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sert & Sweet Wines Pairing Experience I

Tasting Date – 20 August 2005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 food & wines pairing event 。記得當天是星期六的下午 , 天下大雨。 自己一個人赴會 , 而坐在對面的就是一齊上 WSET Advance 的同學 P , J ,  K , 雖然大家一齊上堂 , 但到當天才是正式認識 , 從那次開始就加盟了她們的 wine group 一齊踏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兩年來大班酒友出席大小不同及數不清的聚會 , 學習及修行 , 一同探索葡萄酒的世界。

因幾天後會出席另一次甜酒甜品聚會 , 心血來潮取出陳年筆記回顧一 , 一睇自己兩年前的第一份筆記  Oh My God ,

真的太過簡單及膚淺 , 程度就像幼稚園 , 不禁失笑 。原本想收埋算數 , 但想深一層 , 簡單有什麼不好?? 所以整理一 , 加些補充一些資料上誌。 大家睇落可能有點失望 , 畢境兩年前的我仍是我!

Nederberg Special Late Harvest 2004 &  Mango Mille-Feuilles 特式鮮芒果千層酥餅

Lemony Honey with green specks.  Rich aromas of dried fruit with a hint of honey. A rich perfumed smooth in mouth feeling with raisins supported by fruit.

芒果千層餅有芒果的清甜酸味、忌廉的質感、酥餅的香脆三個變化及函接點。芒果的酸味平了甜酒的甜味 , 而千層酥餅的忌廉質感與甜酒的 body 重量相近 , 酥餅的鬆脆吸收了甜酒 , 配搭變得更為有趣。

 

Carmen Reserve Late Harvest Semillon & Baileys Cheese Cake 美味咖啡酒芝士餅

A beautiful brilliant colour with intense fruity and vanilla aromas. In the palate this wine has a good balance, is crispy, shows nice flavors and a lingering finishing

咖啡酒芝士餅不算太甜 , 並不是想像中般濃厚 , 少許咖啡香味 , 酒的雲呢拿就剛好與咖啡味相連 , 而兩者的甜度都很接近 , 酒調和了芝士餅的厚重感 , 兩相加亦不算甜得過份。

Moscato d’ Asti 2004 & Chocolate Sorbet 朱古力雪芭 

Deep golden yellow wine with bubbles, it has a fine, persistent and very aromatic fragrance; sweet, aromatic , pleasant and fruity taste which remains of lemon and sage

Moscato d’Asti 是清新清甜類汽酒 , 果味充盈 , 配以 iced cool 雪芭 , 度相近 , 酒的果味與士多啤梨的鮮酸極為相襯 , 雖然朱古力味在整個配搭中有點不太和諧 , 但總不算太差 , 若換上鮮果味的雪芭可能感覺一體。 個人覺得 Moscato d’Asti 是配襯鮮果、慕思餅的理想配搭。

Nederberg Noble Late Harvest 2004 & Crème Brûlée 法國脆焦糖燉蛋

Bright yellow and gold. Aromas of apricot and ripe raisins.  Dried fruit with undertones of vanilla result in a lingering aftertaste and a perfect sugar/acid balance.

滑、綿、軟、甜、厚 為 Creme Brulee 的五大特色 ,  Nederberg Noble Late Harvest 的質感較為輕 , 所以不會加重甜品的重量 , 而甜酒的杏甫、葡萄亦填補了 Creme Brulee 這方面的不足 , 兩者可算是絕配。

Peter Lehmann Botrytis Semillon 2002 & Traditional Crepes Suzette 法式香橙甜酒班戟

Burnished gold. Citrus marmalade and honeyed nectar botrytis notes. Luscious complex plate of sweet honey, fully integrated French oak character, superb natural acid, very long and clean finish.

Crepes Suzette 有濃烈的橙酒 Grand Marnier  , Cointreau 甜香 , 其實是一個很難配甜酒的甜品 , 酒與之配襯只能以 Semillion 的蜜糖及木桶感中和橙酒的甜及濃烈增加少許變化擺了。

Miranda Golden Botrytis 2002  & Cherries Jubilee 法式甜酒燴鮮櫻桃

Rich golden colour, intense and complex bouquet wit aromas of marmalade, apricot and botrytis, which are complemented by subtle oak and citrus characters.  The palate is very intense and well balanced with flavours of honey, dried apricots, peach and lime.  The lingering acidity gives the wine intensity and a crisp finish on the palate.

Miranda Golden Botrytis本身很甜  , 甜酒燴櫻桃甜中帶酸 , 櫻桃的酸味延長了甜酒的 aftertaste , 感覺上是櫻桃本身的過性被淹沒了 , 變成了甜酒的骨架 。

總結: 個人認為甜酒甜品配襯有幾點是很重要的:

1) 度 – 兩者的溫度不要相差太多 , 否則就變成中和而非配襯。

2) 質感 – 芝士餅之類較重的最好揀選些厚重濃郁的甜酒 , Creme Brulee 就選一些中等一點的甜酒 , 鮮果類的最好選 Moscato d’Asti 之類較輕巧的一些甜酒。

3) 味道平 – 留意甜酒的酸度及果味特性 , 用以填補某些甜品在這方面的不足。

4) 不可強求 – 甜品、甜酒根本可以 self stand alone , 如果覺得任何一方己能滿足 , 分開品嚐亦無傷大雅 , 不須劃蛇添足 , 強行配襯 。

5) 要留意靚甜酒反而酒本身不會太甜而是充滿令人驚喜的層次變化。

社會生活中十大著名法則 – 不值得定律 / 彼得原理

 

三、不值得定律
不值得定律最直觀的表述是: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做好,這個定律似乎再簡單不過了,但它的重要性卻時時被人們疏忘。不值得定律反映出人們的一種心理,一個人如果從事的是一份自認為不值得做的事情,往往會保持冷嘲熱諷,敷衍了事的態度。不僅成功率小,而且即使成功,也不會覺得有多大的成就感。 哪些事值得做呢?一般而言,這取決於三個因素。

1、價值觀。關於價值觀我們已經談了很多,只有符合我們價值觀的事,我 們才會滿懷熱情去做。

個性和氣質。一個人如果做一份與他的個性氣質完全背離的工作,他是很難做好的,如一個好交往的人成了檔案員,或一個害羞者不得不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3、現實的處境。同樣一份工作,在不同的處境下去做,給我們的感受也是不同的。例如,在一家大公司,如果你最初做的是打雜跑腿的工作,你很可能認為是不值得的,可是,一旦你被提升為領班或部門經理,你就不會這樣認為了。總結一下,值得做的工作是:符合我們的價值觀,適合我們的個性與氣質,並能讓我們看到期望。如果你的工作不具備這三個因素,你就要考慮換一個更合適的工作,並努力做好它。

因此,對個人來說,應在多種可供選擇的奮鬥目標及價值觀中挑選一種,然後為之而奮鬥。「選擇你所愛的,愛你所選擇的」,才可能激發我們的奮鬥毅力,也才可以心安理得。而對一個企業或組織來說,則要很好地分析員工的性格特性,合理分配工作,如讓成就欲較強的職工單獨或牽頭來完成具有一定風險和難度的工作,並在其完成時給予定時的肯定和讚揚;讓依附欲較強的職工更多地參加到某個團體中共同工作;讓權力慾較強的職工擔任一個與之能力相適應的主管。同時要加強員工對企業目標的認同感,讓員工感覺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的,這樣才能激發職工的熱情。

四、彼得原理
彼得原理是美國學者勞倫斯‧彼得在對組織中人員晉陞的相關現象研究後得出的一個結論;在各種組織中,由於習慣於對在某個等級上稱職的人員進行晉陞提拔,因而僱員總是趨向於! 晉陞到其不稱職的地位。彼得原理有時也被稱為「向上爬」原理。這種現象在現實生活中無處不在:一名稱職的教授被提升為大學校長後無法勝任;一個優秀的運動員被提升為主管體育的官員,而無所作為。

對一個組織而言,一旦組織中的相當部分人員被推到了其不稱職的級別,就會造成組織的人浮於事,效率低下,導致平庸者出人頭地,發展停滯。因此,這就要求改變單純的「根據貢獻決定晉陞」的企業員工晉陞機制,不能因某個人在某一個崗位級別上幹得很出色,就推斷此人一定能夠勝任更高一級的職務。要建立科學、合理的人員選聘機制,客觀評價每一位職工的能力和水平,將職工安排到其可以勝任的崗位。不要把崗位晉陞當成對職工的主要獎勵方式,應建立更有效的獎勵機制,更多地以加薪、休假等方式作為獎勵手段。有時將一名職工晉陞到一個其無法很好發揮才能的崗位,不僅不是對職工的獎勵,反而使職工無法很好發揮才能,也給企業帶來損失。

對個人而言,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期待著不停地升職,但不要將往上爬作為自己的惟一動力。與其在一個無法完全勝任的崗位勉力支撐、無所適從,還不如找一個自己能游刃有餘的崗位好好發揮自己的專長。