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美學意情長 – Jean Vesselle Oeil de Perdrix Rose Champagne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環顧自己九百多篇酒評中 , 竟然只得一兩篇談及 Rose 或 Rose Champagne 的酒評 , 好老實講我自己對葡萄酒沒有任何偏見 , 但自己亦試過很多 Rose 或 Rose Champagne 但始終找不到自己的一杯茶。  我之所以不喜歡 Rose 或 Rose Champagne 的原因並不是因它的顏色 , 而在於它的酒味始終覺得格格不入 , 有時仲覺得似藥水 , 飲落無乜個性亦缺乏深度。 今次這一支Oeil de Perdrix 算是一個異數。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先講它的表現: 三文魚般的酒色 , 落杯時泡沫豐富而幼細。  酒香清新而帶淡淡的士多啤梨清香 , 入口口感豐富 Rich 但並不洶湧澎湃。 酒中滲著士多啤梨及淡淡藍梅的果味 , 優雅自然的果酸 , 丁點感到少許餘糖在脷尖反應 , 平衡細緻的酒味表現 , 餘韻絲絲而細長。  初段感覺這Rose表現非常清新自然 , 有點文青感覺 , 酒味曲缐接近一支 Blanc de Noirs , 最重要沒有我最怕的藥水味及格格不入的感覺。

初步感覺不錯 , 但要考驗一支 Rose Champagne 只須簡單將它回溫或放暖就見真章 , 老實講好多都會出現味道分離、古靈精怪或變得很藥水 , 不管你是否飲家都會一飲即放低。  而放暖的 Oeil de Perdrix 那份士多啤梨、藍梅、花香更濃更實在 , 而酒味曲線仍然保持結構完整、有前有後及酸果平衡 , 它表現活脫脫像一支 Still Wine。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何解我以前所飲同這支會有咁大分別?

首先大家要了解釀製 Rose 或 Rose Champagne 的兩種方法:

A)   Blended Pink champagne (“Rosé d’assemblage") This method is by far the most widespread, as it allows the producer to obtain colour and density that is identical from year to year. It consists of blending a still white wine (before its second fermentation in bottle, therefore) with from 5 to 20% of Champagne red wine, vinified to be non tannic.

B)    Macerated Pink champagne (“Rosé de saignée") This is the method used for many years by Francis Boulard. It consists of allowing the grape must to remain in contact with the skins for a short while (just a few hours). Thus the natural pigments in the skins of the black grapes begin to colour the juice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y enrich the juice with their aromatic components. After maceration, the juices are bled off – hence the name. “Bled" pink champagnes generally have a more intense pink robe, but this colour can vary widely with different vintages.

有很多人說 B) “Rosé de saignée" 並不是真 Rose , 因它只是釀製紅酒浸皮的過程中的 , 縮短浸皮時間的 By Product。

A 方法將紅葡萄的顏色酒液加入白酒中再進行發酵 , 由於紅白葡萄酒各有不同元素特質 , 溝埋時未必可以無縫交接 , 所以很容易會出現格格不入的感覺。  而 B 方法若最初是以釀紅葡萄酒的技術觀念去釀酒而縮短浸皮的時間來取出酒液 , 酒的濃郁度、溫度、發酵度、酒精度 …………這些元素變化都是非線性的 , 雖然現代的釀酒方法都已很科學化 , 但葡萄酒始終不是罐裝飲品 , 就算品質數據無敵也未必等於好飲之餘又有個性及又有靈魂 , 更難逃出一眾資深飲家的法眼。 上述兩種方法大概可解釋到為何自己覺得 Rose 或 Rose Champagne 總是怪怪的原因。

我並不是否定這兩種方法 , 而想指出這兩種方法的特性及用咁方法做得好難度十分很高 , 因此高質素的 Rose Champagne 一般都較貴。

這次這個 Jean Vesselle 是一百分百 Champagne House , 這支 Rose Champagne用精選 Pinor Noir 用 “Direct Pressing"  方法 , 即攞紅葡萄直接榨取酒液及色素 , 酒液的顏色呈現一種接近三文魚的顏色 , 所以稱之為 Œil de Perdrix 即 “Eye of the Partridge” 。 之後酒液再以釀製 Blanc de Noirs 的方法釀製 , 這與 (B) 浸皮取色之法在酒味表現上有很大分別。  這亦正好解釋到 Champagne 中那份清純自然及酷似 Blanc de Noirs 的感覺。

其實這種 Direct Pressing 釀製 Pink Champagne 已有相當歴史 ( 沿自15世紀 ) , 而現今商業世界講求效率 , 肯堅持以古典傅統方法釀製 Pink Champagne 的全香檳區5xxx 幾間 Champagne House 少過 25 間仍有做  , 喝這支 Oeil de Perdrix 就像看古典名畫一樣 , 是一種古典美學的欣賞。

很多情侶會揾支 Rose Champagne 作為情人節、聖誕又或者結婚紀念之類日子浪漫一翻。 我敢說情人節若用這支咁特別而有內涵的 Jean Vesselle Oeil de Perdrix Rose Champagne , 單是那份背後的含意及心思就已提供不少 Talking Points , 若再加丁點而不浮誇過火的 ”上崗上缐” 就已可 ”冧爆” 對方 。

從來浪漫都是昂貴的 , 這支 Oeil de Perdrix 只是 $3xx 的價位。 實際得來有質素 , 低調得來意深長 , 乜都夠玩啦!

%e6%aa%94%e6%a1%88-17-11-2016-12-19-05

無獨有偶 , 神之水滴 , 最終章第四期 , 竟亦出現這支 Jean Veselle Œil de Perdri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