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 見山、非山、還是山?!

接上文酒神的盛宴 2018

早前幾支酒都咁勁 , 作為盛宴壓軸出場的红酒當然唔講得笑。長老話開酒時支酒有 1/3 是酒渣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1700 開瓶作原瓶唞氣 , 即落 Decanter 隔渣 , 2200hrs 落杯。

酒色磚啡色卻带光澤非常老舊。 香氣帶梅子、成熟黑果、Spice、石墨。入口的感覺令我不知如何去形容 , 那是深不見底的複雜及深沉 , 卻又高高在上難以超越。 它具備前幾支舊 Bordeaux 的元素個性 , 果韻複雜 , 明明 Full of Details 但又卻難以捉摸 , 似虚還實 , 更令人迷惑。  感覺上很似 Bordeaux , 但經驗中與所飲過的又有些差異。 這支酒明顯挑戰我對舊 Bordeaux 的認知、經驗 , 令我感到困惑、懷疑。不想鑽牛角尖 , 撇除雜念回歸根本及核心,它的神韻確是一支Bordeaux , 只是這酒己從現實提昇到 “意境" 的層次。

這支酒给我的印象是一幅水墨畫 , 就像禪語中「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意境 , 它亦令我想起中國當代藝術家 陸軍 ( Lu Jun ) 的一幅作品。畫是水墨、是山、是水、是動、是靜 …………… 一切皆乎你所想像。

2e0863f07d0d04a1bb4f98827eaee309

老實的說這支酒已超越了個人認知及經驗 , 自己微末道行又怎會估得到。

45ee2b74-5d36-45e2-8dcc-758dfbceceec

開估時腦內真是一片空白 –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千萬不要起疑心 , 這支酒百分百經驗正的正貨。 當年 Mouton Rothschild 還未找人 Design Label , 原來那時的 Label 是這樣的。

一支一百年的 Bordeaux  , 唞氣 5小時 , 飲得之餘竟能保存當年的果韻及 Mouton 的風格及味道!  更可發展到這充滿禅意表現 , 心中的震憾是如何的大!

這支百年老酒给我很大思巧空間:

人的心思喜歡邏輯、秩序和理性 ; 喜歡處理能夠理解的事情 , 我們傾向於把事情分門別類地存在意念裡 – “一定是這樣” , 因為它放在這裡剛剛好。 我們試圖繞著一個狀況、细節或感覺反應反覆思索 , 了解其錯综複雜的來龍去脈 , 察驗它是否合乎邏輯。 當件事並不合理 , 不合邏輯 , 我們就會感到困惑 , 非要把每件事弄懂才覺得滿足 , 才會有安全感。  這正正因為我們内心渴望有掌控權 , 對無法理解的事及超出掌控的事而感到恐懼。  所以理性、困惑、恐懼是附帶及並行的 。 我們之所以多困惑、焦慮原來因我們過份理性 , 不懂得適可而止及抽離有關。 什麽時候停止嘗試理解每一件事 , 我們的困惑、恐懼就會消失 , 就能回復平静平安。

飲了多年舊酒 , 舊酒教識我很多事情。 凡事無绝對 , 世界很大我們的認知其實很極之有限 , 我們不知道、不理解的事情實在太多。 不必每一件事都要尋根究底及追求合理解釋 , 不必為無法求證的事而煩惱 , 因你未必會得到答案 , 而所謂答案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 未必是真正事實 ,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安全感。

在信仰的角度來看 , 上主賜给我們對事情理解的悟性 , 使我們學習、進步、創造未來 。 但上主卻不需要我們以理性的態度去追隨衪。 相反理性及邏輯令我們質疑上主及拒绝衪 , 試想上主所做的一切有那一件是乎合人的理性及邏輯的呢?  我們連一支葡萄酒也不能完全理解 , 又更何況是神呢?

 

對「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 見山、非山、還是山?!」的一則回應

  1. Another great article, how the wine inspired you really the most amazing thing of wine, and even more amazing is that you can describe it to reade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