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盛宴 2016 – 無天劍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每年六月及 X’mas 都是長老會酒聚的日子 , 這晚眾壽星雲集又一次齊齊嘆好嘢。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Krug 2003

第一支出場是 Krug 2003 , 這支檳溫度控制得非常好令香檳散發熟蘋果、麵包、士多啤梨及像 Burgundy White 的香氣 。  酒味流麗輕盈表現極之Delightful , 豐富典雅的內容 , 精緻鮮明的果酸 , 韻味悠長細膩 , 巨細無遺展現出來使人心曠神怡。 這支 Krug 表現像一個武林名宿 , 先打通大家任督二脈 , 準備迎接當晚的美酒挑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uis Latour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1992

Corton Charlemagne 是一支具深度的白葡萄酒 , 但很多人都只會將酒放入冰桶急凍就算 , 無留意到控制溫度所以好多時都令支酒 over chilled , 而飲的時候又俾唔足時間支酒回温 , 靚靚的酒在急速冷凍及回溫都會令口感上打了折扣 。這支 Louis Latour Corton-Charlemagne 兩小時前開瓶 , 不放冰桶而放在低溫酒柜內作原瓶唞氣 , 使其保存在微涼的感覺。 靚酒真的一定要有高手處理才能使其光芒四射。

這種處理手法令它散發像雨後晨㬢的菁草芳香 , 少許奶油、檸檬皮 , 那種迷人香氣真的悉心處理的成果。 Corton Charlemagne 一向俾人感覺圓潤濃郁厚重 ,  適當的温度令這支 Corton Charlemagne 開展得輕盈柔美 ,  Body 柔潤之餘口感亦滲著一股透體清涼的舒服。 豐富的內容及層次變化是 Corton Charlemagne 應有 style , 加上如深海般的潛勁 , 酸度線條約隱約現於明暗間 , 餘韻悠長而繞樑三日。 它就像芭蕾舞者以漫妙優雅的舞姿去演譯一段故事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Leroy Clos de la Roche 1992

Morey Saint Denis 中的 Grand Cru 田再加上 Leroy 的名字 , 以這支酒打頭陣令人眼前一亮。

酒的處理同樣講究放 15 度的酒柜內以微涼的狀態下原瓶唞氣 4 小時 。 一落杯已忽不及待展露它的鋒芒。 甜美的 Melon、Bubble Gum、黑果、Berries、紫羅蘭、Sweet Spice、泥土、鐵鏽非常 typical 的 Leroy 香氣 。 酒體柔順優美味道複雜 , 內涵結構細緻而充滿歡躍 , 尤如交響樂般優美 , 中尾段的 Mineral 感覺明顯 , 絕妙的平衡性及天衣無縫的收結。 Leroy 一出招就已劍氣縱橫 , 先聲奪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Mares Grand Cru 1991

第二支出場當然也非范范之輩。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 在 Musigny 就像被奉為神 , 這支 Bonnes-Mares 同樣充滿高手霸氣。 (酒處理方法與Leroy相同) 鮮紅酒色 , 散發 Melon 及類似小童吹波膠般的香氣 , 入口充份表現 Boones Mares 的豐厚圓潤口感 , 以梅子為主導夾雜少許 Black Cherry , Sweet Spice 及 鹹菜、烟熏、石墨的複雜果味 , 配以有如灰絮般的單寧質感 , 完美的平衡性 , 略帶乾性的酸度及淡淡的果韻 。 感覺帶點野性硬朗的外表而又內裡卻包含綿綿深不見底的內勁。

Leroy Clos de la Roche與 Comte Georges de Vogue Bonnes-Mares 同屬 Morey Saint Denis 區的出品但風格上卻是一柔一剛 。 兩大高手同場好自然來過較量 , 我只能說兩者過招有如 ” 比招比訣比劍心 , 亦動亦靜亦無形” 的境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ansion Leroy Chapelle-Chambertin Grand Cru 1966

這支 Leroy 是一支好蝦人飲的東西 。 一般人會將之開瓶唞氣半小時就飲用 , 會覺得支酒水汪汪、淡茂茂又淡而無味 , 就會斷定支酒玩完。 支酒咁表現其實因為支酒唔夠時間唞氣未回魂所至。 這晚我們將這支酒原瓶唞氣 5 小時 , 落杯前一刻才過 Decanter 隔渣及混和。

它散發的香氣是玫瑰 、甘草、鹹菜 , 香氣平均有力 。 它的風格偏向 Pure & Clean 確實與其他濃郁剛強 Charmbertin 的風格很不同。入口時你會感受不到它的重量 , 加上元素已然溶化 , 你飲落真的好似無乜 “具體” 嘢咁 , 但幾秒後支酒的感覺會全部返晒嚟而且非常強勁。  這種酒的表現方式可說是 – 無形之劍 !!

其實品酒不應只 focus 在味覺上的種種表現 , 因為這只是可見的招式而已 , 更深一層的品嘗應留意酒味過後一刻口腔內韻味及生理上的變化 , 這些叫做招意。 這話何解?  就像飲酒時雖然不覺酒有明顯酸味 , 但卻感到滿口生津的道理一樣。 前兩支Comte Georges de Vogue 及 Leroy Clos de la Roche 是招式上的表現 , 而這支 Leroy Chapelle-Chambertin 卻是 ” 無招勝有招 , 化招為意 , 意隨心轉” 的”無形之劍” 高層次境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Marey Monge Romanee St Vivant 1965

壓軸出場的一支酒要先作介紹。 Romanee-Saint-Vivant 其歷史可追溯至 11 世紀 , 當時的勃艮第公爵把所有未耕作之地給予了 Saint Vivant 寺的所有僧侶, 他們在 1131 年開始種植葡萄。 至今近 1,000 年歷史中, 田地擁有者當然經過無數更替, 現時當地共有10個擁有者, 最大的 DRC 也只不過是 5.28 公頃 , 而其次是 Leroy – 0.99 ha ; Louis Latour – 0.80 ha ; 其餘7個擁有者佔地也不超過 1 公頃 , 由此可知每瓶 Romanee St. Vivant 是何等珍貴。 而 DRC 那5.28ha 公頃葡萄園就是在 1966 年購自 Domaine Marey Monge 家族。  1965 可說是 Domaine Marey Monge Romanee St Vivant 的最後一個 Label , 亦可說一支絕版酒。究竟上一代的天、地、人是何等級數呢?

這支酒酒色混濁磚色邊一派老酒特色 , 香味初段確實有些 Oxide, 一支飽歴蒼桑的酒出這種味是絕對正常 , 但 Oxide 背後卻是一陣陣的紅果、車尼子及少許鐵鏽味。 這支酒的感覺非筆墨所能形容 , 同 Chapelle Chambertin 近似也是一支”化招為意 , 意隨心轉” 的無形之劍 , 分別是這支 Romanee St Vivant 更變幻無定及包含更強內勁。 我只能說我根本看不見它如何出招 , 只覺它像風一樣透體而過 , 但它的劍勁、劍意卻在我五臟六腑中爆發 , 那一刻我只覺自己戰鬥力全失 , 腦海中一片空白……………。 我聲名我絕不是斷片 , 而是心中出現 “一切已足夠的滿足” , 亦回味著那只能在武俠小說才能出現的 “無天劍界” 。 1965並非好年份也有如此表現 , 若是好年份的話那會是怎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Suduiraut Sauternes 1965

這晚原本還有一支甜酒 , 但當我俾 “無天劍界” 透體而過後 , 我只能用筆記下這支 Sauternes 的名字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