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酒中傳奇 – Mount Mary Chardonnay 1988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晚與酒友共聚滿枱都是質素不俗的逸品 , 但最令我印象難忘的竟是一支 88 年澳洲的 Chardonnay 大家一定會奇怪地問 : 一支 25 年酒齡的澳洲 Chardonnay 還能飲嗎我的答案是它精彩得令我跌眼鏡 , 因為我以為自己正在飲緊支 Coche Dury 或 Corton Charlemagne !!

一支 25 年齡的澳洲 Chardonnay 散發着甜蔗 , 甘桔 , 雲尼那及白花的酒香 , 入口酒的密度很高但並不表示像一般澳洲酒般的龐然大物 , 反而是滑溜扎實但又充滿曲線美的柔和酒體。 成熟果味中包含着優雅的酸度及深濶的礦物感 , 尾段亦有幽幽的酸度果韻 , 難得的是在如此濃郁密度中仍能保持絕佳的平衡性及細緻度 , 可說是渾圓有致 , 和諧優美 

25 年的陳釀能保持這種柔美細緻 , 除了支酒本身質素超凡外 , 它的優良儲存條件可說是成敗關鍵 , 因為稍一不慎今天我飲到的就不是 Coche Dury 而是一支蔗水了。

這支酒是外國酒友機緣巧合下用一個平到你唔信的價錢買回來的 , 酒友買時心中都怕支酒巳變成蔗水 , 只是價錢平不妨一搏 , 點知竟然俾佢博到支好嘢。 當晚另一支白葡萄酒 Domaine Par Louis Michel & Fils Chablis Grand Cru Les Clos 2000 都好精彩 , 但拍埋去支 Mount Mary  處竟然攞唔半分優勢 , 可見支 Mount Mary 幾勁 。

Mount Mary 究竟是何方神聖?  引用網上資料:

 

大家澳洲酒只知 Penfold , 其實 Mount Mary 是澳洲 Cult Wine 之皇,有著挑戰 Grange 的實力,物值高,  Mount Mary 產量低,年產量若3000(12瓶箱),旗下只有四款酒,分別為Chardonnay, Pinot Noir, Triolet QuintetMount Mary 所生產的酒無一是劣品,它的Quintet,在很多澳洲的酒友心目中,是與 Grange同級。其名氣之大,亦令知名酒評家Robert Parker,想一睹其風彩但被拒諸門外。 Dr John Middleton 敢作敢言,面對著 Robert Parker 依然我行我素,絲毫不給一點面子。

酒壇前輩唐老鴨在他的一篇 一代巨匠麥道滕有以下介紹:
新世界葡萄酒在不斷改進下,無論在質、量和價錢上都對舊世界葡萄酒等業構成頗大的威脅,有些在風格上求取突破,別樹一幟,有些卻保留舊世界葡萄酒的特色,加以發揚,甚至於更出色的大有人在,說新世界產酒區,不能不提澳洲,說澳洲酒,更不能不提Mount Mary瑪麗山和她的創始者 Dr. John Middleton麥道滕醫生。

在澳洲,他的酒是收藏品,但他每年只對外出售一次,平日重門深鎖,並不招待訪者,要買嗎,首先要把閣下的名字放進他的被邀名單,要自已的名字在他的被邀名單內,就必須先進入他的輪候名單,等到有人連續兩三年沒有訂購了,算是自我放棄,或者有人去世,方才有機會成為被邀之列,同時,為了避免抄賣,一個地址又只許一個戶口,而且每每限量發售,又不歡迎攜友帶親,如此這般的惱人規矩,愛酒人士依然趨之若鶩,何解?酒好之外,稀有是原因之一,數十年來,收藏家引頸以待他的邀請柬和訂購表。”Dr. John
Middleton
這位的傳奇人物 2007 年巳蒙主寵召在天國為上帝造酒去了

靚酒並非偶然 , 一切是有原因的。在釀做方面,酒莊借用一些 Burgundy 的釀酒方式,再加上一些本土方法以確保酒的獨特性。 最值得注意的是酒並不使用乳酸發酵 , 因乳酸發酵會掩沒當地氣候所帶來的理想葡萄酸度。他們使用 20% 的法國新橡木桶以及 80% 舊的大木桶 (1500L) 來發酵。 整個生產均在橡木桶中完成。 以酒糟攪拌增加質地、複雜性及酒體。 並在橡木桶中 10 個月的成熟。

有長期睇開我酒評的人都知我較少寫澳洲酒 , 以獨立酒評出現的澳洲白酒更是第一支 ,可想而知我對這支酒有多高評價。 這支酒可說是可遇不可求 ,今日能飲到支如此 Good Condition 的真是三生有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