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盛宴 2017

_B265304

時光飛逝轉眼間 2017又接近尾聲 , 每年這個時候又是我們長老會聚會的日子 , 除了品嘗美酒美食 , 大家分享過去一年生活上的經歴 , 同喜亦同憂。  這晚所品嘗的都是長老的精心挑選 , 全都是極之罕有的極品。

 

 _B265212

1986 Krug Clos du Mesnil Blanc de Blancs

Krug Clos du Mesnil Blanc de Blancs 可說是 Krug 旗下位於 Mesnil-sur-Oger 中 1.84 hectare 全香檳區最靚 Chardonnay 葡萄田出產釀造的一支香檳 , 1986 是極佳年份再加上 Magnum Size 真是極之珍貴。

 _B265207

一支 36 年的 Aged Champagne 當然不會像普通香檳般處理 , (雪到冰凍及用香檳杯來飮 , 享受它的氣泡及 Freshness) , 而是將它當白酒般略為雪凍及用大杯 , 享受它成熟酒質的內涵。 雖是 36 年的香檳但落杯時仍有不俗的泡沫 , 加上明亮的金黃酒色 , 唔使飮都知道它保存得很好。

大杯中散發熟蘋果、淡淡的蜜桃及菠蘿、柚子、蜜糖香氣 , 幽香如蘭般陣陣飄送。 入口是成熟而堅實亮麗的果味 , 雖然沒有新鮮香檳的氣泡 , 但依然感到它的跳動活力 。 酒味的舖陳有其獨特節奏 , 尤如樂章般緩慢而優美。 柔和酒體質感 , 果、酸、酒體完美融合的平衡性在 Complex 中展現 , 間中出現有少許 Nutty , 果酸帶穿透性且線條幼細 , 尤如古典藝術鋼筆字般以不同粗幼勾畫出充滿美感的線條圖案 , 餘韻帶著柚子果韻及 Mineral 收结。這可說是成熟 Blanc de Blancs 的極至。

_B265201

這支香檳真是靚到無朋友 , 頂級香檳果然是名不虛傳 , 它就像韋瓦第「四季」小提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春』 , 绝對是一個穿越時空的經典。

雖說成熟香檳就如優質白葡萄酒般欣賞 , 這其實只是一個比喻 , 始终香檳與白葡萄酒的釀造方法及過程有所不同 , 兩者除果味、Body 外 , 成熟香檳是講求酸度的進化表現 , 能否維持—種優雅的 Balance 性及活力。 而白葡萄酒則較多乳化及木桶元素 , 層次表現是不同的欣賞尺度。

                                                ********************

當晚準備了 5 支红酒 , 全部在 1600 hrs 開瓶 , 由於酒塞太舊一開就粉碎, 長老唯有將酒 Double Decant 隔渣回樽唞氣。 而當晚其中一支 Domaine G. Roumier et ses fils Musigny 1967 因為狀態不佳而被剔走了。

 _B265231

Faiveley Musigny 1966

酒在 1600 hrs 開瓶 Double Decant 隔渣回樽唞氣 , 至 2000hrs 落杯。

深红酒色 , 香氣是深沉及帶 Earthy 的黑果、Cherry、石墨、皮革、杉木。 我用 Dark Forest 來形容。 濃郁沉穩的酒體交織了成熟、複雜、幼滑的混合味道 , 味道變化有如一群小精靈般在幽暗的森林中舞動 , 柔軟如無骨般的酒體 , 單寧如煙似絮 , 果酸若隱若現 , 中尾段隱约出現 Core of Sweetness 的果韻。

 

_B265239

這支酒有一股懾人的魔力 , 令你想到 Tim Burton 的黑色奇幻又或者 Harry Porter 故事般充滿奇幻魔法的氣氛色調。

由於當晚有另一支 Domaine G. Roumier et ses fils Musigny 1976 雖不是依次序出場但有共通之處 , 所以將之一拼記錄。

_B265262

Domaine G. Roumier et ses fils Musigny 1976

酒在 1600 hrs 開瓶 Double Decant 隔渣回樽唞氣 , 至 2130hrs 落杯。

紫黑般的酒色 , 香氣是棗、红花、Raspberries、少許 Spices。 酒體輕盈但卻非常高密度及 Powerful , 感覺像一道 ”真氣” 流入體內一樣。 而酒味表現出其地Clean , Focus 及 Refine 感覺奇特 , 而中尾段略帶少許木單寧的甘苦及礦物味。G. Roumier 由於塊葡萄田很少 , 所以會將整串葡萄連枝梗也拿去釀酒 , 因比酒味中有少許來自枝梗的單寧苦澀味。

_B265256

這支 Musigny 明顯與 Faiveley 感覺很不同。

它就像有深厚內勁的內家劍術高手 , 出招精準快速直接 , 直取要害 。 它令我想起古龍小説中的劍客 “中原一點红” 。 在小說中,一點紅是天下索價最高,出手最恨,最有信用的殺手。一點紅並不是什麼絕頂高手,他是一個殺手。 殺人不見血劍下一點紅,連殺人都不肯多費半分力氣,恰好刺要害,恰好能將人殺死,那柄劍便再也不肯多刺進去半分。 這份精準正是 Clean , Focus , Refine & Powerful 獨特的魅力。

 

img_2154

https://winehog.org/terroir-insight-domaine-georges-roumier-musigny-23941/

根據資料 : Faiveley 與 G. Roumier 同在 Les Musigny 當中 , Faiveley 只有0.1318 ha 的葡萄田圖中的 (7) 。而 G. Roumier 則更少只有 0.0996 ha 圖中的 (9) 在如此少的土地根本年產量也不夠半桶。

人生能試到如此稀少的珍品 , 真是夫復何求。

                                               **************************

接下來由這支出場 , 這支酒有少許的 Oxide ………………

_B265246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La Tache 1971

酒在 1600 hrs 開瓶 Double Decant 隔渣回樽唞氣 , 至 2100hrs 落杯。

磚红深沉酒色 , 少許 Oxide 的氣味 , 但仍隱约嗅到梅子、車尼子及甘草。 酒體依綿密有勁 , 果味濃郁但像卻完全感覺不到它的重量 , 混成一體的 Integration意境深沉 , 它的酸度柔和而通透 , 餘韻是微酸、Spices 及少許礦物韻味。 好年份的 La Tache 會有種甜韻這是 La Tache 的特色。 1971 雖不是好年份 , 它的甜韻變成如士多啤梨般的鲜酸及礦物味。

 _B265253

這支酒雖然有輕量的氧化 , 但 La Tache 始終是 La Tache 爛船亦有三斤釘 , 仍然感到它的內勁及骨架氣勢。

它是 – “銹劍藏鋒"   一瞬光輝不代表永恒 , 不論多鋒利及叱吒江湖的名劍也有生鏽無用的一天 …………………

如今劍身既舊且殘 , 劍鋒被銹積蓋去鋒芒 , 奈何劍心、劍魂雖暗仍未滅 …………….

但劍亦如酒 , 光輝過去就是過去 ,  現實歸現實 , “殘劍重生" 這些咸魚翻生奇蹟只會在童話故事中才能發生。

 

壓軸出場的一支再以另文分享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