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靈雨 – Champagne Vincent Charlot L’Or des Basses Ronces,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2011

有朋友同我講 , 我雖然現在酒評寫少咗好多 , 但依然是我寫完邊支酒邊支酒就隨即俾人掃清光 , 魔力不減當年云云。 我首先多謝支持者對我的錯愛。 其實我寫酒純粹只是想憑個人主觀感受 , 介紹一些有質素有個性而無乜人認識的”逸品” 給大家 , 一來是對釀造者的認同及欣賞 , 亦希望更多酒商引入這些好東西 , 讓更多人以合理價錢 Enjoy 不同地區的優質珍品 。 因為葡萄酒最大的樂趣的是探索、發掘、欣賞、分享 。 從來小眾或中價的市場都是受怱視的 , 而這大片空白地區卻藏着很多 Hidden Gem 有待我們去發掘。

前陣子出席了一間酒行所辦的 Wine Tasting , 同場除了開懷暢飲早前我 Blog 所講的 Champagne Dufour 系列外 , 我亦留意到幾支非常具潛質及有趣的好東西。 這些 Hidden Gem當然要擇日細心評鑑 。

這星期天氣日日三十幾度真的熱到人煩躁 , 應該不少人像我一樣有種懶洋洋提不起精神的症狀 , 像這種症狀最好的解藥就是揾支靚 Champagne 消曙解熱。

今日品試這支 Champagne Vincent Charlot  L’Or des Basses Ronces,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201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淡黃色的酒 , 非常細緻的泡沫 , 香氣帶花香 , 梨子, 檸檬 , 荔枝皮及麵包, 香氣甜美而且非常吸引 , 有種索牽着你鼻子的魔力。入口流暢的酒味帶着強勁果酸令人眼前一亮 , 柔和的泡沫夾着濃郁的酒味及豐滿的口感 , 再由果酸將你帶進酒的核心清純內涵 , 華麗而富疑聚力的表現 , 絕佳的平衡 , Bone Dry及穿透性的酸度 , 果韻在喉底盪漾而可以延續到十幾分鐘之久 , 以上一切表現都說明支酒非常利害。老實講每一口都是一份味覺的響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個人很喜歡 Krug 的 Fineness , 那種 Sharp 得來細膩的酸度襯以複雜層次, Complexity 中最難得的是保留着一分 Pure 感覺 , 而這支 Champagne Vincent Charlot 的風格及質素真的拍得住一支熟成的 Krug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細看支酒金色鐵牌仔 Label 除了酒名外角落還有太陽及月亮的圖案 , 外表搶眼之餘亦表示這是一支 Bio-dynamic 的東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背面的 Label 亦印著 “Demeter” 這是一張非常嚴謹及難攞的 Biodynamic認證 ,  而 Label 上亦寫晒支酒的資料。 這支酒是 100% Chardonnay。 一般生長在 Chalk Soil 的 Chardonnay 都會有較強的酸度。 “Vinified in oak barrels 11 months in alcoholic fermentation with indigenous yeast, without malolactic fermentation , no fining or filtration and without cold stabilization.” 這一切都完完全全反映在酒味之上。 這香檳在 Aug 2015 才 Disgorged 一支如此 Young 的香檳加上還是 Biodynamic 可以做到咁具骨架勁度及個性的風格 , 真的是質素不凡令人驚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圖中所見是 開瓶24小時候的氣泡狀態 , 唔講真係以為支酒啱啱開)

一支香檳除了欣賞它開瓶那刻外 , 它的潛力一定要用時間考驗。 我用 Champagne Stopper 將支檳放雪柜內恆温而斷斷續續分段品試 , 睇睇它的變化及潛力。 一般 Champagne 都捱不到6 小時 , 但這支 Vincent Charlot 卻十分驚人!!  其他 Skip 咗唔講 , 它在開瓶 18及 24 小時期間在我倒落杯的一刻 , 泡沫就像我剛開瓶一刻般豐當汹湧 , 過了這麼久在杯中依然有絲絲細泡 。 它的香氣及酒體仍然保持吸引力 , 更多了些甜麵包的 Yeast香氣 。它的內容骨格完全沒有走樣 , 外表少了一份 Sharp 卻多了三分温柔 , 內涵有更多細節及多一份雍容及靈氣 。

一支香檳過了24 小時仍有這實力表現確令我開眼界?  若果有人說這支香檳唞 24 小時會更好飲 ………. 我會表示理解及認同。 一般人對香檳的印象是 Pre Dinner Drink 是酒宴的 ”前奏“ ,  我們去品評香檳亦局限於這短短的前奏中 , 當飲用其他紅白葡萄酒後亦唔會飲返轉頭。 有人会質疑邊有人咁飲香檳  , 我只會以 “別人笑我太瘋癲 , 我笑他人看不穿”  作回應。大家可以不須理會我所講的一切, 繼續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飲就可以。

它的清、重、穿透力、及空山靈雨 Feel , 我會以Sarah Brightma 的 Scarborough Fair 去形容這支充滿個性的香檳  ………… 當你有一天喝着它時再聽這歌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這支 Champagne 年產量只有 2300支 , 其他嘢我唔多講啦。

 

補充:

在我酒評中多次提及 Biodynamic 的酒對温度及搖恍特別敏感要小心處理 , 當中 Body 厚身及濃郁的紅葡萄酒雙對比較好一些 , 而纖巧幼細的香檳是最難處理的。

自己在不同場合飲用 Vincent Charlot Champagne , 我覺得最好飲是在家中飲用。 又或者像出席一些名牌香檳酒宴般 , 學主辦單位預早將香檳送到餐廳並托人將酒預先雪好 , 減少温差及搖恍亦令香檳 Serve 前有足夠時間及穩定地發揮它的層次、變化及美態。 其實這處理手法同樣 Apply 落所有高質及靚香檳。

有幾次帶它們出席酒聚 , 我已很小心事預先將香檳在雪柜雪凍 , 再用保温袋運用 , 但經過舟車路程搖恍到餐廳 , 支檳未定神就急着開來見人 , 它的表現真的會大打折扣及甚至失魂落魄 。 一般情況下起碼要將它放冰桶 1 小時才能有回復正常表現。 香港人生活緊迫出席聚會唔遲到已經好難得 , 若要求帶香檳的酒友提早1 小時到場為大家準備 , 咁麻煩我覺得無乜人肯咁做!

退而求其次可以等到家中請客時 , 才挑這類精品奉客 , 這就包保你能完全感受所描述的美態及變化。

另外大家若從酒商購買 Vincent Charlot , 最好多口向酒商問一句批酒幾時抵港? 是大批運送還是少量運送?  (大家都好清楚機場工作人員如何對待行李及旅程中的溫差 ) , 再跟據運送方法俾足夠時間 ”坐暈浪監” 等支檳回復狀態才飲用欣賞。

當然大家怎去處理及飲用葡萄酒是大家的自由 , 我只是提供一個意見參巧 , 使大家唔使嘥咗支好酒又嘥咗啲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