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着應戰

a9

自上篇文章訴說了自己的惡劣近況後 , 得到很多朋友留言鼓勵及支持 , 大家的關懷及點點心意都為我增添了不少正能量。  


 我自己一向的處事理念都是 逃避非善法 , 面對是修行” , 所以面對難題我不會問 Why is it happen? 反而是問自己 What to do about it & How to make it right?  反正要發生的事都發生了 , 汝其花時間追究過去倒不如 做好今天 , 放眼明天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如何解決問題的層面上。  

面對逆境很多時我們都會想得太多 , 一些想法在腦中揮之不去 , 形成惡性遁環。 若果情緒得不到渲洩就會像種子般在心中發芽久而久之形成夢魘。 為了防止自己墮入這種漩渦中 , I need to do something: 而我為自己設計了多個渠道 , 例如家人的傾訴及關愛 , 利用運動去減厭 , 與好友共聚 , 看電影 , 品嘗美酒 , 攝影活動 , 將家居粉飾及整理一番 ……………這些東西看似平常瑣碎但其實這些正與自己的核心價值 :  愛與被愛” “個人興趣發展” “健康身體” “改善家人生活質素”  ”令人開心”……….. 掛鈎  我絕不會坐困愁城 Lock myself up , 或去花天酒地 , 瘋狂消費 , 消耗精力在一些與核心價值無關的事上。
原因是兩者出來的成效分別很大。 做一些與核心價值掛鈎的事情時你會從中得到正能量及滿足感 , 相反的卻會令你花費無謂金錢精力到最後換來的只是一場空虛。 這套方法是自己多年前所學 NLP “用外來東西而改变內在心境的一套自療心法” , 而這套心法對我來說真的很有效。  

a8

現有的難題經過這兩星期的努力 , 基本上己整理出一些曙光 , 亦為自己爭取到一些唞氣空間。 下一個月將是難題的另一高峰期 , 我心中早已作好準備去打這一場硬仗。  

 
作戰期間未必可能像以前一樣經常更新網誌
, 希望大家明白體諒。

在逆境中給自己的一點鼓勵

a11

最近工作及家庭多件煩惱事同時夾擊 , 除了孤軍作戰外更是有寃無路訴 , 心情如何惡劣可想而知 …………

這也無辦法 , 出得嚟行預咗要還 , 我做人樂天知命亦認命 , 既然天要如此考驗我 , 唯有順勢而行穩打穩紥 , 將自己能做的做好 , 問心無愧就算 , 結果究竟是如何已非能力所能掌控。 可能上天想我 Break Though 給我楔機去過另一種生活也不定 .

 在黑暗時期自己只有從錦囊之中取一些信念勉勵一吓自己。

 a12

 

Why Growing Slowly is the best way to Grow

a20

身边有一些朋友剛為人父人母 , 以前朋友口口聲聲話小孩子要天生天養突然180 度大变身 , 变成了準廿四孝父母。 雖然小朋友剛滿月不久但已細心舖排小朋友每個階段的成長路 , 而且恨不得小朋友像哪吒” 一樣見風就大 , 明天就可以大學畢業成家立室  兩夫婦的緊張程度及懂景令身邊朋友都覺得不知好嬲定好笑

 香港盛行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心態 , 大家身邊不難找到一些 “怪獸家長 “或 “直昇機家長” 的人版。  而這些怪獸家長或直昇機家長的形成不就是因為過份緊張及家長本身沒有心理準備而形成。

大家打開報章不難找到什麼入學精英培訓班 , 面試班 , 琴棋書畫 , 騎射搏擊 , 少林寺十八般武藝速成班更不在話下 這些坊間課程大都冠以美麗包裝給你一個充滿無限幻想遠境 , 加上像瘟疫般的宣傳攻勢 , 人人咁做若你的小朋友唔根就好蝕底一句致命歪理 , 正中家長的心虛要害 , 变成了風氣 。老實講這些都是針對 “滿足每位家長心態” 而設計的賺錢商機 , 未必真正教到小朋友什麼 , 我亦不覺得少少年紀學會了十八般武藝除 “攞威曬命”之外有什麼得着 其實我覺得不是小朋友應要小堂 , 而是身為家長應學習一吓如何做人父母

父母當然不易做 , 除了揾食糊口外亦要照顧家庭 上一代人環境不佳兄弟姊妹眾多 , 大哥大姊就做了半個父母的責任 , 負責照顧家中幼少 , 真是今餐唔知下餐事 , 無辦法唔適者生存天生天養 , 一切都好似幾 OK 。 但現代人知識水平高了 , 反而好像有更多問題出現 , 究竟是什麼地方出錯? 是進步還是退步? 是時代变了? 還是人心變了?

 有時都覺得這一代的小朋友其實幾辛苦 , 辛苦的是一個一個被 Spoon Feed 倒模般複製 。 我身邊的朋友當中就有不少這些例子。每天放學後補習 , 週末週日課外活動由早去到晚 , 有時見到小朋友攰到眼圈都黑埋。 但教出來的小朋友反而連最基本的禮、義、廉、恥 , 是非黑白 , 尊師重導 , 做人價值 , 個人治理能力都欠缺 什麼修身 , 齊家 , 治國 , 平天下這些核心價值早己被家長們長埋地下 , 反而被一些似是而非的歪理代替 有時真的要問是否真的有此必要?   究竟我們在培育一個有德行的人 , 一個高分低能寄生蟲 , 還是一個為害人間的惡魔?

 

 大家經常投訢身一代年青人或小朋友如何無禮貌 , 只懂權利不講義務 , 只顧自己不顧他人 , 飯來張口 , 要錢伸手 , 整天混混噩噩 , 貪威識食物質享受為上 ………. 若將來由他們當上未來社會的主人翁或在公司掌權會是怎樣?   我自己倒有點擔心 , 可能將來真的要移民去亞魯亞圖 , 一個香蕉多個人的國家 , 日日食蕉無眼睇算了。

我今天不是想講什麼做家長大道理 , 不過最近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 雖然內容並非與教導小朋友有直接關係 , 但卻令我聯想到拔苗助長式的教育子女方法是否一件好事?  因此轉載過來給大家一個思巧空間。


另外我年前在一篇舊文 “ ”分享了自己一貫教小朋友的方法 , 我深信這些目標比什麼十八般武藝更實際及有用。

原本出處 :
http://www.lifeoptimizer.org/2012/04/26/growing-slowly/

The trees that are slow to grow bear the best fruit.

If there are two ways to success, the first one is instant and the second one takes a long time, which one would you choose? I think most people will take the first one. After all, who doesn’t want to get a quick reward?

 But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achieving a quick success and a lasting success. If you just want a quick success, then sure, the first way the best way to go. However, if you want a lasting success, I believe you should choose the second way. It’s a slow way, but it’s the best way to grow. Here are two reasons why:

1. It prepares you for the responsibility

Being successful is nice, but it comes with a big responsibility. If you don’t have what it takes, you might seem successful on the outside, but you might not be ready on the inside.

Success could easily ruin your life if you are not ready for it.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are successful in one area of their lives, but messed up in the other areas. Perhaps they have family problems. Or they become arrogant. Or they feel empty inside.

Real success means being successful in all areas of your life, not just in one or two. There has to be a balance between all of them.

Growing slowly is good because it prepares you for the big responsibility that comes with success. You will be able to handle it and keep your life balanced.That’s how you can have a lasting success.

2. It prepares you for moments of crisis

Those who want a quick success often do more than what they can afford. They take excessive risks that will eventually hurt themselves and others. These people might seem successful in the beginning, but when the storm comes they won’t be able to withstand it.

Warren Buffett is a good example here. He grows his portfolio slowly over the years. He doesn’t do the “exotic” things many others do in the financial world. As a result, when the crisis struck, he was able to recover quickly. In fact, he used the opportunity to buy stocks on the cheap.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here? Those who grow slowly take the time to build their foundation. They don’t hurry to build a big house. They are patient and use the time to build a strong foundation first. That’s why they can withstand the storm better than those who just want to quickly build the house.

So it’s up to you. What kind of success do you want?

Do you want a quick success or a lasting success?

熟意之夜 – 60’s to 80’s Italian Old Wine Dinner

b1

我自己喜歡飲舊酒 , 但在香港市面上很難找到舊年份酒 , 舊年份意大利酒則更是難上加難 幸好現今沒有葡萄酒稅 , 而國外訂購亦並不太複雜, 才能讓一眾愛酒之人得嘗心願。 這晚所試的酒亦是酒友從海外搜購回來 , 真是多謝她的勞心勞力為我們安排這主題酒局 有此良機我當然不會錯過, 希望藉此能增加一點經驗值累積些經驗

 b2

Gancia CurriculumVitis Prosecco Veneto Brut NV D.O.C

未開始前先來一支 Prosecco充滿蜜糖及花香的香氣 , 泡沫般的柔軟口感 , 果味清甜鮮美 , 酸度幼細均衡 , 絲絲甜味穿梭口腔之內 , 感覺清雅和階令人十分舒服 現時香港正踏入炎炎夏日, 這支 Sparkling 正是一支平靚正的夏日伴。

b3

2004 Gravner Breg, Friuli Venezia Giulia IGT

 第二支意大利白葡萄酒是混合了Sauvignon, Chardonnay, Pinot Grigio and Riesling Italico 幾種葡萄釀製 , 酒在 1800 hrs 開瓶並 Double Decant 回瓶中再雪凍 , 然後在 2000 hrs 落杯。 

酒色出奇地深在昏暗的燈光下呈琥柏般黄銅色。它香味多變由初段少許薏米 , 稻草 , 蜜糖 , 蜂腊 , 橙皮 , 菊花 , 杏甫 ……….. 香氣隨時間不斷演化。 口感濃郁 , 酒的密度頗高 , 它雖然高密度但並不等於它肥大只是柔柔潤潤 , 酸度亦有不錯的比例 , 尾段亦感到礦物及 Spice 由於是混合多種葡萄關係內容十分複雜。

b4

2004 Gravner Ribolla Gialla, Friuli Venezia Giulia IGT

另一支由100% Ribolla Gialla 葡萄釀製 , 這葡萄品種源自斯洛文尼亞屬舊大陸的典型葡萄。它的色澤較淡 , 香氣帶點稻草 , 花香 , 蜜腊及果仁 ; 口感與Gravner Breg有七成近似 , 內容同樣複雜只是較Gravner Breg 略為輕巧一些 , 而中尾段果韻及酸度亦較多。

兩支白葡萄酒頗為特別 , 屬非一般味道 , 風格上有點像 Rhone 出產的白葡萄酒 , 須要點時間及不能雪得太凍才能發展並看清它的真貌 我個人覺得這兩支特淨飲可能較為單調 , 若襯一些食物更能展示更多層次变化。

b5

 踏入正題當晚的五支主角 , 這批酒同時在 1500 hrs 開瓶並原瓶唞氣 5 – 6 小時 , 到差不多 2000 hrs 落杯。

 b6

1970 Gaja Barbaresco

第一支是 42年酒齡的酒我完全不覺得老態。 帶甜味的香料 , 少許醬油 , 皮革 , 焦油 , 乾玫瑰花 , Olive , 煙絲 , 百分百陳年舊酒香氣。 酒味元素 Well Integrated , 單寧已完全融化 , 酸度乾爽 , 骨架細緻而聚焦 , 內容深沉 , 餘韻有丁點焦糖的車尼子果味

這支酒有齊我所喜歡的Well Integrated酒味元素 , 而餘韻在喉底又帶鮮甜味 , 是當晚自己最喜歡的一支酒。

b9

1974 Francesco Rinaldi e Figli Barolo

這支酒帶皮革 , 草茹 , 豉油 , 香料 , 帶點鹹菜 , 黑果 , 少許花瓣香氣。 酒的果酸頗為搶眼 , 果韻略為隱晦 , 酒味中少許類似草菇肉湯的帶 Meaty礦物鹹味 , 非常奇特。 雖然骨架尚在但感覺上不及 Gaja那支細膩及平均。一支38年的酒難以判斷它是 Ready to Drink 還是 Down Hill

b8

1983 Cantine Marchesi de Barolo, Barolo

這支帶少許松木, 乾花 , 乾梅子的香氣 , 感覺十分古樸 。輕盈的酒體下感到支酒的酸度頗高 , 果甜味要在果酸後才點點地浮現, 這感覺連自己亦搞不清是真正果甜還是生理反應。 單寧已然溶化 , 結構上好像有點鬆軟 , 不知是過度時期還是另有別情。

b9

1974 Giacomo Borgogno & Figli Barolo Classico Riserva

b10

1967 Giacomo Borgogno & Figli Barolo Classico Riserva

最後是同莊兩支不同年份的Barolo Classico Riserva  , 兩者共通之處香味多帶皮革 , 泥土 , 焦油 , 淡淡像封了塵的紅花及紅果。 兩者都有頗高的酸度 ,具複雜性及單寧細緻 , 韻味悠長是略帶車尼子般的果酸。  由於是舊酒關係 , 所以內容起伏不大是一份成熟的淡雅 , 可說是滲透着一種像霧又像花 , 一切都是矇矇矓矓的感覺

我很難去推測它們還有多少生命力 , 因為當晚品嘗時我好像在霧中摸索一樣有點迷失。

b11
Moscato d’ Asti DOCG

酒局去到尾聲總要有支甜酒才稱得上圓滿。 這支D’ Asti帶水蜜桃 , 蜜糖 , 蘋果 , 清爽清甜 , 輕盈得來酸度亮麗 。在五支陳年熟酒之後有如清泉一樣令人感覺心曠神怡 , 我相信這是一支很受女性歡迎的一支半甜氣酒。

b12

當晚的美味菜式

 

b13

Layers of Parsnip Cream, Langoustine Salad, Shellfish Mousse and Drop of Shellfish Sauce, served in glass bowl.

b14

Cream of Forest Mushroom Soup with Croutons

 

b15

Pan-fried Goie Gras with Pineapple Puree and Port Wine Reduction

b16

Fresh Lime Sorbet

 

 b17

Roasted Rib Eye Steak with Roasted French Potato and Sauteed Haricot, served with Braised Red Wine Shallot

b18

Mascarpone Cheese Cake with Walnut Ice Cream

b198

這一兩年間飲了多次舊意大利酒 , 嘗試從多方面去尋找它們的共通點及欣賞之處 , 現今有一些個人感覺。 無可否認意大利舊酒與舊 Bordeaux , Rhone Burgundy的風格很不同 , 法國酒以果味見稱 , 單寧及酸度作為支撐支酒的骨架 , 所以當熟成後元素及变化亦較多
,
而一切複雜性過後欣賞點會回歸到 After Taste的果韻上。 一些佳品經過幾十年歲月過後能回味到當年葡萄的鮮甜味 , 歴久如新的奇妙感覺與人的回憶產生那些年的美妙共嗚 , 這倒是十分過癮的賣點。

意大利舊酒雖然都同樣是葡萄酒 , 但風格上講求Core of Sweetness那些果味由表面轉而到深層 開瓶初期那些 Sherry或草藥香氣有時要等幾小時才能曙光初露展露花香果香 , 未必能迎合到即食文化的香港人。香港人普遍不喜歡酸的東西 , 而舊意大利酒以酸為骨架, 有些情況下若支酒儲存條件不佳而果味流失的話 , 果味就買少見少酸度更加搶眼很容易令人卻步。 當然早期的意大利酒像夫唱婦隨般與意大利菜携手而行 , 這種酸度顯得合理及恰當 , 而歴史悠久的意大利名酒莊都像藝術家一樣 , 有強烈的傳统風格亦不會隨潮流而輕易改變。

這好像外表可能很平凡但具有內在美的女士 , 當然有些慧眼” “慧根才能察覺 , 再加上耐性及時間才能了解發掘懂得欣賞。  面對百花齊放消費者佔大多數真正鑑賞家少之又少的市場 , 其實是頗難大眾化的。

曾有 Burgundy的高手前輩同我講過 , 一支靚的舊意大利酒感覺上與一支陳年的舊 Burgundy 很近似。 我自己都飲過一些舊年份卻相當迷人的 Burgundy , 但到目前為止仍未遇上一支令自己產生共鳴的陳年意大利酒 , 反而一些較新年份的佳釀卻令我印像深刻難忘 , 以我現時的個人而言我偏向會揀一些十零二十年的 Middle Aged意大利酒較為易 Handle 一些

當然我未嘗試過但並不等於這些靚酒不存在 , 只是自己緣份未到吧了。今日的觀點只是一個個人記錄 , 可能因日後的經歴而推翻也不定 , 畢竟人的口味隨年資而改變亦是常見 , 所以大家千萬推論為舊意大利酒不好 , 只是口味喜不喜歡吧了。 

另一件不可爭論的事實就是這些舊意大利酒價錢都不算貴 , 若換上同樣年份的 Burgundy , Rhone 甚至是 Bordeaux 一般都差數倍。對於飲酒的人士來說是一個喜訊 , 可能亦是大眾口味未能領略當中之美 , 價錢才不至被炒高亦有其可能 , 是市場價格反映了受追捧程度及大眾接受能力就真的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