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意酒對對碰 , 韻味回酣細節中

w1

繼上月陳年意大利酒聚後今晚來個 Part II延續。 這晚的主角是六支 60-80年代的意大利舊酒 , 全是酒友在意大利品酒團期間在當地店鋪搜刮回來 , 在香港幾難找到這些陳年東西。 全晚共支酒 (2 , 6 ,1) , Pair Pair上以作比較。 

從來飲舊酒都有風險 , 但這批酒在當地買確實不貴 ,  ER (Experience / Risk) 經驗與風險成本絕對超值 , 總之一句講晒抵到爛就算爛嘅都抵。 所有紅酒原本俾 Order 1800 hrs 開瓶並作原瓶唞氣 , 可惜餐廳無跟足指引只在1900 hrs 才開 , 相差了一小時 

言歸正傳講番啲酒

w2

2009 Deltetto Roero Arneis Daivej DOCG, Piedmont

100% Arneis of cru Daivej

第一次品嘗這隻葡萄釀製的白酒 , 在昏黄偏暗的環境中很難看得清酒色。 這酒散發着柔和的花香夾着淡淡的 Apricots、桃駁梨、蘋果 , 那種香味感覺令我想起 Viognier 不過無 Viognier 那種表現斯斯文文。入口酒體軟綿柔潤 , 酸度平和而帶有不俗的礦物感。  這支酒飲落軟綿綿 , 簡單得來不單簿 , 果味怡神, 十分適合夏天飲用或作為餐前酒用。
http://www.deltetto.com/welcome_eng.lasso

w3

2009 Deltetto Gavi del Comune di Gavi DOCG, Piedmont

100% Cortese

第二支是同莊的另一產品由一隻古老葡萄 Cortese 釀製。 這支酒的果香更為內儉斯文 , 仍是偏向花香一類帶些橙皮。入口的感同Roero Arneis Daivej 好似 , 分別是這支酒以果酸為主而非 mineral  以往飲開 Gavi都覺得它高酸及偏簿 , 這支 Gavi 做得頗有肉地而且很平衡 , 由於酸度充足用來佐膳亦十分不錯。

w4

1978 Donda Refosco, Friuli 

100% Refosco 

這支酒真的有如一支帶輕量的皮革、石墨及酸梅味的花雕 , 入口感到酒味頗酸 , 單寧及其他元素己盪然無存 , 只剩下滑滑流暢的酸度及梅子果韻 , 支酒太老只剩下果酸就會变成一支花雕。
  

w5

1985 Ceretto Dolcetto d’Alba Rossana, Piedmont

100% Dolcetto

初段散發日本壽司豉油的鹹香 , 輕微的鐵銹及有如塵封玫瑰的陳年香氣。這支酒原瓶唞氣了 1.5小時 ,果味、酸度、結構、內容樣樣齊 , 平衡性亦不錯只是酒味上仍然覺得它未完全開展 , 看不到當中的細節及意境就像一把摺扇半開半合一樣 , 只能看到扇面某些圖案但未能得睹全豹 。這支酒若唞耐少少表現會更好
 w6

1979 Prunotto Barbaresco, Piedmont

100% Nebbiolo 

陳舊的花香及車尼子散發一股古樸的幽香 , 酒味濃郁而且有很多細節及深度感覺立體 , 餘韻帶點 Dry Cherry 整個酒味旅程並不算長 , 但勝在香氣吻合表裡如一 , 非常正斗的一支小品佳作。

w7

1967 Prunotto Barbaresco Riserva, Piedmont

100% Nebbiolo

這支酒有輕微的 Corked, 酒香帶少許紙皮氣味 , 混夾着 Dry Fruit, 乾花的香氣。酒味中果味明顯流失 , 單寧及苦澀在沒有果味承托下顯得比較明顯 , 餘韻亦較為失色 , 飲陳年舊酒這是無法避免的。

w8

1987 Tenuta San Guido Sassicaia, Tuscany

85% Cabernet Sauvignon, 15% Cab Franc

意大利酒都一定聽過 Sassicaia 這支由 International Grapes 釀製的 Super Tuscan , 這支酒在1994 之後升格為 Bolgheri Sassicaia DOC, 1993 年之前 只是一支table wines, Vino da Tavola , 所以這舊 Label 很有留念價值。

因是用 Cabernet Saugivnon Cab Franc 釀造 , 香味帶熟布冧、甘草、輕微薄荷的甜香。 酒味集中在前段部份 , 表現出一種濃郁複雜的味道 , 酸度及單寧亦十分細緻 , 可惜的是這一擊過後即時變得手軟腳軟 , 中尾段無以為繼表現得水淡及剩下酸度 , 相對當晚幾支陳年意大利更覺它有前無後並不吸引。一支 24年酒並不算是太老 , 有此表現是否指支酒早飲為佳呢就不得而知了。


w9

1989 Borgogno Barolo Riserva Vigna Lista, Piedmont

100% Nebbiolo 

這支酒的果香酒味表現不俗 , 但欠缺 Barolo 那種宏觀無邊的虛蕪感 , 反而覺得它吞吞吐吐 , 有點欲言又止。

w10

2006 Deltetto Arnies Passito Bric Du Liun, Piedmont

100% Arneis of Cru Bric du Liun

這支甜酒同樣地第一支白酒的葡萄釀製 , 這支甜酒的做法不同 Sauternes 那種靠 Botrytis 或像 Ice Wine 方法釀製反而是用釀製 Ararone的手法將葡萄風乾三個月使其水份蒸發後釀製。

這支酒的香氣很特別 , 蘋果乾、杏仁、稻草、香料、蜜糖 ; 入口酒體濃而不凋 , 甜酸平衡優雅 , 酸度自然而流暢 , 果韻十足。雖非五光十色般華麗 , 但勝在率性自然 , 易飲易明 , 真係要俾個 “Like” 佢。

w11

後話:

從來醒酒唞氣問題都有不同的說法 , 沒有一定的法則 , 對於舊酒處理 , 一般人都有一個疑問是如此陳年又不是什麼極品貨色 , 能否經得起 1 – 2 小時的原瓶唞氣或 Decant ?  

好多人都會選擇即開即飲唔敢太搏。

近幾年間自己對舊酒處理的經驗中覺得舊酒提早開瓶並作原瓶唞氣小時左右 , 散一散那股腐木噏味的方法絕對可取 , 反正若支酒真的死了 , 也不是早這 1 – 2小時開瓶能扭轉乾坤的事。

飲舊酒果味流失是正常事 , 反正我們欣賞舊酒不會太注重前段的果味 (如果要飲新鮮澎湃果味咁不如飲 Young Wine 更直接 , 使乜嘥時間等咁多十年! ) 。舊酒的精髓在於酒味中果、木、酸、單寧這些元素你中有我 , 我中有你那種溶滙和諧 , 內容結構經過咁耐仲是否平衡 , 酒味中有多少細節而且是否自然 , 餘韻是否仍能保留當年葡萄的一些果韻鮮味 , 定只是得番木水。懂得欣賞舊酒 ,  就像明白為何睿智而成熟 , 充滿人生智慧的人那股魅力一樣 。 所以我個人會 Target 如何去處理支酒令支酒能展示這個層面為目的 。 

有人可能會覺得遲開一點最多到時將支酒 Decant不是一樣嗎? 這答案是好睇支酒夠唔夠硬淨 因為支酒若非老而尤堅” Decant 真的會令這幅老骨頭即時散晒”, “得仲快 風險頗高 , 而且每支舊酒的人生經歴都不同 , 一定要開瓶試一口才能決定 , 它的耐勁如何

一支風燭殘年的就真係唔好搞佢 , 就算是老而尤堅須要 Decant 隔渣 , Decant 的手勢都要做得很慢及很輕柔 , 就好像拆炸彈一樣難度十分較高 , 切不可玩神水書中那種拉茶式的 Decant 手法。 

所以對舊酒早點開瓶作原瓶唞氣方法較穩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