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聖物 – 傳奇紛現 (上)

聖誕節即將來臨又是我們長老會一年一聚的日子。 每年我都極之期待這聚會 , 不單是可以試到一些難得一試的美酒 , 更最重要的是每次品試過程都啓發我對葡萄酒的認知及沖擊我處理手法的一套理念 , 每次都令我大開眼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mpagne Billecart-Salmon Le Clos Saint-Hilaire 1995 第一支出場的是香檳中的傳奇 , 酒壇傳聞但凡香檳飲家若要選擇 Blanc de Noirs 的話 , 有三支是必然之選 :

Bollinger Vieilles Vignes Francaises 1996

Billecart-Salmon Le Clos Saint-Hilaire 1995

Krug Clos d’Ambonnay 1995

今次我們所試正是其中一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支香檳我們開瓶後唞氣 30-45 minutes 才落杯 , 原因是一支 18 年的香檳真的須要點時間舒展筋骨。  金黄酒色幼細的泡沬徐徐如絲般飄上 , 香檳散發着隱隱的青蘋果、橙皮、柚子、Nutty及多士。 入口時氣泡有如 Mousse 般輕柔活潑 , 温柔地滲透我口腔內每個角落 。 由於是Blanc de Noirs的關係 , 酒味曲線有如飛機起飛般由初段的平順輕柔一路一路趨向濃郁立體 , 具質感的果酸在絕佳的平衡性襯托下展示一份雍容典雅的氣派 。 整個味覺有如交響樂般和諧華麗 , 絲絲餘韻悠久不絕 。  這支Blanc de Noirs果然是名不虛傳。

此酒的資料:

http://www.champagne-billecart.fr/SWF/PDF/CLOS_ST_HILAIRE/CLOS_ST_HILAIRE_GB.pdf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Chandon de Briailles Corton Grand Cru 2009 第二支是我之前介紹過的平民 DRC , 這次我特別帶給酒友品試。  這支 Corton當然不及 DRC Le Montrachet 那種深不可測的潛力 , 但質素亦不容怱視。 補充一點是雖然我預早將酒雪凍 , 但經過長途拔涉帶到長老家中酒的表現有點暈浪 , 我要將酒再放入雪柜讓它 “冷靜” 下來 , 這樣才能表現它的實力。

https://amlifeblog.com/2013/10/21/%e5%b9%b3%e6%b0%91-drc-domaine-chandon-de-briailles-corton-blanc-grand-gru-2009/

經過兩支酒熱身後開始進入戲肉。長老安排了三支紅葡萄酒作 Blind Tasting , 原因不是想考驗我們 , 只想說這三支酒連他自己也猜不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順帶一提這三支酒都在 1830 hrs 開瓶 , 並直落 Decanter 唞氣再分段落杯。  三支酒中有一支不幸 Corked 了 , 長老唯有用另一支代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三支酒在 2000hrs 落杯。 酒色磚紅酒色亦較濁 , 酒香散發梅子、車尼子、花香 ………. 香氣有如香水般散發。 酒味感覺柔和 , 果酸幼細 , 礦物感慢慢滲出 , 重量頗輕少許如水般感覺。 第二呷感到如煙灰般質感 , 頗乾的果酸 , 酒味表現屬擴散形 , 結構內容似柔實剛 , 單寧如粉般幼細。 從香氣及酒味來說 , 它一定是一支 Burgundy。整體感覺上這支酒極似一支 70s or 80s 年代的老 Burgundy , 但令我矛遁迷惑的是它的果酸又有點 Youthful 但比例卻不算大亦不是 Young  Wine 般骨杉杉。

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類似的推斷。

當長老開估時它竟然是一支 95 年的 Clos de Vougeot 大家都嚇一跳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omaine Prieure Roch Clos de Vougeot 1995

一支這樣年青的酒為何能有如像老酒的表現??  竟然連在坐一眾飲家大跌眼鏡。 有酒友懷疑是否儲存問題令支酒急速老化。 我自己的看法是酒色濁是因為支酒是 Unfiltered , 從酒的元素表達方式我覺得它是以 Biodynamic方法釀造的 , 而釀酒過程中一定沒有用SO2 , 所以支酒成熟得較快是合理的。

我事後從網上找到 Wine Maker的釀酒資料亦證實我的想法 : “ 採用自然方式製作葡萄酒,採用有機法摘種,獸力耕作,手工採收時葡萄不去梗整串破皮,使用葡萄上的原生酵母來發酵,不加溫度控制,減少人為與科技的影響,並且完全避免使用二氧化硫,這種自然流派法在勃艮第有越來越多酒莊跟隨,期望讓葡萄酒展現其該有的原始特質,這種酒莊通常產量很少。 酒莊另一特點是晚裝瓶,讓葡萄酒有更多時間沈潛蛻變,通常最少都會陳釀22個月以上。

能有上述手藝的Wine Maker當然絕非泛泛之輩 , 大家請密切留意這個 Label及Domaine Prieure Roch這個名子。因為他可能是 Burgundy 未來的傳奇。

http://www.cellarv.com.tw/new/show_product.php?sub_cat_id=68&area=france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跟着出場的一支發現 Cork了十分可借 , 但當長老解開錫紙大家都嚇一跳因為這支是 Burgundy 之神 Henri Jayer 的啓蒙老師 Charles Noellat 的一支 Collection Series。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rles Noellat Clos de Rouge 1969

我早前亦飲過他一支Charles Noellat Romanee St Viviant 1979 (詳文見萬劍歸宗)

https://amlifeblog.com/2010/03/29/charles-noellat-romanee-st-viviant-1979/

今日無緣一試實感可惜 。

未到中段就出現一支咁厲害的東西 , 之後未出場的會是何等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