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羅麗莎輕淺笑 , 如迷難猜卿芳華 , 相睦名莊驚乍現 , 德甜絕品繫我心 – 上

C1

在一個全球金融海嘯的一個晚上 , 舉行了九月份其中一場重頭戲 , 就是Chateau Palmer Vertical Blind Tasting 雖然出面風聲鶴淚 , 但大家都是實務酒客 , 所以沒有影嚮心情。  當晚連我在內共有八位酒友 , 其中有幾位酒友都是出名熱愛 Palmer 而又道行高深的品酒客 , AM Blind Tasting 都是跟他們學習的。這主題品試其實巳計劃多時 , 只是到現在才是最佳時機這夜除了四支不同年份的 Palmer , 還有一支香檳 , 一支甜酒 , 我亦特別找來的一支酒作蒙瓶測試。

當然這晚主題並非酒食配 , 但為了配合酒的質素 , 特別挑選了 Red Tavern 這間菜式美味、地方精緻靜侷而又配套架生齊備的小店作為品試場地 , 所有 logistic 由我一手策劃 , 並與大廚老闆多次溝通 , 設計了這套 Off Menu菜單 , 要令這晚更見精彩。

四支不同年份的 Palmer用紙帶蓋着年份 , 1840 hrs開瓶及過 decanters , 而錫紙包的一支只作原瓶透氣。

C2

先來支  Philippe Gonet Roy Soleil NV Grand Cru 作熱身 , 清清口腔及味蕾。這支香檳淺金黃酒色 , 香氣帶花香、奇異果、梨子到中段有果仁、烘麵包的香氣 , 清香醒神 , 酸度怡人而酒味曲線順滑 , 屬輕盈典雅一類。

 

C3

熱身過後先蒙瓶品試我帶來的一支 , 1940 hrs 落杯 ; 酒色深紅而帶少許磚色邊 ; 香氣初段有如梅子 , 熟黑加侖子、車尼子 , 香氣凝聚而温柔散發 , 非常 Classic , 杉木或鉛筆的香氣巳完全隱晦 , 而中後段散發少許茶葉及乾菓香 ; 入口輕柔成熟 , 內涵精細內儉 , 礦物、木桶、果實、酸度相互交溶平衡而細緻 , 骨格結構無形而有實 , 酒的後段有少許乾身表示並非極熟年份 , 單寧只有輕輕的在脷上隱隱出現 , 而礦物的滑脷感有如雨後的石地氣息在脷上擴散 ; 果皮單寧及少許果肉酸度作為收結餘韻 , 餘韻長而令人回味。以當日狀態 , 飲晒都未見頂 , 這支酒而言仍可存放 2 – 3 年 。

無可否認這是一支熟酒 , 在坐幾位聰明的酒友巳猜出這是 60年代的產物 , 而這個年代仍可找到的只有三個年份 , 摒除 61其實結果是呼之欲出 , 而酒友跟據酒的香味表現 , 更猜中酒是產自法國 Pauillac ………. 酒友的經驗 , 推理能力 , 品酒能耐真令 AM 佩服得五體投地 , 最後開估是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66。這是我對一個”奇異恩典” 的回應。

C4
C5

第二環節當然是神水第二門徒蒙羅麗莎的微笑 , Chateau Palmer 四支不同年份的 Palmer 分紅、黃、藍、白四色, 同時間約在 2015 hrs 下杯。

a) 玩法是將四支酒由最年青到成熟排序

b) 估四支酒的大約年份。

四支 Palmer 風格很统一 , 酒的色澤如玫瑰紅 ; 香氣帶熟黑加侖子味 , 同程度的木桶 complexity , 少許 earthy , 在初段香氣有點生硬 ; 要在杯中約半小時才變得柔和而自然 , 黑加侖子、布、紅果、木桶、鹹水草 ….有點文藝古樸氣息初嚐時酒帶柔和的微酸 , 單寧幼細而並不突出 , 味覺元素表現有 80% 是一樣的 , 唯一不同是在每種完素的大小比例 , 收結餘韻長短及內容。

藍點 : 最初落杯時很緊閉 , 要到約 2130 hrs 才慢慢開放 , 酒精感仍強 , 一旦開放則香氣誘人 , 完全展現一種如行雲流水的緊密的連性 , 不論力度、內涵、風韻都是一流佳品。以這酒精感力度及緊閉性是四支之冠 , 我只能推斷是非常好年份而較年青的一支。

紅點 : 在初段較含蓄 , 酒精感屬中等, 中段有點肉味的感覺 , 她的收結較乾身 , 有點瘦 , 酒體單寧各元素平衡而精緻 , 她一路都保持一種平和淡定 , 慍不火。

黃點 :香味及味道亦是最多變化的一支 , 非常複雜而多變 , ready to drink , 好像表現一種熱情的温愛。自覺紅黄兩支好近似 , 理應是非常相近年份。

白點 : 四支中在口味變化及餘韻中最短 , 感覺亦最成熟的一支 , 最特別是其收結帶點菁青味、薄荷、青椒氣息 , 這是其他四支沒有的風格。所以推斷為最成熟最老的一支。

四杯酒由 2015 hrs 慢慢品試觀察到差多 2200 hrs , 分斷記錄變化 , 我自己跟據酒的表現排出了由藍點最 , 紅點 , 黃點 , 白點最的估計, 而因自己幫手開酒所以能參與估年份部份 , 當公佈結果時基本八人全部大跌眼鏡 , 而年份亦未有任何一位估得中 :

C6C7

      藍點 1970 (PR90)                  黃點 1982 (PR87)

C8C9

       白點 1983 (PR98)           紅點 1989 (PR95)

C10

大家都驚嘆 1970 的力量後勁表現是如此深厚及超群 , 一支 38 年的酒落過 decanter 再落杯品試 3小時 , 依然迎刃有餘 , 毫無疲態 , 比起自己飲過的幾支 1970 First Growth 還要好 , 令人震驚。 在坐有一半人喜歡 1970 而另一半人包括自己在內喜歡1982 因為她 ready to drink , 1983 一句被 PR 譽為有 98 分的表現未見太突出而最後一支 1989 亦是上一年自己飲過的 , 自己竟然認出來。無他四支質素如此相近作比較同一支單獨品試 , 難度心情都有差異。以當晚這四支酒來說 1983 跌得最快 , 而 70 , 82 , 89 三支仍有力再保存一段時間。

出現如此結果真的令人感到神奇 , 葡萄酒就是這樣 “永遠令你猜透” 這亦是她可愛迷人之魅力所在。但歸納意見 , 今次 Palmer 有一共通點是酒質比實際年齡年青約 , 即指她是一支有抗衰老能力的珍品 , 我相信這是良好儲存條件的原因。而 Parker Rating 亦再一次同我們所喜好取向有出入。高分並代表好飲 , 好飲未必一定高分。Ready to drink 最緊要。

事後回想上次品試 Palmer 1989經覺巳一年前的事了 , 今次又勾起對她的回憶 , 而這個特別日子亦相近 , 今次我亦準備了另一支酒 , 至於 Palmer 的精髓所在可參考上次 Tasting Notes。

http://hk.myblog.yahoo.com/amoksf108/article?mid=2263

http://hk.myblog.yahoo.com/amoksf108/article?mid=2264

C11
Schlossgut Diel Burg Layer Schlosskapelle Kerner Beerenauslese 1976 

到最後一支蒙瓶測試的甜酒, 橙金黄的酒色 , 橙皮 , , 淡蜜糖 , 玉桂 , , 菊花 ; 入口清淡而太甜 , 一點沒有那種封喉現像 , 酒體屬 medium- light body , 酸度幼細而流而收結隱約帶點微苦的 DNA 只因酒其他元素帶甜而被覆蓋 , 由酒體、甜度、香氣 , 我推測那一定是 Cold Environment 的產區 , 於是就押注德國。酒的酸度算高所以選 Sauvignon Blanc , 亦無荔枝香氣所以選 Gewurztraminer , 而因為香氣中的草及收結隱約帶點微苦投影 , 所以押注買是 Riesling , 甜度理應是 BA。結果給我猜中的是德國 BA 級的 Riesling 葡萄 , 至於年份真的只能斷估 , 結果離題萬丈 , 提也罷。

酒主稱這支甜巳成絕嚮 , 連莊主自己的珍藏也給酒友掃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