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桃源 – Weingut Friedrich Becker Spatburgunder 2011 & B Spatburgunder 2012

這幾年來飲 Burgundy 卻有一份失落感 , Burgundy 其實也有很多土地質素好而又很用心做葡萄酒的人 , 但真心講句很多 Entry level Bourgogne 甚至五六百蚊中級的 Per Cru 飲落卻是又簿又削又難飲。  簡單一點為何總找不到類似 Les Rouliers VDT Henri Bonneau 那樣性價比高的東西?

 

葡萄酒講求天、地、人 , 既然天與地都得天獨厚 , 何解質素卻很多未能反應在酒質及價錢上? 是明星效應令酒價一向偏高?  是 “強國效應” 及被 “滅絕式” 的掃貨令很多 Wine Makers 及大莊都向快錢看 , 以靠 “食老本” 的心態去經營 , 根本無須花心機去做酒?  雖然很多人仍不斷追捧 Burgundy , 但實際消費用家的評語卻是出現不協調的兩極化 , That’s why Burgundy 是地雷陣就咁解。

 

在其他世界釀酒地區有些 Wine Maker , 他們旗下不論頂級酒有質素外 , 旗下的二、三線甚至 Entry Level 的葡萄酒都有不俗的表現 , 而最難得的是任何 Level 的出品都感受到 Wine Maker 那份用心及認真 , 真的是平有平好飲 , 貴有貴的精彩 。

 

早幾年我一直留意德國 Pinot Noir 的發展 , Global Warming 的確對德國  Pinot Noir 成長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利的條件。 另一樣可貴的是是德國人的認真態度將以往做得不好的 Pinot Noir 重新以回歸基本 Back to Basic 的手法 , 用心地的去做酒 , 真的做到天、地、人的結合 , 而價錢亦開始走向大眾化。 若有人問我飲酒經驗中最美的 Pinot Noir 是那支 , 我會答是一支德國 Pinot Noir !

 

最近英國 Decanter在云云眾多國家的 Pinot Noir 中選出了德國的 Pinot Noir 為最美麗的 Pinot Noir , 這結果無疑對 Pinot Noir 的聖地 Burgundy 來說是 ”刮了一巴” , 不論你願意接受與否 , 這引證了我的睇法。  點解德國人做得到而法國人做不到呢? 這是否一個 ”龜兔賽跑” 故事的現實版?  Burgundy 也是時候作出反省 !!

 

最近飲了兩支 Weingut Friedrich Becker 的 B Spatburgunder 2012 及 Spatburgunder 2011。 這兩支只是 Weingut Friedrich Becker 的入門級的葡萄酒 , 價錢也只是 2xx 左右。 那種質素真是驚喜萬分亦又一次引證上述所講的一切。今次刻意一返過往的酒評將一切留白 (開個天窗)  , 讓讀者自己去試去探索及想像。

 

 

 

 

 

 

葡萄酒不是 “量子物理” “Rocket Science” 。有機耕種、土地元素、天然發酵 ……這一切係人都知。 分別只是有無人肯唔肯 Back to Basic 咁用心去做 , that’s make the difference !   正如雲吞麵為何不能成為全香港最好吃的東西?   誰能為正邪定分界?

 

不打算公開在那找到這支酒 , 並不是不想分享 , 而是很清楚當大家見到有啲咁嘢的反應及心態 (不過亦相信資深讀者神通廣大能找到貨源) , 亦更想大家買酒之前停一停想一想 , 若然大家找到了 “世外桃源” 會抱什麼方法及心態去面對它呢?  是設法 “保育” 它 , 還是以”強國” 心態及行徑去“滅絕” 它呢?  當大家鄙視某種行為時 , 自己又有冇咁做先?

 

葡萄酒最美妙的地方是 “探索”  “欣賞” 及 “分享” 而非 “炫耀”, 就讓我們同心為其他葡萄酒愛嗜者出丁點綿力去保育這片“世外桃源” 吧!

英雄有夢,檳中新星- Dufour par Charles Blanc de Noirs La Pulpe et le Grain Extra Brut 2009

IMG_0006

最近法國出現一支香檳新星 , 它被多間米芝連餐廳” 包起” 行情高漲在法國市面一檳難求。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亦托朋友找來一親芳澤。 當還在等待到貨期間竟然在一個偶然的場合下遇到它 。

 

我有一習慣在別人主場飲酒 , 我不會看先走去看 Label , 所以當在我第一次試這酒時我根本不知道是它。 落杯時酒色金黃 , 泡沫豐富 , 香氣最初散發 Yeasty 的香氣 ; 入口時它的清純卻澎湃的內容使我眼前一亮 , 酒味曲線由初段的清爽輕柔一路一路趨向濃郁立體 , 這種酒味表現我肯定這是一支 Blanc de Noirs , 而這支酒的風格不其然使我腦海中亦出現了一個名字 Jacques Selosse!!

 

如此好質素的香檳我當然要看個究竟 , 一看竟然就是這支 “人間欲求” – Dufour par Charles Blanc de Noirs La Pulpe et le Grain Extra Brut 2009 。世事竟有如此巧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檳最佳飲法是由夠凍一路讓它回溫 , 一路感受它温度改變時的酒味變化。 個人覺得這支檳不要太多人飲 , 最好三四個人飲每人飲到 2 -3杯有足夠時間欣賞它的變化。 至於酒杯方面除了香檳杯首選外 , 白酒杯亦是不錯的選擇。

 

當它回溫時香氣散著焦糖、果仁、花香、Berries , 無疑它的 Palate 比 Nose 吸引 。 這支 Blanc de Noirs 非常有個性 , 我欣賞它的四個部份 : 第一是它的清純自然 Pure , 這種清純自然有別於 Refreshing , Refreshing 是指口感上的鮮爽活力 , 而清純自然是指它的酒質風味 , 這是來自 Natural Yeast & Bio-dynamic。 第二是它酒味中那種堅實沉厚的 “能量感” Intensity , 這種 Intensity 並有別於 Complexity , Complexity 來自不同原酒混和出來的感覺 , 而 “能量感” 則來自葡萄本身的濃郁密度及潛力。 清純自然而充滿能量感在風格上是統一的 , 相反 Pure 與 Complex 就有點矛盾了。 第三是它葡萄的 Image 十分 Focus , 這是因為它的葡萄來自 Single Vineyard 的原固。 第四是它的 Dry 令到支酒的線條質感做得相當紥實及靚 。 加上其他表現如 Well Balance 及悠長的餘韻 , 細緻的果酸及礦物感 , 在味覺上的豐富多變令人再三回味。

 

這種 Style 的香檳不單好飲 , 而用來配襯食物時更能撞出不同元素 , 飲完之後我明白為何這支香檳為何如此受追捧。 它不是一般大酒莊講求House Style的風格 , 而是以Grower Champagne (Small-Scale Producers) 強調 ”獨特性” 及 ”個人風格” 的精品。   Charles Dufour 的掌舵人只有 26 歲 , 能有此能耐做出如此精彩的香檳 , 真是英雄有夢 , 英雄出少年。

 

市場永遠是有它的供求法則 , 一支有質素、產量少、有人追捧就有價有市 , 價格就自然飛升 , 大家可看 Jacques Selosse 這幾年的價錢走勢去到高不可攀的地步就明白 , 這對我們這些 Budget Drinker 來說只能望酒輕嘆。 可幸的事葡萄酒世界每天都有新鮮事 , 而尋覓探索正是一種樂趣 , 難得找到這支高質素又高物值的精品 , 那種 “執到寶” 的開心感覺又點忍得唔 Share?

Supplier:

https://www.facebook.com/decowines/?fref=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