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盛宴 – 2016

每年到了十二月又是長老聚會的日子 , 今年我們聚會的日子碰巧正是 9/12 ”大奇蹟日後的週末 , 可說上天提早的給我們及香港人送上一份聖𧩙大禮物。 在一個咁值得慶祝的日子再加上長老新居入伙 , 可說是喜上加喜 , 錦上添花。 長老特別為大家選擇了很多非常驚喜的佳釀來與眾共樂。

老實講我自創傷後已很久、很久沒有那樣心情輕鬆及開懷 , 雖然黑暗的日子仍未完全過去 , 但總算出現曙光及希望 , 正如信仰所講在黑暗中要堅守自己的信念 , 堅信一切自有安排。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oet Chandon Dom Perignon 1964

對於喜歡飲舊酒的朋友 , 飲到一支有 52 酒齡的紅葡萄酒的機會不算太難 , 但飲到一支有 52 酒齡香檳或白葡萄酒的機率就真係十分罕有 , 這亦是我所飲最年長的一支香檳。

Aged Champagne 的飲法很不同 , 千萬不宜將支酒落冰桶 , 放雪柜Light Chilled就可以 , 因溫度太凍難以表達酒複雜層次變化。

酒色可用烤橙皮色來形容 , 如此酒齡當然不可能仍有氣泡 , 就以一支 Still Wine 的角度去看吧。 香氣散發 Truffle , Almond , 拖肥 , Sherry 及焦糖的成熟香氣 。入口雖然少了泡沫的衝激 , 依然感到一份跳躍的生命力 , 豐滿柔和的口感 , 幼細如旀的酸度 , 酒味複雜有層次 , 難得是保持到平衡 , 餘韻悠長細膩。

難以想像一支咁舊的香檳仍有這份生命力及均稱平衡性。 它不溫不火 , 內涵的層次及成熟韻味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 雖是夕陽無限好 , 卻燦爛絢麗過 , 那怕近黃昏呢?

 img_2600

Domaine Ramonet Batard-Montrachet Grand Cru 1996

成熟金黃酒色 , 香氣散發椰絲、雲尼拿 , 柔潤 Creamy 酒體柔潤之餘口感亦滲著一股透體清涼的舒服 , 而當中帶著強勁果酸 , 酸度 Dry 而不削柔中帶剛  , 酒味凝聚 , 當中層次豐富 , 餘韻帶礦物感

一支非常優雅的葡萄酒作為今晚酒宴的序幕。

 img_2614

Frederic Esmonin Gevrey-Chambertin 1er Cru Estournelles-St.-Jacques 1978

這是很少人留意的一個酒莊 ,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並在 1600 hrs 過 Decanter 然後落杯。 (一支細莊 1er Cru 38年的 Burgundy 唞 6 小時才飲 , 你有這份膽色嗎?)

先嗅到濃烈而甜美的紫蘭花香 , 紅果、松木隨後而來。 酒味輕柔 , 支酒好 Clean , 果酸、粉末般的單寧、果味三種元素呈現有一種”鑼旋性” 的回轉交替的味覺變化 , 這種結構性表現非常特別。 老實講若果支酒未完全開展 , 你是很難飲到這種層次變化的。

這支 Gevrey Chambertin 就有如一件當代藝術品一樣 , 新派而充滿過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roy Corton Grand Cru 1966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630 hrs Decanter 然後落杯。

成熟甜美的梅子果香 , 之後是菰香、Earthy , 少許肉味及 Spice ……………香氣變幻而深沉。  入口即時感到它甜美的果味 , 酒味混圓複雜 , 質感密度比第一支 Gevrey-Chambertin 尤有過之 , 酸度鮮美均稱 , 單寧如隱似現 , 餘韻回甘良久不絕令人回味

這支 Burgundy 有如油畫般的色彩濃郁變化 , 但另一方面又有一份來自大地的自然及感性 , 品嘗它時候我腦海中看到莫奈的名畫  “睡蓮

medish

http://www.yupoo.com/photos/lwllsl/albums/749800/?style=story

濃厚色彩中包含一份難似捉模的感性及深度 , 它印像模糊但卻又令你似曾相識 ……………

能夠給我這種感覺的一定是一支我飲過的精彩佳釀 , 翻查品酒記錄原來我在 2010年聚會中飲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 Mares Grand Cru 1966

酒在 1030 hrs 開瓶 , 靜立唞氣 並在 1700 hrs Decanter 然後落杯。

能夠排在 Leroy之後出場的當然絕非范范之輩。  入口明顯比早前兩支有更豐厚圓潤的密度 , 酒味以梅子為主導夾雜 Sweet Spice 及石墨的複雜味道 ,  Ashy 的單寧質感 , 優美的酒味表達及平衡性 , 結構規模宏大寬濶而內勁卻深不見底的。 Bonnes-Mares 本身是肌肉型 Burgundy , 年輕的 Bonnes-Mares 真的屬剛陽一派 , 但隨着時間熟成 , 它會變得柔和細膩 , 顯露出 Chambolle-Musigny 的 DNA區域特性。

這支 Bonnes-Mares 1966 顯露出絕世高手的氣勢 , 複雜內勁如海般洶湧及深不可測為其” , 優美變化令人迷誘為其” ,  它時剛時柔相互交替可說是集男性剛陽及女性陰柔於一身 , 而又武功非凡 , 能夠有此獨特個性及歴練變化 , 令我想起金庸小說筆下的 – 東方不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晚還有三支非常厲害的酒 , 為表敬意我會獨立形式介紹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