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 見山、非山、還是山?!

接上文酒神的盛宴 2018

早前幾支酒都咁勁 , 作為盛宴壓軸出場的红酒當然唔講得笑。長老話開酒時支酒有 1/3 是酒渣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1700 開瓶作原瓶唞氣 , 即落 Decanter 隔渣 , 2200hrs 落杯。

酒色磚啡色卻带光澤非常老舊。 香氣帶梅子、成熟黑果、Spice、石墨。入口的感覺令我不知如何去形容 , 那是深不見底的複雜及深沉 , 卻又高高在上難以超越。 它具備前幾支舊 Bordeaux 的元素個性 , 果韻複雜 , 明明 Full of Details 但又卻難以捉摸 , 似虚還實 , 更令人迷惑。  感覺上很似 Bordeaux , 但經驗中與所飲過的又有些差異。 這支酒明顯挑戰我對舊 Bordeaux 的認知、經驗 , 令我感到困惑、懷疑。不想鑽牛角尖 , 撇除雜念回歸根本及核心,它的神韻確是一支Bordeaux , 只是這酒己從現實提昇到 “意境" 的層次。

這支酒给我的印象是一幅水墨畫 , 就像禪語中「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意境 , 它亦令我想起中國當代藝術家 陸軍 ( Lu Jun ) 的一幅作品。畫是水墨、是山、是水、是動、是靜 …………… 一切皆乎你所想像。

2e0863f07d0d04a1bb4f98827eaee309

老實的說這支酒已超越了個人認知及經驗 , 自己微末道行又怎會估得到。

45ee2b74-5d36-45e2-8dcc-758dfbceceec

開估時腦內真是一片空白 –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18 。千萬不要起疑心 , 這支酒百分百經驗正的正貨。 當年 Mouton Rothschild 還未找人 Design Label , 原來那時的 Label 是這樣的。

一支一百年的 Bordeaux  , 唞氣 5小時 , 飲得之餘竟能保存當年的果韻及 Mouton 的風格及味道!  更可發展到這充滿禅意表現 , 心中的震憾是如何的大!

這支百年老酒给我很大思巧空間:

人的心思喜歡邏輯、秩序和理性 ; 喜歡處理能夠理解的事情 , 我們傾向於把事情分門別類地存在意念裡 – “一定是這樣” , 因為它放在這裡剛剛好。 我們試圖繞著一個狀況、细節或感覺反應反覆思索 , 了解其錯综複雜的來龍去脈 , 察驗它是否合乎邏輯。 當件事並不合理 , 不合邏輯 , 我們就會感到困惑 , 非要把每件事弄懂才覺得滿足 , 才會有安全感。  這正正因為我們内心渴望有掌控權 , 對無法理解的事及超出掌控的事而感到恐懼。  所以理性、困惑、恐懼是附帶及並行的 。 我們之所以多困惑、焦慮原來因我們過份理性 , 不懂得適可而止及抽離有關。 什麽時候停止嘗試理解每一件事 , 我們的困惑、恐懼就會消失 , 就能回復平静平安。

飲了多年舊酒 , 舊酒教識我很多事情。 凡事無绝對 , 世界很大我們的認知其實很極之有限 , 我們不知道、不理解的事情實在太多。 不必每一件事都要尋根究底及追求合理解釋 , 不必為無法求證的事而煩惱 , 因你未必會得到答案 , 而所謂答案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 未必是真正事實 ,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安全感。

在信仰的角度來看 , 上主賜给我們對事情理解的悟性 , 使我們學習、進步、創造未來 。 但上主卻不需要我們以理性的態度去追隨衪。 相反理性及邏輯令我們質疑上主及拒绝衪 , 試想上主所做的一切有那一件是乎合人的理性及邏輯的呢?  我們連一支葡萄酒也不能完全理解 , 又更何況是神呢?

 

酒神的盛宴 2018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 , 難以至信又到了十二月 , 慨嘆這一年過得真快。 每逢年尾都是充滿期待的 , 尤其是長老會的 ”酒神的盛宴” 。

過去兩三年酒神的盛宴多數以 Burgundy 為主 , 長老今年轉一轉玩法以 Aged Brodeaux 為主題。未入主題之前先來兩支極為罕有的香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Henri Giraud Argonne AY Grand Cru Brut 2008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香檳的瓶蓋非常特別 , 它不像一般香檳慣用的鐵線抓著錫纸 , 而是用一條粗金钃條箍著水松塞 , Packing 提供了一支像小型開信刀的” 開酒器” , 用它來撬走支金钃條 , 再用手擰開水松塞 , 玩法有點特別。

金黄酒液混合極幼细泡沫從杯中不同位置上升。 香氣清怡優美 , 散發花香、Nutty、西柚、奇異果的香氣。  入口如慕思般的氣泡 , 给你柔軟而又 All Round的口感 。 酒味隱约感到水蜜桃、士多啤梨的甜美。 幼细的酸度 , 有 Substance有 Complex , 中段內涵有如樂章般的節奏層次感 , 優美得來又夠 Focus。收结有少許鹹味加果韻在喉底浮現 , 韻味悠長。 一支非常工整、優雅、高質的香檳。

這支 Argonne AY 是 Henri Giraud 的旗艦级香檳。 用 Grand Cru Aÿ 田 ,以90% Pinot Noir 及 10% Chardonnay葡萄釀造 , 再以95% 當地出產的小木桶內發酵 , 因此以 Argonne 命名。 Henri Giraud 說這支香檳是 " The diamond of our range, the best of the best of what we do". 年產只有 4000支 , 基乎全部由內部認購及買去日本 , 在香港極為少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Henri Giraud Grand Cru d’ AY Blanc de Blancs Brut 2005

第二支是 AY Blanc de Blancs。 這支香檳年產更少只有 2000 支更是矜貴。

金黄色的酒液泡沫同樣豐富幼细。 香氣帶花香 , 梨子, 少許麵包 , 香氣比Argonne AY 來得輕盈 , 但卻有一份牽着你鼻子的魅力 。 酒味流暢 , 帶着柔和果酸 , 舒服的口感清爽線性的果酸內涵 , 絕佳的平衡性 , Mineral 在中尾段出現 , 果韻同樣悠長。

對比兩支香檳 , Argonne Y 感结實凝聚 , 而這支 Blanc de Blancs 則輕柔飘逸 , 這都是因為 90% Pinot Noir 與 100% Chardonnay 比例的關係。 個人較喜歡Blanc de Blancs , 它给我像夕陽下在山上看芒草的影像 , 那是金黄、温暖、舒服及一份寧靜感的一幅圖畫。

********************************

進入當晚主題 – Aged Bordeaux。  我自己對新酒同舊酒的品評抱有不同尺度 , 因為大家都有機會接觸得到新酒 , 我會以較理性的角度去分析 , 注重它的细節及個人感覺 , 試圖了解其錯综複雜的脈絡 , 作為推介、採購、儲存、飲用的參巧。

對於 Aged Wine , 因再遇上的機會較少 , 加上每支酒的成長儲存經歷都不同 , Condition 有很大的差異 , 遇到一支 Good Condition 的舊酒已是 ”萬幸” 。Good Condition 的舊酒還要懂得處理才能表現其美態 , 所以飲到支靚舊酒 , 真是要”感恩” 。  有些舊酒有些年份太舊連見都未見過 , 未見過唔熟識又如何品評呢?

舊酒經長時間熟成  , 酒中各元素如何 Integrate 是重點所在 , 各元素中果味能否保存及溶合是最關鍵的 。試問若支舊酒果味全流失 , 只剩下酸度及單寧 , 支酒變成一支木水 , 那有什麼好品評?  舊酒仍能保持到幾十年前的果韻 , 歴久而常新 , 那才是最矜貴。  而酒味的發展更如幾許風雨的人生經歴 , 所以要像藝術品般用心感受、欣賞、細味、尋找共嗚的心態去品嘗 , 並作個記錄 。 有些可能具體 , 有些可能抽像 。 我當然明白讀者亦會很好奇 , 好想知道支酒點靚法 , 又或者從我描述中來個 “伯拉圖式品嚐” 也覺滿足。

IMG_2333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76 – Magnum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1830原瓶直出。 Earthy Forest 加上 Lead Pencil木香 , 夾着成熟 Red Fruit , 丁點白楜椒及煙絲 , 這都是非常 Classic 的Lafite Rothschild 香氣。 入口是柔軟如奶脂般的口感 , 單寧、果酸、複雜的內涵凝聚合一 , 結構宏大沉實有力 , 很容易感受到它的潛藏堅實內勁 , 而餘韻更是悠長细緻而複雜。

一支儲存得好42年酒齡的 Bordeaux可用風華正茂來形容 ,  Lafite真有小國之君的皇者氣派風範 。

                                        *****************************

接下來幾支以 Blind Tasting 形式進行 , 為的不是考驗大家的盲品功力 , 皆因每一支都是超越自己經驗、認知的東西 , 而是令大家更 Focus 在酒質表現上 , 尋找當中的蛛絲馬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Margaux 1947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030hrs 落杯。

酒磚色而帶光澤 , 酒香散發著 Beautiful 梅子、黑加侖子的甜香 , 嗅深一層是松木、皮革及泥土。 入口是成熟梅子果味 , 質感非常柔潤 , 果酸及單寧已全然溶化 , 甜美果味貫穿整個味覺旅程 , 甜甜餘韻在喉底迥盪不絕。It is truly beautiful 。

這支 Bordeaux、成熟、優美、大方、典雅、甜美 , 風格極像 Burgundy 只是更濃郁 , 而它骨架结構內歛而且甚具氣派 , 韻味成熟有著一份 60年代的古典風華 , 就像瑪利連夢露般是一個 All Time Classic。  在 Bordeaux 中 , 風格味道最似 Burgundy 的只有成熟的 Chateau Margaux 及 Palmer。以它的絕世風華應是Chateau Margaux 無疑。

開估是 Chateau Margaux 1947 ; 一支 71 年酒齡竟有如此甜美果味 , 而且貫穿整個味覺旅程 , Margaux 真的有穿越時空的特異功能。

IMG_2339

Chateau Palmer 1961

1700 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100hrs 落杯。

這支酒竟然同支 Chateau Margaux 1947 十分相似 , 酒香同樣散發著吹波糖、梅子、黑加侖子的甜香 , 少許 Spice、皮革、雪茄盒。 入口質感柔軟如絲 , 所有元素果味、單寧、果酸、木桶元素溶和。 老實講若 Chateau Margaux 是 Beautiful 的話 , 這支可以用 Glorious 來形容。 真的很難分得出分別 , 只能感到它的規模比 Margaux 略细 , 平衡性、層次感卻有丁點分別 , 可說它更平易近人及有點文藝古樸氣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開估正是一支 100 分的 Legendary wines –  Chateau Palmer 1961 , 世纪之酒果然名不虚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Latour 1953

1700開瓶作原瓶唞氣 , 到落杯前才落 Decanter 隔渣 , 2130hrs 落杯。

酒色磚黃老舊。 香氣散發, Earthy、杉木林、煙燻、玉桂、Dark Berries , 香氣以複雜為主深沉剛正不移 , 與前幾支感覺不同。 入口是成熟華麗的圓潤質感 , 體型横向。 味覺元素渾成, 士多啤梨的果酸 , 中段感到小許黑果及黑朱古力的甘味 , 餘韻在喉底迴嚮良久不散。 它的骨架無形而綿密堅挺 , 肌肉感强 , 層次複雜而平衡 , 它的 Backbone 是支酒精髓所在。 開估正是 Chateau Latour 1953。

Chateau Latour 1953表現的是一種學者般的氣質 , 是一種歲月中磨煉出來的成熟智慧 , 外表不是它的著眼點 , 反而是内涵中顯露出那份尤如智者的温文爾雅修養及智慧。 聰明是天生的 , 但智慧卻需後天的經歷、磨煉、培育及對生活的堅持與選擇。

最後出場一支十分嚇人 , 所以另文作分享。

OLYMPUS DIGITAL CAMERA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989 Dr. Bürklin-Wolf Wachenheimer Gerümpel Riesling Trockenbeerenauslese

最後出場的是一支德國世紀年份 1989 TBA 甜酒 , 大家都好奇怪點解支酒像 Port酒般深啡色而非金黄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味複雜 , 蜜糖、布冧、加應子、咖啡、香料、果仁等。 口感柔潤 Oily , 甜美而有高雅的糖份絕不嗆口 , 甜酸平衡中流著細緻的酸度悠長而美麗 , 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這真的是天上來的 ”玉露瓊漿”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述幾支舊酒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形神俱備,很能表現到每個酒莊的核心風格及 Wine Style,可以說是非常 Classic 或是一個 Text Book Reference.

又一個永世難忘的晚上 , 好朋友之間的友誼就像醇舊美酒 ,經得上時間考驗 , 元素 Well Integrated 醇化 , 越久越醇 , 而且酣味長繞心頭 , 令人回味细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