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eau Margaux 1947 (Vandermeulen Bottling) – 瑪利連夢露。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老實講飲完之前幾支加埋支 “奪命十三劍" 已是極度滿足 , 但長老話仍有兩支未飲都令我們難以相信 , 更懷疑還有什麼能比 “奪命十三劍" 還要厲害的東西?

這支酒在 120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800 hrs 再過 Decanter 然後落杯。 長老說開瓶那一刻已是 “曄” 一聲 , 由此可知這支酒是何等級數及精彩 !

從酒香中它散發著 Burgundy 般的花香、梅子的甜香 , 但嗅深一層是車尼子、松木、皮革、玉桂及泥土 , 這些香氣表明它不是一支 Burgundy  , 長老話這是一支 Bordeaux , 而 Bordeaux 中風格味道最似 Burgundy 的只有成熟的 Chateau Margaux。

入口是成熟又 Sexy 的甜美果味 , 柔潤的質感像美女軟若無骨的玉手輕撓著你 , 果酸及單寧已全然溶化 , 甜美果味在口腔迥盪不絕 , 像美女在耳邊吹氣般騷透你全身 ……….. 這支酒給我全然不同的溫柔享受 , 它俾我的感受十分具體及易明。 優美典雅中暗藏一份頑皮挑逗 , 性感中不流於庸俗脂粉 , 從內裡散發一種絕世風華 , 這種絕世風華是一種穿越時空的 All Time Classic    …………………

我腦海中立即泛起一個影像 – 瑪利連夢露。  我相信找不到比這更貼切的形容此酒 , 能夠飲到一支如此精彩的佳釀 , 真是牡丹花下死 , 做鬼也風流。

 

img_2625

據長老講這支 Chateau Margaux 1947 是 (Vandermeulen bottling) 在德國的酒評中是一支 100 分的酒 , 今次試過果然是名不虛傳。 至於什麼是 Vandermeulen bottling? 請看以下解說:

“ Until about the 1950s, many Bordeaux châteaus sold their wines in barrels, either to negociants in Bordeaux or directly to international merchants such as the Belgium-based Vandermeulen or Berry Bros. & Rudd in London. These merchants then bottled the wine themselves, hence the designation of a “Vandermeulen bottling." (Today it would be very rare for a top estate not to bottle all of its production itself; on the label, this is indicated as “mise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 These merchant-bottled wines can be just fine, but some collectors prefer bottlings that come from the original château.”

簡單一點就是 Label 上沒有註明 “mise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  真是不同 Label 、不同經歴、不同享受 , 亦因為咁才能成就一代傳奇!

2 thoughts on “Chateau Margaux 1947 (Vandermeulen Bottling) – 瑪利連夢露。

  1. Hi AM,

    How do you determine how long to breath a wine? Is there a generic formula for 1st growth or super 2nd at the high level?

    Thanks,

    Will

    • 好多時啲人話啲名酒又貴又難飲 , 其實是大部份人不懂處理支酒而嘥晒啲靚酒。酒的處理是一種 Art , 沒有一套方程式而好靠個人經驗。 通常我會預早攞定支酒 , 考慮每個人口味不同 , 有些人喜歡新酒的活力及澎湃 , 有些人喜歡舊酒的 integration 及韻味 , 因此酒的處理要因應飲家的喜嗜 , 另外飲用時間及支酒本身的 condition 都非常重要。一般我會 6 小時前將支酒開瓶 , 試一口由酒中的單寧、酒精強度、condition 才決定原瓶還是何時落 decanter 處理。 越 Young 及未到適飲期的名酒 , 我會 double 時間。十五年以下的 Young wine , 我基本上會唞 6 – 8 小時 , 十五至三十年以上的就唞 4 – 6 小時。 舊酒我會原瓶唞氣 , 飲時才過 decanter 隔渣 。 好多時啲飲家唔夠膽將支酒咁玩 , 但試想一想 , 若支酒適飲期為十年 , 區區10小時的唞氣跟本是小兒科 , 若果咁都捱唔到就枉稱大酒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