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聖物 – 神的膏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長老可說是 AM 的良師知己 , 不論在葡萄酒知識甚至是人生路上都不時給我很大啓發及思維突破。尤其在 AM 最近經歴如在黑暗幽谷日子中 , 長老在信仰上的親身見證及分享更令我感到極大支持。

這天是長老牛一 , 幾位知己好友相約在長老家中共聚。與長老們共聚品嚐靚酒是少不了的。我患病初癒品酒功力可能不如當年 , 但爛船都始終有三斤釘 , 加上咁靚啲酒唔記低佢真係好嘥。  我只憑事後的記憶作個記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一支出場是一支白葡萄酒 , 單看那種近乎琥珀色的酒色已覺得這支酒酒齡不輕 , 雖然支酒無乜香氣 , 入口卻濃郁圓潤 , 豐富的 Texture 及不俗的礦物感 , 唯一是酸度可能因支酒太舊而變得隱晦。

一問之下這支酒原來已經原瓶唞氣了 5小時 , 一支舊年份的白酒竟要唞氣咁耐真係難以至信。我曾想過這是否一支Herimate White, 但那種豐厚圓潤及線條卻似 Burgundy White。最奇是支酒最尾的 After Taste卻有點點甜味。以酒的濃郁圓潤柔和扎實我覺得有點似一支舊年份的 Coche-Dury但卻沒有應有曲線美。這支酒飲落有些Corton-Charlemagne 的影子。老實講這支酒真的很難估原因是一支唞氣咁耐能表達到這種表現的酒我真係未飲過。  當開估時竟是這支Domaine Jean Dupont Bourgogne 1964真的是令我意想不到。

曾幾何時我曾試過這支酒的 1965版本。https://amlifeblog.com/2013/08/09/%e9%b4%bb%e9%96%80%e5%ae%b4-%e4%b8%80-%e5%81%87%e7%9a%84%e7%9c%9f%e4%b8%8d%e4%ba%86/

老實講那時我對這支酒的印象的確“麻麻”甚至可說是負面。原因是我覺得白葡萄酒講求平衡 , 若果一支白葡萄酒舊到缺乏某些應有元素又或者不完整就失去了它的欣賞價值。  長老解釋支酒在剛開瓶時幾小時真的是水汪汪輕飄飄的 , 但經過幾小時的唞氣支酒就會慢慢 Gain Weight達到這種效果 , 而一支老舊白葡萄酒就是這種感覺。

長老想借用這支我不喜歡的葡萄酒令我明白人的智慧確實很有限 , 無人會真正明白神的用意 , 而神永遠想我們去除偏執 , 用一個新的角度去看事物, 今次我真的是受教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二支在飲用前 2小時開瓶並落 Decanter唞氣。  酒深如磚紅的酒色。香氣散發濃郁的泥土氣息 , 皮革 , 雪茄盒的成熟果香 ; 入口韻味像一支老舊的 Saint Estephe ; 口感温柔細膩圓潤、質感綿密, 單寧巳完全溶化酸度極其細緻 , 所有元素巳混而為一但又均稱平衡。由其成熟推斷這只少是一支六十年代的陳年Bordeaux老酒。以 60年代來說只有 61 , 64 , 66 有此持久力 , 揭盅是一支 Leoville Las Cases 196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Vieux Chateau Certan Pemerol 1955

到第三支蒙瓶出場 ,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落 Decanter 唞氣至 1500 hrs 落杯。初開瓶時支散發著少許 Oxidize 的氣息但飲落支酒卻完全沒有問題 , 到落杯時更是令人驚喜。從深紅酒色中肯定這不是一支 Pinot Noir。香氣散發著雲呢拿 , 朱古力 , 椰絲等帶甜味感覺的混合香氣。酒體圓潤而有不俗的結構及內容 , 酒味曲線較短。初步印象感覺上有點似Vega Sicilia。但再過多一段時間發展 , 又覺得支酒 Wine Style 似 Bordeaux 右岸的東西。這支酒比上一支Leoville Las Cases 1961更 Powerful , 大家都估它應該較年輕 , 開估原來比 1961更老的右岸Pemerol名莊Vieux Chateau Certan 1955。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uis Latour Romanee St Vivant Les Quatre Journaux 1964

第四支因走漏風聲所以不用蒙瓶品。

Louis Latour近幾年的水準並不太穩定 , 其實它早期的出品是十分優秀標青的。出產這支酒的葡萄田根本就在 DRC Romanée-Conti相距不足 6呎 , 可說是同一地方。所以飲落同 DRC 一模一樣。支酒散發成熟車尼子 , 玫瑰花香 , 那種芳香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支50年的陳釀。入口果味鮮美形態溫文優雅 , 表現一派大酒的華貴大方氣質。

它可說是揉合了Richebourg 的花香 , Romanée-Conti的優雅 , La Tache 的礦物感, 而這種成熟度亦令所有元素混成為一 , 可說是一支香味成熟度達至極之平衡好飲的 Burgundy 亦是我當日之最愛。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飲完支Romanee St Vivant已心滿意足 , 怎料長老話仲有一支壓軸好戲未出場。

這支酒在 1100 hrs 開瓶原瓶唞氣並在 1600hrs 才落 Decanter再落杯。以酒色而論接近St Vivant 九成九是支陳年 Burgundy。  酒的香氣較淡隱約少許梅子及花香 ; 入口感到支酒密度很高而且比 St Vivant更有力。這支酒的內涵及感覺我只能說已超出自己的知識及能力範籌。

開估竟然是一支已有 114 年的 Burgundy – Domaine Robert Arnoux Clos de Vougeot Grand Gru 1900!!

我早兩年飲過 1918及 1919兩個年份的陳年 Burgundy那份不老的生命力令我拜服得五體投地畢生難忘。今次這一支 114年的 Burgundy 可說是我飲過最舊的 Burgundy , (雖然是 Recork 及新 Label 但絕對是正貨) , 難得的是它同樣有穿越時空的長青表現 , 這不是神的膏恩及奇蹟那會是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