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謎情 – Chateau Musar Vertical Tasting

IMG_2815

黎巴嫩的 Chateau Musar 是我覺得非常好玩的一個酒莊 , 它好玩之處在於它 如中東肚皮舞一樣 “耐人尋味”  。

友人剛從酒商入了幾個年份的 Musar , 酒商對她說這支酒質素很好 , 但未必個個懂得處理。 女酒友知我熟識這酒於是就叫我搞個 Vertical Tasting 順手做埋個導賞。

Chateau Musar 之所以難搞是因為要長時間唞氣才展露變化的酒 。 這晚我們預算飲四個年份 91, 99, 2000, 2001 , 原定計劃是由我一個人將四支酒统一預先處理好才擰去 Dinner 供品嘗 , 可惜陰差陽錯我只能預先處理 91 這一支 , 其他三支要到酒樓才能處理。  既然上天咁安排當然有祂的美意 , 就既來之則安之順應天命吧。

未飲之前講講 Musar Red 的資料:

Chateau Musar are made from a blend of different grape varieties, mainly: Cabernet Sauvignon, Cinsault and Carignan. The vines are grown on a gravely soil with a limestone base. The composition varies from one year to the next, giving Château Musar a different character and identity each year.

我在 08 年與 Wine Maker 一次聚会中連試 75, 77, 80, 97, 98, 2000 時所歸訥的 Tasting Note :  由年青時的花香、車尼子、熱帶雨林、草青到成熟後的 Truffle , mushroom 香 , 風格上香味表現變化很大 , 而酒味方面酒精很強 , 尤其是那當中甘油的感覺更強, 木桶味相對很隱晦 , 而果味由頭到尾貫徹 , 加上比例恰當的單寧及明顯的甘油的感覺就是這酒莊的風格。

今天再一次對比引證:

Chateau Musar 91

在中午 1300 hrs 開瓶 , 原瓶唞氣到 2000hrs , 落杯前再 Double Decant 。

這支酒的酒色較舊略帶磚黄 , Musar 91 的香氣並不算彭湃 , 慢慢才滲出玫瑰、車尼子、紫羅蘭、淡玉桂的幽香。入口酒味甜美 , 士多啤梨的酸度鮮美明媚 , 口感超順滑 , 柔和帶點像紅豆沙般的質感 , 單寧已完全溶化 , 簡單講句那感覺就像飲緊一支 80s 的 Burgundy Vonse Romanee 一樣。 我可以說這表現是支酒完全 Open Up 的表現 , 尤其是要咁處理你才飲到支酒細膩的果甜及鮮美的果酸這些元素。

Chateau Musar 99, 2000, 2001

三支酒同樣在 1930 hrs 開瓶即時 Double Decant 再等 2100 落杯。

三支酒所 Display 都很不同。

Musar 99 你会覺得飲緊一支舊 Bordeaux或舊Brunello 一般。它散發少許 Mushroom , 煙草 , 焦油。 入口酒味複雜濃郁 , 除果味外還有 Spice (甘草、玉桂) 及red fruit , 木桶感不算強單寧比例平和。

Musar 2000 ,

與 99相近似一支 Bordeaux只是比較 Youthful。 這支酒比 99更 complex及深沉 , 潛力更厚 , 只是時機未成熟 , 現在只表現到冰山一角。

Musar 2001 , 這支酒的表現是三支中最 “實” 。 除成熟的果味外 , 很容易察覺那份酒精感緊扣着某些元素 。在口感上你会嘗到那份順滑的質感重量及中型但結實的 Body Structure , 中段的內容較為模糊表現不出應有的細節 , 但飲落亦算平衡舒服。

總結:

  • 由於自己喜歡 Burgundy 的關係所以我勁 Like 1991 的表現。
  • 當晚錯有錯着 91, 99 , 2000, 2001 表現出四個不同進化形態 , 對比之下更能表現到這支酒的發展路向。 Musar會由年青時角色模糊 , 漸漸進化到似 Bordeaux , 之後再進化到似 Burgundy 。而它的 Age Potential亦算合理 (10-15年已夠成熟) , 唔使等到頭髮白。
  • 好明顯 2000 , 2001當晚真係未唞夠 , 所以只飲到它某一段的表現 , 換句話說若俾夠時間 , 它亦会跟住條路一變再變 , 至於喜歡飲什麽就適隨尊便了。
  • 1991一支 24年嘅酒 , 我要原瓶唞氣 7 hrs 才完全開展 , That’s why我當晚亦建議那三支要預早 6 小時開瓶唞氣真係絕無誇張 。 試想若換上是新年份如 2010或之後的要唞多久?
  • 這一支優質的葡萄酒一定有它的骨架 , 例如 Bordeaux就以單寧 , Burgundy則以酸度 , 甜酒則以糖份 , 那 Musar以什麼作骨架呢? 我会覺得是酒精中的甘油。 Why?? 其實答案在 After Taste 中 , 很明顯你會發覺飲完 Musar後 , 脷尖好像有層好滑的 Coating一樣包住 , 這並不是一般所講的礦物感 , 因為 Mineral 一來無咁強二來不会包住你條脷。 加上四支酒的口感真係好滑 , 所以我覺得這立論很強。
  • 老實講若以玩人 , 只要攞三支 99 (同一年份三支) , 將之分別唞 8 hrs, 4 hrs , 2 hrs 然後同場作 Blind Tasting 就可以玩謝很多人。
  • 一支唔使三百蚊的黎巴嫩酒 , 質素可以拍得住 Bordeaux 及 Burgundy , 又可以俾你玩到咁多嘢 , Blind Tasting 仲可以玩到人 , 仲想點?

對「中東謎情 – Chateau Musar Vertical Tasting」的一則回應

  1. I have a musar white 2003. Do you think it is still drinkable? And how would u recommend to serve the wine?thanks.

    • 這支白葡萄酒由多種本土葡萄混合釀製 , 跟據資料 “The white wines are made from a blend of Obeideh and Merwah, which are native to the Bekaa Valley and Mount Lebanon. According to the legend, Obeideh and Merwah were taken back to Europe with the Crusaders and are the likely ancestors of Chardonnay and Semillon respectively.”

      飲這支白酒最好要 Decant 一小時才能完全開放 , 而且不要雪得太凍 , 暖少少支酒會仲香。 香味帶蜜臘、奶油蛋卷、杏花、焦糖 ; 入口有如棉花的質感帶杏仁的 Nuttiness , 果酸中夾着淡淡蜜糖的甜潤 , 酸度柔和又夠 Refreshing , 礦物感相當豐富。

      有一件事要留意 Musar 啲酒會在酒莊內釀藏很久才推出市面 , 現在 2010 年尾市面才推出 2001 , 而這支九年酒仍十分年青 。 Musar白葡萄酒我自覺它有點像 Rhone 的白酒 , 有點像不甜的 Sauternes 及亦近似的質感 Sherry , 單是這一點巳可玩謝好多飲家。

  2. out of coincidence, I happened to enjoy a Ch Musar Red 1989 this evening. Only two hours was the wine allowed to breathe and clearly was insufficient.
    Aroma of dried prune, ripe dark plums, cassis, truffles, cinnamon filled the glass. Bursting with dried dark fruits from front till finish. With cigar box, dry cedar, apple cider, leather and mushroom. Bit of Lysol at the finish. Wonder how it will develop after few more hours.
    I agree it felt like aged Barolo or Chateauneuf du Pap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