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照光明頂 , 殘紅暮白煙如夢

v1

年紀大了 , 平安夜真不願出去人山人海同人迫 , 留在家中靜靜渡過反更覺平安自在。AM 嫂同格格晚上要去聖堂做祟拜服務 , 而我這個塵世人多數選擇留在家聽歌飲酒   之前酒聚中同酒友講起這佳節安排 , 幾日後酒友 Offer 帶兩支酒同男朋友上我光明頂一齊飲酒。有靚酒飲更係求之不得啦 , 如此這般就有了這小型三人對酌。

v2

Domaine Michel Juillot Corton Charlemagne Grand Cru 1997 

一支有十年的 Corton Charlemagne 酒色有如甜酒般金黄明亮 ; 開瓶落杯的一剎那真是香氣奪人 , 淡淡的 Tropical Fruit 果味夾着圓潤的木桶及果仁的香氣 , 香氣並非那種年青 Young Wine 那種新鮮Primary Aroma , 而是Secondary Aroma (釀製香氣) 及Tertiary Aroma (醞藏香氣) 兩種成熟香 , 大方優美得令人迷醉 ; 入口質感柔潤圓滑 , 果味表現利落 , 酸度流暢 , 唯獨餘韻較短。

她的內容大約只有四五個元素變化層次較為簡單 , 雖然每個元素的質素不俗 , 但十一年的風霜對她來說真的太嚴柯。我呷了幾口之後就知道她耐力不繼 , 不能持久。 原本我打算用坐冰法想將支酒慢慢變暖來飲 , 但我知道她是冰山美人 , 室温只會令她煙消魂散 , 所以立即將冰桶加水轉用浸冷法侍候 , 以保鮮吊命 , 我亦叫酒友去留意酒的冷暖表現。

不出所料 , 酒暖化後香氣變得很椰子 , 奶油 , 入口時果的酸味開始降低 , 更突出了酒体 , 木桶及其 Nutty 果仁 , 合桃這等味道 , 酒味末段亦出現少許苦澀 , 餘韻亦覺得有點水淡淡 , 她巳不像冷凍時的清爽活力。幸好我將瓶酒用浸冰法保鮮 , 一經 Refill , 她又再次回復生機。 這證明不是所有葡萄酒都可以 Ageing , 某些白葡萄酒尤其要小心 , 而侍酒温度真的要對正下藥方能對將葡萄酒的過性表現發。

v3

Leroy Gevrey Chambertin 1967

一支四十年的 Burgundy 究竟是什麼模樣?  這酒水位極靚而且 Wine Label 出奇的新淨 , 印刷精美完整無缺一點不像經驗四十年的時間蒼桑 。 酒主其實十分擔心亦有懷疑他的真偽 , 於是揾我幫手”驗明正身” 亦同時作 ”導航” 及分析 , 這個當然義不容辭。

v4

為求測試公平準確 , 這酒三天前巳送上我光明頂上酒架靜坐。 我亦為他準備Decanter , Burgundy 杯 , 呀蘇 , Filter Paper一切配套。

v6

在開瓶時我見到酒塞充滿酒泥 , 我就叫朋友不用再擔心 , 這些酒泥不會是假的。 刮去這些酒泥 , 見到酒塞離瓶口下陷了二分 , 我用呀蘇小心地將酒塞用陰力慢慢地轉拔出來 , 一看酒塞全個巳被浸透 , 而且整個酒塞頭中尾三部份的軟硬回彈性都很平均 , 這證明這酒是極佳存放條件下才有這樣結果 , 我再一次叫朋友放心 , 這絕不會是假酒。

酒在開瓶後我試了一小杯 ………. Hmmmm , Very Nice , 我心中已有個方案。 先將酒原瓶透氣一小時再落杯吧 。

我建議用 Mikasa Open Series 隻紅酒杯唔用 Riedel Burgundy 杯 , 原因是我不想用 Burgundy 濶口平底會太快扯散支酒 。

v7

http://www.decanter.com/news/85329.html?aff=rss

酒在一小時後落杯 , 酒色如紅寶石般通透一點老酒的磚黃都冇。 香味散發淡淡肉香 , 煙肉 , 在肉味下層是車尼子 , 藍莓 …….. 香氣散發自然柔和 , 入口感到少許酒精感輕輕扣着酒的複雜內容。

半小時後 , 酒的香味更覺自然 , 肉味巳漸散去果味亦開始散發 , 車尼子 , 藍莓 , 士多啤梨 , 紅蘋果 , 花香 ; 入口時酒體屬中輕 , 但一點也不覺得薄削 , 中段流露一股複雜性 , 是木桶 , 果肉 , 單寧 , 酸度 , mineral 的混合體 , 這後是淡淡的餘韻 , 那不是 Fine Acidity 的津液 , 是少許單寧在顎邊浮遊 , 在喉底有少許如幽靈般虛緲而無實的果味 。他明顯較剛陽 , 沒有 Vosne Romanee 的 silky女性温柔 , 而中段的複雜性是其賣點所在。

如此這般這酒就嘆了兩小時多。飲到最尾只剩下酒渣 , 我須用 Filter Paper 亦不能將如粉沬的酒渣完全隔去 , 酒尾真的像紅豆沙。

v9

一支四十一年的村級Burgundy 要原瓶透氣 1.5小時才可完全開放 , 香味酒體仍有如此結構及功架 , 試想他年青時會是如此的雄偉強橫?  整体來說他並非無缺 , 須然他仍有酒精及複雜性 , 但其他元素如果味 , 酸度 , 單寧 的力度巳近尾聲 , 再 Aged 的話只會變得更蒼老失衡。 畢竟他只是一支村級酒 , 若沒有 Leroy 的釀酒功力 , 恐怕老早巳投胎幾代了。

這支成熟的 Leroy Gevrey Chambertin 表達了 Burgundy 的精髓 , 那是地域性 Terrior  , 那一份Gevrey Chambertin 的土壤 Limestone Gravels, Clayey Limestone 剛陽的寫照。 若是 Leroy 自己田出產在中後段及餘韻必定更細緻及礦物感。

這是自己飲的最舊一支 Burgundy , 這次經驗絕對珍貴 , 再一次多謝酒友給我一份如此好的聖禮物 ,  I really appreciate it very muc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