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聖物 2013 – 傳奇紛現 (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四支在2030 hrs落杯同樣是老酒般的磚紅酒色 , 這次酒香散發如熱熟布冧的香氣。 入口先感到一陣 Spicy , 之後是圓潤酒體 , 如煙灰般質感單寧溶化 , 這支酒特別之處就是它有一種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這支酒明顯是一支好年份的 Burgundy , 它不算乾身而且骨架不算硬理應不是 Chambertin , Nuits St Georges那一區東西 , 但它的柔亦不像 Vosne Romanee 或 Musigny。 它的 Spicy及甜中帶酸 , 酸中有甜的感覺令我覺得它可能是一支 Moris St Denis 又或者是 Cote de Beaune區中 Corton, Volnay那一區東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但開估卻是Bouchard Aine et Fils Hospices de Beaune Pommard Cuvée Dames de la Charité 1962。 長老說很多人只知61是French Wine的好年份 , 卻不知道 62才是 Burgundy的好年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之後出場的又是一支老酒 , 色澤暗紅。香氣較之前幾支隱晦 , 有點 Black Berries 或 Black Cherries 的果香再加一點花香。入口是柔和複雜的混合果味 , 果味、單寧、木桶元素巳然完全融和 ,酸度線條幼細 , 酒的 Image 模糊 , 少許像酸梅隱約果韻。 單憑感覺它亦很像 Burgundy , 唯一一點是當我試到最後突然有一陣不應在 burgundy出現的單寧輕輕湧上。

大家都覺得這是一支 Burgundy, 可借結果竟然是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老實講這結果太出人意表了 , 因為成熟 Bordeaux的 Earthy , Leathery氣息根本不明顯而 Palate中的單寧亦收藏得完全沒有痕跡 , 長老說這支酒他開四支 Corked 三支這支能有如此表現已是幸運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eau Gruaud Larose 1961

法國的葡萄酒當成熟到某一階段就會殊路同歸不論是 Bordeaux, Burgundy甚至 Rhone都會極為相似就像這支Gruaud Larose 1961的表現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最後一支落杯這支酒已在 Decanter唞了差多 4hrs。 一支老酒唞氣咁耐真可以嗎?

這時我從杯中嗅到有如置身於一片廣濶花田般的酒香 , 而我印像中能有此立體香氣的有絕對是 Burgundy 中的極品  , (我心中頓時想起DRC 的 Richebouge)。 入口是圓潤深沉凝聚的複雜酒味 , 果酸幼細而表現優雅 , 葡萄皮的單寧如煙如絮般在口中輕滲。 這支酒最特別之處是我感到有一股圓潤的空氣感包着絲絲糾纏的果甜及酸度 , 少許果甜餘韻令人感到一份祥和。 對上幾年我試過 1918 , 1919 兩個年份的 Burgundy 但這支的境界與前兩支有些不同 , 具體來說這支有更聚焦及立體的 Core  , 而 1918 及1919 則像水墨畫一樣講求意境。飲到這裡我知道這支酒已超出自己認知範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

開估卻是一支有九十二年的高齡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除了年資外這支酒更是一支 Collector Series 即是 Wine Maker特別為收藏家而做的一支酒 , 所以Label亦不同。 這些 Collection Series市面上根本不會有得買只能在拍賣會中出現的珍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Docteur Barolet Clos de la Roche 1921同Charles Noellat Clos de Rouge 1969一樣是 Collector Series 。至於Docteur Barolet是何方神聖 , 以下連結有介紹:

http://www.pierrelotiwinebar.com/blog/2013/05/22/arthur-barolet-inspired-winemak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Quinta Do Noval Colheita 1937

最後輪到 Port酒出場。這支 Port酒開瓶已有兩星期 , 啡色濃縮酒液如玉露瓊漿 , 香氣散發蜜糖、布冧、加應子、杏甫乾、拖肥等甜美香氣。 入口柔潤豐滿 , 甜美的酒液流入口腔 , 甜酸平衡絕不嗆口 , 雖已唞氣兩星期仍然感到的酒精感及衝擊力 , (可想而知初開瓶會是多麽强悍) 加應子, Jam Cherry, Smoky 的餘韻在齒縫及喉底繞轉良久不散。 Colheita 是Quinta do Noval其中一支精彩之作 , 酒液在木桶內釀藏至少7年所以酒液芳香濃郁極具富層次變化 , 真的越飲越愛 欲罷不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多麽精彩的一個晚上 , 每支酒都是一個傳奇 , 可以獨立成篇為一個故事。今晚長老亦分享了他處理舊酒之法 , 以他對舊酒實戰的經驗這些手法極具價值 , 至於當中手法及內容我日後將會專題寫個分享。

對「酒神的聖物 2013 – 傳奇紛現 (下)」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