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茵蒙瓶百花開, 出人意表不斷來

d1

這晚到了長老會家中作客 , 女主人親自下廚為我們弄一頓心思菜式 , 長老會聚會巡例這又是一晚腦根急轉灣玩 Blind Tasting 的一個晚上。

d2

先來些精緻小食及香檳作序幕

d4

淡金色的酒色在燈光照亮下更覺晶瑩 , 泡沬極之幼細如細線般不徐不疾地上升 , 優美典雅 ; 酒香清新 , 很清爽乾淨 , 香氣是青蘋果, 青檸 , 檸檬 , 清幽的花香中夾着淡淡的忌廉及奶油香氣 , 少許麵包的 Yeasty , 之後是香梨、Apricot , 變化層次豐富 ;  呷一口 , 那幼細的泡沬加上鮮美的果味 , 味道有形有實 , 仿如花蕊放在脷上而果味像花瓣般向口腔四邊綻放擴散 , 就像一朶鮮花在口中慢慢開放一樣美妙 ;酸度工整而具氣派 , Toasty 質感細膩 , 餘韻是有如礦泉水淡淡的 Mineral

由流自然的酒味曲線中我知道自己一定飲過此香檳 , 不作他想就說這是支Dom Perignon , 以其清新的果味及活力理應會是九十年代尾 , 酒主否定 , 咁我隨口說這定是 Dom Perignon 2000 ……………. 俾我撞中。

d5

Dom Perignon 2000

d6

熱身完畢正式開始當晚的 Blind tasting 遊戲, 先來一支白酒。

酒色金黃表現成熟 , 香氣中散發甜蔗 , 椰絲 , 淡淡雲尼那及熟果 ; 入口酸、果、酒體、層次、收結樣樣俱備, 不論在香味及酒體味覺都非常平衡平均 , 在比例上酸並不似 Burgundy 那種優雅含畜線性 , 餘韻帶絲絲果甜及木桶 Spice , 酒味曲線平直絲滑 , 沒有任何苦澀味、果仁或 Nutty 味道。

d7

以這樣的豐滿質感及表現我覺得有點似澳洲 Leeuwin Estate Art Series 或美國 Chateau Montelena Chardonnay

這答案當然是錯 , 而這酒的產地竟是支 Burgundy , 這吓真的是出人意表。 細想之下這酒又沒有新世界那份野艷妖媚 , 反而有點强者的冷傲不群 , Burgundy 中走者強者路線的並不太多 , 最後開估原來是世界十大白酒 Wine Maker 之一 Burgundy 中的法拉利 Coche Dury Meusault 1995 , 難怪有如此強者表現。

d8

Coche Dury Meusault 1995

d9

第二瓶出場  , 酒主在 1600 hrs開瓶 Decant而在 2000 hrs才落杯品試。

酒色深黑 , 香味成熟帶熟果 , 布冧 , 黑車尼子, 雲尼那 ; 酒體中厚濃郁 , 味道柔和而極之討好 , 中段的複雜性較為平和隱性, 酸度柔美而帶少許朱古力及咖啡的感覺 , 酒味曲線呈碗型姿態。

這支酒風格無疑是 Bordeaux Style 但絕非一支 Bordeaux  , 因為這酒太完美、太有戲劇性可說是專門取悅飲家而做的 , 這酒少了 Bordeaux 中的泥土氣息、係唔係都要頂你一吓的堅單寧實” , 可以說是缺少一份頑固、固執個性。 仿 Bordeaux 的酒全世界都有 , 而自己有限的印像中學得最似的應該是意大利或美國 , 好自然想起最近飲果支 Ornellaia 2001 , 大家都押 “非法國” , 而我就直指意大利 Ornellaia , 可惜答案是美國 , 以酒主個性十居其九是支 Opus One , 開估正是支 Opus One 2001

d11

Opus One 2001

d12

第三支輪到小弟出場 , 支酒在 1815 hrs 開瓶 Decant 2045 hrs 落杯。 第一輪香味散發泥土 , Mineral , 皮革 , 之後是甘草 , 鮮果 ; 口感平衡細密 , 單寧 Chewy 而不張狂 , 酸度柔和 ; 這支酒平衡整齊 , 小巧得來精緻 , 就像一隻精巧雕功功能複雜的名貴手錶一樣。酒友一估就知是 Bordeaux , 而全部直指左岸。

哈哈 , 這就是陷阱之處 , 因為若只 Decant 一小時的話 , 右岸的濃郁甜美 Merlot Cabernet Franc 的熟果味一定逃不出長老法眼 , 而現在這支酒散發着地域風味及酒體中的單寧 , 好令人想到 Pauillac & St Estephe 這兩區 , 右岸的酒很少有這樣的單寧、地域風味 , 加上這酒莊好年份的酒似 Bordeaux , 弱年則似 Burgundy , 酒味方面平衡多變 , 酸度又足夠 , 工整精緻 , 真的; 最後長老推算右岸能有此質素的印像中有La Conseillante 1989不中但以近者為勝 , 開估是支好年份1982 Chateau La Conseillante

d13

1982 Chateau La Conseillante

d14

第四支 1740 hrs 開瓶原瓶透氣 2120 hrs落杯。

酒色如紅寶石 , 一嗅之下那種 Farmyard 草菁 , 花香 , 肉味 , 唔使問一定是 Burgundy。入口不論酒體 , 身型 , 酸度表現 , 餘韻各方面都表現着一份剛陽英氣 , 非常男性化 , 大家異口同聲說是支 Gevrey Chambertin ; 但竟然是錯。百思不得其解 , 這酒不像 Morey St Denis 的不粗獷難純 , 沒有 Vosne Romanee 的嬌柔迷人 , 有點似 Vougeot 的大女人 , 但這酒又過於硬朗整高齊 ……… 眾人唯有投降 , 用估原來是支Domaine Anne GROS 早年釀製的 Richebourg 1988 , 真是雄兔腳撲朔 , 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 , 安能辨我是雄雌 , 好一支 “Vosne Romanee 中的花木蘭

d15

Domaine Anne & Francois GROS Richebourg Grand Cru 1988

d16

第五支 2000 hrs Decanter, 酒主一嗅之下非常擔心 , 酒的香味就像臭蛋 , 飲熟酒的人心中早知有風險 , 反正出得嚟行預咗還” , 就讓酒散散氣 , 唞唞氣靜待奇蹟。

時到 2220 hrs支酒竟然起死回生 , 落杯後酒色混濁 , 支酒好明顯是支 Unfiltered Wine , 香味初段有少許泥土 , 蛋白 , 報紙 , Mushroom , 之後果士多啤梨 , 梅子 , 入口那果味我們更肯定支酒未死 , 只是 Downhill 咗少少 , 中輕身裁 , 單寧已完全溶化 , 酸度仍能支撐 , 柔和之中仍帶種生命力 ………. 如此一支熟酒 , 若是好年份的 Bordeaux 的話年份可能去到 5 6 , 若差年份的就會是 7 ; 但考慮到這酒沒有 Bordeaux 的酒體重量及腐木味道 , 而香味中仍帶鮮明果酸而單寧巳不能察覺 , 如此推算支酒是以酸度來做骨架而非單寧 , 這樣 Burgundy 的成數就會高一線 , 若是 Burgundy的話那年份就會推後十年 , 咁即這5 6幾變7幾。 去到呢層我功力有限唯有止步” , 最後開估是支Clos Des Lambrays Grand Cru 1979

d17

Clos Des Lambrays Grand Cru 1979

d18

最後一支是甜酒 , 酒色金黃 , 香味帶蜜糖 , 香橙 , 菠蘿 , 熟蘋果 ; 酒體輕盈 , 酸度充足 , 中段的層次略為簡單 , 這可以肯定這絕非一般 Sauternes Takaji ; 可能是支BA , 但酒主知道這支甜酒極之偏門 , 我們無可能估到 , 自動開估竟然是支智利 Late Harvest Gewurztraminer 。

智利竟有如此質素的甜酒 , 真感歎一句酒海無邊 , 自己知的實在太渺少了。

d20

Torreon de Paredes Rengo Reserva Chile Late Harvest 2003

d21

這晚六個人飲了六支半酒 , 雖然命中率不高 , 但勝在好玩 , 加上全是靚酒熟酒 , 食物美味 , 真係滿足非常 , 發夢都識笑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