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ton Rothschild 1970 – 再見

B1

上星期剛飲完支 Haut Brion 1970 , 今晚再飲 Mouton Rothschild 1970, 我在之前朋友酒聚中飲過呢支酒 , 對她多小有些了解 , 這夜一連開了兩支 Mouton Rothschild 1970 , 真的可以對這酒有些定論。

兩支水位一樣 , 好明顯經歷有所同 , 網上有人將她長時間透氣及 decant (9 hours in the decanter and 3 hours in the bottle) Robert Parker 亦對這酒處理方法有多方討論。

B2

其實冇話與錯 , 只係你要 , 而我好清楚答案 , 因知支酒捱唔得耐所以打算早開及兩支一齊開 , 就決定用即開接力法去處理。

1900 hrs 先開高水位的一支 , 酒塞好梅 , 就算用呀蘇去開都碎晒 , 搞十分鐘有多才完全將散 cork 取出 , decanter , 酒渣如粉般細。

B3

 

1920 hrs 試第一口初驗 , 入口第一印像是果酸” , 但並非壞酒的酸 , 一種熟識的感覺 , 表現如我所料。

1930 hrs 落杯 , 並刻意地倒大杯一點 , 因杯大酒少支酒表現會跌得更快。

酒色暗啞磚紅 , 初段是熟車尼子 , 藍莓 , 紫蘿蘭 ; 入口時先出現葡萄的果酸 , 柔和酒體密度下包含一種複雜性 , 單寧巳化於虛蕪 , 柔和舒服 , 果味在前反而在餘韻中出現 , 而幼細的酸斷在口中伸延。

B4

2000 hrs 香氣變成煙草 , 香料 , 甘草 , earthy , mineral (在這時開第二支 , 用同樣方法 decant)

2025 hrs  第一支香味乃有變化皮革、布、煙草、朱古力 ;  入口但酒味巳開始散。隨即用第二支接力。

2100 hrs  第一支巳完全下坡 , 酸而失 , 內容一片空白 , 俗講死死。第二支重覆近似的舖排 , 同的是果酸無咁重 , 較圓潤。

2200 hrs  第二支又完全下坡

 

兩支 Mouton Rothschild 1970 感覺是完一至 , 須然香味仍有變化但酒味真的與香味耐力表現脫 , 可說是平淡如水 , 沒有曲線伏

, 歲月無情 , 滿頭白髮 , 面容蒼白 , 心境無奈 , 腦中空白 , 一切光輝巳成過去 ………

她 低聲細訴往事 , 帶一種無奈滄桑…………. 回憶逝去的往事 , 充滿悽酸 , 捨 , 真擘而盪氣迴腸 ………… 

她 , 給我一種悽酸離別的感覺 , 就如這歌 ………….

趁熄滅前還可一見 , 蠟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臉 , 眾生蔓延淚海被填 , 浪漫擱淺舊歡不變 ……………..

三千年前Three Thousand Years Before.mp3 –

Chateau Haut Brion 1970 – 禪意如風 , 靜若流水 , 綿而不絕 , 生生不息

1

 

AM 相信自己是第一個將處理手法 , 每段時間品試……..這樣寫 Tasting Notes 的人 ,  詳細又別樹一格這樣辛苦用心的其中一個原因 , 就是 AM 隨時會重遇這些靚酒 , 之前的品試及處理記錄絕對是一個重要參考。

年半前我第一次遇上他 , 而今天我又再次遇上這支酒 Haut Brion 1970 Magnum

http://hk.myblog.yahoo.com/amoksf108/article?mid=51

相對年半前 , 自己對葡萄酒的感應及處理手法經驗亦有改變 , 以前為試耐力 , 我會將酒 decant 較長時間會將支酒扯得很盡現在我會以落杯時 1 – 2 小時內呈現最佳狀態為主要目的 , 因目的不同手法亦會因應調節。

2

1800 hrs 開瓶 , 原瓶透氣

1830 hrs 試酒 , 酒的酸度略高 , 仍有少許酒精感 , 支酒不十分夠力玩耐力賽 , 決定選用窄口有蓋 decanter

1900 hrs 將酒 decant , 殘留在樽內之酒渣不算多。

3

1930 hrs 落杯酒色深磚色邊酒香柔柔散發 , 帶梅子、玫瑰花、甘桔、草莓、皮革香氣 ; 入口體型中厚而口感輕柔 , 酸度略高 , 有少許酒精感 , 柔滑如水 , 餘韻在口腔內久不散 , 梅味混合 Dark Chocolate , 葡萄皮單寧細長在的末端停留 , 口腔內津液如流水般四面滲出 , 尖慢慢感到甘甜味 , 收結細長約分鐘 , 支酒同我年半前那支有少許分別。

2010 hrs 酒的香氣更開放 , 杉木、紅果、thyme 草、嘉應子、鉛筆屑、cedar , 表現來說酒正踏入高峰期

2100 hrs 酒體平亦變得散亂 , 酸度比之前更突出 , 酒的香味仍未衰減 , 酒到此時巳完成任務。

4

 

這支 Haut Brion 1970 比我年半前的一支更熟、更老 , 但比其他 70 Frist Growth 他已算是最持久的了;兩支 Haut Brion 的整體表現是極相似的 , 他的香氣及酒味所表現的是一種如風的平和、令人產生一種發自內心的平 , 餘韻及悠長生津令我感到一種淡然舒泰 ,一種帶有 “禪” 味的莊嚴、行雲流水的自然、內心清淨、離喜妙樂、人入清涼、一種近乎脫俗 , 超脫的精神境界 ………

而只有姬神” Himekami 帶有”禪” 味的音樂才能充份表現這酒的神髓意境 , 請大家靜心體會 ………..

姬神 Pray for the wind 風の祈り.mp3 – Himekami

另一首姬神作品

花烏巡禮.mp3 – Himekami

E Guigal Côte-Rôtie La Landonne 1989 – 赤色智慧

E1

晚有幸飲到這支智慧型美酒。

以前飲過 La Mouline  , 知道這類級數的 Rhone 酒十分強勁及有極具深度 , 所以對於如何表達他的雄姿美態考慮了很久 , 最後決定以最自然的方式讓他真情流露。

E2

1730 hrs 開瓶 , 一切正常 , 酒先作原瓶透氣。

1800 hrs 試第一杯 , 一股強勁而複雜香味湧現 , 輕呷一口 ,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內容 , 表現略緊 , 計一計落杯時間 , 決定 30分鐘將酒 decant 。

E3

1830 hrs 將酒 decant , 酒渣頗多而大少不一 , 小心地將大粒酒渣留於樽底 , 而到最後用 filter paper 將粉狀般酒渣隔去。

1900 hrs 落杯 , 酒色深邃而近乎黑色 , 密不透光 ; 香氣異常複雜 , 松露、冬菇、泥土、砂土的鹹味 , 第一層香氣展示優質葡萄酒才有的成熟香味 , 而且充滿一種神秘感。

1940 hrs 香味漸發展為皮革、香料、Tar ; 呷一口 , 是一種平和而極奇複雜的味道在口腔中擴散 , 而再流入喉底 , 我嚐不出是什麼 , 好像是果實、土壤、木桶、陳年混合而成的味道 , 互相溶和 , 出你我的結果 ; 酒中亦展示一種密度 , 一種精細 , 一種包圍感 , 而頭段的酒精感代表一種力量 , 單寧由始至終的貫徹 , 這亦是酒的主骨架 , 餘韻是果酸度及單寧 , 以一種無形而有實的內儉方式表達 , 在口中長達一分鐘之久。

E6

我整個人被一種感覺包圍 , 那不是身在花叢中香氣 , 那是一種Texture “質感" , 是面對神秘而無際的海洋 , 風中夾綿密微細的雨粉混合海水鹹味向我吹來 , 那是一種 “包圍感” , 我感到的是一種 Touch 觸摸 , 那是大自然的觸摸 , 而他正引我正向知的未來前進 …………………

2030 hrs 這時酒的表現進入另一階段 , 香味展現另一種咖啡、烤肉、肉桂、少許如正露丸的丁香 , , 那是一種濃郁而極之複雜的成熟韻味 , 這時酒正慢慢進入狀態。

2110 hrs 酒進入第三階段 , 香味展現葡萄乾、西梅乾、焦糖、石墨的果味 ; 再嚐第二口 , 那是一種柔和、舒服 ;之前的力量感己變得隱晦 , 一切都變得平和、親近、自然 ………… 這可以算的是一種天、地、人的和諧平衡感 , 一種獨特的深穩韻味 , 一種成熟內涵。

由這時開始酒進入頂峰橫向狀態。

2300 hrs 酒表現依然穩定 , 酒剩下太少不能再繼續 , 今晚目的已達 , 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E8

一支十九年的 Rhone , 我完全不感到老態 , 我反覺要有這種年資才能表現他的神髓 , 難估計這酒在年青時何等橫及難以駕馭 , 真的沒十年十五年以上的醞藏熟成修為, 難以達到這種 韻味境界。

他無疑屬較剛陽男性化的一支酒 , 他就像一位智者 , 成熟世故 , 千錘百練 , 如海般深不可測 , 那種發於內而形於外的深度、氣度 , 渾身散發一種攝人魅力 , 而這種魅力不是美麗外表而若沒有相當人生經驗 , 亦難以意會領悟………….

E9

若要比諭這酒我會用 Tom Clancy 筆下名著 Hunt of Red October 中由 Sean Connery 飾演的蘇聯潛艇艦長 Marko Ramius 去比喻 , 這是一種純技術型男士智慧的表現。若有看過這本書及戲就會明白 Sean Connery 真的做得很有神。

Domaine Guigal Cote Rotie Rhone Valley France

PR98

100% Syrah

The house of E. Guigal was founded in 1946 by Etienne Guigal at Ampuis, just to the south and across the Rhone River from the famous Roman city of Vienne .

E. Guigal is well known for its production of great wines from the Rhone valley. The house now owns the famous Chateau d’Ampuis overlooking the Rhone River and has been closely linked to the Cote Rotie appellation during its history.

Château d’Ampuis is one of France ‘s finest wines. Belonging to the Guigal family, famous for producing the mythical Côte Rôties La Landonne, La Mouline and La Turque, this superlative Château D’Ampuis is rapidly becoming as sought after as its stable mates, even though this is only the fourth vintage in which it has been produced. We have therefore only extremely limited quantities. Made from 95% Syrah and 5% Viognier, from 6 separate parcels on the terraced and vertiginous slopes of Côte Rôtie, the wine is then aged for 38 months in new oak. Yields are a tiny 35 hectolitres per hectare. This is a monster wine that will keep quite happily for 20 years.

Philippe Guigal masters the art of the wonderful blend of finesse and ripeness and power and aging potential. His harmonious wines marry the rich fruitiness of the substance with the finesse of the structure. You will discover wines that can be enjoyed today or be kept for many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