無法用合宜的態度來等候任何事情。

這支酒令我想起蘇軾的 “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命運變幻是上天的考驗 , 起伏跌盪顯露人性的本相。 若時不與我 Today is not my day , 倒不如退一步 , 先求守住本心 , 靜待黎明吧!

對「萬物皆有時 – Domaine Huguenot Champs-Perdrix Marsannay 2010」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