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聖物 – 上

h22

聖將至這晚 AM 連同幾位酒友獲長老邀請到他家中作客 , 長老並親自下廚美酒加美食來個充滿恩典的聚會

這晚的主題是 Burgundy 全部酒由長老一手安排AM 飲葡萄酒的日子不是很長 , 對於浩瀚無邊的葡萄酒世界中 , 自己所知的只是蒼海中的一粟。 長老對 AM 來講亦師亦友 , 每次品試都為我帶來很多驚喜及葡萄酒世界的啓示 , 但我誓估不到這次的驚喜是如此震撼 ……………

在未開始之前來支香檳清一清口腔熱熱身。

h23

Veuve Clicquot La Grande Dame 1995

金黄酒色 , 酒香帶柑皮 , 柚子 , 果仁 , 奶油糖果的香氣 , 而香氣中滲有甜粟米及 Sherry 的香氣。入口泡沬豐富而十分 Creamy , 果味清新流暢 , 柔麗的檸檬及青蘋果酸中帶有點木桶及 Yeasty 的複雜性 , 中尾段有少許腳步凌亂酒味有點跣呔 , 餘韻則保持穩定果韻悠長。

這香檳有輕微的氧化 , 酒味元素幸好沒有變壞只是有點鬆散 , 情況未算嚴重飲落仍然保持一定水準 , 作為餐前飲用絕對卓卓有餘。

Pierre Yves Colin Morey Chevalier Montrachet 2008

酒色淡黃而帶少許混濁 , 相信這酒是 Unfiltered 初入杯時散發芳香的木桶、雲尼拿、薏米、奶油香。在杯中靜養十五分鐘就開始散發少許果香 ; 入口柔滑如絲的酒體中滲着鮮味的奇異果果酸 , 酒體非常 Rich 及濃密 , 但絕非大而無盪而是非常 Complex 柔韌中顯出精緻結構 , 果酸、木桶、礦物三者互相溶滙呈現了絕佳的平衡性 , 有着如保時捷跑車的線條美及潛藏爆炸力 , 尾段隱約感到一些層次變化 , 餘韻帶明媚的奇異果鮮果酸。

這支白酒無疑十分 Young , 但其結構、元素大少比例均稱而精緻, 平衡性絕佳 ,顯出 Wine Maker 那精巧的釀酒手藝及釀酒功力 飲這支 Chevalier Montrachet 時自覺這酒有點 Coche-Dury 的影子 , 這位年青的 Wine Maker Pierre-Yves Colin 絕對不能走漏眼。

h25

http://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20080224_4.html

接下來是當晚的主題四支 Burgundy Red , 一支支以 Blind Tasting 的形式蒙瓶出場

h26

這支酒在 1800 hrs 開瓶並原瓶唞氣 2100 hrs , 飲前 15 – 20 minutes 才過 Decanter 再落杯。 帶點暗黃的磚色 , 一看便知是支有相當日子的陳年佳釀。 杯中散放着溶滙得難以區分的芳香 , 那隱約是玫瑰、紫羅蘭、Spice、鮮梅子的芳香 ; 不同層次的香味分佈了整個 Sommelier Series Burgundy 那濶大的杯肚中 , 香氣迎面飄上 , 濃郁中帶着絲絲甜意 , 單是香氣巳是十分迷人。 入口是一種 Well Integrated 的果味 : 山渣、梅子、 酸度近似 Juice acidity , 單寧巳然溶化。整段酒味表現了舊酒的風格, 果味、酸度、單寧混成一體 , 酒味曲線充滿細節並一步一步向後伸延 , 餘韻仍保留了一種甜美而果實味及少許單寧感在喉中盪漾

從酒的顏色 , 元素的溶合我肯定這是一支舊酒 , 而且是一支很舊的年份 約 70s ~ 80s , 但一支舊 Burgundy 能原瓶唞氣咁耐仍有這種活力及平衡性 , 而那種活力是綿長的沒有一絲下坡跡像 , 單是這一點就巳是非同小可 , 這點令我十分迷惑。它的柔和及甜美令我想起了 Chambolle Musigny , 但柔美中卻帶有一種工整一種 Focus。 有點近似 Chapelle Chambertin 的柔美。 對於 Bordeaux 舊酒的風格終終有跡可尋及可以預測性 , 但對 Burgundy 這種推理方法永遠與事實有很大的偏差。 老實講這酒巳超出了我的知識及經驗範籌了 , 當然我無可能估得中。

h29

這支酒開估是 Louis Latour Corton Grancey 1959 

第一支出場竟然是一支 1959 年的舊 Burgundy , 我真的感到有點暈。 近代的 Louis Latour 產量太多 , 質素參差 , 未能引起自己的垂菁 , 但上一輩的掌門人沒有任何高科技的設備協助 , 單以簡單的器材及天地入的配合 , 所釀的酒竟然如此利害 , 一支五十歲的 Burgundy 竟能保持如此鮮甜美味 , 不禁問一句 科技及時代究竟令葡萄酒進步還是退步??  這酒令我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和諧感。 我內心深處發出一聲驚歎。

翻看資料 : “ Louis Latour 早在 1768 年已在 Aloxe Corton 種植葡萄 , 而在 1890 年買入 Chateau Grancey 開始釀酒。 Louis Latour 的出產的葡萄不夠整個酒莊出產的 10% , 所以長期從外買入葡萄。 Chateau Corton Grancey 是唯一來自自家品質最好的 Grand Cru 葡萄 , (Bressande, Perrieres, Clos du Roi 個獨立葡萄園。 除了 2.66 公頃的 Vigne-au-Saint 是獨立裝瓶外 , 其餘的都混成 Corton) Burgundy 少見的 Chateau 而一項耐人尋味的是 , 看似早熟的 Chateau Corton Grancey 卻在瓶中以極緩慢的速度成熟 , 讓人分不出時間的距離。”

種穿越時空的感覺 , 爐火純青的火喉及釀酒功力 , 甜美的主調及其和諧感 , 就像 Frank Sinatra 同女兒 Nancy Sinatra 兩代合唱 Something Stupid 的情歌一樣與這支 Chatea Corton Grancey 1959 絕對是一個經典。

第一支出場竟然是如此精彩及具震撼性 , 我手心冒汗心中不禁問 , 之後出場的將會是些什麼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